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贡比涅停战协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威廉·凯特尔 站在签署停战协定的火车车厢前。
查尔斯·亨其格尔将军 代表法国签订协议。

第二次贡比涅停战协定法语Armistice du 22 juin 1940德语Waffenstillstand von Compiègne (1940))由法国纳粹德国在1940年6月22日18点50分签订。签订的地点是法国贡比涅附近的一节火车车厢。德国在1940年5月10日至6月21日的法国战役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后,占领了法国北部大片领土,包围了全部英吉利海峡和大西洋的港口,仅给法国政府留下南部领土。希特勒故意选择在贡比涅森林附近的火车车厢里签订停战协定,是因为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战末时,德国就在此地此车厢向法国投降并签署康边停战协定

法国战役[编辑]

德国在六月的攻势标志着法国的失败.

法国武装力量中最精锐的部分已经在法国北部被围歼,法军也损失了他们最先进的重型武器和装甲部队。从1940年5月到6月,大体上看,法军一直在撤退,德军即将占领巴黎。法国政府被迫在6月10日迁往波尔多,并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6月22日,德国国防军阵亡27000人,超过111000人负伤,18000人失踪;法军阵亡92000人,超过200000人负伤。英国远征军也有超过68000人伤亡。

选择贡比涅[编辑]

希特勒得知法国政府想与德国媾和时,他就选定了贡比涅附近的一片森林作为谈判地点。而贡比涅正是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康边停战协定(又译“贡比涅停战协定”)的签字地点,希特勒选择此地是为了向法国复仇。希特勒决定就在当年的那节火车车厢签署停战协议。然而,在协定前言中,起草者加入了一句话,“但是,德国并无意以此媾和条件和谈判地点羞辱一位如此英勇顽强的对手(指法军)”。此外,在协定的第三条第二款中,起草者声明:德国并无意在结束与英国的战争后继续占领法国北部领土。 1918年签署康边停战协定的那节车厢被特意从博物馆中拉出来,并精确地停在1918年所在的位置。希特勒坐在福煦元帅当年坐过椅子上,福煦元帅就是坐在这把椅子上接见战败国——德意志帝国的代表。在听完宣读协议的序言后,希特勒故意对法国代表做出了一个羞辱的手势,然后离开了车厢,而这,正是福煦元帅在1918年所做的。接下来的谈判由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威廉·凯特尔将军主持。

协定条款[编辑]

威廉·夏伊勒在他所著的《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提到,代表法国的查尔斯·亨其格尔将军抱怨这个停战协定强加给法国条款远比1918的那个停战协定强加给德国的条款苛刻。法国本土被该协定一分为二,停战分界线从日内瓦穿过图尔到达法国与西班牙的边境,分界线以北的部分(占法国本土领土面积的五分之三)由德国占领,以使德国海军能得到法国在英吉利海峡大西洋的所有港口,所有在法国接受政治庇护的人都要交给德国,法国承担德军高达4亿法郎/天的占领费用。法国只被允许保留一只极小的军队。希特勒意识到,如果过于苛刻地对待法国,可能会导致法国据守法属北非继续战斗,因此他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比如法国海军只需缴械而无需投降。位于停战分界线以南的自由区则由法国政府继续统治,值得一提的是,法国政府占领区也有一定的权力,但是要受德国占领当局的严格约束。按计划,这个停战协定将最终由一个真正的和约取代。然而这个“和约”从来没有被提上谈判议程,而且当盟军在法属北非登陆后(参见火炬行动)连自由区也被德国和意大利占领了(参见安东行动)。

查尔斯·亨其格尔将军率领的法国代表团试图为法国争取更宽松一些的条款,但是凯特尔告诉他们,法国只有接受与不接受的权力。迫于法国面临的极其不利的形势,亨其戈尔将军只得接受了所有条款。法国代表团中没有人对“法国所有的战俘必须到德国与英国的战争结束后才能被释放”这个条款提出异议,因为他们相信英国在德国强大的攻势前,最多只能再撑几周。因此,将近100万法军战俘被迫在战俘营里渡过了5年(在战争结束前,最初被俘虏的150万人中,有三分之一被释放或假释)[1] 1940年6月25日0点35分,德国与法国正式停战。另外,协定的第十九条要求法国政府必须将任何逃到法国领土的德国公民遣返回国(他们将被送进集中营)。(the "[Surrender on Demand] [2]" clause).


签字地的破坏[编辑]

希特勒 (单手叉腰者) 在停战协定签字前注视着福煦元帅像 法国贡比涅 1940年6月22日

签字地在三日后被希特勒下令摧毁[2]。签字车厢连同一块石碑被作为战利品运到柏林,石碑上刻着(法文):公元1918年11月11日,自由的人民在此地击败了妄图奴役他们的德意志帝国。阿尔萨斯-洛林纪念碑(上面有一只被剑刺穿的德国鹰)连同附近的遗迹都被摧毁,只有福煦元帅的塑像被保留下来——希特勒故意让这片焦土陪着他。在1945年,火车车厢被运往图林根克拉温克尔,在那里被党卫军摧毁、掩埋。

签字地的重建[编辑]

德国士兵正在看守1918年纪念碑.

战后,德国战俘被用来重建签字地。被砸毁的石碑碎片被挖掘出来,并重新拼接。铁轨和车厢的复制品也被安放在了原来的位置。阿尔萨斯-洛林纪念碑按照图纸重新建造。在1989年两德统一后,亲眼目睹了党卫军销毁火车车厢的人把残骸挖了出来,并在1992年于贡比涅归还给了法国的伽马彻将军。1994年5月5日,一株小橡树被从德国Crawinkel移栽到法国贡比涅,象征着“对和平的渴望”。2005年5月7日,Crawinkel的火车残骸发现地被作为古迹保护。[摘自 Dankmar Leffler and Klaus-Peter Schambach 的著作]

停战林地博物馆内的火车车厢复制品 (Rethondes).

另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Durand, La Captivité, p. 21
  2. ^ [1]

参考文献[编辑]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ublication No. 6312, Documents on German Foreign Policy 1918–1945, Series D, IX, 671–676. Washington, DC :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6.

进一步阅读[编辑]

William Shirer,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Simon & Schuster, Inc., New York, 1960, 1990, 2004.
William Shirer, The Collapse of the Third Republic (1969)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