空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梵文śūnya)或空性梵文śūnyatā),是基本佛教术语,諸法的空性義為非真實性。

语源[编辑]

是梵文śūnya的意译,音译舜若;其对应的名词形式梵文是śūnyatā,意译是空性,音译舜若多

部派佛教詮釋[编辑]

對「空」的論述,在佛教中源遠流長,如《雜阿含經》有《大空法經[1]和《第一義空經[2],《中阿含經》有《小空經[3]、《大空經[4]和《頻鞞娑邏王迎佛經[5],等等。在部派佛教共通的“無”、“無眾生”、“無壽命[6]之基礎上,更有加上“無[7]而合稱為第一最空之法[8],稱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等諸法,無我無我所,不實來實去[9],是假名法、因緣[10]

說一切有部大毘婆沙論》引《施設論》說十空對治薩迦耶見[11]: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邊際空(無始空),本性空(性空)[12],無所行空[13],勝義空(第一義空),空空[14]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說空定有六空[15]巴利小部無礙解道》說二十五空以釋「世間是空」[16]

大乘佛教詮釋[编辑]

龍樹大智度論》,大乘佛教與部派佛教在性空的解釋上有根本分歧:

在大乘佛教中,諸法有能生之法及所生之法,所生之法都是因缘和合所出生,而没有实在自体,不能單獨存在,藉因藉緣故,緣散則滅;終滅故,非真實常住法,故称自性空。再進一步分析,可以分成七空、十四空、十六空、十八空或二十空,也歸結為四空。

大乘佛教中,一旦因為說空而忽視了因果業報則被稱為“惡取空”,也有不准随便解说的戒律。

十八空[编辑]

大品般若經》說十八空: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第一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始空,散空,性空,自相空,諸法空,不可得空,無法空、有法空、無法有法空。龍樹大智度論》有詳細解說: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大智度論
內空 何等為內空?內法名眼、耳、鼻、舌、身、意。眼眼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耳耳空、鼻鼻空、舌舌空、身身空、意意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內空。 內空者。內法內法空。內法者。所謂內六入。眼、耳、鼻、舌、身、意。眼空。無我、無我所、無眼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
外空者。外法外法空。外法者。所謂外六入。色、聲、香、味、觸、法。色空者。無我、無我所、無色法。聲、香、味、觸、法亦如是。
內外空者。內外法內外法空。內外法者。所謂內外十二入。十二入中。無我、無我所、無內外法。
外空 何等為外空?外法名色、聲、香、味、觸、法。色色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聲聲空、香香空、味味空、觸觸空、法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外空。
內外空 何等為內外空?內外法名內六入、外六入。內法內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外法外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內外空。
空空 何等為空空?一切法空,是空亦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空空。 空空者。以空破內空、外空、內外空。破是三空故。名為空空。
復次、先以法空。破內外法。復以此空。破是三空。是名空空。
復次、空三昧觀五眾空。得八聖道。斷諸煩惱。得有餘涅槃。先世業因緣身命盡時。欲放捨八道故。生空空三昧。是名空空。
大空 何等為大空?東方東方相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大空。 大空者。聲聞法中。法空[17]為大空。如《雜阿含大空經》[1]說:「生因緣老死。若有人言。是老死。是人老死。二俱邪見。」是人老死。則眾生空。是老死。是法空。《摩訶衍經》說十方。十方相空。是為大空。
第一義空 何等為第一義空?第一義名涅槃。涅槃涅槃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第一義空。 第一義空者。第一義。名諸法實相。不破不壞故。是諸法實相亦空。何以故。無受無著故。若諸法實相有者。應受應著。以無實故。不受不著。若受著者。即是虛誑。復次、諸法中。第一法。名為涅槃。如《阿毘曇》中說。
有為空 何等為有為空?有為法名欲界、色界、無色界。欲界欲界空,色界色界空,無色界無色界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有為空。 有為空、無為空者。有為法[18]。名因緣和合生。所謂五眾、十二入、十八界等。無為法[19]。名無因緣。常、不生、不滅。如虛空。
今有為法。二因緣故空。一者、無我、無我所、及常相不變異不可得故空。二者、有為法有為法相空。不生、不滅、無所有故。
問曰。我、我所、及常相不可得。故應空。云何言有為法有為法相空。答曰。若無眾生法。無所依。又無常故。無住時。無住時故。不可得知。是故法亦空。……
復次、離有為。則無無為。所以者何。有為法實相。即是無為。無為相者。則非有為。但為眾生顛倒故分別說。有為相者。生、滅、住、異。無為相者。不生、不滅、不住、不異。是為入佛法之初門。若無為法有相者。則是有為。有為法生相者。則是集諦。滅相者。則是盡諦。若不集則不作。若不作則不滅。是名無為法如實相。若得是諸法實相。則不復墮生、滅、住、異相中。是時不見有為法與無為法合。不見無為法與有為法合。於有為法、無為法不取相。是為無為法。所以者何。若分別有為法、無為法。則於有為、無為而有礙。若斷諸憶想分別。滅諸緣。以無緣實智。不墮生數中。則得安隱常樂涅槃。
無為空 何等為無為空?無為法名若無生相、無住相、無滅相。無為法無為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為無為空。
畢竟空 何等為畢竟空?畢竟名諸法畢竟不可得,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畢竟空。 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如漏盡阿羅漢。名畢竟清淨。阿那含乃至離無所有處欲。不名畢竟清淨。此亦如是。內空、外空、內外空、十方空、第一義空、有為空、無為空。更無有餘不空法。是名畢竟空。
復次、若人七世百千萬億無量世貴族。是名畢竟貴。不以一世二三世貴族為真貴也。畢竟空亦如是。從本已來。無有定實不空者。有人言。今雖空。最初不空。如天造物始及冥初微塵。是等皆空。何以故。果無常。因亦無常。如虛空不作果。亦不作因。天及微塵等亦應如是。若是常。不應生無常。若過去無定相。未來、現在世亦如是。於三世中。無有一法定實不空者。是名畢竟空。
無始空 何等為無始空?若法初來處不可得,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 無始空者。世間若眾生若法。皆無有始。如今生從前世因緣有。前世復從前世有。如是展轉。無有眾生始。法亦如是。何以故。若先生後死。則不從死故生。生亦無死。若先死後有生。則無因無緣。亦不生而有死。以是故。一切法。則無有始。如經中說。佛語諸比丘。眾生無有始。無明覆愛所繫。往來生死。始不可得。破是無始法。故名為無始空。
散空 何等為散空?散名諸法無滅。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為散空。 散空者。散名別離相。如諸法和合故有。如車以輻、輞、轅、轂眾合為車。若離散各在一處。則失車名。五眾和合因緣故。名為人。若別離五眾。人不可得。
性空 何等為性空?一切法性,若有為法性,若無為法性,是性非聲聞、辟支佛所作,非佛所作,亦非餘人所作,是性性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性空。 性空者。諸法性常空。假業相續故。似若不空。譬如水性自冷。假火故熱。止火停久。水則還冷。諸法性亦如是。未生時空無所有。如水性常冷。諸法眾緣和合故有。如水得火成熱。眾緣若少若無。則無有法。如火滅湯冷。如經說。「眼空。無我、無我所。何以故。性自爾。耳、鼻、舌、身、意、色乃至法等亦復如是。」
問曰。此經說我、我所空。是為眾生空[20]。不說法空[17]。云何證性空。答曰。此中但說性空。不說眾生空及法空。「性空有二種。一者、於十二入中。無我、無我所。二者、十二入相自空。無我、無我所。」是聲聞論中說。摩訶衍法說:「十二入我、我所無故空。十二入性無故空。」復次、若無我、無我所。自然得法空。以人多著我及我所故。佛但說無我、無我所。如是應當知一切法空。若我、我所法尚不著。何況餘法。以是故。眾生空、法空終歸一義。是名性空。復次、性名自有。不待因緣。若待因緣。則是作法。不名為性。諸法中皆無性。何以故。一切有為法。皆從因緣生。從因緣生。則是作法。若不從因緣和合。則是無法。如是一切諸法性不可得故。名為性空。
自相空 何等為自相空?自相名色壞相、受受相、想取相、行作相、識識相,如是等有為無為法,各各自相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自相空。 自相[21]空者。一切法有二種相。總相、別相。是二相空故。名為相空。
問曰。何等是總相。何等是別相。答曰。總相者。如無常等。別相者。諸法雖皆無常。而各有別相。如地為堅相。火為熱相。
一切法空 何等為諸法空?諸法名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眼界、色界、眼識界,乃至意界、法界、意識界。是諸法諸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為諸法空。 一切法空者。一切法。名五眾、十二入、十八界等。是諸法皆入種種門。所謂一切法有相、知相、識相、緣相、增上相、因相、果相、總相、別相、依相。……如是等一法門相攝一切法。復次二法門攝一切法。所謂色、無色法。可見、不可見法。有對、無對法。有漏、無漏法。有為、無為法。內法、外法。觀法、緣法。有法、無法。如是等種種二法門相。三、四、五、六、乃至無量法門相攝一切法。是諸法皆空。如上說。名一切法空。……
或有利根梵志。求諸法實相。不厭老病死。著種種法相。為是故說法空。所謂先尼梵志[22]。不說五眾即是實。亦不說離五眾是實。復有強論梵志[23]。佛答我法中。不受有無。汝何所論有無。是戲論法。結使生處。及雜阿含中《大空經》[1]說二種空。眾生空。法空。《羅陀經》[24]中說。色眾破裂分散。令無所有。《栰喻經》[25]中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波羅延經》、《利眾經》中說。智者於一切法不受不著。若受著法。則生戲論。若無所依止。則無所論。諸得道聖人。於諸法無取無捨。若無取捨。能離一切諸見。如是等三藏中處處說法空[17]。如是等名為一切法空。
不可得空 何等為不可得空?求諸法不可得是不可得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不可得空。 不可得空者。有人言。於眾、界、入中。我法、常法不可得故。名為不可得空。有人言。諸因緣中。求法不可得。如五指中。拳不可得故。名為不可得空。有人言。一切法及因緣。畢竟不可得故。名為不可得空。
無法空 何等為無法空?若法無,是亦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無法空。 無法空者。有人言。無法。名法已滅。是滅無故。名無法空。
有法空者。諸法因緣和合生故。無有法。有法無故。名有法空。
無法有法空者。取無法、有法相不可得。是為無法有法空。
復次、觀無法有法空故。名無法有法空。
復次、行者觀諸法生滅。若有門。若無門。生門生喜。滅門生憂。行者觀生法空。則滅喜心。觀滅法空。則滅憂心。所以者何。生無所得。滅無所失。除世間貪憂故。是名無法有法空。
復次、十八空中。初三空破一切法。後三空亦破一切法。有法空。破一切法生時住時。無法空。破一切法滅時。無法有法空。生滅一時俱破。
復次、有人言。過去、未來法空。是名無法空。現在及無為法空。是名有法空。何以故。過去法滅失。變異歸無。未來法因緣未和合。未生未有。未出未起。以是故名無法。觀知現在法及無為法。現有是名有法。是二俱空故。名為無法有法空。
復次、有人言。無為法。無生住滅。是名無法。有為法。生住滅。是名有法。如是等空。名為無法有法空。
有法空 何等為有法空?有法名諸法和合中有自性相,是有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有法空。
無法有法空 何等為無法有法空?諸法中無法,諸法和合中有自性相,是無法有法空,非常非滅故。何以故?性自爾。是名無法有法空。

四空[编辑]

大品般若經》在廣說十八空後略說為四空:法法相空,無法無法相空,自法自法相空,他法他法相空。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大智度論
法法相空 何等名法法相空?法名五蔭,五蔭空,是名法法相空。 法法相空者。一切法中。法相不可得。如色中色相不可得。復次、法中不生法故。名為法法空。
無法無法相空 何等名無法無法相空?無法名無為法,是名無法無法空。 無法無法空者。無為法[19]名無法。何以故。相不可得故。
問曰:佛以三相說無為法。云何言無相。答曰:不然。破生故言無生。破住故言無住。破滅故言無滅。皆從生、住、滅邊有此名。更無別無生、無滅法。是名無法無法空。是義如無為空中說。
自法自法相空 何等名自法自法空?諸法自法空,是空、非知作、非見作,是名自法自法空。 自法自法空者。自法名諸法自性。自性有二種。一者、如世間法地堅性等。二者、聖人知、法性、實際。此法空。所以者何。不由智見知故。有二性空。如先說。
問曰:、法性、實際。無為法中已攝[19]。何以復更說。答曰:觀時分別說五眾、實相、法性、、實際。又非空智慧觀故令空。性自爾。
問曰:如色是自法。識為他法。此中何以說、法性、實際、有佛無佛、常住、過是名為他法空。答曰:有人未善斷見結故。處處生著。是人聞是、法性、實際。謂過是已更有餘法。以是故說。過、法性、實際亦空。
他法他法相空 何等名他法他法空?若佛出、若佛未出,法住、法相、法位、法性、、實際,過此諸法空,是名他法他法空。

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中,此處“他空”或“他法空”義為“過、法性、實際等無為法[19]之餘法為空”,在《大品般若經》的其他版本中,此處為 “異空”即“餘事空”[26]、“他故空”[27]或“他性空”即“由他性故空”[28]

自性”(sva-bhāva)中的“性”和十二因緣中的“”(bhāva)在梵語中是一個詞,“他性”(para-bhāva)這個概念在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中也出現過[29]龍樹中論》對“他性”(para-bhāva)進行了辨析,其義為“ 他自性”(para-sva-bhāva[30]

中觀學派[编辑]

空性为大乘佛教理论基础。中觀派以空性的八不中道為根本正見。中觀派用「缘起性空」來解釋世間的一切法皆是因緣和合所生之法,因為是依緣而起,故不是“本來自在”的法,依緣滅而壞滅,所以不真實,是苦、空、無常、無我。

學術研究[编辑]

近代學者認為,缘起性空是佛教区别于一切宗教或哲学的世界观[31]。為人所見的世间万物都是由因缘和合而成,所以有生住異滅的現象可見,人们因特定条件下的功用(因缘)来确定诸法的生或灭,任何可見的事物(诸法)都随着变化而生灭,因此世間萬物没有所谓的“绝对本质”(自性)。

註釋與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雜阿含經·二九七經》:「云何為大空法經?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謂緣無明行,緣行識,乃至純大苦聚集。
    緣生老死者。若有問言:彼誰老死?老死屬誰?彼則答言:我即老死;今老死屬我,老死是我所。言:命即是身;或言:命異身異,此則一義,而說有種種。若見言:命即是身,彼梵行者所無有;若復見言:命異身異,梵行者所無有。於此,心所不隨,正向中道,賢聖出世。如實、不顛倒、正見,謂緣生老死,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緣無明故有行。
    若復問言:誰是行?行屬誰?彼則答言:行則是我,行是我所。彼如是:命即是身;或言:命異身異。彼見命即是身者,梵行者無有;或言命異身異者,梵行者亦無有。離此二邊,正向中道,賢聖出世,如實、不顛倒、正見所知,所謂緣無明行。
    諸比丘!若無明離欲而生明:彼誰老死,老死屬誰者,老死則斷,則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成不生法。若比丘無明離欲而生明:彼誰生,生屬誰,乃至誰是行,行屬誰者,行則斷,則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成不生法。若比丘無明離欲而生明,彼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純大苦聚滅。是名大空法經。」
  2. ^ 雜阿含經·三三五經》:「云何為第一義空經?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除俗數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除俗數法。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無明緣行,行緣識,廣說乃至純大苦聚集起。又復,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如是廣說,乃至純大苦聚滅。比丘!是名第一義空法經。」
  3. ^ 中阿含經·雙品·小空經》:「爾時。世尊答曰。阿難。彼我所說。汝實善知、善受、善持。所以者何。我從爾時及至於今。多行空也。」
  4. ^ 中阿含經·雙品·大空經》:「若比丘欲多行空者。彼比丘當持內心住止令一定。彼持內心住止令一定已。當念內空。……阿難。若比丘觀時。則知念內空。其心移動。不趣向近。不得清澄。不住不解於內空者。彼比丘當念外空。……阿難。若比丘觀時。則知念外空。其心移動。不趣向近。不得清澄。不住不解於外空者。彼比丘當念內外空。……阿難。若比丘觀時。則知念內外空。其心移動。不趣向近。不得清澄。不住不解於內外空者。彼比丘當念不移動。」
  5. ^ 中阿含經·王相應品·頻鞞娑邏王迎佛經》:「世尊知諸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為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說法。……大王。色生滅。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大王。猶如大雨時。水上之泡。或生或滅。大王。色生滅亦如是。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大王。若族姓子知色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色。大王。若族姓子知覺、想、行、識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識。……
    於是。諸摩竭陀人而作是念。若使色無常。覺、想、行、識無常者。誰活誰受苦樂。世尊即知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告比丘。愚癡凡夫不有所聞。見我、是我而著於我。但無我、無我所。空我、空我所。法生則生。法滅則滅。皆由因緣合會生苦。若無因緣。諸苦便滅。眾生因緣會相連續。則生諸法。如來見眾生相連續生已。便作是說。有生有死。我以清淨天眼出過於人。見此眾生死時。生時。好色、惡色。或妙、不妙。往來善處及不善處。隨此眾生之所作業。見其如真。……
    於中或有作是念。此不相應。此不得住。其行如法。因此生彼。若無此因。便不生彼。因此有彼。若此滅者。彼便滅也。所謂緣無明有行。乃至緣生有老死。若無明滅。則行便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
    大王。於意云何。色為有常。為無常耶。答曰。無常也。世尊。……大王。於意云何。覺、想、行、識。為有常。為無常耶。答曰。無常也。世尊。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答曰。苦、變易也。世尊。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答曰。不也。世尊。
    大王。是故汝當如是學。若有色。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有覺、想、行、識。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彼便厭色。厭覺、想、行、識。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得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6. ^ 雜阿含經·二九六經》:「若沙門、婆羅門起凡俗見所繫,謂說我見所繫,說眾生見所繫,說壽命見所繫,忌諱吉慶見所繫。爾時悉斷、悉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成不生法。是名多聞聖弟子於因緣法、緣生法如實正知,善見、善覺、善修、善入。」
  7. ^ 增一阿含經·利養品·七經》:「爾時。尊者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一切所有皆歸於。無我。無人。無壽。無命。無士。無夫。無形。無像。無男。無女。」
    增一阿含經·聽法品·五經》:「爾時。尊者須菩提便捨縫衣之業。從坐起。右脚著地。是時。彼復作是念。此如來形。何者是世尊。為是眼、耳、鼻、口、身、意乎。往見者復是地、水、火、風種乎。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造、無作。如世尊所說偈言。……此中無我、無命、無人、無造作。亦無形、容、有教、有授者。諸法皆悉空寂。何者是我。我者無主。我今歸命真法之聚。」
  8. ^ 增一阿含經·六重品·七經》:「世尊告曰。彼云何為名第一最空之法。若眼起時則起。亦不見來處。滅時則滅。亦不見滅處。除假號法、因緣法。……耳、鼻、舌、身、意法亦復如是。起時則起。亦不知來處。滅時則滅。亦不知滅處。除其假號之法。彼假號法者。此起則起。此滅則滅。此六入亦無人造作。亦名色、六入法。六入亦無人造作。由父母而有胎者亦無。因緣而有。此亦假號。要前有對。然後乃有。猶如鑽木求火。以前有對。然後火生。火亦不從木出。亦不離木。若復有人劈木求火亦不能得。皆由因緣合會。然後有火。此六情起病亦復如是。皆由緣會於中起病。此六入起時則起。亦不見來。滅時則滅。亦不見滅。除其假號之法。因由父母合會而有。」
  9. ^ 雜阿含經·二七三經》(《撫掌喻經》):「比丘!譬如兩手和合相對作聲,如是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此等諸法非我、非常,是無常之我,非恒、非安隱、變易之我,所以者何?比丘!謂生、老、死、沒、受生之法。比丘!諸行如幻、如炎,剎那時頃盡朽,不實來實去。是故,比丘!於空諸行當知、當喜、當念,空諸行,常、恒住、不變易法空,無我、我所。譬如明目士夫,手執明燈,入於空室,彼空室觀察。如是,比丘!於一切空行、空心,觀察歡喜,於空法行,常、恒、住、不變易法,空我、我所。如眼、耳、鼻、舌、身、意法,因緣生意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此諸法無我、無常、乃至空我、我所。……時,彼比丘聞世尊說合手聲譬經教已,……成阿羅漢。」
    雜阿含經·二三二經》:「云何名為世間空?佛告三彌離提:眼空,常、恒、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亦空。常、恒、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是名空世間。」
  10. ^ 佛說稻芉經》:「地亦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命、非男非女、亦非非男非非女、非此非彼。水、火、風、乃至識等亦皆無我、無眾生、無壽命、乃至亦非此非彼。」「復次欲樂父母精氣。眾緣和合故。生色牙。無主、無我、無造、無壽者。猶如虛空、如幻。從眾因緣和合而生。」「如火得薪便然薪盡則止。如是業結生識周遍諸趣。能起名色果。無我、無主、亦無受者。如虛空、如熱時炎、如幻、如夢。無有實法。而其善惡因緣果報隨業不亡。」
  11. ^ 大毘婆沙論》:「佛說有二十句薩迦耶見。尊者舍利子。於《池喻經》中。雖略分別此二十句薩迦耶見。而皆未說幾是我見幾我所見。彼經是此論所依根本。彼所未說者。今欲說之故作斯論。……此二十句薩迦耶見。幾我見幾我所見耶。答五我見。謂等隨觀色是我。受想行識是我。十五我所見。謂等隨觀我有色。色是我所。我在色中。我有受想行識。受想行識是我所。我在受想行識中。」
    「《施設論》說空有多種。謂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邊際空。本性空。無所行空。勝義空。空空。」「復次薩迦耶見。是十種空近所對治。所以偏說。十種空者。謂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散壞空。本性空。無際空。勝義空。空空。」
  12. ^ 大毘婆沙論》:「如契經說。一時佛住室羅筏城東鹿母精舍。尊者阿難來詣佛所。頂禮雙足而白佛言。我憶一時佛住釋種迷主盧園。親從世尊聞如是義。由我多住空三摩地。乃至廣說。我於是義善受持不。世尊告曰。汝善受持如說無異。……
    問:尊者阿難聞持第一。如來所說八萬法蘊。以正念器皆能受持。寧於一句而生疑惑。答:聞此法時心憂惱故。誅諸釋種是此因緣。謂毘盧宅迦愚癡甚故。破劫比羅城。誅諸釋種已。至第二日。尊者阿難將一苾芻。入彼城內。此城昔日如妙天宮。當於爾時其猶丘塚。……阿難復至母猪池側。見諸釋種。昨為癡王埋以半身。鐵磨磨殺。證聖死者七萬七千。尊者阿難見是事已。極生憂惱。於後世尊諸根閑寂。覺慧安住。不動如山。心意宴然。猶持石鉢。攝念安靜。若持油器。諸根調順。如寶馬王正視安庠。來入城內。觀有為法變壞無常。爾時阿難觀世尊面。威光轉盛。顏貌熙怡。見已念言。世尊與我。生地眷屬毀喪無異。世尊安靜不動如山。而我身心極生苦惱。佛知其念。告阿難言。由我多住空三摩地。汝起城邑想處。我起阿練若想。汝起親屬想處。我起中庸人想。汝起有情想處。我起圓滿法想。故我安靜不動如山。……
    問:佛言我多住空三摩地者。多住何空?有說:多住無所行空。於四威儀順此空故。謂若有一。餘三便空。是故此空。佛所多住。評曰:應作是說。住本性空。觀法本性空、無我故。雖見變壞。而不憂惱。」
  13. ^ 阿毘曇毘婆沙論》:「《施設經》廣說空,謂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始空,性空,無所有空,第一義空,空空。」「佛說十種空,十種空者,所謂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第一義空,無所行空,無始空,性空,空空。」「問曰:身見有二種,一行於我,二行我所;空有二種,一行於空,二行無我。此行與彼何行作近對治耶?答曰:無我行對於我見,空行對我所見。復次、無我行對五我見,空行對十五我所見。復次、無我行對己見,空行對己所見。復次、無我行對我親愛,空行對我所親愛。復次、陰非是我,是無我行。陰中無我,是空行。復次、眼入非我,是無我行。眼入中無我,是空行,乃至意入說亦如是。復次性空是無我行。無所行是空行。」「問曰:佛說我多住空。為住何空?答曰:或有說者,住無所行空;所以者何?無所行空,隨順四威儀法,行時餘三威儀空,餘威儀時亦爾。評曰:應作是說,住性空,所以者何?但觀法性故。」
  14. ^ 大毘婆沙論》:「《施設論》說。云何空空三摩地。謂有苾芻。思惟有漏有取諸行皆悉是空。觀此有漏有取諸行空。無常恒不變易法、我、及我所。如是觀時無間。復起心心所法。思惟前空觀亦復是空。觀此空觀亦空。無常恒不變易法、我、及我所。如人積聚眾多柴木。以火焚之。手執長竿周旋斂撥。欲令都盡既知將盡。所執長竿亦投火中。燒令同盡。」
  15. ^ 舍利弗阿毘曇論》:「何謂空定。如比丘。一切法。若一處法。思惟空、知空、解空、受空。以何義空。以我空。我所亦空。如是不放逸觀。得定心、住正住。是名空定。復次空定六空。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第一義空。」
  16. ^ 無礙解道·俱存品·空論》:「空空、行空、壞空、最上空、相空、消除空、定空、斷空、止滅空、出離空、內空、外空、俱空、同分空、異分空、尋求空、攝受空、獲得空、通達空、一性空、異性空、忍空、攝持空、深解空、及正知者之流轉永盡一切空性中之勝義空。」
  17. ^ 17.0 17.1 17.2 龍樹大智度論》:「聲聞乘陿小。佛乘廣大。聲聞乘自利自為。佛乘益一切。復次聲聞乘多說眾生。佛乘說眾生空、法空。如是等種種分別說是二道故。」
    空門者。生空、法空。如《頻婆娑羅王迎經》中。佛告大王。色生時。但空生。色滅時。但空滅。諸行生時。但空生。滅時。但空滅。是中無吾我。無人、無神。無人從今世至後世。除因緣和合。名字等眾生。凡夫愚人。逐名求實。如是等經中。佛說生空
    法空者。如佛說《大空經》中。十二因緣無明乃至老死。若有人言。是老死。若言。誰老死。皆是邪見。生、有、取、愛、受、觸、六入、名色、識、行、無明亦如是。若有人言。身即是神。若言。身異於神。是二雖異。同為邪見。佛言。身即是神。如是邪見。非我弟子。身異於神。亦是邪見。非我弟子。是經中佛說法空。若說誰老死。當知是虛妄。是名生空。若說是老死。當知是虛妄。是名法空。乃至無明亦如是。
    復次、佛說《梵網經》中六十二見。若有人言。神常。世間亦常。是為邪見。若言。神無常。世間無常。是亦邪見。神及世間常亦無常。神及世間非常亦非非常。皆是邪見。以是故知。諸法皆空。是為實。……
    復次、毘耶離梵志名論力。諸梨昌等。大雇其寶物。令與佛論。取其雇已。即以其夜思撰五百難。明旦與諸梨昌至佛所。問佛言。一究竟道?為眾多究竟道?佛言。一究竟道。無眾多也。梵志言。佛說一道。諸外道師各各有究竟道。是為眾多非一。佛言。是雖各有眾多。皆非實道。何以故。一切皆以邪見著故。不名究竟道。佛問梵志。鹿頭梵志得道不。答言。一切得道中。是為第一。是時長老鹿頭梵志比丘在佛後扇佛。佛問梵志。汝識是比丘不。梵志識之慚愧低頭。是時佛說《義品》偈:『各各謂究竟。而各自愛著。各自是非彼。是皆非究竟。是人入論眾。辯明義理時。各各相是非。勝負懷憂喜。勝者墮憍坑。負者墮憂獄。是故有智者。不隨此二法。論力汝當知。我諸弟子法。無虛亦無實。汝欲何所求。汝欲壞我論。終已無此處。一切智難勝。適足自毀壞。』如是等處處聲聞經中說諸法空
    摩訶衍空門者。一切諸法性常自空。不以智慧方便觀故空。如佛為須菩提說色、色自空。受想行識識自空。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緣、三十七品、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薩婆若、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自空。」
  18. ^ 龍樹大智度論》:「何等為有為法。若法生、住、滅。欲界、色界、無色界。五眾。乃至意、觸因緣生受。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及一切智。是名有為法。」
  19. ^ 19.0 19.1 19.2 19.3 龍樹大智度論》:「何等為無為法。不生、不住、不滅。若染盡、瞋盡、癡盡。、不異、法相、法性、法住、實際。是名無為法。」
  20. ^ 龍樹大智度論》:「是眾生空。聲聞法中多說。一切佛弟子皆知。諸法中無我。佛滅後五百歲。分為二分。有信法空。 有但信眾生空。言五眾是定有法。但受五眾者空。以是故。佛說眾生空以況法空。」「眾生空者。眾生法無所有故。眾生不可得者。以實智求索不可得故。」
  21. ^ “自相”的梵語為 sva-rūpa。“別相”的梵語是 sva-lakṣaṇa,“共相”的梵語是 sāmānya-lakṣaṇa鳩摩羅什譯《中論》裡“自相”的梵語為 ātmanā
  22. ^ 雜阿含經·一〇五經》:「佛告仙尼。色是常耶。為無常耶。答言。無常。世尊復問。仙尼。若無常者。是苦耶。答言。是苦。世尊復問仙尼。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答言。不也。世尊。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復問。云何。仙尼。色是如來耶。答言。不也。世尊。受、想、行、識是如來耶。答言。不也。世尊。復問。仙尼。異色有如來耶。異受、想、行、識有如來耶。答言。不也。世尊。復問。仙尼。色中有如來耶。受、想、行、識中有如來耶。答言。不也。世尊。復問。仙尼。如來中有色耶。如來中有受、想、行、識耶。答言。不也。世尊。復問。仙尼。非色。非受、想、行、識有如來耶。答言。不也。世尊。」
  23. ^ 義足經·勇辭梵志經》:「
    自說淨法無上,餘無法明及我,著所知極快樂,因緣諦住邪學。
    常在眾欲願勝,愚放言轉相燒,意念義忘本語,轉說難慧所言。
    於眾中難合義,欲難義當竟句,在眾窮便瞋恚,所難解眾悉善。
    自所行便生疑,自計非後意悔,語稍疑忘意想,欲邪難正不助。
    悲憂痛所言短,坐不樂臥喑咋,本邪學致辭意,語不勝轉下意。
    已見是尚守口,急開閉難從生,意在難見對生,出善聲為眾光。
    辭悅好生意喜,著歡喜彼自彼,自大可墮漏行,彼不學從何增?
    已學是莫空諍,不從是善解脫,多倚生痛行司,行求輩欲與難。
    勇從來去莫慚,令當誰與汝議?抱冥柱欲難曰:『汝邪諦自守癡,汝行花不見果。』
    所出語當求義,越邪度轉求明,法義同從相傷,於善法勇何言?彼善惡受莫憂。
    行億到求到門,意所想去諦思,與大將俱議軍,比螢火上遍明。」
  24. ^ 雜阿含經·一二二經》:「時。有侍者比丘名曰羅陀。白佛言。世尊。所謂眾生者。云何名為眾生。佛告羅陀。於色染著纏綿。名曰眾生。於受、想、行、識染著纏綿。名曰眾生。佛告羅陀。我說於色境界當散壞消滅。於受、想、行、識境界當散壞消滅。斷除愛欲。愛盡則苦盡。苦盡者我說作苦邊。譬如聚落中。諸小男小女嬉戲。聚土作城郭宅舍。心愛樂著。愛未盡、欲未盡、念未盡、渴未盡。心常愛樂、守護。言。我城郭。我舍宅。若於彼土聚。愛盡、欲盡、念盡、渴盡。則以手撥足蹴。令其消散。如是。羅陀。於色散壞、消滅、愛盡。愛盡故苦盡。苦盡故。我說作苦邊。」
  25. ^ 中阿含經·大品·阿梨吒經》:「世尊告曰。如是。我為汝等長夜說栰喻法。欲令棄捨。不欲令受。若汝等知我長夜說栰喻法者。當以捨是法。況非法耶。」
  26. ^ 西晉無羅叉譯《放光般若經》:「須菩提!有以有為空,無以無為空,異以異為空。……何等為餘事空?有佛無佛,法性法寂如,及爾真際住如故。以是異空,是為餘事空。」
  27. ^ 西晉竺法護譯《光讚經》:「須菩提!其所有者,所有空。無所有者,無所有空。自然者,自然空。為他故者,他故亦空。……彼何謂為他故空?假使怛薩阿竭興出現者,若怛薩阿竭不興出現,其法常住,其法界亦寂滅故無本,無本斯則本際,其於此者為他空,是謂為他故空。」
  28. ^ 唐朝玄奘譯《大般若經·第二會》:「善現!有性由有性空,無性由無性空,自性由自性空,他性由他性空。……云何他性由他性空?謂一切法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住、法定、法性、法界、法平等性、法離生性、真如、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實際,皆由他性故空,是謂他性由他性故空。」
  29. ^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佛告須菩提:若諸欲惡不善法若有性,若自性、若他性,我本為菩薩行時,不能觀諸欲惡不善法無所有性入初禪。以諸欲惡不善法無有性,若自性、若他性,皆是無所有性故,我本行菩薩道時,離諸欲惡不善法,入初禪乃至入第四禪。」
    龍樹大智度論》:「佛意若諸欲不善法。有定性實法若多若少自相者。若自身中若有淨常等性。性有二種。若自性。若他性。自性名自身不淨性。他性名衣服等莊嚴身具。此皆無常虛誑苦惱因緣。內外五欲中無有常樂我淨實。」
    西晉無羅叉譯《放光般若經》:「佛告須菩提:若婬怒癡及餘諸非法之事,若有所有無所有者,我為菩薩時不於有無中起四禪。是故,須菩提!亦不有所有、亦不無所有,是故我初發意行菩薩道時行四禪。」
    唐朝玄奘譯《大般若經·第二會》:「佛告善現:若諸欲惡不善法等有少自性或復他性為自性者,我本修行菩薩道時,不應通達一切欲惡不善法等皆以無性為自性已,離欲惡等入初靜慮乃至能入第四靜慮具足安住,以諸欲惡不善法等都無自性、亦無他性,但以無性為自性故,我本修行菩薩道時,通達欲惡不善法等皆以無性為自性已,離欲惡等入初靜慮,乃至能入第四靜慮。」
  30. ^ 龍樹中論》:「na hi svabhāvo bhāvānāṁ pratyayādiṣu vidyate। avidyamāne svabhāve parabhāvo na vidyate॥5॥
    如諸法自性。不在於緣中。以無自性故。他性亦復無。
    【青目釋】諸法自性不在眾緣中。但眾緣和合故得名字。自性即是自體。眾緣中無自性。自性無故不自生。自性無故他性亦無。何以故。因自性有他性。他性於他亦是自性。若破自性即破他性。是故不應從他性生。若破自性他性即破共義。無因則有大過。有因尚可破。何況無因。於四句中生不可得。是故不生。」
    kutaḥ svabhāvasyābhāve parabhāvo bhaviṣyati। svabhāvaḥ parabhāvasya parabhāvo hi kathyate॥3॥
    法若無自性。云何有他性。自性於他性。亦名為他性。
    【青目釋】諸法性眾緣作故。亦因待成故無自性。若爾者。他性於他亦是自性。亦從眾緣生相待故。亦無無故。云何言諸法從他性生。他性亦是自性故。」
    buddhaḥ skandhānupādāya yadi nāsti svabhāvataḥ। svabhāvataśca yo nāsti kutaḥ sa parabhāvataḥ॥2॥
    陰合有如來。則無有自性。若無有自性。云何因他有。
    【青目釋】若如來五陰和合故有。即無自性。何以故。因五陰和合有故。問曰。如來不以自性有。但因他性有。答曰。若無自性。云何因他性有。何以故。他性亦無自性。又無相待因故。他性不可得。不可得故不名為他。」
  31. ^ 水野弘元《原始佛教的特質》:「原始佛教排斥形而上學,只闡明有關世界人生現象之存在,而加以極合理、客觀的考察。其理論中心即是所謂的“緣起論”。同時,成爲緣起論之基礎的[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法印,與加上[一切皆苦]之四法印,以及緣起論之另一形態——四諦說,亦被視爲原始佛教的根本思想。」「原始佛教之阿含經中,隨處皆述及無我說。然其中含無我的最高意義而究意者極少,而以通俗低微的立場敍說者爲多。這如前所述,是因爲現存的原始佛教聖典,皆由部派佛教所傳,而部派佛教凡事皆捨去原始佛教的第一義立場,而僅採用世俗立場的學說之故。因此若以現存的原始聖典之無我說、多爲低俗之說爲理由,將釋尊與原始佛教的無我說視爲皆是低俗者,乃是錯誤的看法。大乘佛教興起的理由之一,乃在於欲改正部派佛教之此種低俗性。故大乘佛教爲了其無我或不致與部派佛教之無我混淆,乃用空(sūnya或sunyatā空性)一語代替無我之語,以解說高一層的無我。在般若經龍樹中論中所說的空,才是原始佛教無我的真義。」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