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卡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索卡事件英语Sokal affair),又稱索卡惡作劇(Sokal hoax),發生於1996年,由物理學艾倫·索卡Alan Sokal)向後現代主義學者的著名惡作劇。

經過[编辑]

1996年紐約大學的教授索卡文化研究雜誌社會文本》(Social Text)投稿一篇偽科學的文章,文題為《跨越界線:通往量子重力的轉換詮釋學》(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 Quantum Gravity)。

在《社會文本》刊出該文的同日,索卡在Lingua Franca聲明該文是惡作劇,令出版《社會文本》的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蒙羞。索卡自謂其文是「左翼暗號的雜燴、阿諛奉承式的參考、無關重要的引用、完完全全的胡扯」,說他用了學術界「在我能找到的範圍中,有關數學和物理最愚昧的語錄」。

因為該篇論文的成功發表,索卡認為《社會文本》欠缺嚴謹的審查,並「能發表一篇有關量子物理的論文而沒有麻煩任何對這個範疇有認識的人,感到很舒服」。

而《社會文本》的編輯群則說他們相信該文因為該文「是專業科學家熱切尋求後現代哲學認同他的範疇的建設」。社會文本甚至把索卡的文章刊在一個特別版中。

索卡認為重點在於:期刊出版論文非基於該文的正確或合理與否,卻基於作者的銜頭。「My goal isn't to defend science from the barbarian hordes of lit crit (we'll survive just fine, thank you), but to defend the Left from a trendy segment of itself. ... 有過百個重要政治和經濟議題和科學和技術息息相關。科學社會學在最好時已去闡明這些主題。但輕率的社會學如同輕率的科學,無用甚至有反效果。」

一個訪問中,索卡表示他是在讀過Higher Superstition: The Academic Left and Its Quarrels With Science後而有意進行其實驗。

影響[编辑]

1997年,索卡和Jean Bricmont合著了《知識的騙局》(Impostures Intellectuelles),在美國出版時名為《時髦的胡說:後現代知識分子對科學的糟蹋英语Fashionable Nonsense》(Fashionable Nonsense: Postmodern Intellectuals' Abuse of Science)。索卡和Bricmont批評了科學知識社會學中的社會構造主義強勢綱領

相對地,後現代主義者則認為「雖然他們對建設性的批評開放,但認為索卡欠缺了對他們的範疇的基本理解,因而其大部分反駁語無倫次,毫無用處。」科學社會學者Bruno Latour視整件事為茶杯裏的風波。

參考[编辑]

  • 李國偉,〈都是索卡惹起的——科學與文化研究界的一次交鋒〉,《一條畫不清的界線》, 頁92-97,台灣:新新聞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1999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