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信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文《笃信经》封面

巴哈伊信仰
文本和圣典

Bahai star.svg

巴孛

波斯语巴扬经 · 阿拉伯语巴扬经
巴孛著作

巴哈欧拉

致狼子书简
四谷经·七谷经
集锦 · 亚格达斯经
笃信经 · 隐言经
巴哈欧拉的书简

阿博都巴哈

巴黎谈话
神圣文明的隐秘
已答之问
神圣计划书简·遗嘱

守基·阿芬第

神圣正义之降临
巴哈伊行政
神临记

笃信经》(阿拉伯语كتاب الإيقان波斯語كتاب ايقان)是巴哈伊信徒所信奉的众多经书之一,是巴哈伊信仰基本的神学著作。有巴哈伊学者认为,由于它受众的跨国界性,这是一本穆斯林世界以外的最重要的波斯语古兰经经注。[1]有时本书也被称为《毅刚经》。

背景[编辑]

本书由巴哈欧拉巴哈伊信仰的创立者,在1861年部分由阿拉伯语部分由波斯语写就。当时,他被流放至巴格达,当时奥斯曼帝国的一个省。根据巴哈欧拉的著作,他10年前被囚禁在德黑兰的西亚查尔(黑坑)地牢里时,受到了上帝的启示,但他并没有马上公开自己的启示。所以提及自己的地位时他总是用隐晦的语句。主要从事笃信经研究的学者克里斯多夫·巴克称,这本书的主题是“弥赛亚的隐秘”,相当于圣经中马可福音的主题。[2]

笃信经构成了巴哈欧拉主要的神学著作,因此也是巴哈伊信仰重要的神学著作。有时它被称为波斯语巴扬经的补完。笃信经1882年在孟买石刻印刷,是第一本被出版的巴哈伊经典。[3]于1904年首次被翻译成英语,也是首批被翻译为英语的巴哈欧拉著作之一。[4] 守基·阿芬第于1931年再次将该书翻译为英文,他形容该书为:

波斯散文的典范,其风格纯正,纯洁而有力,并且非同一般地明晰,具有强有力的论据和无法抵抗的辩才,本书呈现了上帝宏伟的救赎计划的轮廓,在所有巴哈伊文献中,除了巴哈欧拉的至圣经书——亚格达斯经以外,其地位无有能与之匹敌的。[5]

历史[编辑]

巴孛的舅舅,哈吉·米尔扎·赛义德·穆罕默德在听说伊斯兰教中所企盼的那位是就是他的外甥时,曾感到非常不解。而当他听说,伊斯兰教先知的舅舅也曾表达了这样的反对时,他被震慑了,并决定探究这个问题。1861年,他旅行至伊拉克卡尔巴拉去拜访他的兄弟,哈吉·米尔扎·哈桑-阿里,而后又去巴格达拜见巴哈欧拉。在那里,他在给巴哈欧拉的信中,提出了关于被企盼者来临时的征象的四个问题。而这200页(原文)的笃信经就是大约在1861年1月15日左右,在至多两天两夜的过程中,为回答这些问题而写就的。[6][7]

内容[编辑]

本书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关于神圣启示的基本论述,即神的启示是渐进式启示的,宗教之间彼此有关联,各大一神论的宗教都接纳之前的宗教,并往往以隐晦的笔调预言下一个的到来。由于提问者是一位穆斯林,巴哈欧拉引用了圣经中的语句来展现,一位基督徒应该如何以寓意的方式理解自己的宗教经典,而得以相信下一个天启周期。而以同样的方法,穆斯林也得以理解巴孛宣示的真实性。第二部分也是篇幅较长的部分,在神学和逻辑上对巴孛使命的证据进行了实质性的论述。最著名、最为人所爱的段落也被称为“真寻道者书简”。

守基·阿芬第曾经以一段长文来介绍该书的内容:

在二百页的篇章里,它清楚地表明了人格化的上帝的存在性与唯一性,不可知的,不可企及的,所有启示的源头,永恒的,全知的,无所不在的,并且全能的;断言了宗教真理的相对性以及神圣启示的连续性;确认的先知的一体性,他们带来信息的普遍性,他们基本教义的同一性,他们经书的神圣性,以及他们地位的双重性质;谴责了各时代神职人员和神学家的盲目和邪恶;引用和阐明了新约中寓言性的段落、古兰经中深奥的节段和神秘的穆罕默德圣训,这些圣训长期以来被人们误解、怀疑,造成仇恨,使世界上主要的宗教体系的信徒相互割裂、分离;列举了真正的寻道者寻求他的目标缩需要的基本先决调节;展现了巴孛启示的真实性、庄严性和重要性;赞美了祂的门徒们的英雄主义和超脱精神;预言了在巴扬经中允诺过的本启示将会在全世界获得胜利;称赞了圣母玛利亚的纯洁和纯贞;赞美了穆罕默德信仰中的伊玛目们;庆祝了伊玛目侯赛因的殉道,为他精神上的统权称道;揭示了诸如“再来”、“复活”、“先知的封印”和“审判日”等语汇的象征性含义;描绘并分辨了神圣启示的三个阶段;并且用炽热的语句详细述说了上帝之城的荣光和奇迹,以固定的间歇,通过那供给者的天启周期为了指引、惠顾及拯救全人类,而得到更新。可以说,在所有的巴哈伊启示的作者所启示的经书中,仅仅这一本书,就扫除了千百年来割裂了世界主要宗教之间不可逾越的屏障,为他们的信众之间完全及永久的和解立下了宽厚和不能攻破的基础。[8]

参考文献[编辑]

  1. ^ Christopher Buck, Beyond the ‘Seal of the Prophets’: Baha’ullah’s Book of Certitude (Ketab-e Iqan). Religious Texts in Iranian Languages. Edited by Clause Pedersen & Fereydun Vahman. København (Copenhagen): Det Kongelige Danske Videnskabernes Selskab, 2007. pp. 369–378.
  2. ^ Buck 1995,第2页
  3. ^ Buck 1995,第25页
  4. ^ Bahá'u'lláh, The Book of Ighan, trans. Ali Kuli Khan, assisted by Howard MacNutt (New York: George V. Blackburne, Co., 1904).
  5. ^ Effendi 1944,第138–39页
  6. ^ The questions Ḥájí Mírzá Siyyid Muḥammad posed, and the letter he wrote to his son from Baghdad on January 17, 1861 (which dates the composition of the book) are both published in Ahang Rabbani, "The Conversion of the Great-Uncle of the Báb," World Order, vol. 30, no. 3 (Spring, 1999), pp. 19-38.
  7. ^ Buck 1995,第7–12页
  8. ^ Effendi 1944,第13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