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101空降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101空中突击师
101st Airborne (Air Assault) Division
US 101st Airborne Division patch.svg
第101空中突击师臂章

存在時期 1942年—1945年
1948年—1950年
1954年—现在
國家/地區  美國
部門 美國陸軍
種類 空降(空中突擊)师
功能 空中突击
規模 第1、第2、第3、第4空中突击旅
第101、第159航空战斗旅
第101后勤旅
直屬 第18空降军
駐軍/總部 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別稱 呼啸山鹰'"
Screaming Eagles
格言 受命于危难'"
Rendezvous With Destiny
參與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
越南战争
海湾战争
阿富汗战争
伊拉克战争
指挥官
現任指揮官 杰弗里·施鲁塞尔陆军少将
著名指揮官 威廉·克理·李
馬克斯維爾·泰勒
安東尼·麥考利夫
威廉·威斯特摩兰
佩章
標誌 101AirborneDivDUI.jpg
臂章 101AirborneDivCSIB.jpg

第101空降师101st Airborne Division (Air Assault)),是美国陆军的一支空中突击部队,於创建時是一支空降部隊,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诺曼底登陆突出部战役,在越南战争中被整编为空中机动师(air mobile),随后则确立为空中突击师(air assault),利用直升机进行空中突擊及快速推進,并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由于历史的原因,该师一直保留了“空降师”(Airborne)的名称。第101师的总部位于肯塔基州坎贝尔堡。至目前,第101师共有约350架UH-60黑鹰CH-47运输直升机,以及约120余架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

历史[编辑]

第101师成立于1942年8月15日。在二战期间,该师首先参加了诺曼底战役。随后第101师被编入第1空降军,于1944年9月17日参加市场花园行动,担负攻占位于“死亡公路”上的大桥的任务。由于计划不周,盟军遭到了重大的损失,其中第101师在战斗中共伤亡四千余人。在1944年末,该师在补充兵员后参加突出部战役,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成功抵抗住了德国装甲师对巴斯托涅的进攻。第101师在德国投降后参加了准备进攻日本的训练,但随后日本的投降使行动中止。1945年11月30日,第101师从美国陆军中撤编。

1956年,第101空降师被整编,重返作战序列。1967年,该师全部参加越南战争。在战争中共参与15场战役,共有4,011人阵亡,18,259人受伤,成为美国陆军当中阵亡总数第三高的师级部队。1968年,该师在大幅减员的情况下被改编为空中机动师,但随后又改编为空降(空中突击)师。1985年,搭載了近250名101空降師隊員的飛箭航空1285號班機墜毀,全機無人生還。1991年1月,第101师前往波斯湾,参加海湾战争。该师的AH-64武装直升机参加了第一批的空中出击,摧毁了伊拉克的2个雷达阵地。[1]

2003年,第101师加入第5军,在大衛·裴卓斯David H. Petraeus)少将的指挥下参加伊拉克战争,为陆军主力部队提供支援。2004年初,该师被撤回美国,以进行休整和补充装备,但于2005年夏再次返回伊拉克执行战斗任务。

目前建制[编辑]

沙漠風暴行動時的進軍路線
101空中突击师利用MH-60直昇機進入戰場
第187步兵团於伊拉克戰爭
第327步兵团第3营於伊拉克戰爭
建制圖

US 101st Airborne Division patch.svg第101空降师

  • 第101师师部营(“Gladiadores”)
    • A连(“Slayers”)
    • B连(“Black Dragons”)
    • C连(“Spartans”)
    • 师部及后勤连(“Sentries”)
    • 第101师军乐队(“Pride of the Eagle”)
  • 第1作战旅(“Bastogne”)(“♣”)
    • 第327步兵团第1营(“Above the Rest”)
    • 第327步兵团第2营(“No Slack”)
    •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2营(“Balls of the Eagle”)
    • 第32骑兵团第1连 (“Victory or Death”)
    • 特种作战营
    • 第426旅属支援营
  • 第2作战旅
    • 第502步兵团第1营
    • 第502步兵团第2营
    •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1营
    • 第75装甲团第1连
    • 第2作战旅特种营
    • 第526支援营
  • 第3作战旅
    • 第187步兵团第1营
    • 第187步兵团第3营
    •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3营
    • 第33装甲团第1连
    • 第3作战旅特种营
    • 第626支援营
  • 第4作战旅
    • 第506步兵团第1营
    • 第506步兵团第2营
    •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4营
    • 第61装甲团第1连
    • 第4作战旅特种营
    • 第801支援营
  • 第101航空战斗旅("Wings of Destiny")(♦)
    • 旅部连("Hell Cats")
    • 第17骑兵团第2中队("Out Front")
    • 第101航空团第1营("Expect No Mercy")
    • 第101航空团第5营("Eagle Assault")
    • 第101航空团第6营("Shadow of the Eagle")
    • 第96支援营("Troubleshooters")
  • 第159航空战斗旅
    • 旅部连
    • 第17骑兵团第7中队("Pale Horse")
    • 第101航空团第3营("Eagle Attack")
    • 第101航空团第4营("Wings of the Eagle")
    • 第101航空团第7营("Eagle Lift")
    • 第563支援营("Keep Them Fighting")
  • 第101后勤旅 ("Life Liners")
    • 第101保障营("Trojans")
    • 第129战斗保障支援营("Drive the Wedge")
    • 第106运输营
    • 第326工兵营
    • 第716宪兵营

軍歌《傘繩上的鮮血》(Blood On The Risers )[编辑]

本首歌的曲調是來自於愛國歌曲《共和國戰歌》(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英文[编辑]

He was just a rookie trooper and he surely shook with fright.
He checked off his equipment and made sure his pack was tight.
He had to sit and listen to those awful engines roar.
You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Is everybody happy?" cried the sergeant looking up.
Our hero feebly answered, "Yes", and then they stood him up.
He jumped into the icy blast, his static line unhooke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He counted long, he counted loud, he waited for the shock.
He felt the wind, he felt the cold, he felt the awful drop.
The silk from his reserve spilled out and wrapped around his legs.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The risers swung around his neck, connectors cracked his dome.
Suspension lines were tied in knots around his skinny bones.
The canopy became his shroud, he hurtled to the groun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The days he lived and loved and laughed kept running through his mind.
He thought about the girl back home, the one he left behind.
He thought about the medicos and wondered what they'd fin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The ambulance was on the spot, the jeeps were running wild.
The medics jumped and screamed with glee, rolled up their sleeves and smiled.
For it had been a week or more since last a 'chute had faile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He hit the ground, the sound was "Splat," his blood went spurting high.
His comrades they were heard to say, "A helluva way to die."
He lay there rolling 'round in the welter of his gore.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There was blood upon the risers, there were brains upon the 'chute.
Intestines were a-dangling from his paratrooper suit.
He was a mess, they picked him up and poured him from his boots.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中文[编辑]

他是個被嚇的全身發抖的菜鳥士兵,
他檢查了他的裝備來確定他的背包有綁緊。
他不得已的坐在那兒,聽那吵雜的引擎嘶吼。
你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他不需要再跳了。


「大家都高興嗎?」班長邊抬頭看邊大喊。
我們的「英雄」有氣無力的應和,同袍們接著把他拉起身。
他跳入凜冽的風暴中,脫離了固定繩。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他倒數得又久又大聲,等待那猛烈的震撼。
他吹著狂風,他感受著寒冷,感受著恐怖的墜落。
備傘中的絲繩飛衝出來將他的雙腿纏繞住,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傘繩緾繞着他的頸部。
圍着他的頸骨。
以天空為幕,他沖向地面。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他曾活過、愛過和笑過的時光不斷地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他也想起那個被自己留在家鄉的女孩。
他也想到哪些醫護兵們將會看到什麼慘狀。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救護車早在現場待命,同時吉普車也疾駛而來。
醫護兵們興高采烈的邊跳出來邊大叫,捲起他們的袖子並露出微笑;
其實是因為上一次有降落傘故障已經是超過一個禮拜前的事了。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他血流如注。
他以為自己絕不會取義成仁。
他躺在自己的血泊中。
他不需要再跳了。


(副歌)


繫帶上沾滿了鮮血,降落傘上噴了他的腦漿。
腸子從他的傘兵裝中垂出來晃啊晃的。
他簡直血肉模糊,大家還得抬他起來將他從他的軍靴裡倒出來。
他不需要再跳了。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碧血如泉,取義成仁!
他不需要再跳了。

流行文化[编辑]

  • 諾曼第大空降》,美國電視影集,以101空降師在二次大戰中的表現為故事體裁。2001年於HBO頻道播出。

外部链接[编辑]

參考[编辑]

  1. ^ Apache Attackurl. Air Force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