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法斯特爾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約翰·法斯特爾夫爵士(Sir John Fastolf)(1378年-1459年11月5日),嘉德勛章的授予者,是英法百年戰爭中,英格蘭的一名騎士。由於他做為莎士比亞的虛構人物約翰·法斯塔夫的原型(另一說是約翰·奧德卡索(Sir John Oldcastle)),因此在歷史上享有較長久的聲名。歷史學家認為他的權力值得擁有這些名聲,不只是做為一名士兵,而且還是一名兵法作家,甚至可能是位早期的工業家。

家世及早年[编辑]

法斯特爾夫是諾福克郡的一名紳士─開斯特(Caister-on-Sea)的約翰·法斯特爾夫之子。傳聞他在1398年前服侍過第一任諾福克公爵─湯瑪斯·莫布雷(Thomas de Mowbray),並在1405~1406年間服侍愛爾蘭湯瑪斯·蘭開斯特爵士。在少年時,他曾要求陪伴亨利·博林布魯克(Henry Bolingbroke,即後來的亨利四世)一起前往耶路撒冷

婚姻[编辑]

1408年,他和威爾特郡克姆堡(Castle Combe)的史蒂芬·斯克羅普(Stephen Scrope)爵士的遺孀─米莉森特結婚。這場婚姻帶給他龐大的財富。

在法國的生涯[编辑]

1413年,法斯特爾夫於加斯科涅服役,1415年~1439年間在法國北部服侍亨利五世和他的弟弟培福公爵(Duke of Bedford)。1415年,他參與哈弗勒爾圍城(siege of Harfleur),但受傷遣被送回鄉,因而錯過阿金庫爾戰役,1415~16年冬天,他回歸戰線協助抵抗想要收回哈弗勒爾的法軍。他是培福家族的家族總管,也是曼恩安茹地區的總督,並在1426年2月成為嘉德騎士團的成員。另外他也曾被任命到金羊毛騎士團,不過這個命令在1429年作廢。[1]同年稍晚,他的指揮權被約翰·塔爾波特取代,並在奧爾良之圍後成為一個爭議性人物。在法國的這段時間,他還成為了錫萊勒季堯姆(Sillé-le-Guillaume)男爵。

成功與失敗[编辑]

經過1428年返回英格蘭的探訪後,法斯特爾夫再次返回戰場。1429年2月12日,他在領導運輸部隊前往奧爾良時,遭遇法蘭西和蘇格蘭的聯軍的埋伏,但仍順利擊退,史稱鲱魚之戰( Battle of the Herrings)。在法斯特爾夫的傳記The Real Falstaff (2010, Stephen Cooper著)中,重新定位了這場戰鬥的位置。同年6月18日,由法斯特爾夫和塔爾波特率領的英軍在帕提戰役中慘敗。根據在世的法國歷史學家Jehan de Waurin的說法,這個悲劇的發生是由於塔爾波特的輕率,還有法斯特爾夫在英軍絕望時臨陣脫逃,其他描述則指稱他是個懦夫。事實上培福公爵當時曾剝奪他在嘉德騎士團的地位,不過在正式調查後便讓他光榮復職。這個小插曲後來被莎士比亞不當的引用在他的劇本亨利六世 (第一部)(第四幕 第一場)。

法斯特爾夫繼續在法國光榮服役,並同時被培福公爵和約克的理查所信任。1440年,他終於以六十多歲的高齡返鄉,但他的醜聞持續地纏著他。1451年的凱德叛亂(Cade's rebellion)中,由於他削減諾曼第的駐防部隊造成英國的損失,而被指控為叛亂份子。

法斯特爾夫與聖女貞德[编辑]

1429年,奧爾良之圍期間,法軍在聽說法斯特爾夫將帶領一支龐大的援軍(實際上真的很龐大)來加入圍城軍隊時,原本計畫要放棄這座城市。約翰.阿朗松公爵(又被稱為「奧爾良的私生子」)打算隱瞞貞德並在將領會議中忽視她。對此,貞德給了一個著名的答覆:

「混帳!混帳!我以上帝之名命令你們,一旦知道法斯特爾夫要來就得告訴我。如果瞞著我讓他們通過,我會砍了你們所有人的頭!」

法軍的將領們對她讓步,而她也成功地為奧爾良解圍。

即使法斯特爾夫嘗試帶領一批部隊和火砲來支援,仍然阻止不了貞德佔領羅亞爾河流域的城鎮。經歷這一連串突然的失敗,塔爾波特與法斯特爾夫決定和法軍進行一場正面戰鬥來阻止他們的勝利,導致帕提一戰中法斯特爾夫的驚險逃脫(撤回到巴黎)與塔爾波特被俘虜。

「一個殘忍且報復心強的人…」[编辑]

根據1950年代牛津學者K. B. McFarlane的研究表示,法斯特爾夫在法國賺了一大筆錢,並將它帶回英國投資不動產。這段時間,他的名聲正顯得十分複雜。一名侍衛將它描述為:「他是一個殘忍且報復心強的人,而且通常不會抱有同情憐憫之心。」("cruel and vengible he hath been ever, and for the most part without pity and mercy"),這個評論因為被記載在帕斯頓信件(Paston Letters)上而變得有名。另外,法斯特爾夫妻子財產中,他的配額裡有一大片房地產在諾福克郡沙福郡,在倫敦的南華克還經營一間野豬頭酒吧,它的遺址在1990年代被發現,但只找到了幾塊鋪面。

1435年起,尤其是在退休之後,他寫下了許多備忘錄,抨擊政府對法戰爭的戰略和政策應該繼續執行。這些資料由他的秘書威廉·伍斯特(William Worcester)保留下來,之後在19世紀由教士約瑟夫·史蒂文森出版。他同時在一個文學圈子中佔有一個重要的地位,這個圈子為他創作手稿,給在英國或法國的他。

他的晚年被東盎格魯的房地產帶來的官司和爭議纏身,靠著帕斯頓和威廉·耶爾弗頓(William Yelverton)才解危。他還被捲進了朝廷中的派系鬥爭,也就是後來的玫瑰戰爭。帕斯頓和耶爾弗頓成為法斯特爾夫逝世後幫他繼續爭奪財產的主要人物。法斯特爾夫傾向於支持在法國服侍過的約克的理查,但稱他是「約克派」的成員並不適當。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年都是孤身一人住在南華克和開斯特,也沒有子嗣。他的形象似乎有點孤獨,不過他也多次嘗試為自己擬定幾個理想,如在開斯特城堡(Caister Castle)建立教會大學。

死亡與葬禮[编辑]

1459年11月,法斯特爾夫於開斯特逝世。他和他的妻子米莉森特一起葬在聖本內特修道院(St Benet's Abbey)南邊一個特別建築的通道上。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年,他是諾福克地主約翰·帕斯頓(帕斯頓信件的編者,收錄超過千件帕斯頓家族間的通信)最緊密的政治盟友與朋友。他的臨終遺囑指名約翰·帕斯頓為遺囑執行人及法定繼承人以繼續多年的訴訟。聖本內特修道院遺址的美景令人難以忘懷,它和開斯特城堡一樣仍可參訪。開斯特城堡並無法如法斯特爾夫所期望的成為教會大學,而由帕斯頓家族接手。法斯特爾夫多數的財產則捐給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Magdalen College, Oxford)。

大眾文化[编辑]

莎士比亞[编辑]

法斯特爾夫在莎士比亞的早期劇本亨利六世 (第一部)中是個拋棄英雄塔爾波特爵士的懦弱騎士。在前兩頁中,角色被定名為福斯塔夫(Falstaffe)而非法斯特爾夫(Fastolf)。莎士比亞將法斯特爾夫的早年生涯設定為哈爾親王約翰·奧德卡索(John Oldcastle)的損友。這讓真實的奧德卡索後代感到不滿,因此才將名字改為福斯塔夫,這個名字在後續的三部作品裡也繼續沿用。

法斯特爾夫一貫的吹噓和懦弱風格可能是使用他名字的原因之一。有些作家認為法斯特爾夫喜愛羅拉德派也和奧德卡索有關,這個論點也加強了使用名字的說法。Stephen Cooper認為實際上沒有證據能證明法斯特爾夫是羅拉德派的成員,反而有大量資訊顯示他和他的主人亨利五世一樣是個天主教徒。’

史實的法斯特爾夫和劇本中的福斯塔夫還有幾個相似之處也包含曾服侍湯瑪斯·莫布雷和組織野豬頭酒吧。但福斯塔夫在劇中並非一個實際意義上的士兵,而是多位名人的混合體和少許的原創性質。確實,福斯塔夫是在亨利五世統治時期就過世,而當時法斯特爾夫才走到他生涯的中路而已。

電子遊戲[编辑]

法斯特爾夫為光榮的遊戲長劍風暴:百年戰爭的登場人物,被描述為英國的貢獻者,以長劍為主要武器。

世紀帝國II:帝王世紀中,他在聖女貞德劇情戰役中扮演敵對角色。外觀為一名使用長槍的騎士。

注釋[编辑]

  1. ^ Lunden p. 141

參考文獻[编辑]

  • Chronicles of Enguerrand de Monstrelet.
  • Chronicles of Jehan de Waurin.
  • Fastolf's letters in the Paston Letters
  • William Oldys' Biographia (1st ed., enlarged by Gough in Kippis's edition).
  • Dawson Turner's History of Caister Castle
  • Scrope's History of Castle Combe.
  • Joseph Stevenson, Letters and Papers Illustrative of the Wars of the English in France during the Reign of Henry the Sixth King of England (London 1864, re-printed by Elibron Classic, 2007)
  • James Gairdner's essay On the historical Element in Shakespeare's Falstaff, ap. Studies in English History.
  • Kåre Lunden, Bra Böckers Världshistoria vol. 6 Europa i kris, published by Bra Böcker AB in Höganäs. Printed in 1984.
  • Sidney Lee's article in the first edition of the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 K. B. McFarlane, The Investment of Sir John Fastolf's Profits of War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Historical Society, 1956)
  • Gerald Harriss's article in the second edition (2004) of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 D. W. Duthie, The Case of Sir John Fastolf and other Historical Studies (1907).
  • Stephen Cooper The Real Falstaff, Sir John Fastolf and the Hundred Years War (Pen & Sword, 2010).

Public Domain 本條目出自已经处于公有领域的: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第十一版.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