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安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食品安全
2010年全球粮食嚴重不安全地區[1]
人類每年使用工廠生產的數量不斷增加

糧食安全越好,國家的物質水平就越高。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曾於2014年3月31日在日本橫濱召開會議時發表了一份報告,報告中指出:「氣候變遷正衝擊糧食與人類安全。」[2][3]世界銀行總裁金墉也在4月表示,接下來5至10年間,氣候變遷將引起食物和水的爭奪戰。[4]

在過去的戰爭中,拒絕運送糧食被用作一種武器,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同盟國封鎖運送途徑而導致糧食嚴重短缺。同樣,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為迫使英國就範,出動潛艇以封鎖英國從外地輸入糧食。國家元首努力控制他們的國家能維持足夠的糧食供應,糧食安全是一個重要的政治問題,它可以推動國家政策、鼓勵使用農業補貼的刺激耕作或導致衝突。[2][5]1996年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宣布“糧食不應該被用來作為一種武器”。[6]

定義[编辑]

大麥為家畜的主要粮食

1974年,世界糧食會議把糧食安全定義為:「可在任何時間提供充足的基本食品世界糧食供應,以維持一個穩定增長的糧食消耗,以抵消生產和價格帶來的波動。」[7]

1996年,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World Food Summit)也定義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為:「任何人在任何時候均能實質且有效的獲得充分、安全且營養之糧食,以迎合其飲食及糧食偏好的活力健康生活。」[7][8][9][10][11]

2007年,羅馬有機農業和糧食安全國際會議[12](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Organic Agriculture and Food Security)將糧食安全的多​​方面含義包括充足的糧食供應、獲得、其穩定性及利用,被定義為:[13]

  1. 糧食供應:通過國內生產或進口,可得到充足的優質糧食。
  2. 獲得糧食的機會:係指每個人為得到營養的膳食而獲得充足資源的機會(權利)。這些權利被定義為根據各自所在社區的法律、政治、經濟和社會安排,每個人所擁有的支配全部商品組合的權利(包括諸如獲得共有資源等傳統權利)。
  3. 糧食穩定性:要實現糧食安全,一個民族、一個家庭或個人必須在任何時候都能獲得適當的糧食。遇有突發事件(例如一場經濟或氣候危機)或週期性的事件發生(例如季節性的糧食不穩定),他們不應冒有喪失獲得糧食的危險。因此,穩定性的概念指的是糧食安全中的供應和獲取兩個方面。
  4. 糧食的利用:通過合理的膳食、清潔飲用水、衛生和保健利用糧食,達到滿足生理健康所需的營養平衡狀況。這樣揭示了非糧食投入對糧食安全的重要性。

測量[编辑]

2013 年3 月13 日,糧農組織在幾個試點國家對一種新開發的方法進行實地測試。這個新的測量方法被稱為“ 飢餓者之聲 ”並在四個國家進行測試,分別為安哥拉埃塞俄比亞馬拉維尼日爾[14]該計劃準備將調查範圍擴大到蓋洛普世界民意調查所涵蓋的150個國家的超過16萬受訪者,每年公佈各個國家的最新調查結果。該項目將持續五年並最終形成一個新的並經糧農組織確認的糧食安全監測標準,而它也易於被其他家庭調查所採納。

“飢餓者之聲”項目將按照國家的大小,選出1000-5000位具有國家代表性的人來回答8個問題,旨在揭示受訪者在過去12個月中是否和如何經歷糧食不安全。這些問題是:[15][16]

在過去的12 個月中,是否由於缺錢或缺少其他資源而擔心:

  1. 你擔心會斷糧?
  2. 你吃不到健康和有營養的食物?
  3. 你吃的食物種類很少?
  4. 你不得不少吃一餐?
  5. 你吃的比你認為正常的飯量要少?
  6. 你家曾斷糧?
  7. 你肚子雖餓但沒吃東西?
  8. 你一整天沒有吃東西?

影響因素[编辑]

人口因素[编辑]

2013年全球飢餓指數地圖,依嚴重程度劃分。

目前全球人口每年增加7千7百萬人,到了2050年全球將有90億人口。[10][17][18]在這種快速的增長下,有8億5千萬人嚴重飢餓(約佔總人口12%),另外將有10億人營養不良。聯合國糧農組織在2011年11月28日發表的名為《世界糧食和農業領域土地及水資源狀況》的報告指出,若要避免飢餓帶來嚴重的社會代價,到2050年之前,必須在目前基礎上提高70%才能滿足全人類需求。[2][19][11][20][21]

偶然性因素[编辑]

粮食安全可能是偶然的、突發的,例如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和蔓延及戰爭突然的爆發,可能會對世界糧食安全的投入、市場交易乃至未來走向都已經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而且這種影響有可能具有長期性和深入性。[22]

氣候因素[编辑]

雨量偏少會影響糧食安全,因此在旱災或水資源的分配未能配合需求而產生的水荒及食水不足時就有可能會進行限水[23]聯合國政策報告於2015年1月20日指出,氣候變遷威脅全球糧食的基因多樣性,保護受威脅作物和動物對於確保收成和適應極端氣候至關重要。FAO副總幹事Maria Helena Semedo說,「預防農業基因資源進一步喪失、投入更多研究心力深入瞭解其潛力,將能增進人類適應氣候變遷的能力。」[24][25]

當溫度變高、氣候更多變,食用動植物需要更快速的生物適應能力。[26][3][27]據有關數據統計,從現在到2050年,在不發達國家,尤其是非洲僅僅是由於氣候變化,平均谷物單產可能下降20%。 極端氣候的變化對未來產量、食品供給和營養健康都會帶來重要影響。[21][28]

空氣因素[编辑]

空氣污染可以減少生產和食品質量。臭氧層被破壞,會影響溫室氣體的排放,空氣也會受到汙染,漸漸的就會讓粮食不安全。因此,工廠、汽車及其它會使空氣污染的物品皆會影響到粮食的安全。[29][30]

經濟因素[编辑]

全球糧食「不患寡而患不均」(全球飢餓人口中,超過98%居住在開發中國家)這顯示GDP越缺低的地區飢餓人口就越多。[31]而且,世界上大部分的營養不良都是營養不足造成,由於貧困與相對高昂的食物價格[32][33],導致無法攝入足夠的食物[33]

兒童和糧食安全[编辑]

在飢餓人口中,兒童的營養不良廣泛存在,如果兒童在未滿兩歲以前營養不良,將對其智力發展、體格發展造成終身的負面影響,即便是兩歲以后進行營養補充,效果也是微乎其微的。全球有1.65億五歲以下的兒童發育遲緩,而中國就有830萬這樣的兒童。非洲兒童營養不良的比重最高,南亞其次,但從總量來看,南亞更多,因為人口比重大。[28]

聯合國 2011 年 7 月 20 日正式宣布,索馬利亞南部二個產糧區已面臨 20 年來最嚴重的飢荒狀態,約 370 萬人陷入糧食危機,其中 280 萬人處於飢荒狀態,非洲平均每天有 6 人因缺糧瀕死,逾半數兒童急性營養不良,在此之際非洲東北部區域又遭逢60 年來最嚴重的乾旱。[11]

營養不良[编辑]

2012年全球營養不良人數 來源: 糧農組織.[34]

營養不良是一個描述健康狀況的用語,是指由不平衡飲食所造成的營養素缺乏、過剩、或比例失調[35][32]。世界上大部分的營養不良都是營養不足和飢餓所造成,由於貧困與相對高昂的食物價格[32][33],導致無法攝入足夠的食物[33]。除此之外缺乏母乳餵養也可能會造成嬰兒營養不足,而部分感染疾病腸胃炎肺炎瘧疾痲疹,會造成人體熱量需求上升,也可能引起營養不足[33]

消除營養不良就是要確保人們能夠保質保量獲得食品,享受應有的醫療保健,並生活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中。世界糧食計劃署通過防治結合的方法抗擊營養不良:一方面,向營養不良人群提供食品和營養素;另一方面,加強營養不良的預防。[36]

事件[编辑]

2008小麥黃及豆價格走勢

2007-08年全球糧食價格危機[编辑]

2007-08年全球糧食價格危機是指2007年至2008年期間全球糧食價格上升。[37]

2008年3月,世界糧食計劃署執行幹事希蘭說,自2007年6月以來,穀物價格上漲近40%,全球食品儲備僅夠53天應急供應。4月,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斯特勞斯卡恩更是嚴厲警告:倘若糧食持續短缺,可能引發國際戰爭世界銀行總裁佐立克(Robert Zoellick)也呼籲富國出手,緊急協助窮國取得糧食,避免大規模飢荒發生。[5][21]

各國糧食問題[编辑]

臺灣[註 1]糧食安全[编辑]

生產量降低[编辑]

行政院農糧署發布的最新糧食供需年報指出:2012年以熱量計算之糧食自給率為32.7%,較2011年減少了1.2%。[40]而且,日本 41%、韓國 45%、英國 70%,美國、加拿大、澳洲、法國的糧食自給率皆超過 100%,相較先進國家臺灣糧食自給率處於「絕對低的狀態」。[10]

台灣過去最高有20萬公頃的農地在休耕,到2013年雖然休耕農地面積已經降到11萬公頃左右,但多數是在政府以活化農地的政策下,用來種植花卉或地方特產,而不是糧食作物,使得台灣糧食自給率逐年下滑。[2][10]

依賴進口[编辑]

早期台灣農業扮演經濟重要推手,且糧食多半自給自足,現在,農業部門在整體經濟的重要性已大為降低,糧食亦多依賴進口。這主要歸因於從農業到工商業的社會型態與經濟結構轉型,以及自由貿易的衝擊。[2][4][10]

糧食安全準備[编辑]

台大農經系系主任吳榮杰這麼說:「不會有人認為糧食安全沒問題,在緊急的時候,每個國家都需要面對這個問題。」但他也提醒,糧食安全問題比表面看來的要複雜得多。他指出,不論糧食100%由自己生產或是100%進口,只要供應順暢,從糧食安全的角度來說都沒有根本的差異,差別僅是自己生產由自己控制,而進口糧食比較便宜卻受控於人。[4]

中國粮食安全[编辑]

經濟[编辑]

人民幣美元匯率下行很可能會引發中國大陸糧食產品價格的爬升。因為作為世界上第一大糧食凈進口國,中國來自美國的糧食進口規模近年一直在持續飆漲。目前中共從美國每年進口至少相當250億美元價值的食品,根據來自美國農業部(USDA)的預測,未來這些需求會越來越升級,顯然人民幣相對美元匯率的走軟將會推高這些進口糧食的價格,這對中國普通老百姓的衝擊將是最大的。[41]

人口過多[编辑]

金融時報》報道說,中國人口增長的速度超過了其本身糧食供應的能力,而且中國現在肉類食用量越來越大,因此中國必須要想出其它的方法(如一胎化政策)來解決人口過多影響糧食不足之問題。[2][42]

耕地减少[编辑]

因为工业化城镇化加速,中国耕地持续减少,从1996年到2012年减少了近1.3亿亩,而水资源不合理使用使情况趋于恶化,或被迫推行永久基本农田等严格的土地用途管制政策。[43][44]

损耗巨大[编辑]

存储失火、霉变,流通搬运、抛洒等,仅生产后环节,每年损耗粮食超过700亿斤,接近一年总产量的6%,相当于中国吉林省一年的糧食产量,成为影响粮食安全的重要因素。 [45]

東南亞糧食安全[编辑]

糧食價格之極端變動將對 發展中國家造成較大衝擊,更將破壞糧食貿易信心(confidence in trade)。以2008年糧食危機為例,2008 年糧食價格飆漲,印度、越南及泰國等稻米輸出國限制稻米出口,使稻米輸入國菲律賓因此受到衝擊,並使東協各國承諾在稻米生產上致力於達到自給自足,卻也導致各國必須花費更多成本,使稻米貿易低落與高成本稻米自足計畫間形成了惡性循環。[46]

解決糧食安全問題[编辑]

加強農產品研究[编辑]

大力加強增加農田產量的研究;增加水利及農村交通方面的投入;以太陽能和風能為非洲農場提供電力;以不可食用的作物代替玉米為原料生產生物柴油——這些措施最終都會有助於緩解全球糧食危機,但沒有一個能在未來一兩年就見效。[47]

建立糧食儲備[编辑]

為災害易發、基礎設施薄弱的貧困地區的人道主義救援而準備,而且還作為一種支持糧食生產者獲取穩定收入,為窮國提供負擔得起的食物的手段。[48]

規定補貼指標[编辑]

在糧價飛升引發騷亂之時,不難理解為什麼各國政府都願意對糧食收購提供補貼。但亞洲、非洲和拉美曾經有過教訓:補貼數額太大,給經濟造成了破壞。關鍵問題是:弄清“貧困”和“中產”之間的區別,在印度、中國和整個非洲,每周薪水達到100美元就可以算中產階級了。[47]

限制金融投機行為[编辑]

金融投機雖然不會直接造成糧食價格波動,但對基本食物的衍生商品進行投機也大大惡化了基本食物商品的市場環境。這種在基本食物衍生商品市場的投機活動始於2000年,不僅規模龐大,而且操作不循常規,現在必須扭轉這種勢頭。[48]

在牙買加,一項新的世行貸款將被用於將家庭福利增加25%,同時還會擴大福利計劃,將該國14%的人口納入其中,這個比例差不多涵蓋了牙買加貧困線以下的人口。世行還想加強其他一些國家的這類計劃,比如衣索比亞的一項計劃為當地人提供現金和食品,讓他們去修建灌溉渠。雖然衣索比亞的這項計劃聽起來像是約翰•斯坦貝克小說里的內容,但它切實照顧了人們的需要。[47]

國際組織處理糧食安全問題[编辑]

聯合國[编辑]

解決糧食安全問題是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其中之一的目標。千年發展目標的第一條就是“到2015年前消除極端貧困和飢餓”。[49][50]

相關組織[编辑]

以下兩個組織皆為聯合國旗下的機構。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编辑]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羅馬總部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主要目標為幫助人們消除飢餓、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提高農業林業漁業生產率和可持續性、減少農村貧困、推動建設包容、有效的加強農業和糧食系統及生計手段,提高災後恢復能力。[51]

世界糧食計劃署[编辑]

世界糧食計劃署是聯合國內負責多邊糧食援助的機構。世界糧食計劃署通過向飢餓人口和脆弱人群快速提供食品,拯救生命。此外,世界糧食計劃署還幫助飢餓人口解決未來的糧食安全問題。[52]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因地理位置或政治因素而稱為「臺灣」或「中華臺北[38]。1971年後非聯合國會員國[39],目前不被聯合國和大多數國家承認。請參閱臺灣問題臺海現狀

參考文獻[编辑]

  1. ^ Commodity price hikes due to climate events will hit the neediest countries. Maplecroft.com. [2014-02-10] (英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李登輝. 【想想論壇】全球化下台灣的希望與青年的責任. 蘋果即時. 2015-02-02 [2015-02-13]. 
  3. ^ 3.0 3.1 IPCC WGII-10 and IPCC-38 Yokohama, Japan, 25 - 29 March 2014 (PDF).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 [2015-02-12] (英文). 
  4. ^ 4.0 4.1 4.2 黃慧娟. 台灣糧食安全. 國家地理雜誌. 2014-05-01 [2015-02-10]. 
  5. ^ 5.0 5.1 黃浩榮. 全球米荒危機,糧食戰爭一觸即發. 遠見雜誌網. 2008-08 [2015-02-13]. 
  6. ^ Rome Declaration on World Food Security.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15-02-12]. 
  7. ^ 7.0 7.1 “糧食安全”的新概念和新要求. 廣西農業信息中心. 2009-06-25 [2015-02-15]. 
  8. ^ 楊明憲. WTO與糧食安全.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2015-02-10]. 
  9. ^ 1996年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 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 [2015-02-10].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林巍. 再論糧食安全的重要性. 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2011-02-22 [2015-02-15]. 
  11. ^ 11.0 11.1 11.2 盱衡全球糧食安全問題,與時俱進探討臺灣農地利用 (PDF). 台灣農業推廣學會. [2015-02-15]. 
  12. ^ 劉惠敏. 有機農業和糧食安全國際會議露了什麼問題?. 紅鼴鼠編輯委員會. [2015-02-15]. 
  13. ^ 有機農業和糧食安全國際會議.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07-5 [2015-02-10]. 
  14. ^ 糧農組織將啟用測量飢餓和糧食不安全新標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2013-03-16 [2015-02-15]. 
  15. ^ 測量飢餓和糧食不安全的新標準即將啟用.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15-02-15]. 
  16. ^ 糧農組織將啟用測量飢餓和糧食不安全的新標準. 聯合國. [2015-02-15]. 
  17. ^ World Population Clock – Worldometers. Worldometers.info. [2015-02-17]. 
  18. ^ International Data Base (IDB) — World Population. Census.gov. June 28, 2010 [2010-08-01]. 
  19. ^ NewTalk 新頭殼. 2050全球人口90億 專家籲糧食安全. yahoo新聞. 2012-06-18 [2015-02-10]. 
  20. ^ 孫海琴. FAO:土地和水資源退化對糧食安全構成挑戰. 鉅亨網. 2011-11-29 [2015-02-16]. 
  21. ^ 21.0 21.1 21.2 YouTube YouTube上的「文茜的世界周報 20080420 - 02 糧食危機迫在眉睫」视频
  22. ^ 食料安全保障とは. 日本農林水產省. [2015-02-10] (日文). 
  23. ^ 黃巧雯. 新北台中台南高雄 春節後擬二階限水. 中央通訊社. 2015-01-21 [2015-02-11]. 
  24. ^ 姜唯; 蔡麗伶. 野生作物恐不敵暖化 聯合國:糧食安全更嚴峻. 環境資訊中心. 2015-01-27 [2015-02-10]. 
  25. ^ 吳啟綜. 八縣市春節後第二階段限水. 國語日報. 2015-02-14 [2015-02-16]. 
  26. ^ YouTube YouTube上的「糧食安全隱憂 終結飢餓扶貧脫困的新聞片段」视频
  27. ^ Denkenberger, David; Joshua Pearce. Feeding Everyone No Matter What: Managing Food Security After Global Catastrophe. San Diego: Academic Press. 2014-11-17. ISBN 9780128021507 (英文). 
  28. ^ 28.0 28.1 謝磊. 樊勝根:全球背景下的中國糧食安全與營養. 人民網. 2015-01-28 [2015-02-10]. 
  29. ^ Nuño Domínguez. La contaminación amenaza la producción de trigo en España. lamarea.com. 2014-08-26 [2015-02-13] (西班牙文). 
  30. ^ 中央連續12年一號文件挺農 揭糧食安全警號. 鉅亨網. 2015-02-05 [2015-02-16]. 
  31. ^ 食物的難題. 國家地理雜誌. 2014-05-01 [2015-02-10]. 
  32. ^ 32.0 32.1 32.2 Facts for life 4th ed.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2010: 61 and 75. ISBN 978-92-806-4466-1.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2015-02-12] (英文). 
  34. ^ FAO (PDF). [2014-02-11]. 
  35. ^ 道兰氏医学词典中的malnutrition
  36. ^ 營養不良. [2014-02-13]. 
  37. ^ QuamSec. 1月食品價格指數下調 穀物產量或創紀錄. 華富財經. 2015-02-06 [2015-02-10]. 
  38. ^ 倪鴻祥; 黃惠玟. 馬英九: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通稱. 中國評論. 2011-12-03 [2015-02-23]. 
  39. ^ 許純鎰. 【地理眼】泰北美斯樂的茶鄉故事. 蘋果即時. 2015-02-18 [2015-02-23]. 
  40. ^ 農糧統計資料庫. 行政院農糧署. [2015-02-09]. 
  41. ^ 公孫覺. 人民幣連續下跌 糧食危機成熱門話題. 新唐人. 2015-02-02 [2015-02-10]. 
  42. ^ 英媒:中國糧食政策改變不再求自給自足. BBC中文網. 2014-02-12 [2015-02-10]. 
  43. ^ 農業部長:糧食安全基礎不穩不能輕言糧食過關. 搜狐新聞. 2013-12-29 [2015-02-14]. 
  44. ^ 優酷網上的「視頻: 中國糧食」视频
  45. ^ 王永吉. 糧食收儲等損耗驚人成影響中國糧食安全重要因素. 中國新聞網. 2014-10-19 [2015-02-14]. 
  46. ^ 本中心辦理「東協稻米貿易論壇:糧食安全之區域合作」專題演講 (PDF). 台灣東南亞國家協會研究中心. [2015-03-01]. 
  47. ^ 47.0 47.1 47.2 如何應對世界糧食危機. 智庫˙文檔. [2015-02-15]. 
  48. ^ 48.0 48.1 德舒特. 避免糧食危機的八個方法. 商業周刊. 2011-03-09 [2015-02-15]. 
  49. ^ Agriculture, food security, nutrition and the Millenium Development Goals.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2015-02-15] (英文). 
  50. ^ 2014年世界糧食不安全狀況.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15-02-15]. 
  51. ^ 關於糧農組織.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2015-02-09]. 
  52. ^ 我們的工作. 世界糧食計劃署. [2015-02-0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