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红燈照,一作紅燈罩,是義和團運動中的女性組織之一,其他類似的組織尚有青燈照藍燈照黑燈照砂鍋照等,但以紅燈照最為重要著名。

義和團女性組織概況[编辑]

義和團的組織,是以為基層單位,分屬於八卦八個團(總壇),各團有老師為首領,而壇有大師兄、二師兄、…等為其領導。義和團中婦女組織亦類似男性組織,但其獨立於男性各團之外,而有自己的壇口,然而經常附屬於某個總壇而與之配合,例如黃蓮聖母所領導的天津紅燈照及張德成的坎字團就是這種關係。團員一般彼此以姐、師妹稱呼,其首領稱作大師姐、二師姐…等,在天津的紅燈照,則稱其首領為黃蓮聖母、二仙姑。婦女組織的發展以天津城最發達,並以其為中心在四周地區發展。

義和團中的婦女組織見於記載的有紅燈照、青燈照、藍燈照、黑燈照及砂鍋照等。其中紅燈照,按當時人記載,「女童習紅燈罩」,或說紅燈照用「十許歲之女孩」 ,又說大致上是「取十八歲以下至十二歲以上之閨女」。一般說法是她們全身穿著紅色裝束,手提紅燈籠,故稱作紅燈照。

相較於紅燈照為較年輕的女性,其他的婦女組織如藍燈照、青燈照、砂鍋照等,多是中年以上的婦女,尤其是寡婦所組成,例如有「婦人習藍燈照」的說法,又一說青燈照是四十歲左右的婦女,而黑燈照為一寡婦創辦,團員多為青年寡婦。總之這幾個組織大致上是中年以上的婦女尤其是寡婦所組成的,各組織按其裝束的顏色作為區分,但這些組織重要性和知名度不如紅燈照,幾乎不見於文獻記載。

紅燈照女性的背景[编辑]

義和團中婦女的出身類似於男性,多來自於社會的中下階層。例如天津紅燈照的領袖黃蓮聖母林黑兒,即本出自船家,而且曾為妓女,她在天津地區就多召集下層的女子加入紅燈照。 又如在義和團中地位不低的女性翠雲孃,早年是與父親賣藝江湖為生的。下層的婦女們較感受到生活的困苦及外人和教民的壓迫,且較易相信迷信的法術信仰,因此加入者較多。

紅燈照女性的訓練[编辑]

義和團為一具民間信仰色彩的武術團體,因此紅燈照亦有種種的武術和法術訓練,平時在她們師父的領導之下,會綀習如揮刀、煽扇子等的功夫,訓綀常十分嚴格而辛苦。

而據說紅燈照女性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綀習之後,可步行水上而不溼,並可騰空而飛,又手中扇子一揮,則敵人大炮會不響,或者船艦房屋會自然起火等等。這些法術雖多半為迷信和宣傳的幌子,但也因此吸引了更多女性的加入。

紅燈照在義和團運動中的活動[编辑]

在義和團運動中,婦女的主要參與包括醫療救護、情報的搜集、實際作戰、以及在宣傳和團員心理上的支持等。

在醫療方面,紅燈照的黃蓮聖母自稱能醫治各種病傷,因此向她求醫之人甚多,而且據一些參與義和團運動的老年人的口述,她們真的醫治好了不少受傷之人,並且稱贊黃蓮聖母的醫術。

在實際作戰上。一方面紅燈照經常四處出動,憑藉她們的「法術」焚燒西人房屋教堂及船隻等,她們因被認為不怕「穢物」,不怕槍炮,因此常與義和團男性組織聯合作戰,由天津的義和團首領張德成常和黃蓮聖母聯繫,商討作戰計畫,可看出二者在戰場上的緊密關係,紅燈照成員們雖為女性,但在史料中記述許多人在戰場上作戰英勇,視死如歸。 此外,在東北也有紅燈照組織對抗軍的記載。

在宣傳和心理上。如黃蓮聖母到鐵鋪買螺絲,卻自稱盜自洋人大炮,又宣稱能用香灰治槍傷,又用各種神蹟的宣傳,使人們相信紅燈照都具有神力,一方面使人們敬服,一方面能提振團眾的信心及士氣. 而另外有所謂「踩城」的制度,每隔七到十日出戶繞村子跑,邊耍刀邊喊口號;又有「出風」,即在公共場合綀功夫。藉著這些方式,達到對大眾宣傳的效果。

當時下層百姓受到外人及教民欺侮而生活困苦,正需要如聖母或紅燈照仙姑們這種一方面「法力高強」能對抗外人保護大家,另一方面又具有溫柔女性形象的「神」來作為心靈上的慰藉,這和中國傳統女姓神祇如觀音媽祖等廣受到大眾歡迎的情形頗為類似,而義和團也正利用這種群眾心理,刻意地以宗教宣傳等手法塑造出了紅燈照及聖母們「女神」的形象。

紅燈照的失敗[编辑]

紅燈照女子雖努力於愛國仇外的運動,但畢竟其倚仗的是迷信的法術,其後八國聯軍攻入天津,天津城破,黃連聖母及城內的紅燈照女性,都被抓被殺,不少女子被抓時態度多十分從容,亦有不少人求自殺殉死,其他地區的紅燈照組織也隨者義和團和清軍的失敗而瓦解。

紅燈照組織與婦女地位[编辑]

具神性的女性[编辑]

在紅燈照中,可看到不少女性因加入而提高了自身地位,獲取了權力。如天津紅燈照首領黃蓮聖母,清朝官員裕祿之尊,竟曾經朝拜之,她和其妹三仙姑行走時,皆有大批男子隨侍保護,人民敬之為神。而對於紅燈照女子,「人民皆焚香跪接,不敢仰視,稱為仙姑,拳匪遇之,亦跪伏道旁」。

雖然她們的地位及權力異常地超出一般婦女,甚至更高於義和團中的男性,她們被尊敬甚至崇拜,並非是因為她們女人的身分,而是她們被視為「神」,她們是靠著宗教上的力量,被認為受到神明的附身,具有神性,因此能夠得到甚高的地位,因此並不表示婦女在社會上地位的提高。

仍存在的女性歧視[编辑]

就整體上看來,義和團對於一般的女性是甚為鄙視的,他們認為婦女是污穢的,他們的法術常會因婦女的污物而被破,因此在他們的活動地區,經常禁止婦女出屋。一種說法是因為男性義和團員因會受外國人和教民婦女「穢物」的影響,而被破解法術,故要靠同為女性的紅燈照來「以毒攻毒」對抗敵人。這些想法都仍延續中國傳統對女性的歧視。也可見少數女性的受到重視尊敬仍只是一個表象,一般婦女仍然地位甚低而不受重視。

以愛國為目的達成的婦女解放[编辑]

但另一方面,紅燈照婦女的活動實際上打破了傳統婦女在生活上的一些限制,參加義和團婦女組織的女子,得以藉著修習法術、保衛國家等「正當」的理由,在生活上突破傳統的家庭和禮教對於女子的種種束縛,如女子不得任意出戶,女子不得參與公領域事務等等。

而在婦女身體解放的主張上,義和團中有婦女不梳頭,不纏足的說法,似乎是主張解放傳統對於婦女身體的束縛。但這種說法卻經常是配合著義和團仇外愛國的想法及行動而起,如義和團歌謠唱道「婦女不梳頭,砍去洋人頭,婦女不裹腳,殺盡洋人笑呵呵」 ,似乎並未認真看待婦女身體解放的問題,而更著重於殺洋人的目的。而不纏足不梳頭的最大的目的,實是認為纏足、梳頭會造成穢物,會破解義和團的法術,因此才加以禁止。此外不纏足的主張也應是有利於行動和作戰上的方便。

紅燈照為主題的文藝作品[编辑]

1977年,中國京劇院四團上演京劇《紅燈照》。編劇呂瑞明嚴肅,主演楊秋玲劉長瑜等。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

  • 楊家駱主編《義和團文獻彙編》(臺北:鼎文,1973)
  • 南開大學歷史系編《天津義和團調查》(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
  • 廖一中、李德征、張旋如等編《義和團運動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 《庚子事變文學集》(臺北:廣雅,1982)
  •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輯部編《義和團檔案史料續編》(北京:中華書局,1990)

期刊文章[编辑]

  • 陳青鳳〈義和團動中的婦女組織-紅燈照-的考察〉,《政大歷史學報》,7(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