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號交響曲 (貝多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92,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于1812年创作的四乐章交响曲。全曲欢快、明亮、积极,是贝多芬的代表作之一,被瓦格纳誉为“舞蹈的神化”(The Apotheosis of Dance)[1]。其第二乐章多被用于影视作品中(最近的一部为多項奥斯卡奖得主王者之聲[1]),因而广为人知。

创作历程[编辑]

贝多芬对该作品的构思起于1809年。1811年,在波希米亚温泉小城特普利采疗养时,贝多芬创作了该作品。翌年夏,作品完成,并题献给弗里斯伯爵[2]

首演[编辑]

1813年12月8日,维也纳举行了资助在哈瑙战役中受伤士兵的慈善音乐会。该作品即在此音乐会上首演,同时还有应景之作《威灵顿的胜利》。[3]乐队包括许多当时最伟大的音乐家:斯波尔胡梅尔萨列里梅耶比尔,以及低音提琴大师德拉戈奈蒂。据说意大利的吉他大师朱里亚尼在首演时演奏了大提琴。指挥由贝多芬亲自担当,每当有突强时,贝多芬都会“剧烈地摇动胳膊”,甚至在进入强奏部分时“跳到空中”。

首演时该作品大受好评;第二乐章当场作为安可重复。

配器[编辑]

该交响曲采用双管制,所需乐队规模较小。

木管乐器
2 长笛
2 双簧管
2 单簧管(A调)
2 巴松管
铜管乐器
2 圆号(A调)
2 小号(D调)
打击乐器
定音鼓
弦乐器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

结构[编辑]

该交响曲有四个乐章:

  1. 略迟延地—活泼地
  2. 小快板
  3. 急板—非常的急板
  4. 有活力的快板

全长约35分钟。

第一乐章[编辑]

首樂章,開始是慢速的引子(就像贝多芬的第一第二第四交響曲一般),以乐队齐奏和弦起头,双簧管奏出平和的旋律,然后是一长串上行音阶组成的庄严乐段。引子结束于属调E音上,并由木管乐器的吹奏作为揭示节奏动机的桥梁,进入快板部分。

首乐章的引子,弦乐部分上行音阶。

之後進入了奏鳴曲的形式,以及跳舞般的輕快節奏。该乐章有着民众欢庆的性格,还包含富有特色的固定节奏和淳厚的和声。以E音为根音的和弦,前后共出现了不下六十次。发展部是同类作品中的典范,各主题进行了奇妙的变化。结尾处有低音提琴在低音区反复演奏半音的乐段,属贝多芬的独创。

首乐章主题,第一小提琴部分。

第二乐章[编辑]

第二樂章,a小調,慢樂章,雖然速度標式是小快板(Allegretto)(可說成快一點點)但跟其它三樂章比較起來是算慢的。此樂章是非常受歡迎的,且在首演時被要求再演一次。就跟第一樂章一樣,節奏以及旋律是很重要的特徵。四分音符、兩個八分音符和兩個四分音符的固定节奏型一再出現。第一主题重复了四次(一次比一次强),第二主题方渐渐显露。在该乐章中,贝多芬运用了复调的手法,将几个动机用三声赋格段结合在一起。该乐章优美、哀而不伤,固定节奏时常有八度的跳跃,造出色彩上的变化。结尾是一个没有得到解决的和弦,有着梦境般的气氛。

第二乐章主题。

第三乐章[编辑]

第三樂章,F大调谐谑曲三声中部。在此,根據奧地利朝聖者的讚美詩所做的三重奏被反覆了一次。[4]這種三重奏ABA形式擴充到ABABA的方式,在這個時期相當常見於貝多芬的其它作品中,例如他的《第四交響曲》以及《第八弦乐四重奏》。该乐章的旋律来源于奥地利的民间音乐。贝多芬在这里用了不符合常规的调性转移,从F大调直接进入了A大调三声中部中,小提琴占主导地位,单簧管双簧管分别演奏一个明亮的、乡土味的旋律。圆号在此处有一个由主旋律衍生出的乐句。节奏上的不稳定也给听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

第四乐章[编辑]

末樂章,奏鳴曲式托维在他的《音乐分析论文集》(Essays in Musical Analysis)裡說到,這個樂章是「酒神的忿怒」。该乐章的尾声含有贝多芬作品中少见的fff(特特强)标记。

末乐章主题,第一小提琴部分。

该乐章高亢、充沛,有欢腾的气氛。其第二主题有着匈牙利舞曲的特征。弦乐部分的震音和出乎意料的休止都加重了快乐的意象。贝多芬在该乐章中,还用了极其先锋的七度和弦,并依然保持了稳定的效果。期间调性变化极具戏剧性;尾声则响亮、光彩逼人。柴可夫斯基对该乐章评价道:

一整套绮想的图画,充溢着不羁的欢乐、生命所带来的福祉和愉悦的感受。


评价与解读[编辑]

此作品因節奏動機的使用而著名。同時在調性的使用上也很微妙,為了使張力明顯而使用了A大調C大調以及F大調。第二樂章是使用A小調並穿插A大調,以及谐谑曲是使用F大調。

对于这部作品所表现的内容,也有不同的看法,包括“乡村的婚礼”、“骑士生涯”、“假面舞会”、“《田园》的续集”等。[5]

该作品在首演时大获成功,之后的十星期中,该作品甚至被重演三次;听众掌声雷动,情绪高亢[6]。这部作品同样有着贝多芬式的规模和情感,但不像《第三交响曲“英雄”》那样较难理解。其第一乐章的自信、第二乐章的美丽、第三乐章的急切、第四乐章的充沛,都使听众印象深刻。贝多芬欣喜地称之为“我可怜的才华所造出的最欢乐的作品”。

后世的评论家也对该作品作出了很高的评价,并从中得到了灵感。一位作者写道:“末乐章一丝不停的步调横扫整个乐队,使音乐厅在这一完美的交响曲所创造出的纯粹的欢乐中沸腾。”[7]作曲家、评论家霍普金斯评价道“这部交响曲给了我们真正的鼓舞,音符仿佛都要飞出纸页,让我们沉浸在这充满灵感的作品中。”[8]最有名的评价也许来自理查·瓦格纳,他将该作品活跃的节奏称为“舞蹈的升华”[9]。柏辽兹在对贝多芬交响曲的分析论文中称[10]

该交响曲的美,是不能用吵闹的叫好声来评价的。


但并非所有人都欣赏这部作品。韦伯认为第一乐章中低音提琴半音旋律非常难以接受,并称贝多芬“确实是该进疯人院了”[11]。同样,20世纪指挥家汤玛斯·比彻姆也说“就像一群牦牛在跳来跳去”。[12]

影响[编辑]

  • 費城交響樂團知曉現任或退任團員死亡時,會在團練時播放第二樂章。
  • 1821年后,在巴黎演出贝多芬的《第二交响曲》时,常会同时演出该作品的第二乐章,甚至用来替代前者的慢板。[13]

参考来源[编辑]

  1. ^ Grove, Sir George (1962). Beethoven and his nine symphonies (3rd ed. ed.).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pp. 228–271. OCLC 705665.
  2. ^ http://www.all-about-beethoven.com/symphony7.html
  3. ^ http://www.teach12.com/ttcx/coursedesclong2.aspx?cid=730
  4. ^ Grove, George. "Beethoven and His Nine Symphonies". p. 228-271. Dover, 1962.
  5. ^ http://www.musicwithease.com/beethoven-symphony-no-7.html
  6. ^ http://www.awesomestories.com/assets/beethoven-seventh-symphony-second-movement1
  7. ^ Geoff Kuenning. "Beethoven: Symphony No. 7".
  8. ^ Hopkins 1981, 219
  9. ^ Grove, Sir George (1962). Beethoven and his nine symphonies (3rd ed. ed.).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pp. 228–271. OCLC 705665.
  10. ^ Berlioz: A Critical Study of the Symphonies of Beethoven, http://www.hberlioz.com/Predecessors/beethsym.htm#sym6
  11. ^ Hopkins 1981, 196
  12. ^ Bicknell, David. "Sir Thomas Beecham". (EMI executive)
  13. ^ http://www.all-about-beethoven.com/symphony7.html

外部链接[编辑]

分析著作[编辑]

  • Hopkins, Antony (1981). The Nine Symphonies of Beethoven. London: Heinemann; Seattl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ISBN 978-0-295-95823-1. OCLC 6981522.

乐谱[编辑]

录音录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