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14號交響曲 (蕭士塔高維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14號交響曲,作品135,是俄國作曲家蕭士達高維契的音樂作品。完成於1969年,這是一首充滿陰暗色彩的作品。作品是獻給晚年時期才認識,並成為好朋友的英國作曲家布烈頓。布烈頓亦於1970年為這首曲作英國首演。

雖然不少音樂評論將這首交響曲和他7年前所寫成的的《第13號交響曲》視為同一組作品(因為兩首交響曲都用上人聲),但《第14號交響曲》不單和《第13號交響曲》是完全不同風格,甚至相比蕭士達高維契其他所有交響曲,《第14號交響曲》都有很多獨特之處。

首先,《第14號交響曲》是唯一一首不註明調性的交響曲,就連及後調性完全不明顯的《第15號交響曲》亦冠以「A大調」之名時,《第14號交響曲》刻意不註明調性這個點子已經奏效。其次,本交響共包涵11個樂章,是眾交響曲之冠;而配器和所需人數卻是最少的。全曲只需要24名樂手:19名絃樂手、3名敲擊樂手和2名獨唱。規模上和一般室樂團的規模相近。最後,與其說這一首是交響曲,或者稱它為一套「聯篇歌曲」作品可能更為合適(就像馬勒的《大地之歌》及幾套管絃樂聯篇歌曲集般)。每個樂章均配合一首詩篇,共11首,選自4位不同的作家。大部份的詩篇都是環繞「死亡」這主題(特別是早逝和非正常去世的題裁)。所有詩篇都是以俄語寫成,但由於洛爾卡西班牙人,阿波利奈爾是法國人,里爾克則是德國人,因此本樂曲共有三個演譯版本:一個是全俄語版本,一個是全德語版本,另外一個則是因應作者的國籍而使用相關的語言版本。

背景[编辑]

《第14號交響曲》和兩首樂曲有著莫大的關連-包括了穆索斯基的鋼琴曲《死神之歌與舞》和布烈頓的《戰爭安魂曲》。當蕭士達高維契完成了《第13號交響曲》後,便著手為穆索斯基的作品配成管絃樂版本,同時,他亦有幸聽到布烈頓的《戰爭安魂曲》,對此非常欣賞,因此,「死亡」這個主題便成了新一首交響曲的主線。再加上後來他的身體開始變差(包括曾經跌斷了腳,而且抽煙過度),以及過往他所面經及經歷過的政治環境(包括了革命、二戰斯大林的統治、大清洗時期等),令他有感死亡其實就在身邊。這首交響曲,再一次很巧妙地藉著詩歌,描寫出死神的影響,並以此延伸為對於任何類似暴政和迫害控訴。並刻意地選用不同時代、不同地區、不同作曲家的控訴詩作。

然而,蕭士達高維契雖然對死亡有頗全然的體會,但是樂曲中的淒迷,卻仍然流露著濃烈的生之欲望。他曾說過:

「雖然生命可能是悲慘的,但在你死去之時,一切都會歸於平靜,並且可以期待在另一個世界中完全和平。」

同時在他的「證言」(Testimony)中亦提及過這首交響曲中的背後意義:

「對死亡作出抗議,是何等愚蠢的事情,但是對於因暴力而所引致的死亡,你便需要走出來作出抗議。人類因疾病或飢餓而失去生命,固然是一件壞事,但當一個人被另一個人所殺害時,這情況比先前的更為差劣。」

配器[编辑]

一般在管絃樂曲中所使用的敲擊樂器,包括定音鼓大鼓三角鐵等,在這曲中都全不使用。

樂章[编辑]

全曲11個樂章如下:

  1. 緩板(Adagio):「深沉的哀慟」"De profundis" (費德里戈·加西亞·洛爾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
    男低音、絃樂,3/4為主
    以素歌「末日經」的動機所寫成的樂段。
  2. 小快板(Allegretto):「馬拉奎納舞曲」"Malagueña" (洛爾卡)
    女高音、絃樂、響板、(樂鞭),3/4、4/4及3/8為主
    女高音在小提琴和大提琴、低音提琴的互相對應下,唱出具有壓逼感的內容,樂段結尾加入響板的急速節奏,令氣氛更為緊湊。二下樂鞭將整個音樂打斷,並直接進入下一段。
  3. 持續的快板(Allegro molto):「羅蕾萊」"Loreley" (紀堯姆·阿波利奈爾,Guillaume Apollinaire)
    女高音、男低音、絃樂、樂鞭、木琴、梆子、管鐘、顫音琴,6/8、9/8及5/8為主
    大提琴的獨奏帶出女高音朗誦般的歌詞,男低音在木琴的伴奏下作出回應。女高音亦在絃樂團的襯托下繼續她的訴說,兩個獨唱互相交替。經過中提琴簡短的獨奏過場後,女高音和鋼片琴帶出稍為憂傷的歌詞(3/4,3/2節奏),但很快又回復開始的緊張氣氛。兩下管鐘的B又將速度減慢,女高音唱出帶哀求性的內容,男低音亦作出附和。最後一段大提琴的獨奏緊接著下一個樂章。
  4. 緩板(Adagio):「自殺」"Le Suicidé" (阿波利奈爾)
    女高音、絃樂、鋼片琴、木琴、管鐘,6/8、9/8
    大提琴的引子下,女高音訴說三朵大百合花放在她的墓上的情境,這部份只由中、低音聲部和鋼片琴的間奏為主。小提琴和木琴的加入將氣氛扭轉,女高音以恐懼地唱出鮮血如泉水般從傷口中流出,突然兩下管鐘的B再次響起時,女高音回復絕望的語氣指出這是百合花的恐懼。首段的內容再次奏起,但改以低音提琴作獨奏,最後在管鐘聲中安靜結束。
  5. 小快板(Allegretto):「當心呀」"Les Attentives I" (On watch)(阿波利奈爾)
    女高音、絃樂、木琴、筒鼓、梆子、樂鞭,2/4
    其中一首較明顯旋律線條的樂段,木琴獨奏代表年輕的士兵;筒鼓代表敵方的炮火;女高音唱出士兵在戰壕中戰死,臨死前幻想自己死亡的地方四周是美麗的景色,並且希望能讓自己的容貌打扮得美麗一點才逝去的瑕想。中段有中提琴的獨奏樂段,結尾是絃樂短小而帶慘痛的下行樂句,並直接帶入下一段。
  6. 緩板(Adagio):「夫人,請看」"Les Attentives II" (Madam, look!)(阿波利奈爾)
    女高音、男低音、絃樂、木琴,2/4為主
    在絃樂的長音下,男低音唱出簡短的引子「夫人,請看,你遺了些東西」,女高音回應說:「啊,是我的心」,及後唱出回應上一樂段的內容,指他的心現遺留於戰走上,並對自己的行為加以自嘲,因此中段出現了一段頗長的哈哈笑聲。木琴的三個音動機回應,像是戰死的士兵靈魂仍留在戰壕中,並延續至下一樂段。
  7. 緩板(Adagio):「在拉桑特監獄」"A la Santé" (阿波利奈爾)
    男低音、絃樂、梆子,3/4、4/4、3/2、2/4交替節奏;中段12/8
    作曲家在這個樂章中,使用了十二音列的技巧,然而他亦巧妙地將音符重新排列後,令到聽眾不容易察覺。(雖然當時蘇聯的文化領域已相對較開放,但十二音列在當時仍視為西方資本主義思想的產物,官方對此類創作甚有保留。)
    大提琴及低音提琴引子後,男低音唱出詩人自己將要囚進監獄的心情。他告別了外面的世界,質問上天為何要他受這麼的痛苦,對於不知將來的情況,以及將長伴他的困房,有的只是無奈。中段是絃樂弓背擊 (col legno) 和梆子的器樂段,表達出冰冷的監倉景況。
  8. 快板(Allegro):「哥薩克先鋒隊給君士坦丁堡蘇丹的回信」"Réponse des Cosaques Zaporogues au Sultan de Constantinople" (阿波利奈爾)
    男低音、絃樂,4/4為主
    短小的樂章,但歌詞內容充滿控訴,絃樂以大量不協調的和絃,表達出獨裁者的殘暴屠殺無辜人民深感憤恨。末段在低音部的旋律中,十支小提琴以相距半音奏出半音集群 (semitones cluster),營造出極度不安和混亂的意境。突然的全體停頓直接帶入下一樂段。
  9. 行板(Andante):「喔,德維克,德維克」"O, Del'vig, Del'vig!"(凱賀貝克,Wilhelm Küchelbecker)
    男低音、絃樂,3/4、4/4及5/4的複合節奏
    同樣是一首短小而充滿哀嘆的歌曲,亦是全曲另一首較具旋律性的樂段。以大提琴獨奏為中心,男低音唱出詩人對俄國另一位詩人德維克(1798-1831)的懷念。他因為反對當時沙皇尼古拉斯一世的統治,於1825年被補並被放逐至西伯利亞,最後死在該處。
  10. 慢板(Largo):「詩人之死」"Der Tod des Dichters"(萊納·瑪利亞·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
    女高音、絃樂、顫音琴,3/4、4/4為主
    第一樂段的旋律為素材,但女高音所唱出的旋律和男低音第一段時略有不同,全曲氣氛同樣霾漫著寂靜和陰暗,中提琴斷續而弱奏的樂句,引進下一樂章。
  11. 中板(Moderato):「結語」"Schlußstück" (里爾克)
    女高音、男低音、絃樂、梆子、響板、高音筒鼓,9/8、6/8為主
    梆子、響板加上絃樂撥絃下,兩位獨唱者唱出最後的結語:「死亡是偉大的,因為我們都屬於它。我們開口大笑,因我們相信自己已在生命的關懷中。它敢為我們而器泣。」樂隊聲量漸漸加大,最後絃樂在由慢至快、細聲至最大聲的奏出不協調的和絃下結束。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