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號交響曲 (馬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大調第九號交響曲古斯塔夫·馬勒於1909年至1910年間所作,此曲連同《大地之歌》,成為第十套由馬勒創作之交響曲。由於馬勒未完成第十號交響曲便已與世長辭,故此首第九號交響曲,亦是馬勒生前最後完成之交響曲。

本曲於1912年6月26日由維也納愛樂管絃樂團及布鲁诺·瓦尔特帶領下作首演。當時馬勒已經離世,因此亦沒法親臨首演。本曲同時亦是馬勒唯一(如果撇除還沒有完成的第十)一首交響曲在完成初稿後未有作出任何修改。樂譜同年由樂譜出版商Universal Edition 出版。

全曲演奏時間約75分鐘。

各樂章內容[编辑]

这首交响曲共有四个乐章:

  1. 悠閒的行板(D大調)
  2. 從容不迫的蘭德勒舞速度。帶點笨拙,非常粗糙(C大調)
  3. 回旋─滑稽曲:極快板。非常固执的(a小調)
  4. 慢板。非常慢但有节制地(降D大调)

第一樂章[编辑]

第一乐章是松散的奏鸣曲式。在关键的部分中,使用了持续的并置调性,这在较早作品(如第六、第七交响曲)中也出现过。整部作品由一个犹犹豫豫的切分主题开始(伯恩斯坦等人认为这描写了马勒的心律失常),这一主题在展开部的高潮由长号声部重现,象征着“生命中的死亡”入侵,在乐谱上标着“以最强的力度”。主题还引用了贝多芬第二十六钢琴奏鸣曲“告别”,作品81a的开头动机,恰巧标志着马勒早期音乐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在大学毕业音乐会上演奏“告别”奏鸣曲。这是一个从升F到E的下降二度,只有在乐章结束时才得到解决。

第二樂章[编辑]

從容不迫的蘭德勒舞速度。帶點笨拙,非常粗糙 (C大調) Im Tempo eines gemächlichen Ländlers. Etwas täppisch und sehr derb (C major)

第二樂章是一種名為蘭德勒 (ländler) 的舞曲,但它已被扭曲到不再像跳舞。這讓人回憶起了馬勒第四交響曲中的第二樂章,那失真的傳統舞蹈到舞蹈的死亡。舉例來說,馬勒將傳統的和弦序列轉為面目全非的變化。

第三樂章[编辑]

輪旋─滑稽曲﹝極快板﹞。非常頑固 (a小調) Rondo-Burleske: Allegro assai. Sehr trotzig (A minor)

第三樂章採用迴旋曲式,同時展現出馬勒最終成熟的對位法技巧。樂曲開頭以小號不協調的主題開始,逐漸發展為雙賦格曲式。樂章開頭的標題標示了「Burleske」(一種滑稽性的模仿作品),帶出一種既混合巴洛克時期的對位法及不協調和弦的風格。馬勒在手稿中寫上「給我在阿波羅的兄弟們」 (to my brothers in Apollo),正反映他對批評者枯萎地自嘲的回應。因為在希臘神話中,太陽神阿波羅既是音樂靈感的守護者,也是破壞之神─他的箭會為人間帶來瘟疫

第四樂章[编辑]

極慢板。非常慢和有节制地 (降D大調) Adagio. Sehr langsam und noch zurückhaltend (D-flat major)

標示著「非常慢和有所有节制地」的最後樂章先由弦樂器開始。有音樂評論家認為主旋律的音型跟英國一首葬禮常用的讚美詩《求主同住,夜如潮水快將降臨》十分相似。[1]同時更直接引用了第三樂章中段的旋律。把這個樂章湊成有如一首輓歌。而整體的氣氛都是充滿著淒涼孤寂、空洞得令人毛骨悚然樂段。旋律和伴奏各自在極高音區或極低音區進行,留下中間區域巨大的空洞缺口。因此他們認定為這首交響曲盡是充滿著「死亡的預兆」。 最後部份中,馬勒於第一小提琴中引用《亡兒之歌》第四首的最後一句旋律;「在遠處的天空,日子將更美好",音量更見柔弱,音樂漸漸消散,最後至萬籟無聲。」

配器[编辑]

第九交響曲採用下列編制:

註釋[编辑]

  1. ^ >Mitchell, Donald (2002) The Mahler Companion 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