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亨利·伍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約瑟夫·亨利·伍傑英语Joseph Henry Woodger,1894年5月2日-1981年3月2日)英國的理論生物學家與生物學哲學家。他嘗試使生物科學更具嚴格性與經驗性的企圖深刻地影響了二十世紀的生物學哲學。 著名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爾認為「伍傑……對英美科學哲學的進展的影響與促進遠非他人所可比擬。」("Woodger… influenced and stimulated the evolution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Britain and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hardly anybody else").[1]

伍傑出生於諾福克郡大雅茅斯, 於1911年至1922年間就讀於倫敦大學學院 ,僅有一段時期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服役。之後他成為倫敦大學米德塞斯醫院醫學院的高級講師。1947年,他成為該校的教授,最終於1959年以生物學榮譽教授身份退休。對親友而言,他有如蘇格拉底。他與妻子Eden居住在薩里郡艾普森,並育有四名子女。1981年去世。

著作[编辑]

  • Biological Principles (1929). London: K. Paul, Trench, Trubner.
  • The Axiomatic Method in Biology (1937).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The Technique of Theory Construction (1939), Chicago.
  • Biology and Language (1952).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相關條目[编辑]

有機體說作為一種哲學傾向主張實在(reality)最好要被當作一有機的整體(organic whole)來理解。在定義上接近整體論柏拉圖霍布斯康斯坦丁·布倫納(Constantin Brunner)是其代表。

作為生物學學說的有機體說強調有機體的組織,而非合成(化合)。里塔(William Emerson Ritter)於1919年創造此一術語。

需要注意的是有機體說與活力論(生機論,Vitalism)的不同。後者的主張乃是強調生物與無生物之間的差別,在於無生物可以透過物理法則來解釋,而生物則因其具有非物質的組成成分,而無法用物理法則說明。如亞里斯多德的心靈(psyche),或是笛卡爾的精氣(spirit)。

而有機體說則在於強調有機系統內部自動生成的秩序性與系統性,而無生物也可被納入有機系統之中。兩者相同之處,在於同樣都反對生物學的機械論解釋。

1930年代早期,由伍傑、李約瑟瓦丁頓(Conrad Hal Waddington)、琳琪(Dorothy Maud Wrinch)組成的理論生物學俱樂部(Theoretical Biology Club)標示著生物學的有機論者方法的發起。該俱樂部反對生物學中的機械論還原論基因中心觀點的進化論(gene-centered view of evolution)等觀點。其中內部成員多受到懷特海哲學的影響。[2][3][4][5]

該俱樂部最終因為他們失去由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feller Foundation)所提供的為進行研究所需的支助而解散。[6]

受到有機體說的影響,而提出一般系統論的構想。

引用出處[编辑]

  1. ^ Popper, Karl (1981), "Obituary: Joseph Henry Woodger",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32 (3): 328-330
  2. ^ Reconciling science and religion: the debate in early-twentieth-century Britain, 2001, Peter J. Bowler
  3. ^ A his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Michel Morange, Matthew Cobb, 2000, p. 91
  4. ^ Cambridge scientific minds, Peter Michael Harman, Simon Mitton, 2002, p. 302
  5. ^ Greater than the parts: holism in biomedicine, 1920-1950, Christopher Lawrence, George Weisz,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 12
  6. ^ The future of DNA, Johannes Wirz, Edith T. Lammerts van Bueren, 1997, p. 8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