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五次战役
朝鲜战争的一部分
Central Korea during Communist Spring Offensive 1951.jpg
第五次战役示意圖
日期: 1951年4月22日 - 6月10日
地点: 朝鮮半島“三八线”附近
結果: 僵持
參戰方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19兵团所属各军及第39、40军,野战炮兵3个师,高射炮兵1个师
朝鲜人民军第1、3、5军团[1]
美军第1、9、10军
南韩军第1、3军团[1]
兵力
16个师3个旅1个团[1]
伤亡与损失
8.5万余[1]其中1.7万人被俘占整场战争中国被俘80%[2] 中国声称8.2万余[1]英军29旅141人阵亡, 1,169伤失踪俘”[3]
南韓方M115榴彈炮於1951年6月

第五次战役,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朝鲜战争后进行的第五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事,为志愿军从三八线向南进行的大规模反击战。

對五次戰役開打之前,彭德懷致電毛澤東:“这次战役是极为重要的,是一场大恶战。即使付出五六万人的代价,也要消灭敌人几个师”,毛泽东批准了彭德怀的作战预案。1951年4月22日,第五次战役正式發起。

過程[编辑]

聯合國軍則由詹姆斯·范弗里特接任美國第8軍團司令官。戰鬥從晚上爭奪由比利時軍隊防守的194號高地東部兩座大橋開始。戰役一開始,志愿军方面的重要後勤儲備所三登平壤以东,成川以南)被炸,損數三百萬噸以上的糧食,暴露了中国军队运输和防空力量的落后。至25日,中国军队连续三昼夜作战,在加平对美军侧翼造成严重威胁,但歼敌不多。联合国军撤退至锦屏山竹叶山县里树平春川的二线阵地,每晚撤退30公里,白天則转入防御,利用美軍强大的火力优势给志愿军以杀伤,中国军队採取多鉗合擊的方式穿插前進。美軍在整個防線設置了多層鐵絲網,陣地前埋設了無數地雷,還安放了很多盛滿汽油的燃燒桶。志愿军把二百多公里寬的戰線推進了七、八十公里。進攻過程中,第六十四軍被美軍火力阻住,未能穿插前進。第六十五軍的兩個師又接踵而至。五個師六萬多人擠迫在臨津江南岸約二十平方公里的狹窄地帶,連續兩天遭受美軍密集火力的攻擊,又空投很多凝固汽油彈,遭受较大伤亡。

美軍主力部隊白天撤退,擔任掩護的摩托坦克部隊黃昏撤退。每天約退十五至二十公里,为志愿军一夜的行程。結果中国軍隊未能有效抓住美軍并给以杀伤,反而在拂曉時進入美軍預先設下的火力圈內,遭受美軍飛機大炮的狂轟濫炸,承受伤亡。美軍採用「逐步撤退,保持接觸,大量殺傷中国有生力量」的戰術。另外中国第19兵团占领了国祀峰梧琴里,第三兵团进至自逸里、富坪里地区,美军主力撤至汉城,首爾出现第三次难民逃离潮,志愿军攻勢結束,第五次战役第一階段从1951年4月22日始,到4月29日止,历时七天。

5月16日,为了获取更大战果,中国军队联合朝鲜人民军,在东线发起第二次大规模攻势,中国方面方称为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美军方面称为“第二次春季攻势”,或者叫做“五月大屠杀”。中国人民志愿军集合第3兵团第9兵团,会同人民军3个军团向东部战线的韩军阵地发动猛攻,击破了3个韩国师的防线,韩国师丟棄裝備四散逃入深山。東面戰線被中国朝鲜軍隊突入防线十几公里。美軍迅速出動飛機炸毀剩余的裝備,之後美軍第2步兵師坚守住了阵地,使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破口不能扩大。

联合国军从西线迅速增援部队,并利用空军和炮火封闭了突破口。5月21日,中国军队由于携带的弹药食品基本耗尽,终止了攻势,向北撤退。联合国军使用特遣部队在全战线迅猛追击,企图合围后撤的敌军大部队,人民军华川水库附近的顽强抵抗帮助大部分中国军队成功转移。中国志愿军第3兵团遭到了惨重的损失。

5月22日,志愿军已經较为疲劳了,也出现了较大的伤亡。剩下的部隊人困馬乏,彈藥欠缺,糧秣耗盡。李奇微將軍通過對「肩上後勤」能力的計算,知道志愿軍的攻勢已经接近尾声。聯合國軍共十三個師在五月中旬反攻。志愿军主动全线撤退。5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80师(原解放军60军180师,军长韦杰)被截斷在三十八度線以南,大部分被俘,戰死一部分,剩余少数撤退回三八线以北。

其它部队也遭到了一定损失,不得不继续向北撤退。联军一直推进到铁原金化一线。志愿军以六十三军死守铁原一线,与联合国军进行极为惨烈的战斗,终于阻止住联合国军的进攻,稳住了局势。中國全線後退40公里后开始构筑防线,等待联合国军到来,在6月10日,联军也停止了进攻,第五次战役结束。

中国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重创敌军1万多人,为五次大战役中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斗减员是8万5千多人,尤其是后期的撤退行动中,伤亡达1万6千人,其中损失最惨重的是第180师,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字为7644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人民军损失10000多人。联军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4月攻势期间歼灭敌军75,000人(据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第3卷)。

第五次战役为朝鲜战争以来进行的最大规模的一次战役,之后朝鲜战场上没有再发生大规模运动战。双方转入了持久的阵地攻防战。

影响[编辑]

毛泽东6月5日通知斯大林要派高岗前往莫斯科,就“我们在朝鲜战争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严重问题”探讨,高岗到苏后就问“是否可以考虑以三八线为界举行停战谈判的问题”和金日成“反复解释了中朝方面的困难”来说服斯大林准备进行停战工作。[4]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7-80137-315-4,卷“抗美援朝战史”第二章第五节“小结”,附件“抗美援朝战争重要战役战斗一览表”。
  2. ^ 斯大林,毛泽东与蒋介石
  3. ^ Salmon 2009, p. 262.
  4. ^ 朝鲜停战内幕---青石 载于《百年潮》1997年第3期

书籍[编辑]

  •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起潮落》,Mossman 著。
  •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
  • 《朝鲜战争》,王树增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