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草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糧草戰爭
美國獨立戰爭的一部分
Forage War.svg
新澤西州在糧草戰爭期間的主要交戰地點。
日期: 1777年1月至3月
地点: 新澤西州
結果: 大陸軍及民兵勝利
參戰方
美國 美國 英国 英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美國 新澤西州民兵
美國 大陸軍各部
英国 威廉·何奧
英国 查爾斯·康沃利斯
兵力
不定 不定
伤亡与损失
不詳,遠較英軍輕微 最少900人死亡、受傷或被俘

糧草戰爭英语Forage War),是指美國獨立戰爭於1777年1月至3月期間,新澤西州民兵與英國軍隊的多場戰鬥。

1777年1月3日,英軍在普林斯頓戰役落敗,退守不倫瑞克市一帶。由於牧草無法在冬天生長,北美英軍總司令威廉·何奧爵士派出多支搜掠小隊,到郊區徵集糧草。

不過,英軍的搜掠部隊卻屢遭平民攻擊。這些民兵獨立於大陸軍體制之外,早於新澤西州起義時期,已多次攻擊西新澤西的英軍哨站。後來大陸軍在特倫頓戰役及普林斯頓戰役接連大勝,令到新澤西各地的民兵大受鼓舞,攻擊的次數與範圍便不斷增加及擴大。1777年1月起,英軍每日都有人員傷亡被俘,直到3月後牧草恢復生長、英軍搜掠小隊無須出勤之時,戰爭才告平息。

英軍在糧草戰爭受到重創。在三個月的戰鬥中,英軍的戰損人數最少有900人,超過大陸軍在特倫頓戰役俘虜的黑森士兵總數。此外,由於新澤西州的英軍被圍困於數座小鎮,令到駐紮環境惡劣,軍隊難以補給,疫病開始橫行。凡此種種,俱令到英軍可作戰的士兵數量急劇下降,而且士氣更形低沈。自此直到獨立戰爭結束,英軍再也無法恢復1776年夏季的戰力。

背景[编辑]

1776年8月至11月,英軍在多場戰爭中接連擊敗大陸軍,成功恢復紐約州大部分地區的殖民管治。接著一個月,英軍向新澤西州西部追擊喬治·華盛頓的敗兵,直到後者橫過特拉華河進入賓夕法尼亞州為止。

當時,北美英軍總司令威廉·何奧的戰略目標共有兩項。第一是鎮壓北美叛亂,第二是恢復殖民管治。故此,何奧將士兵分散到新澤西的多個哨站及主要鄉鎮,運用武力優勢,扶植各個地方的效忠派英语Loyalist (American Revolution)居民,並嚇使革命派居民服從。另外,何奧又頒布特赦令及效忠令,准許所有居民向英國重新效忠。這些軟硬兼施的手段一度取得成效,令到美國革命陷入信心危機。

不過,英軍卻受到地方民兵反抗,而在1776年12月中逐漸喪失武力優勢。由於英軍及黑森士兵在郊區擄掠強姦,激發新澤西州的平民自行組織民兵,攻擊英軍的巡哨及搜掠部隊,是為新澤西州起義。這些民兵並不受大陸軍的指揮,卻與大陸軍互相配合,令到英軍逐漸失去軍事優勢,進而削弱何奧各項恢復殖民的政策效力。1776年12月26日及1777年1月3日,特倫頓戰役普林斯頓戰役先後爆發。大陸軍不但兩次擊敗英軍,更反將英軍逐回不倫瑞克市的大本營,使到英軍陷入武力劣勢。英軍牢不可破的迷思就此結束,大大鼓舞了新澤西州民兵反抗英軍。

最後,冬季天氣令到英軍必須外出搜掠物資,為起義民兵製造機會。在18世紀,軍隊仍然依賴獸力搬運物資,故此必須有充足的糧草餵飼牛馬,否則軍隊的補給馬車將全部不能使用。由於英軍一直欠缺補給,何奧只好派出搜掠部隊離開基地,到郊區搜掠各種物資。這使熟識地理的新澤西州民兵有機可乘。

戰事[编辑]

糧草戰爭在普林斯頓戰役結束後便告開始。1777年1月4日,梅登黑英语Lawrenceville, New Jersey一支英軍補給車隊遭到民兵突襲,奪走了大量棉衣。隨後數日,艾塞克斯縣紐華克伊麗莎白鎮史彭克鎮英语Rahway, New Jersey森麻實縣邦德溪鎮英语Bound Brook, New Jersey都有英軍遇襲。其中伊麗莎白鎮及史彭克鎮俱連續三日遇襲,英軍更有近100人於史彭克被俘,並損失了兩個軍團的備用物資。逃脫的英軍全部向南撤退,回到珀斯安博伊英语Perth Amboy, New Jersey南安博伊英语South Amboy, New Jersey港口。[1]

何奧深知英軍戰線過長,會令到兵力分散。故此,他在1月5日下令放棄新澤西州北部的據點,將士兵全部撤回安博伊及不倫瑞克。他又大幅增加搜掠部隊的編組人數,確保部隊不會寡不敵眾。身在紐約州的喬治·克林頓得悉英軍撤退後,旋即率領民兵南下追擊,並重奪哈肯薩克及大部分北新澤西的失地。[2]

與此同時,華盛頓率領大陸軍剛好抵達摩利斯鎮過冬。當時大陸軍的士兵陸續因服役期滿離去,令到軍隊規模比1776年12月底更為細小,不能發動另一場戰役;而華盛頓本人也忙於招募新一批三年服役期的士兵,並且聯絡大陸議會及各州議會支援,故未能外出作戰。不過,華盛頓得悉民兵的勝利後,即把握機會。他派出手下多名軍官外出,各自率領少量的大陸軍兵,協調新澤西州各地的民兵,使各地民兵在必要時可互為支援。[3]

1月中下旬,新澤西州民兵對英軍的攻擊急劇增加。在東新澤西起到西新澤西:板橋鎮英语Woodbridge Township, New Jersey在23日遭到攻擊;拉利藤河英语Raritan River河岸有英軍巡哨於20日遇襲;不倫瑞克大本營在17日遇襲;般咸鎮英语Bonhamtown, New Jersey在16日及23日受襲;奎寶鎮(Quibbletown)在16日及23日受襲,一支英軍在30日於鎮外遇襲;森麻實縣縣府也在20日及22日遇襲。[4]

1776年1月最大規模的戰事,發生於20日森麻實縣府東北面的一座磨坊。當日民兵准將菲利蒙·迪金遜英语Philemon Dickinson率領400名民兵及50名大陸軍兵,遭遇英軍一支超過500人的搜掠部隊。迪金遜部隊在戰事的實際行動已經不明,但他及華盛頓向議會匯報時,都指出民兵包抄了英軍側翼,迫使對方後退,遺下大量補給物資。迪金遜的民兵一共帶回了43輪補給馬車、104匹戰馬、115頭牛及60至70隻羊,俘虜了12名英軍,自身只有數人死傷。[5]

磨坊之戰令民兵更受鼓舞。他們向英軍的施襲未必勝利而歸,但整體損失卻比英軍輕微。踏入2月,英軍與民兵開始互相設下埋伏,引誘對方進入陷阱。威廉·厄斯金在2月1日於般咸鎮北面的墨圖根英语Metuchen, New Jersey派出誘敵小隊,成功引誘一支維珍尼亞民兵攻擊。當厄斯金率領兩個旅的伏兵湧出之時,維珍尼亞民兵竟然未有逃走,反而向英軍正面攻擊,並擊破了一個擲彈兵團。英軍最後在火炮掩護下向後撤退,並損失了百多人,與民兵死傷相若。[6]

2月8日,康沃利斯率領12個步兵軍團離開不倫瑞克,試圖引誘華盛頓前來決戰;但華盛頓卻安排民兵沿途狙擊英軍側翼及後衛,使到英軍無功而還,更有多人死傷。[6]2月23日,查理斯·馬胡德英语Charles Mawhood在史彭克鎮突襲一支新澤西州民兵,卻在追擊期間於叢林遭到近距埋伏,被民兵及大陸軍包抄攻擊。這些部隊既有愛德華·漢德的大陸軍兵,亦有威廉·麥斯威准將的新澤西民兵,一共造成英軍數十人傷亡。[7]

整體而言,民兵與英軍的交戰在1月到3月之間從未間斷。這些戰鬥集中在伊麗莎白鎮、史彭克鎮、板橋鎮、奎寶鎮及拉利藤河英语Raritan River沿岸,但到3月已經蔓延至大西洋海岸的沙勾英语Sandy Hook蒙茅斯縣一帶。由於戰事非常頻繁,雙方都沒有妥善紀錄各場戰事。維珍尼亞軍官亞當·史提芬英语Adam Stephen形容,自己的部下平均每周出勤八至十次,已經不會被人數較多的英軍部隊嚇倒,也將戰鬥視為平常之事;[8]2月5日的《賓夕法尼亞周報》報導,也指費城每日都從各地接受到英軍及黑森俘虜。[9]要到1777年4月春季來臨,牧草開始生長,英軍停止外出搜集糧草,新澤西州民兵的襲擊才逐漸平息。

後續影響[编辑]

糧草戰爭對英軍構成沉重打擊。在三個月的持續戰鬥,英軍最少有900人戰死、受傷或被俘,相當於特倫頓戰役中黑森俘虜的總數。由於紀錄不全,英軍的死傷人數應遠高於900人。[10]此外,由於英軍被民兵圍困於狹小的不倫瑞克及安博伊小鎮,又欠缺禦寒衣物、鞋隻、糧食及其他各樣補給,疫病開始在士兵之間橫行,傷兵也無法恢復戰力,使到英軍的軍力暴減,而且士氣低下。當何奧在8月27日發動長島會戰時,他統計得英軍有31,625人,當中有24,464人可以作戰;到1777年1月8日,英軍因戰損及逃亡等種種因素,只剩下22,957人,當中僅有14,000人可以作戰,且當時糧草戰爭才剛剛開始。換言之,何奧在北美征戰超過半年,其可作戰部隊已經縮減超過四成,當中大部分更是英國、黑森及蘇格蘭的精銳士兵。[10]

相對之下,北美民兵卻在糧草戰爭中大受鼓舞。在1776年12月前,北美民兵一直對戰力較佳的英軍心存恐懼,以至臨陣逃亡之事時有發生。但在糧草戰爭期間,民兵卻接連擊敗英軍,甚至主動在劣勢中發動攻擊。由於這些民兵欠缺紀律,英軍一直予以輕視,而華盛頓等大陸軍將領也對其頗有微詞。不過在糧草戰爭中,各地民兵的表現卻異常出眾,展露反抗英軍的決心及能力,令到交戰雙方都始料不及。華盛頓及時把握機會與民兵合作,而英軍則開始對戰局感到絕望。[5]

最後,糧草戰爭對新澤西州的效忠派居民也有深遠影響。在革命之初,效忠派居民不斷受到革命派的滋擾。當英軍進駐新澤西時,這些居民終於受到英軍保護,部分人更協助英軍作戰,捉拿革命人士。不過,當英軍放棄大部分的新澤西領土之時,革命派又再重新執政,令到效忠派居民陷入進退兩難。華盛頓在1月31日頒令,要求效忠派居民在30日內重新向美國宣誓效忠,或者帶同隨身物品搬遷到紐約州,否則一概視為敵人。[11]這使逃走的居民自此流離失所,但宣誓效忠美國的居民仍繼續受到革命派居民滋擾。不過,效忠派的居民都不再願意支援英軍,認為自己遭到英軍出賣;部分人更憤而加入革命一方。當何奧在1777年夏季發動費城戰役、而短暫進入新澤西州之際,再沒有效忠派居民願意提供物資援助,加劇英軍劣勢。這種情況在日後的費城及南方戰場一再出現。[12]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Fischer 2006,第346-347页
  2. ^ Fischer 2006,第349页
  3. ^ Fischer 2006,第353页
  4. ^ Fischer 2006,第354页
  5. ^ 5.0 5.1 Fischer 2006,第355页
  6. ^ 6.0 6.1 Fischer 2006,第356页
  7. ^ Fischer 2006,第356-357页
  8. ^ Fischer 2006,第355-357页
  9. ^ Fischer 2006,第358页
  10. ^ 10.0 10.1 Fischer 2006,第359页
  11. ^ Fischer 2012,第63页
  12. ^ Fischer 2012,第63页, Fischer 2006,第349-350页

參考資料[编辑]

  • Allison, Robert J.,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A Concise Hist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19-531295-9 (英文) 
  • Fischer, David Hackett, Washington's Cross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518159-3 (英文) 
  • Ketchum, Richard, The Winter Soldiers: The Battles for Trenton and Princeton, Holt Paperbacks; 1st Owl books ed edition. 1999, ISBN 0-8050-6098-7 (英文) 
  • Middleton, Richard, The War of American Independence: 1775-1783,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2012, ISBN 978-0-582-22942-6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