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阔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太宗
窩闊台汗
Ogedei qaghan.svg
Өгөдэй хаан
第2代蒙古大汗
YuanEmperorAlbumOgedeiPortrait.jpg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元太宗皇帝像
前任 成吉思汗(元太祖)
繼任 貴由汗(元定宗)
出生 金世宗大定二十六年丙午馬年
1186年
出生地 漠北草原
逝世

元太宗十三年辛丑牛年十一月八日(五十六歲)
1241年12月11日(55歲)

漠北草原鈋铁钅辜胡兰山行宫
登基 元太宗元年己丑牛年八月二十四日
1229年9月13日
漠北草原怯绿连河曲雕阿兰之地的
库铁乌阿剌里,舉行库里尔台
首都 和林(1235年—1241年)
廟號 太宗(1266年追尊)
諡號 英文皇帝(1266年追谥)
汗號 窩闊台汗
陵墓 元史》記載在起輦谷
但不知其位於今日何地。
父親 成吉思汗(元太祖)
母親 孛儿帖皇后
皇后
皇子

元太宗窝阔台蒙古语ᠣᠭᠡᠳᠡᠢ 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Ögedei qaγan秘史记音:斡歌歹·合罕[1]西里尔字母Өгөдэй хаан;1186年-1241年12月11日),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第三子,大蒙古国皇帝[2][3]蒙古帝国大汗)。他是蒙古帝国第二位大汗,1229年9月13日—1241年12月11日在位,在位12年零3个月。他登基时接受皇帝(蒙古语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qaγan)的称号,和诸汗(蒙古语ᠬᠠᠨ鲍培转写qan)相区别。[4]

至元三年(1266年)十月,太庙建成,制尊谥庙号,元世祖忽必烈追尊窝阔台庙号太宗諡號英文皇帝[5]

登基即位[编辑]

元太宗元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1229年9月13日),窝阔台在库里尔台大会中被察合台拖雷铁木哥斡赤斤等宗王和大臣推举为大蒙古国皇帝[2][3]蒙古帝国大汗),管理整個蒙古帝国,诸王和百官为窝阔台上尊号曰皇帝(又称合罕)[6]

他在任內继續父親的遺志擴張領土,主要是繼續西征和南下中原。他在位期成功完全征服中亞華北。政治方面,以契丹人耶律楚材為相,一改以往不降屠城作風,保存不少金朝遺民,同時又依其建議,提拔漢人為官,整頓內治。因而使蒙古在華北地區的地位更加鞏固,同時在戰後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性發展,為日後元世祖忽必烈南宋打下基礎。

灭金取中原[编辑]

1229年窝阔台登基的时候,大蒙古国的东南部边界基本上就是黄河金朝领土基本上只剩下黄河以南的河南陕西等地(当时的黄河取道江苏北部的淮河入海)。

1231年,窝阔台与四弟拖雷分道进攻金朝,1232年初,拖雷率蒙古军在河南三峰山战胜金军,尽歼金军精锐。战争结束后,拖雷与自白坡渡河南下的窝阔台军会合,一同北返蒙古草原,1232年农历九月,拖雷病死途中。

元太宗四年(1232年)春,蒙古军队继续南下,抵达金朝首都汴京(原北宋首都,1214年起成为金朝首都,今河南开封市)附近,周围州县难民纷纷逃入汴京,城中人口激增,入夏后瘟疫流行,死者达九十余万人。1232年秋,蒙古派使者入城要求金朝投降,被金朝将士所杀,蒙古军于是不再议和,击溃金朝援军,围困汴京城。

元太宗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1233年2月6日),金哀宗和后妃们分别,离开汴京,一路向南,元太宗五年正月十六日(1233年2月26日),金哀宗抵达归德(今河南商丘市),随后又出走,六月二十六日(1233年8月3日),金哀宗逃到蔡州(今河南汝南县),在此地稳定下来。

元太宗五年正月二十三日(1233年3月5日),金朝汴京西面元帅崔立率军队杀死汴京留守完颜奴申完颜习捏阿不,控制全城,派使者向蒙古军统帅速不台投降。

正月二十八日(1233年3月10日),速不台向汴京进兵。速不台得知崔立同意投降后,因为之前进攻汴京时金人抗拒持久,军队死伤甚多,向窝阔台奏报建议入城后屠之泄愤。中书令耶律楚材坚决反对,他认为将士辛苦奋战为的就是土地和人民,屠城会导致得地无民,而且“奇巧之工,厚藏之家”都集中在汴京,屠城会导致一无所获,没有人民就没有人向朝廷交纳赋税,军队会白辛苦一场,最后窝阔台采纳了耶律楚材的意见,只问罪于城中的金朝宗室,其他人一概赦免。汴京城中147万名居民得以免于兵祸。[7]

四月十九日(1233年5月29日),崔立将汴京城中的金朝宗室梁王完颜从恪、荆王完颜守纯以及其他宗室男女五百余人送到速不台军队驻地青城,速不台将他们送到漠北草原窝阔台的行銮驻跸之处,窝阔台为报祖先之仇(金熙宗当年曾将蒙古俺巴孩汗钉死在木驴上),将他们全部处死。

1233年5月29日,崔立将金朝宗室献给速不台,同一天,崔立面见速不台,正式归降大蒙古国,速不台率军进入汴京,维护城中秩序,并将城中的金朝后妃和宗庙宝器送到漠北草原窝阔台的行銮驻跸之处。

元太宗六年农历正月十日(1234年2月9日),大蒙古国蒙古帝国)军队與南宋军队联合攻入蔡州(今河南汝南县),金哀宗自杀,金末帝死于乱军之中,金朝灭亡。整个北方中原地区并入大蒙古国版图。

自1234年元太宗灭金朝,到1368年元惠宗逃离大都回到草原,元朝统治北方中原黄河流域长达134年。

端平入洛与蒙宋开战[编辑]

1233年5月29日蒙古军队取得汴京(今河南开封市)后,继续进攻蔡州(金哀宗所在地),由于金朝军队抵抗顽强,为了减少损失,窝阔台决定联合南宋攻克蔡州灭亡金朝。

按照蒙宋双方协议,蒙宋联军攻克蔡州后,南宋可以取得蔡州未破前尚在金朝控制的河南土地,也就是唐、邓、蔡、颍、宿、泗、徐、邳等州(均位于河南南部)[8]。这些州位于金朝和南宋的交界地带,属于金朝领土最南端的州。

在1234年2月9日蒙宋联军攻克蔡州灭亡金朝后,因为河南一带久经战火,田地荒芜,缺乏粮食,当时又正值冬季,天气严寒,于是把当地大部分居民暂时迁往河北一带,准备等天气转暖后将居民再陆续迁回河南,并恢复农业生产。同时军队久经战事,也需要休整,大部分军队撤到黄河以北。

南宋朝廷在部分大臣的怂恿下违背当初的蒙宋协议,1234年六月,宋军分二路出兵北上,准备收复当年被金朝攻取的三京:西京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市)、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市)、南京应天府(亦称之为归德,今河南商丘市),这三京均位于河南北部,在蒙宋协议之前就已经被蒙古军队攻取,自然不属于当初蒙宋协议中灭金后南宋可以得到的领土。

由于宋军北上攻取三京发生在宋理宗端平年间,史称“端平入洛”。

南宋违背约定,大举进兵,但因为蒙古灭金后,大部分军队和居民都已经撤到黄河以北,南宋军队最初进展顺利,一个月后顺利占领几乎是空城的三京。由于三京缺乏粮草,宋军携带粮草较少又缺乏后勤补给,蒙古军队又随后发起反击,宋军很快撤离三京,并撤回南宋境内。

蒙古军队随后追至原金朝和南宋的边界线一带,并向南宋边界的州县发起进攻,因为蒙古军队并不是很适合南方河流密布的地形作战,在取得一定战果后撤回中原。

自南宋违约进攻蒙古,端平入洛以后,南宋天灾人祸接连不断,国力逐渐衰弱直至灭亡。[9]在军事上,收复三京失败,损兵折将,士气不振,将心不稳,成为南宋守边士兵面临的严重问题。[10][11]

蒙古灭金后,蒙(元)宋两朝再次形成南北朝,对立达四十余年,直到元军渡过长江入临安灭南宋,端平入洛也揭开了元宋两朝连续四十余年不断征战的序幕,直到元世祖忽必烈灭南宋统一全国为止。

以儒治国[编辑]

1230年,有近臣别迭等人向窝阔台上奏,认为“汉人无补于国,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主张将汉人驱逐,把汉地的耕地变为牧场,耶律楚材则上奏请求均定中原地税、商税、盐、酒、铁冶、山泽之利,每年可得赋税白银50万两、帛8万匹、粟40余万石,足以支持窝阔台南征金朝的军队所需,窝阔台同意由耶律楚材试行。[12]

1230年农历十一月,耶律楚材奏请在大蒙古国统治的黄河以北的河北山西山东等地(当时金朝尚未灭亡,黄河取道江苏北部的淮河入海)设立燕京等地设立十路征收课税使[13][14],并选用有名的儒士作为课税官员,得到窝阔台批准。

1231年农历八月,窝阔台到达云中(今山西大同市),十路征收课税使将当年征收到的汉地赋税簿册和金帛陈于廷中,窝阔台大悦,当日设立中书省,改侍从官名,以耶律楚材为中书令粘合重山左丞相镇海右丞相

1235年春,窝阔台决定在和林建都城,修建万安宫;并部署伐南宋、征高丽和再次西征;1236年正月,万安宫建成。窝阔台大宴群臣,同月,窝阔台下诏发行纸币交钞

1234年正月灭金朝后,窝阔台下诏括编汉地户籍,他接受耶律楚材的建议,以按户为单位收取赋税。由中州断事官失吉忽秃忽主持。1236年八月,括户完成,括得汉地民户110余万户。

1236年括户完成后,失吉忽秃忽主张按以往风俗在中原对诸王和有功之臣进行分封,窝阔台表示同意。耶律楚材力陈“裂土分民”的弊害,使窝阔台同意封地的官吏须朝廷任命,除常定赋役外,诸王勋臣不得擅自征敛,以限制诸王勋臣在封地的权力。

括户完成后,耶律楚材制订了中原赋税制度:每两户出丝一斤,上交朝廷,以供中央政府使用,每五户出丝一斤,以与所赐之家;先由中央政府征收,然后赐予该受封贵族,除此之外贵族不得擅加征敛。上田每亩税三升半,中田三升,下田二升,水田五升;商税三十分之一;盐每银一两四十斤。[15]

这个赋税的定额是比较轻的,有利于当时已遭破坏的中原地区休养生息。在遇到大的灾情时,楚材还采取免征的措施。如果部分地区出现逃亡浮客,他们的赋税要由留下的主户负担,这些主户负担的赋税会重一些。此外,民户们也要负担一些随意性很大的杂泛差役。[16]总的来说,民户们的负担还是相对比较轻的。

在耶律楚材的努力下,中原的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1230年耶律楚材制定课税格,1231年收取的各种赋税中,白银为50万两,1234年灭金朝取得河南等地,赋税收入一直在增加,到了1238年,朝廷在中原汉地收取的各种赋税中,白银为110万两。[17]丝和米等赋税也有显著增加。

重视儒学[编辑]

1233年,为了培养蒙汉双语翻译类人材,窝阔台下诏在燕京(今北京市)建国子学,派遣蒙古人子弟18人学习汉语;汉人子弟12人,学习蒙古语和弓箭,并选儒士为教读。规定受业学生不仅要学习汉人文书,还要“兼谙匠艺,事及药材所用、彩色所出、地理州郡所纪,下至酒醴麴蘖、水银之造,饮食烹饪之制,皆欲周览旁通”。当时,全真教在燕京势力很大,儒家士大夫有很多托庇于全真教。燕京的学宫也是如此,学宫的主持者除杨惟中之外,葛志先李志常均为当时有名的全真道士。[18]

1233年农历四月,蒙古军队进入汴京城(今河南开封市),中书令耶律楚材向窝阔台奏请遣人入城,求孔子后,得五十一代孙元措,奏袭封衍圣公,付以林庙地。耶律楚材又派人入汴京城,挑选了大量的人才。

1233年农历六月,窝阔台下诏,以孔子五十一世孙孔元措袭封衍圣公

1233年冬天,窝阔台敕修燕京孔子庙浑天仪[19][20]

1236年农历三月,复修孔子庙司天台[21]

1236年农历六月,耶律楚材奏请窝阔台同意后,在燕京(今北京市)建立编修所,在平阳(今山西临汾市)建立经籍所,主持经史类书籍的编纂和刊行,召儒士梁陟充长官,以王万庆赵著副之。[22]让他们直释九经,进讲东宫。又率大臣子孙,执经解义,使他们知道圣人之道。[12]

1237年,窝阔台下旨蠲免孔子孟子颜子儒教圣人子孙的差发杂役。[23]

1237年,耶律楚材奏请对儒士举行科举考试,这就是1238年举行的戊戌选试,共录取4030人,皆当时的名士。

1238年,耶律楚材又支持杨惟中姚枢在燕京建立太极书院,请赵复等人为师教授儒家的经典。南宋名士赵复的讲学,使程朱理学在北方中原地区传播开来。[16]

戊戌选试[编辑]

1234年2月9日,大蒙古国金朝,夺取中原地区后,急需大量人才治理国家。

元太宗九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1237年9月15日),根据中书令耶律楚材的建议,窝阔台下诏书[24]命断事官术忽德和山西东路课税所长官刘中,历诸路考试,试诸路儒士,开科取士,并对考试内容和参加考试者的身份要求以及中选者的优厚待遇作了详细说明。[25][26]

北方中原地区的诸路考试,均于1238年(戊戌年)举行,史称“戊戌选试”。[27]

1238年的这次考试共录取东平杨奂等4030人,皆为一时名士,使得朝廷及时得到了加强统治所需要的各方面的人才。但后来“当世或以为非便,事复中止”[28]

直到元仁宗1313年下诏恢复科举,此时距离元太宗1238年的“戊戌选试”已经有75年,天下读书的士人至此再次获得以科举方式晋身做官的途径。

西征欧洲[编辑]

1234年2月9日金朝灭亡后,由於大蒙古国南宋接壤,使雙方的衝突日漸加劇,也拉開了雙方往後45年不斷爭戰的序幕。在南方戰線僵持不下之時,蒙古大軍的鐵蹄轉往東方的高麗,並使之臣服,西線方面,以拔都為首的欽察汗國,完全控制了罗斯,並繼續西進,佔領了除诺夫哥罗德以外俄羅斯的领土,以及波蘭匈牙利的全境。

1241年12月11日(元太宗十三年农历十一月八日),窝阔台因為酗酒而突然暴斃,使他的西征進程被逼中止。當時大軍正朝往維也納推進,但為了趕返參加位於蒙古的库里尔台大会而急忙撤軍,自此以後,蒙古大軍再也沒有踏足這片土地。

1241年年底,在窝阔台去世后不久,他的二哥察合台去世。

窝阔台去世后,1242年春天[29],皇后乃马真后开始称制,处理朝政,直到1246年8月24日窝阔台之子貴由繼任為止。乃马真后临朝称制期间,朝政比较混乱,中书令耶律楚材力争而不能有效果,于1244年农历五月忧愤而死。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根据《元史》卷106后妃表记载,太宗窝阔台的皇后和妃子中,四皇后和五皇后的名字无记载。

儿子[编辑]

根据《新元史》卷118《太宗诸子传》记载,元太宗窝阔台有七子。

女儿[编辑]

相關史料[编辑]

評價[编辑]

蒙古國的窩闊台鑄像
  • 元朝重臣郝经中统元年(1260年)农历八月给元世祖忽必烈的上书《立政议》中对元太宗窝阔台的評價是:“当太宗皇帝临御之时,耶律楚材为相,定税赋,立造作,榷宣课,分郡县,籍户口,理狱讼,别军民,设科举,推恩肆赦,方有志于天下,而一二不逞之人,投隙抵罅,相与排摈,百计攻讦,乘宫闱违豫之际,恣为矫诬,卒使楚材愤悒以死。”[30](说明:元太宗窝阔台在世之时,耶律楚材还是深受重用的,1241年元太宗去世,帝位空缺,皇后乃马真后开始临朝称制,朝政比较混乱,中书令耶律楚材力争而无效果,他于1244年忧愤而死)
  •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評價是:“帝有宽弘之量,忠恕之心,量时度力,举无过事,华夏富庶,羊马成群,旅不赍粮,时称治平。”[31]
  • 清朝史学家邵远平元史类编》的評價是:“册曰:嗣业恢基,缵绪立制;五载灭金,十路命使;定赋崇儒,用昌厥世;仁厚恭俭,时称平治。”[32]
  • 清朝史学家魏源元史新编》的評價是:“帝有宽宏之量,淳朴之质,乘开国之运,师武臣力,继志述事,席卷西域,奄有中原。惟知诸子不材,又知宪宗之克荷,而储位不早定,致身后政擅宫闱,大业几沦,有余憾焉。”[35]
  •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的評價是:“论曰:太宗时金人已弱,然犹足阻河为固也。太宗遵遗令戡凤翔,道兴元,以达唐邓,而汴梁墟,可谓闻斯行之矣。当是时,操持国政,耶律楚材郁为时栋。然太宗之用楚材,以利也。太宗言利,楚材即以其利利天下,而纪纲粗立矣。用相违也,而相成也,岂非天哉!故开国之运,云龙风虎,非雷同也。”[36]
  • 民国史学家屠寄蒙兀儿史记》的評價是:“论曰:财者,一国所公有也。语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人君以国用困乏,多取于民,然且不可。况可纵奸人异类,恣其侵夺乎?斡歌歹汗初得金,许奥都剌合蛮扑买中原银课,举国家财政大权授之贾胡之手,公利而私取之,上下交损焉。封建之制,始于自然,强并弱,众暴寡。自天子以至食采之大夫,各私其土地人民。古圣王不得以而仍之。秦汉以降,此制渐废,偶一行之,罔不召乱。自非至无识者,不轻议复也。汗括汉户,分赐诸王贵戚,其视无辜之民与奴虏奚择。彼固不知封建为何事,然斯制若行,弊且甚于封建。微耶律楚材言,纵虎豹而食人肉矣。前史称汗有宽仁之量,忠恕之心,度时量力,动无过举。迹其立站赤、选税使、试儒士、释俘囚,诏免旱蝗之租,代偿羊羔之息,固非无志于民者,惜乎不达怡体,而左右之人将顺其美者,又寡也。”[37]
  • 民国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太宗宽平仁恕,有人君之量。常谓即位之后,有四功、四过:灭金,立站赤,设诸路探马赤,无水处使百姓凿井,朕之四功;饮酒,括叔父斡赤斤部女子,筑围墙妨兄弟之射猎,以私撼杀功臣朵豁勒,朕之四过也。然信任奥都拉合蛮,始终不悟其奸,尤为帝知人之累云。”[38]

纪年[编辑]

根据《元史·太宗本紀》整理。

元太宗英文皇帝 元年 二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六年 七年 八年 九年 十年
公元 1229年 1230年 1231年 1232年 1233年 1234年 1235年 1236年 1237年 1238年
干支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元太宗英文皇帝 十一年 十二年 十三年
公元 1239年 1240年 1241年
干支 己亥 庚子 辛丑

參考資料[编辑]

  1. ^ 见于《蒙古秘史》第270至272等节,共十餘处。
  2. ^ 2.0 2.1 大蒙古国皇帝这个称号,历史记载来源于至元三年(1266年)大蒙古国皇帝忽必烈给日本的国书,在国书中,忽必烈在国书开头自称“大蒙古国皇帝”,在后面的内容中,自称为“”,此时距离他1271年改国号为“大元”,正式建立元朝,还有5年时间。由此也可以推断,1206年-1271年,大蒙古国的最高统治者,称号是“皇帝”,“大汗”应该是蒙古草原和中亚等地的游牧民族对大蒙古国最高统治者的称呼,就像唐太宗既是唐朝皇帝,又是西北各个游牧民族的“天可汗”。 以下选自《元史》卷208,是至元三年(1266年)大蒙古国皇帝忽必烈给日本的国书全文: “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瘁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域,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义虽君臣,欢若父子。计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籓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亦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国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志,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具体请参看《元史·外夷一·日本》
  3. ^ 3.0 3.1 至元三年(1266年)大蒙古国皇帝忽必烈给日本的国书扫描图片,这是1268年的复制品,现藏于日本東大寺尊胜院,被称为“蒙古国牒状”‘调伏异朝怨敌抄’。
  4. ^ 剑桥中国史第6卷第367页
  5. ^ 《元史》卷七十四 志第二十五,相关记载:至元三年,“冬十月,太庙成。丞相安童、伯颜言:“祖宗世数、尊谥庙号、配享功臣、增祀四世、各庙神主、七祀神位、法服祭器等事,皆宜以时定”。乃命平章政事赵璧等集议,制尊谥庙号,定为八室。烈祖神元皇帝、皇曾祖妣宣懿皇后第一室,太祖圣武皇帝、皇祖妣光献皇后第二室,太宗英文皇帝、皇伯妣昭慈皇后第三室,皇伯考术赤、皇伯妣别土出迷失第四室,皇伯考察合带、皇伯妣也速伦第五室,皇考睿宗景襄皇帝、皇妣庄圣皇后第六室,定宗简平皇帝、钦淑皇后第七室,宪宗桓肃皇帝、贞节皇后第八室。”节选自《元史·祭祀三·宗庙上》
  6. ^ 新元史·太宗本纪》说“共上尊号曰木亦坚合罕”。但“木亦坚”的称号似乎并无史料支持。
  7.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记载:汴梁将下,大将速不台遣使来言:“金人抗拒持久,师多死伤,城下之日,宜屠之。”楚材驰入奏曰:“将士暴露数十年,所欲者土地人民耳。得地无民,将焉用之!”帝犹豫未决,楚材曰:“奇巧之工,厚藏之家,皆萃于此,若尽杀之,将无所获。”帝然之,诏罪止完颜氏,余皆勿问。时避兵居汴者得百四十七万人。
  8. ^ 具体详见《端平入洛——收复三京与蒙、宋的开战》,作者:王颋,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9. ^ 徐鹿卿《清正存稿》卷一《四年丁酉六月轮对第一札》:“辛卯之灾,上及宗庙,人谓权臣专擅之应也,陛下方且念其羽翼之劳,潜晦委重,于是乎天怒未息,而警之以丧师失地之变焉。三京之败,流毒至今,人以为诸臣狂易之致也,顾乃委曲讳护,越三年而始下哀痛之诏。于是,天怒未息,而又警之以震雷之威焉”。
  10. ^ 方大琮《铁庵集》卷二○《与曽太卿式中书》:“凡向所奬拔之偏裨,今有能为将者?向所拣练之行伍,其居者捍乡井,其出者非独有功于闽,而江、广实頼之。惜乎始折于三京,继损于邳、徐,近又殱于定城,而西兵之精锐畧尽矣,谁实使然?言之短气”。
  11. ^ 《宋代蜀文辑存》卷八一李鸣复《又论天变可畏人事当修疏》:“自汴京退走,而我师之雄胆已丧,徐、邳再陷,而我师之畏心愈甚。御失其道,狙诈作敌,势实使之。郭贼以唐叛,出数郡之兵而不能克;王贼以宿叛,合一路之力而不能讨。大敌未动,先期已困。小寇弗戢,后效奚观?范方倚李伯渊为腹心,不思养虎以遗患;赵葵亦置夏全于肘腋,不虞饱鹰之扬去。邉尘未起而锐气已馁,兵刃未接而败证已具”。
  12. ^ 12.0 12.1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
  13. ^ 《元史》卷二《太宗本纪》记载:二年庚寅,“冬十一月,始置十路征收课税使,以陈时可、赵昉使燕京,刘中、刘桓使宣德,周立和、王贞使西京,吕振、刘子振使太原,杨简、高廷英使平阳,王晋、贾从使真定,张瑜、王锐使东平,王德亨、侯显使北京,夹谷永、程泰使平州,田木西、李天翼使济南。”
  14. ^ 《大蒙古国时期十路征收课税所考》,作者:赵琦,发表于《蒙古史研究》2000年00期
  15.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记载:八年丙申,秋七月,忽都虎以民籍至,帝议裂州县赐亲王功臣。楚材曰:“裂土分民,易生嫌隙,不如多以金帛与之。”帝曰:“已许奈何?”楚材曰:“若朝廷置吏,收其贡赋,岁终颁之,使毋擅科征,可也。”帝然其计,遂定天下赋税,每二户出丝一斤,以给国用;五户出丝一斤,以给诸王功臣汤沐之资。地税,中田每亩二升又半,上田三升,下田二升,水田每亩五升;商税,三十分而一;盐价,银一两四十斤。既定常赋,朝议以为太轻,楚材曰:“作法于凉,其弊犹贪,后将有以利进者,则今已重矣。”
  16. ^ 16.0 16.1 白寿彝《中国通史》第八卷元时期(下册),第四章第三节。
  17.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记载:“自庚寅定课税格,至甲午平河南,岁有增羡,至戊戌,课银增至一百一十万两。”
  18. ^ 《北京史(增订版)》,第五章 元代的大都 第三节 大都的文化,作者:北京大学历史系《北京史》编写组,北京出版社,1999年2月第1版
  19. ^ 《元史》卷二《太宗本纪》记载:五年癸巳,是冬,帝至阿鲁兀忽可吾行宫。大风霾七昼夜。敕修孔子庙及浑天仪。
  20. ^ 《元朝蒙古族教育的异彩华章》,包头师范学院冀文秀教授在“2009年第六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上的发言。
  21. ^ 《元史》卷二《太宗本纪》记载:八年丙申,三月,复修孔子庙及司天台。
  22. ^ 《元史》卷二《太宗本纪》记载:八年丙申,六月,耶律楚材请立编修所于燕京,经籍所于平阳,编集经史,召儒士梁陟充长官,以王万庆、赵著副之。
  23. ^ 《丁酉年曲阜文庙免差役碑》,见蔡美彪:《元代白话碑集录》42页。按此碑系据扎鲁火赤也可那颜胡都虎(即大断事官忽秃忽)等转奏衍圣公孔元措的报告所发的圣旨,由此推断丁酉年为1237年。据《佛祖历代通载》卷二十一,孔元措持严实之信见海云法师,海云替他向忽都护(即忽秃忽)大官人陈情,得以免除差役之赋。
  24. ^ 《庙学典礼》卷一《选试儒人免差》:丁酉年(1237年)八月二十五日,皇帝圣旨道与呼图克、和塔拉、和坦、谔噜、博克达扎尔固齐官人每:“自来精业儒人,二十年间学问方成。古昔张置学校,官为廪给,养育人才。今来名儒凋丧,文风不振。所据民间应有儒士,都收拾见数。若高业儒人,转相教授,攻习儒业,务要教育人材。其中选儒士,若有种田者,输纳地税,买卖者,出纳商税,开张门面营运者,依行例供出差发,除外,其余差发并行蠲免。此上委令断事官蒙格德依与山西东路徵收课程所长官刘中,遍行诸路一同监试,仍将论及经义、词赋分为三科,作三日程试,专治一科为一经,或有能兼者,但不失文义者为中选。其中选儒人,与各住处达噜噶齐 、管民官一同商量公事勾当者。随后照依先降条理,开辟举场,精选入仕,续听朝命。准此。”【其中,文中的“扎尔固齐”,元代文献中常作「达鲁花赤」,参见《元史》卷八七《百官志三》。文中的“达噜噶齐”,元代文献中常作「达鲁花赤」,参见《元史》卷九○《百官志六》。】
  25. ^ 中国全史》中对“戊戌选试”的介绍:“设策论、经义、词赋三科,日期定为三天,凡专治一科不失文义者中选,能兼者参加几科的考试听其自便。凡汉族知识分子在战乱中被俘为奴隶者,也可参加考试,如主人藏匿不遣者处以死刑。考试中选者给予他们享受赋役的优厚待遇,任命他们与各处长官同署公事。”
  26. ^ 韩儒林元朝史》中对“戊戌选试”的介绍:元朝科举的最初尝试是在元太宗窝阔台时期,“太宗始取中原,中书令耶律楚材请用儒术选士,从之”。窝阔台汗九年(1237年)八月,下诏命断事官术忽德与山西东路课税所长官刘中,“历诸路考试。以论及经义、词赋分为三科,作三日程,专治一科,能兼者听,但不以失文义为中选。其中选者,复其赋役,令与各处长官同署公事”(《元史》卷81《选举志》一,第2017页)。诏令中所说的“复其赋役”,指的是“其中选儒生,若有种田者纳地税,买卖者出纳商税,开张门面营运者依例供差发除外,其余差发并行蠲免”。凡中选的儒生,“与各住达噜噶齐管民官一同商量公事勾当着。随后依照先降条例开辟举场,精选入仕,续听朝命”(《选试儒人免差》,《庙学典礼》卷1)。
  27. ^ 元朝的科举取士一共经历四个阶段:戊戌选试、延祐复科、至元废科和至正复科。在词条科举中,对元朝科举取士的四个阶段有详细的介绍,此外,在词条元仁宗中,对“延祐复科”有详细介绍,在词条元惠宗中,对“至元废科”和“至正复科”有详细介绍。
  28. ^ 《元史·选举志一·科目》
  29. ^ 根据《元史·太宗本紀》记载:“壬寅年(1242年)春,六皇后乃马真氏始称制。”《元史·太宗本紀》
  30. ^ 这段文字节选自元朝名臣郝经的著作《陵川集》卷三十二《立政议》,《立政议》全文后被收录写入民国时期的官修正史《新元史·郝经传》
  31. ^ 《元史》卷二《太宗本紀》
  32. ^ 《元史类编》卷一《世纪二·太宗》
  33. ^ 《续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宋纪一百七十》
  34. ^ 《续资治通鉴》,作者:(清)毕沅,中华书局1957年8月第1版,1979年6月上海第4次印刷。
  35. ^ 《元史新编》卷三《太宗本纪》
  36. ^ 《元书》卷二《太宗本纪》
  37. ^ 《蒙兀儿史记》卷四《斡歌歹汗本纪》
  38. ^ 《新元史》卷四《太宗本紀》

參見[编辑]


窝阔台
孛兒只斤家族
出生于: 1186年?月?日 逝世於: 1241年12月11日
統治者頭銜
新頭銜
窩闊台汗國建立
窩闊台汗國君主
1225年—1241年
繼任:
贵由汗
前任:
拖雷
(監國)
大蒙古國君主
1229年—1241年
繼任:
乃馬真后
(稱制)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
成吉思汗
(元太祖)
蒙古大汗
大蒙古國皇帝

1229年—1241年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
贵由汗
(元定宗)
  1. ^ 自元昭宗以後,所有北元君主皆不自稱皇帝,只自稱可汗。漢文的廟號與諡號也不再有。黎東方. 《細說元朝》. 二六 〈蒙古可汗與元朝皇帝的名單〉.傳記文學出版社 . 1981年: 第215頁.
  2. ^ “本朝龙兴,蒙古科尔沁部率先归附,及既灭察哈尔,诸部相继来降。于是正其疆界,悉遵约束。有大征伐,并帅师以从。及定鼎后,锡以爵禄,俾得世及。每岁朝贡以时,奔走率职惟谨,设理藩院以统之。”嘉庆《大清一统志》外藩蒙古统部
  3. ^ 天聪八年(1634年),林丹汗病死于大草滩,察哈尔、克什克腾部众相继归降。次年(1635年)四月,林丹汗之子额哲出降,献元代传国玺“制诰之宝”,察哈尔部灭亡。鄂尔多斯部、归化城土默特一并归降。天聪十年(1636年)四月,漠南蒙古各部王公台吉来盛京朝觐,奉皇太极为蒙古大汗。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改元崇德。置蒙古衙门统管蒙古事务,并派员前往归附的蒙古各部“查户口、编牛录、会外藩、审罪犯、颁法律、禁奸盗”。《清史稿》太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