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米甲帮助大卫逃脱
“于是米甲将大卫从窗户里缒下去;大卫就离去,逃走躲避了。”撒母耳记上19章12节

米甲希伯来语מיכל)是希伯来圣经扫罗王的女儿,大卫的妻子。他们的故事记载在撒母耳记中。

成为大卫的妻子[编辑]

撒母耳记上19章,她选择为了丈夫而背叛父亲的愿望。当扫罗的使者捕杀大卫时,米甲秘密将大卫送走,而假装他卧病在床。当大卫在外逃亡时,扫罗又将米甲嫁给拉亿的儿子帕铁,而大卫又娶了亚比该等几位妻子。

在扫罗死后,大卫登基成为犹大王国的国王,他不顾申命记24章1-4节中关于前夫不可再娶已经被玷污之前妻的禁令,又将米甲接回。大卫并没有与米甲离婚,是扫罗造成了婚姻破裂的事实。因此他们在法律上没有离 婚,大卫没有按照希伯来律法写休书。但是,帕铁一路哭泣跟着米甲,直到押尼珥命令他回去。

大卫就打发使者去见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说,你要将我的妻子米甲交给我;她是我从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所聘定的。

伊施波设就打发人去,将米甲从拉亿的儿子,她丈夫帕铁那里接回来。 米甲的丈夫和她同去,跟在她后面,一面走一面哭,直到巴户琳。押尼珥说,你回去罢。帕铁就回去了。 (撒母耳记下3:14-16)

米甲崇拜耶和华的态度[编辑]

家族神像[编辑]

根據撒母耳記上19:12,13的記載,大衛的妻子米甲有一個家族神像。

分析一下這兩節經文的上下文。大衛的妻子米甲聽到掃羅王要殺害大衛的消息後,立即作出反應。聖經説:“米甲從窗口把大衛縋下去,大衛就逃走,躲避了。米甲把家族神像拿來[形狀大小可能像人一樣],放在床榻上,把一團山羊毛放在大衛原本枕下頭來的地方,用衣服蓋着。”掃羅的使者來捉拿大衛時,米甲告訴他們:“他病了。”這個計策讓大衛有足够的時間逃走。[1]

考古發現表明,在古代,家族神像除了有宗教用途,還有法律用途。家族神像就如同契據或書面遺囑一樣,用來確立繼承權。看來,在某些情況下,女婿擁有家族神像,就有權在岳父去世後繼承財産。可能是由於這個緣故,在另一個較早的事例中,拉結拿走了父親的家族神像,而她的父親則急於把神像要回來。當時拉結的丈夫雅各並不知情。[2]

以色列人立國之後,上帝向他們頒布十誡,其中第二條明令禁止製造偶像[3]後來,先知撒母耳掃羅王説話的時候,間接提到這條誡命,説:“反叛跟占卜的罪相等,僭越跟使用魔法和神像的罪相同。”(撒母耳記上15:23)因此,一般以色列人不大可能用家族神像作為遺産繼承權的憑證。不過,可能有些以色列家庭仍然墨守這種古猶太的迷信風俗。[4]米甲保存了一個家族神像,這顯示她沒有全心歸向耶和華。

大卫赤身跳舞[编辑]

大衛攻取了耶路撒冷,把這城立為國都。大衛知道耶和華才是真正統治以色列的君王,所以他安排把象徵上帝臨在的約櫃運送到耶路撒冷。對大衛來説,運送約櫃到耶路撒冷絶非小事,他想讓所有人知道他十分歡喜快樂,於是跟抬着約櫃的祭司一起進城。耶路撒冷的居民看見他們的王“四處蹦跳”,“極力跳舞”。[5]

不過,大衛的妻子米甲卻沒有加入這個歡樂的行列。大衛把讚美歸於耶和華,米甲本該讚賞她的丈夫,但她沒有這樣做。相反,她從窗口往下望,“心裏就輕看[大衛]”。(撒母耳記下6:16)米甲為的态度不正确。她過度看重自己。米甲依仗自己是以色列國第一位君王掃羅的女兒,又是當時以色列國第二任君王的妻子,就自覺高人一等。她大抵覺得,她丈夫貴為一國之君,不應紆尊降貴,跟平民百姓一起慶祝。

大衛回家時,米甲對他所説的話,顯示了她這種心高氣傲的態度。米甲語帶譏誚地説:“以色列王今天多麽光彩啊!他今天竟在臣僕的婢女眼前赤身露體,簡直像個沒有頭腦的人赤身露體一樣!”(撒母耳記下6:20)

大衛斥責米甲作为回应,指出耶和華已捨棄她父親掃羅,揀選了他作王,这显示了夫妻二人对崇拜这方面的不同态度。大衛又説:“我還要讓自己受到更大的輕蔑,我也要輕視自己。至於你所説的那些婢女,我決意要在她們眼前榮耀自己。”(撒母耳記下6:21,22)

米甲驕傲自大,鄙視上帝所揀選的君王,所以她不能為大衛生孩子。她終生無兒無女。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参看撒母耳記上19:11-16。
  2. ^ 参看創世記31:14-34
  3. ^ 参看出埃及記20:4,5
  4. ^ 参看士師記17:5,6;列王紀下23:24
  5. ^ 参看歷代志上15:15,16,29;撒母耳記下6:11-16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