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结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ipal.jpg
初期佛教
經典

巴利聖典
阿含經
犍陀羅佛教原稿

結集

第一次結集
第二次結集
第三次結集
第四次結集

部派

最初僧伽
 大眾部
│├ 一說部
│├ 說出世部
│├ 灰山住部
│├ 多聞部
│├ 說假部
│└ 制多部
 上座部
 ├ 雪山部
 ├ 說一切有部
 │└ 說轉部
 │ └ 經量部
 ├ 可住子部
 │└ 正量部
 └ 分別說部
  ├ 化地部
  ├ 法藏部
  ├ 飲光部
  └ 赤铜鍱部

北傳佛教第四次结集,又称第四次集结。是在佛滅六百餘年後[1](或佛滅四百年後[2]),以犍陀羅國迦腻色迦王为施主,由脇尊者發起,於迦濕彌羅國,選拔五百比丘結集三藏造《毘婆沙論》。在不知曉或不承認各部派阿育王時代第三次結集的文獻中把此次結集稱為第三次結集。

南傳佛教的第四次结集,又称“阿卢寺结集”,指的是公元前一世纪末叶,于斯里兰卡玛杜勒的阿卢迦寺举行结集,参加结集的是以坤德帝沙长老为首的大寺派(即摩诃毗诃罗住部)的五百阿羅漢。首次制巴利语三藏辑录成文。

記載[编辑]

大唐西域記》記載了有關傳說,其中四百九十九人為阿羅漢世友尊者為上座[3],作《優婆提舍論》注釋經藏,作《毘奈耶毘婆沙論》注釋律藏,作《阿毘達磨毘婆沙論》注釋論藏,其中论藏註釋便是《大毘婆沙論[2]。完成後迦膩色迦王以赤銅為鍱,鏤刻筆錄,建塔珍藏,不允許此論在迦濕彌羅國之外流傳。

考證[编辑]

  • 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三:王因以道问人而解答各异,问了胁尊者,尊者即答:“如来去世,岁月逾邈,弟子部执,师资异论,各据闻见,共为矛盾。”王甚痛惜,乃发心宣令,召集圣哲,结集三藏。共五百贤圣,以世友菩萨为上首,次第造论、释经、释律各十万颂,计三十万颂九百六十万言,备释三藏[4]
  • 婆薮盘豆法师传》中说:“佛灭后五百年中,有迦旃延子罗汉,於萨婆多部出家,与五百罗汉及五百菩萨,共撰集萨婆多部阿达磨。” [5]

以上三说,圣严法师认为,《大唐西域记》仅以世友一人称菩萨,《世亲传》加上五百菩萨,西藏的又加上五百在家学者,并将此次结集形容成为通含一切的佛教,实则仅是一切有部的结集。因而,三说之中,当以《大唐西域记》较为可信。同时,此次结集的成果,是二百卷的《大婆沙论》,可是现存的该论之中,却有“昔迦腻色迦王时”的字样,推想其内容业已经过后人的增补了。[6]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符秦道梴毘婆沙序》:「自釋迦遷暉。六百餘載。時北天竺有五百應真。以為靈燭久潛。神炬落耀。含生昏喪。重夢方始。雖前勝迦栴延撰阿毘曇以拯頹運。而後進之賢尋其宗致。儒墨競構。是非紛拏。故乃澄神玄觀。搜簡法相。造毘婆沙。抑止眾說。或即其殊辯。或標之銓評。」
  2. ^ 2.0 2.1 大毘婆沙論》:「三藏法師玄奘譯斯論訖。說二頌言。佛涅槃後四百年。迦膩色加王贍部。召集五百應真士。迦濕彌羅釋三藏。其中對法毘婆沙。具獲本文今譯訖。願此等潤諸含識。速證圓寂妙菩提。」
  3. ^ 玄奘大唐西域記·迦濕彌羅國》:「健馱邏國迦膩色迦王。以如來涅槃之後第四百年應期撫運。王風遠被殊俗內附。機務餘暇每習佛經。日請一僧入宮說法。而諸異議部執不同。王用深疑無以去惑。時脇尊者曰。如來去世歲月逾邈。弟子部執師資異論。各據聞見共為矛楯。時王聞已甚用感傷。悲歎良久謂尊者曰。猥以餘福聿遵前緒。去聖雖遠猶為有幸。敢忘庸鄙紹隆法教。隨其部執具釋三藏。脇尊者曰。大王宿殖善本多資福祐。留情佛法是所願也。王乃宣令遠近召集聖哲。於是四方輻湊萬里星馳。英賢畢萃叡聖咸集。七日之中四事供養。既欲法議恐其諠雜。王乃具懷白諸僧曰。證聖果者住。具結縛者還。如此尚眾。又重宣令無學人住。有學人還。猶復繁多。又更下令。具三明備六通者住。自餘各還。然尚繁多。又更下令。其有內窮三藏外達五明者住。自餘各還。於是得四百九十九人。王欲於本國苦其暑濕。又欲就王舍城大迦葉波結集石室。脇尊者等議曰。不可。彼多外道異論糺紛。酬對不暇何功作論。眾會之心屬意此國。此國四周山固藥叉守衛。土地膏腴物產豐盛。賢聖之所集往。靈僊之所遊止。眾議斯在。僉曰允諧。其王是時與諸羅漢自彼而至建立伽藍結集三藏。欲作毘婆沙論。是時尊者世友戶外納衣。諸阿羅漢謂世友曰。結使未除淨議乖謬。爾宜遠迹勿居此也。世友曰。諸賢於法無疑。代佛施化。方集大義欲製正論。我雖不敏粗達微言。三藏玄文五明至理。頗亦沈研得其趣矣。諸羅漢曰。言不可以若是。汝宜屏居。疾證無學。已而會此。時未晚也。世友曰。我顧無學其猶洟唾。志求佛果不趨小徑。擲此縷丸未墜于地。必當證得無學聖果。時諸羅漢重訶之曰。增上慢人斯之謂也。無學果者。諸佛所讚。宜可速證。以決眾疑。於是世友即擲縷丸空中。諸天接縷丸而請曰。方證佛果次補慈氏。三界特尊四生攸賴。如何於此欲證小果。時諸羅漢見是事已。謝咎推德請為上座。凡有疑議咸取決焉。是五百賢聖。先造十萬頌鄔波第鑠論(舊曰優波提舍論訛也)。釋素呾纜藏(舊曰修多羅藏訛也)。次造十萬頌毘柰耶毘婆沙論。釋毘奈耶藏(舊曰毘那耶藏訛也)。後造十萬頌阿毘達磨毘婆沙論釋阿毘達磨藏(或曰阿毘曇藏略也)。凡三十萬頌。九百六十萬言。備釋三藏懸諸千古。莫不窮其枝葉究其淺深。大義重明微言再顯。廣宣流布後進賴焉。迦膩色迦王。遂以赤銅為鍱。鏤寫論文。石函緘封。建窣堵波藏於其中。命藥叉神周衛其國。不令異學持此論出。欲求習學就中受業。」
  4. ^ 大正藏》五一·八八六页中-八八七页上
  5. ^ 大正藏》五○·一八九页上
  6. ^ 圣严法师《印度佛教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