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號交響曲 (馬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e小調第7號交響曲古斯塔夫·馬勒所創作,於1904年至1906年完成。本首有時又冠以「夜之歌」(德語:Nachtmusik)的標題,然而馬勒卻不甚同意此譯名,亦從曾在他的文件中表示接受這個名稱。

《第7號交響曲》可以算是馬勒所有交響曲中演奏次數最少的一首。事實上,在1908年的首演時,不論是觀眾或演奏者,都對這首曲的反應並不理想,原因是全曲中的各樂章未能達到互相連貫的效果。近年隨者學者和指揮家對樂曲有較多的認識後,本曲的演奏次數才稍為有所增加。

創作背景[编辑]

1904年,馬勒不但指揮事業如日中天,名震歐美,其作品更終於開始為人賞識;同年六月,已有一女的他更再添千金。一如以往,到了夏天馬勒就離開維也納,跑到麥爾尼格渡假。麥爾尼格位處風景優美的卡林西亞山區,馬勒在那兒有一幢建於湖邊的別墅。完成第六交響曲前,第七交響曲之第二、四樂章(該兩樂章涉及「夜之歌」)就在此時寫成,而樂曲其他部分也大致構思好。翌年夏季,馬勒繼續埋首寫作,聲稱只花四星期就要完成第一、三、五樂章。

全曲在1905年8月15日脫稿,而配器法亦於1906年完成;然而當時的馬勒尚未完成第六交響曲,遂將第七交響曲擱在一旁,在排練期間偶然略作修改,直至1908年9月19日,當布拉格正在進行一個為奧地利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登基金禧紀念誌慶而設之慶典場合,此首交響曲方才首演。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由脫稿到首演這三年間,馬勒無論生活,事業皆急轉直下。1907年3月他被迫辭去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指揮職位、遭維也納樂迷唾棄(所以馬勒選擇在布拉格市首演第七交響曲)、7月5日長女更死於猩紅熱。禍不單行,就在女兒彌留之際,馬勒也發現自己患上晚期心臟病。無怪乎馬勒所作的修訂細微,但卻舉足輕重,淡化了樂曲原本樂觀、開朗的情調。

配器法[编辑]

馬勒在本曲中選用了幾種非樂隊常規樂器,包括了曼陀鈴、吉他和次中音號,而在第六交響曲中的牛鈴亦再一次在此使用。至於樂譜中所指的次中音號(Tenorhorn),近年的研究指馬勒所要的,應該是B上中音薩克號(Saxhorn)。但現多較常以中音大號(Tenor Tuba)或上低音號(Euphonium)所替代。

樂曲結構[编辑]

此曲共包含五個樂章:

  1. 慢速—果斷的快板、但不太快(Langsam - Allegro risoluto, ma non troppo)E小調,但以B小調作起首;首段樂章以次中音號奏出首個旋律。由於次中音號並非正規樂器,故會偶然使用次中音大號代替。此乃奏鳴曲式之樂段。
  2. 夜之樂:其一·中庸的快板(Nachtmusik I [Allegro Moderato])C小調,以倫勃朗的名畫《夜巡》作骨幹。馬勒在1904年的荷蘭之旅當中亦在市立博物館中觀賞過該名畫。
  3. 諧謔曲·幽暗地(Scherzo [schattenhaft])D小調,馬勒將之指示為「幽暗地」;有別於以幽默見稱的詼諧曲,此段樂章之氣氛陰森可怖。弦樂部分更以強弱法作標示。
  4. 夜之樂:其二·溫柔的行板(Nachtmusik II [Andante Amoroso])—以F大調為主
  5. 輪旋曲—終曲(Rondo-Finale)C小調,本樂章開頭放下一切,然而該部分被評為過份膚淺,並以上一樂章作延續。形式上,該部份以迴旋曲式作為八段變奏曲之起首,遠勝於結束之樂段。

該交響曲歷時80分鐘。然而凡事總有例外—因奧圖·克倫培勒亦曾作過100分鐘長之演奏。

各樂章概要[编辑]

第一樂章[编辑]

第一樂章規模龐大,次中音號憂鬱音色奏出第一主旋律,並唱出哀傷的詠嘆調;至於伴奏音型,有說靈感來自麥爾尼格湖上船夫的槳聲。多種木管、銅管樂器發出悲苦、沉痛的哀號(首演後有人形容此曲「很美妙」。據說首席小號手回應道:「小號要用閉奏音吹到高音升C。我倒想請教一下何『美妙』之有。」)。激情的高潮過後,音樂的步伐愈趨緊湊,展開一段不倫不類的奇特舞曲—說是維也納華爾滋又不像,說是頓足爵士舞又怪模怪樣,說是軍隊進行曲又有幾分相似。然後氣氛一轉,兩支法國號奏出精彩絕倫的抒情旋律,而跌宕抑揚的小提琴充滿維也納風格。不久,一個彷如天籟的樂段出現,靈感明顯來自卡林西亞山區夏季的風光景緻、草木鳥獸;但悽愴的第一主題倏然在低音大提琴重現,之後情感漸趨激越奔放,勢如破竹,直至昂揚的進行曲出現才得到解脫;說來奇怪,這段進行曲一方面活潑喧鬧,一方面卻又甜中帶苦;隨著進行曲結束,這個樂章也告一段落。

第二樂章[编辑]

第二至第四樂章被統稱為「交響曲中的交響曲」,三個樂章均刻劃「黑」與「夜」。第二樂章是本交響曲兩首「夜之樂」之一,先由法國號互相答和,彷彿暮色漸沉之際聲音在山谷中回響。有說此樂章描繪「在夜間散步」,但馬勒則把這樂章與倫勃朗的名畫《夜巡》相提並論。木管樂連蹦帶跳地漸漸遠去,最後消聲匿跡;這時法國號在舞動的弦樂簇擁下,奏出別具田園風味之主題。接著響起的農村舞曲柔和溫婉,是馬勒最輕鬆愉快、最童心未泯的樂段之一。木管在高音的顫動彷彿嚶嚶鳥語,加上遠處牛鈴柔和的噹啷聲和農村舞曲,使鄉郊風情更鮮明。音樂漸漸沉寂;夜幕低垂。

第三樂章[编辑]

以「幽暗地」作為指示之第三樂章,彷彿黑夜裡的暗湧,氣氛陰森可怖。先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定音鼓和低沉的管樂器,然後木管樂的尖叫令人不寒而慄,若隱若現的低音大提琴又彷彿幽靈閃現,活脫脫是首令人驚心動魄的圓舞曲,配器稀奇古怪,營造出強烈的恐怖效果。

第四樂章[编辑]

以「溫柔地」作為指示之第四樂章,是第二首「夜之樂」,但演出樂器較少—不但沒有伸縮號低音號小號的份兒,木管樂器數量亦減半,因而有人形容此樂章是「把長篇室樂樂段放在大型管弦樂作品裡」。先由獨奏小提琴開始,在吉他曼陀鈴輕聲伴奏下,獨奏法國號營造出令人悠然神往的小夜曲風格。

第五樂章[编辑]

競相爭嗚的燦爛銅管加上輝煌的定音鼓,為奔放的第五樂章定下基調。正如美國一論者所言,這個樂章像極了電影音樂,把華麗、壯觀、戲劇效果共冶一爐,匯聚成一首「雜亂無章但令人愉快」的管弦樂曲,效果令人嘆為觀止。這裡襲用過不少樂曲之片段(如華格納紐倫堡的名歌手》、弗朗茲·雷哈爾風流寡婦》、馬勒第五交響曲路德教派聖詩上帝是我們堅強的堡壘》),以及其他諷喻性、嘲弄性的引用。這個樂章氣氛樂觀、熱烈,態度堅決,似乎跟前幾段樂章的陰沉氣氛格格不入,難怪成為全曲最令人費解、最飽受批評的樂章—邁克爾·甘迺迪就說這是「活力充沛、態度樂觀的馬勒式吵鬧大製作」。馬勒本人則直言要捕捉「陽光普照」之效果。結尾盡情運用嘹嘹豐富的聲音,全曲首個主題至此由曇花一現般閃過,像要刻劃烈日當空的炫目光芒。

其他評論[编辑]

  • 在此曲中,我們可以透過日出的進程當中,看到和弦及風格上之結構(不論是否另有用意)。一般而言,此曲由一個毫無定位及遲緩的起點轉化至明確的C大調終端,還加上了「紐倫堡的名歌手」的調子—確實,此首華格納歌劇須在第七交響曲首演完成後方才演出。
  • 該個從夜至日之旅程,由以「幽暗地」作指示之第三樂段(包含有非常獨特的詼諧曲)作開端,及促使荀白克因該作品的潛移默化而得到成就。該處一般而言擁有一些富有情感之特徵:表記為和弦上的不穩及韻律上的官能症,亦預示作曲家於兩年後寫出後期作品—為樂團而撰稿之五首歌。
  • 此曲跟第六交響曲一樣擁有著共同動機—大小和弦之並排,首段樂章之對應層面亦以牛鈴作田園部分之陪襯。
  • 喬·孟佐(Joe Menzo)深信該作曲家曾深受理察·史特勞斯所作之「家庭交響曲」之模式所影響—創作該曲時,馬勒亦剛好動筆撰寫第七交響曲—並為首段樂章作隱蔽之程序,及以馬勒、其妻艾瑪·馬勒及其女瑪麗亞三人作主體。孟佐更以馬勒及阿诺德·勋伯格兩人之近代名作,作為假設及類比,比較兩件事物之相互影響,及馬勒第七交響曲與荀白克一號室樂交響曲(1906年)之相同之處。孟佐亦曾為自己對馬勒作品為評論,及演奏馬勒作品之技巧製成CD全集作參考。

首演[编辑]

錄音珍藏[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