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师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4師団
HeadQuarter4thDiv-Osaka.jpg
大阪第4师团司令部厅舎

存在時期 1888年(明治21年)5月14日 - 1945年(昭和20年)
國家/地區  大日本帝国
部門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国陆军
規模 师团(约20,000人)
駐軍/總部 大阪
別稱 大阪师团
參與戰役 佐賀--西南-日清-日俄
諾門罕戰役-滿州事變
中日-太平洋戰爭

第4师团又称大阪师团,是日军在二战爆发前17个常备师团之。在多部軍事片當任企画的日本军事历史学家关幸辅[1]認為部隊的实际战斗能力不高[2][3][4]。1945年從第4師團分離另設大阪師管區司令部。

簡歷[编辑]

  • 通稱:淀
  • 编成时期:1888年5月14日
  • 编成地:大阪
  • 补给地区:大阪
  • 二战投降时所在地:泰國南邦府南邦(Lampang)
  • 投降时所属部队:第15军
  • 所属步兵联队(编成时):第8(大阪)、第37(大阪)、第61(和歌山)、第70(条山)
  • 所属步兵联队(投降时):第8(大阪)、第37(大阪)、第61(和歌山)

历代师团长[编辑]

小林清親繪(1904),第4师团於南山之戰中,此戰日軍向配備機槍的俄軍高處堡壘衝鋒,死傷為俄軍三倍。
  1. 高島鞆之助(1888年5月14日-1891年6月1日)
  2. 黑川通轨(1891年6月1日-1893年11月10日)
  3.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1893年11月10日-1895年1月28日)
  4. 山泽静吾(1895年1月28日-1897年4月8日)
  5. 小川又次(1897年4月8日-1904年9月3日)
  6. 塚本胜嘉(1904年9月3日-1906年7月6日)
  7. 井上 光(1906年7月6日-1908年12月21日)
  8. 土屋光春(1908年12月21日-1910年8月26日)
  9. 浅田信兴(1910年8月26日-1911年9月6日)
  10. 一户兵卫(1911年9月6日-1912年12月26日)
  11. 大迫尚道(1912年12月26日-1915年2月15日)
  12. 仁田原重行(1915年2月15日-1916年8月28日)
  13. 宇都宫太郎(1916年8月28日-1918年7月24日)
  14. 立花小一郎(1918年7月24日-1919年4月12日)
  15. 町田经宇(1919年4月12日-1921年6月15日)
  16. 铃木庄六(1921年6月15日-1923年8月6日)
  17. 村冈长太郎(1923年8月6日-1927年8月26日)
  18. 菱刈 隆(1927年8月26日-1928年8月10日)
  19. 林 弥三吉(1928年8月10日-1930年12月22日)
  20. 阿部信行(1930年12月22日-1932年1月9日)
  21. 寺内寿一(1932年1月9日-1934年8月1日)
  22. 東久邇宮稔彥王(1934年8月1日-1935年12月2日)
  23. 建川美次(1935年12月2日-1936年8月1日)
  24. 今井 清(1936年8月1日-1937年3月1日)
  25. 松井 命(1937年3月1日-1938年7月15日)
  26. 泽田 茂(1938年7月15日-1939年9月23日)
  27. 山下奉文(1939年9月23日-1940年7月22日)
  28. 北野宪造(1940年7月22日-1942年7月18日)
  29. 关 原六(1942年7月18日-1943年9月25日)
  30. 马场正郎(1943年9月25日-1944年12月26日)
  31. 木村松治郎(1944年12月26日-1945年8月15日)

編成時隸下部隊[编辑]

最終隸下部隊[编辑]

文化資產[编辑]

旧陸軍第四師団司令部:位於大阪府大阪市中央區大阪城1-1(位於大阪城旁),陸軍第四師會計部設計、清水組施工、地上3層建築地下1層鋼筋混凝土建築物。

1928年(昭和3年)慶祝昭和天皇大典紀念事業重建大阪城天守閣,大阪市民捐獻150萬元,其中天守閣建造費47萬元,公園整備費23萬元,另外80萬元建造陸軍第四師団司令部,集中分散在大阪城內的軍方辦公室,1931年(昭和6年)竣工,1940年(昭和15年)變成中部軍管區司令部,1945年戰敗由美軍接收,1948年(昭和23年)美軍歸還,作為大阪市警察,大阪府警察廳辦公室,1960年(昭和35年)至2001年(平成13年)3月31日作為大阪市立博物館,博物館遷出後目前建築閒置中。

战斗力问题[编辑]

日本军史作者东功专门写文反驳过第四师团很弱的说法称这是对大坂人的岐视,比如在西南战争中,第四镇台面对萨摩武士组成的叛军(萨摩从战国时代到二战都以出日本最顽强的步兵闻名)毫不示弱,因此在参战各师团中唯一受到天皇奖勉,再如在日俄战争南山之战中,第四师团曾攻下第1师团无法攻克的阵地,再如以山地战见长,日本知名的“丹波之鬼”筱山步兵第70联队就是从第四师团改编出来的,再如太平洋战争中它的步兵第8联队在攻克巴丹-科雷吉多尔之战中出了大力,得到了本间雅晴中将的通令表扬。伊藤桂一则在他的书中说:“不如该说大坂人是会用脑子战斗的军队,如果发现没有胜机他们就不会勉强从事,而是退回去寻找下一次胜机。”谷泽永一也说“到现在完全找不到能证实(嘲笑大坂兵)民谣的根据”。

第四师团战斗力十分弱的说法在中国的流行,源于萨苏一篇文章,而此人的许多文章早有多人提出质疑,称内中充满大量的造假和断章取义[5][6][7][8]。其中有许多细节如第四师团的参战会令中国军士气高涨的说法,根本找不到日文出处。

相關項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関幸輔 せきこうすけ”
  2. ^ 「現代史研究」第7集,関幸輔
  3. ^ “不怕吃败仗的大阪兵团-记日军中的另类第四师团”
  4. ^ “理解.分解.再構成 網路資訊真假難分之一”
  5. ^ 一个例子就是《七十万魂不还乡》中宣称伊藤正德的《帝国陆军史》认为阵亡在中国的日军有78万但实际上伊藤氏只写过《帝国陆军的最后》在初版第一卷序言就有“戦争を発起した少数の軍閥は憎んで余りあるけれども、その結果として自己の最高のものを抛った百四十余万人の霊は”(虽然还怀着对发起战争的少数军阀的憎恨,但是最终将自己最宝贵之物抛却的一百四十多万人的在天之灵)的字样明确认同日本陆军阵亡数就是战后厚生省数字的一百四十万,因此根本也不可能出现在中国阵亡78万的说法,再如根据萨苏自己配的图,照片配的说明文字为“前往中国大陆未能再踏上祖国土地的人有70万”萨苏却将“人”说成是“军人”。
  6. ^ 再如他曾在七十万魂不还乡中宣称日步兵第三联队在万全县全军覆没,然而《運といいきれるか》中提到第三联队拿下万全后,沿铁路西进接着进攻阳高,这时反而提到了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P98-100),而日文资料证实阳高攻略本多旅团死27人,筱原旅团无人死亡因此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7. ^ 再如他曾宣称买到一本新庄哲夫所著《朝鲜战争》但是根据著作列表并无此书。
  8. ^ 终于有拿大阪师团说事的片子了 分享给好友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