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糠油中毒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米糠油中毒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多氯聯苯

米糠油中毒事件,又稱為多氯聯苯中毒事件,於1968年和1979年發生在日本台灣,兩者都是因為食用了多氯聯苯(PCBs,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污染的米糠油中毒

中毒事件[编辑]

日本[编辑]

1968年在日本福岡縣北九州市小倉北區(事件發生當時為小倉區)的一家由Kanemi倉庫日语カネミ倉庫株式會社經營的食用油工廠,使用多氯聯苯作為脫臭時的熱媒體,因為管理疏忽和操作失誤導致米糠油遭參雜多氯聯苯,造成米糠油汙染,而且當時米糠油中之副產品的黑又被做為飼料使用,也導致北九州等地區的約數十萬隻死亡。1968年當時,因為食用油的脫臭過程是普遍以熱媒加溫的方式來處理,所以國際間「為了避免相同事件的發生」,1974年在墨西哥發表了「New Concept for Edible Oil Deodorizers」這一篇報告,即是「食油脫臭器新概念」一文,以提供製油業界技術更新的一個方向。後來這份報告在隔年刊載於美國的《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il Chemist Society》雜誌上。同年,台灣工業發展研究所發行的《食品工業》雜誌也將它譯成中文。照理而言,既然已有明確的「食油脫臭器新概念」,應該能夠為台灣製油業界帶來技術上的更新。日本製油業,以1968年事件的反省下,從1974年起便開始引進高壓蒸氣器以「更新」脫臭方法來製造米糠油。然而台灣在四年後(1979年),卻還是出現了原來可以避免的油症事件。[1][2]

臺灣[编辑]

臉上的氯痤瘡

1979年夏季彰化縣溪湖鎮彰水路三段的彰化油脂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在製造米糠油的過程中,為了除去米糠油的異色和異味而進行加熱處理,而加熱管經多次的熱脹冷縮後產生了裂縫,導致作為傳熱介質的多氯聯苯自管路中洩漏出來,污染到米糠油。當時,整個中部地區兩千多人受害,惠明盲校就有上百位師生,受害者臉上出現黑瘡(氯痤瘡)等皮膚病變、甚至免疫系統失調;尤其,毒油中的「多氯聯苯」無法排出體外,事隔35年依舊「與毒共存」,還遺傳到下一代[3]。當時位於臺中縣大雅鄉的惠明中學購買此家工廠的米糠油,使用了一段時間之後,學生的皮膚和健康紛紛出現了問題,所有學生的皮膚發黑,臉上長滿含有惡臭的氯痤瘡眼眶周圍和身體也長滿了黑色的油脂分泌物,另外某幾間工廠的員工也發生類似跟惠明中學學生的症狀,甚至懷孕的婦女還生出「黑嬰兒」「早產兒」,甚至影響到下一代。由於當時日本也發生過類似的中毒事件,當時衛生署也立刻把惠明中學剩下的米糠油樣品送去日本檢驗。報告出來證實是由米糠油裡面的多氯聯苯導致這次的中毒事件。彰化地檢處收押了彰化油脂公司董事長陳存頂、經理黃文隆,以涉嫌製造、銷售含多氯聯苯的米糠油而造成對民眾的重傷。被提起公訴。 1979年的多氯聯苯中毒(油症)事件,是臺灣環境公害史上最嚴重的事件,造成全臺至少有兩千人因吃到受污染的米糠油而受害。其中以台中縣神岡鄉大雅鄉,彰化縣鹿港鎮福興鄉為受害人數最多的地區。[4][5][6][7]

本事件使主要位於彰化臺中的兩千多位民眾因多氯聯苯中毒而長期受害、甚而影響後代迄今,卻因廠商無力賠償且油症不在全民健康保險給付範圍而需獨自面對病症苦難與社會壓力。出身彰化的立委魏明谷林淑芬自2012年起即仿效日本立法例提出「油症受害者救濟法草案」待審,但包括林滄敏在內的所有該區域藍營立委(7位中國國民黨籍與1位無黨籍顏寬恒)均反對即時交付二讀審查討論。[8]

健康影響[编辑]

多氯聯苯可能會造成免疫系統、生殖器毒性、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等問題發生。像米糠油中毒事件病患的症狀就有包括氯痤瘡、手腳麻木、指甲與皮膚變色、神經系統病變等。多氯聯苯會導致人體數十種以上病變,且會經由母體胎盤或哺乳傳給胎兒,這些油症兒在出生時會有皮膚發黑、眼瞼浮腫、免疫功能受損等問題。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第一任理事長郭育良,〈多氯聯苯/戴奧辛類環境毒性物質之人體健康影響:台灣油症〉一文指出 : 至於在長大之後,則可能出現智力與體力發展遲緩、注意力不集中、攻擊性行為等現象。絕大多數的受害者歷經三十年,仍在與體內的毒素搏鬥。

備註[编辑]

  • 在2001年5月的《斯德哥爾摩公約》要求各國要全面停用多氯聯苯,並在2004年5月開始實施,預計最慢在2025年完全停用。
  • 2002年カネミ油症被害者支援センター(YSC)成立。YSC的前身,以焚化爐所生成出來的戴奧辛作為運動議題的環保團體(止めよう!ダイオキシン汚染・関東ネットワーク)。專家指出,到了21世紀,油症事件的諸問題,被環保人士脫胎換骨成為戴奧辛及環境赫爾蒙問題的材料,進而開始「消費」受害者及其家族的痛苦。
  • 2008年台灣導演蔡崇隆拍攝《油症-與毒共存》紀錄片,本片記錄當時的受害者三十多年來的心路歷程,尋訪當年不幸中毒的惠明學校盲生與窮鄉居民,被遺忘的油症倖存者與生來即帶有餘毒的下一代。
  • 2009年10月17日台灣油症受害者支持協會成立,爭取多氯聯苯中毒受害者權益,推動油症受害法,喚起社會大眾對油症的記憶。
  • 2010年作家陳昭如出版《被遺忘的1979—臺灣油症事件三十年》,重新整理相關文獻資料,並訪問多位受害者及相關人士,企圖還原1979年台灣油症事件發生始末,同時以文學性的筆調書寫受害者的生命故事,為台灣環境公害史上最嚴重的悲劇事件留下難得一見的歷史紀錄。
  • 2010年春,《文化研究.第十期》〈思想論壇:醫療倫理/生命倫理〉中,子安宣邦,《近代日本與兩種倫理學》為基點,戶倉恆信的文章《預防原則與受害者支持的悖論:「油症問題史」的現在與其去向》提出: 日常生活切身的環境或食品的風險與災害的發生與處置過程,不應局限在一時一國的認識,應以倫理問題進行檢討社會運動的方向,而洩漏所謂「支援受害者」,「救濟受害者」等概念的弔詭之處。
  • 2011年8月29日,在日本正式通過《日本油症救濟法》。
  • 2013年11月4日,戶倉恆信發表《技術發展與「把關」問題》的文章中提出史料並糾正道:「台灣油症事件史」不應該從1979年開始寫,至少可以從1975年開始論述。
  • 2014年10月27日,戶倉恆信文章《國外油源難管制: 研發米糠油源 解結構難題》中提出,台灣社會應該重新摸索本土油籽資源(即是米糠)而積極重構其產業鏈,那麼不但可沿用常態性稽查保障食品安全的管制法,並促進本土農業永續經營,進而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甚至可以將部分營收反饋給過去米糠油事件的受害者,這樣的善因行銷英语Cause_marketing,才能夠讓消費者透過自己的行為來關心社會問題。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

陳昭如. 《被遺忘的一九七九:臺灣油症事件三十年》. 臺灣: 同喜文化出版社. 2010-11-16: 304頁. ISBN 978-986-858-432-7. "初版" 

《文化研究期刊(第10期)》. 臺灣: 遠流出版. 2010-06-30. 

引用

參考資料及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