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贝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索爾·貝洛
SaulBellowAndKeithBotsford.jpg
索尔·贝洛(左)
原文名 Saul Bellow
出生 1915年6月10日(1915-06-10)
 加拿大
逝世 2005年4月10日(89歲)
 美國
国籍  加拿大
 美國
职业 作家
签名 Saul Bellow signature.svg

索尔·贝洛Saul Bellow, 1915年6月10日-2005年4月5日),美国作家,也是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普利策奖获得者[1]。索尔·贝洛的代表作為《洪堡的礼物》。

生平[编辑]

1915年贝洛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一个俄国犹太血统的移民家庭,在他的父亲被牵连进一个贩卖私酒的纠纷之后,全家都搬到芝加哥并在那里定居下来。在芝加哥,贝洛的想像力变得丰富起来,而他的思想也开始萌芽。

他在经历了西北大学人类学研究、芝加哥的平民生活和被卷入政治纷争的青涩岁月后,索尔·贝洛完善了自己的世界观。从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从事写作,中途去了一趟墨西哥,希望拜会被流放的俄国共产主义作家托洛斯基,不幸的是托洛斯基在他到达的前一天被杀了。

贝洛的第一部小说《晃来晃去的人》,于1944年发表,紧接着《受害者》在1947年出版,在欧洲都引起了巨大反响。然而,在《阿奇正傳》里,他试着去描绘在大萧条期间芝加哥的第一代美国犹太人的流浪生活,这是贝洛写作生涯的一个转折点。《阿奇正傳》是贝洛风格的初次亮相,尽管作者自己并不觉得此书文笔足够成熟,并且马上推出一系列在他看来文字老到,更具美感的文字,它们是1956年的《且惜今朝》和1959年的《雨王汉德逊》。后者几乎可以说是他最负盛名的喜剧小说,连同他1964年的作品《赫索格》,是贝洛自己的事业高峰同时也是美国1950年代小说的高峰,令之后的作家难以望其项背。

然而上世纪60年代末的嬉皮士们却并不喜欢贝洛,他们把他视为墨守成规、大男人主义种族歧视以及精英意识的代名词。而贝洛的反击是《赛姆勒先生的行星》,在里面他嘲弄当时统治着美国社会的嬉皮士作风和浅陋的佛洛伊德世界观。对于现代生活的批判让人们感觉到他逐渐变成了右派,他在197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感言中就大行批判之道,人们于是称呼他为一个由激进分子转变了的新保守派。“让我多花点时间来看看这个工作吧,”贝洛说道,“提及私生活,混乱或者几近疯狂;说到家庭,丈夫、妻子、家长、孩子,都困惑而迷乱;再看看社会风气、人际交往以及性行为,更是世风日下。个人混乱了,政府也晕头转向了。道德的沦丧和生活的潦倒是我们长久的梦魇,我们困在这骚动的世界里,被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所困扰。”

无可厚非,贝洛的黄金时期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和1975年《洪堡的礼物》的发表间,当然了,他写作生涯中的小小说成果也相当惊人。他的作品远远超出了曾经误解或忽视他的那些新浪潮主义者存在主义者所能估计的价值。

正如诺贝尔的获奖理由所概述,贝洛是一个“对于当代文化富于人性的理解和精妙的分析”的作家。“康拉德说得没错,艺术是试着去发现世界,从现实生活中,也从物质中,去发现生活的根本、永恒和精髓。”贝洛的存在就是在说明这样一个道理,这位现代的大师级人物,笔耕不辍,并且延续着小说的魅力。他同司汤达、康拉德、狄更斯福楼拜德莱塞这些伟大的文字实践者齐名,不以古怪作噱头、不借时髦为卖点,而以其对人性的刻画见长。现在他加入了他们在天堂的聚会,索尔·贝洛需要的惟一的墓志铭是—小说家。

作品[编辑]

「貝婁早年就對文學有著濃厚的興趣,讀大學時就練筆寫作。至今已發表十多部長篇小說和多種短篇集、散文集、札記。其中小說《晃來晃去的人》、《阿奇正傳》、《雨王亨德森》、《赫索格》、《賽姆勒先生的星球》、《洪堡的禮物》,一次又一次把貝婁推向廿世紀美國小說創作的高峰。」[2]

作品在台灣的出版[编辑]

  • 賈長安/譯,《擺盪的人》,台北市:晨鐘,1970年。
  • 鄭臻、袁則難/譯,《抓住這一天》,台南市:新風,1971年。
  • 王存立/譯,《雨王‧韓德森》,台北市:久大,1974年。
  • 譯者不詳,《韓伯的禮物》,台北市:世界文物,1978年。
  • 鄭臻、袁則難/譯,《抓住這一天》,台北市:遠景,1981年。
  • 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編譯委員會/著,《梭爾貝羅》,台北縣:書華,1981年。
  • 吳安蘭/譯,《最後的十二月》,台北市:皇冠,1982年。
  • 湯新楣/譯,《阿奇正傳》,台北市:遠景,1983年。
  • 陳映真/主編,《索爾‧貝婁》(諾貝爾文學獎全集),台北市:遠景,1983年。
  • 葉瑋/譯,《珍重今朝》,台南市:文言,1983年。
  • 詹生、貝婁、以撒辛格/著,名片名著全集編輯委員會/譯,《遲開的薔薇》,台北市:逸群,1984年。
  • 麥倩宜/譯,《怨婦》,台北市:皇冠,1984年。
  • 鄭臻、袁則難/譯,《抓住這一天》,台北市:遠景,1988年。
  • 顏元叔、劉紹錄/譯,《何索》,台北市:台灣英文,1989年。
  • 鄭臻、袁則難/譯,《抓住這一天》,台北市:萬象,1993年。
  • 宋兆霖/譯,劉森堯/導讀,《赫索格》,台北市:桂冠,1994年。
  • 鄭臻、袁則難/譯,《抓住這一天》,台北市:桂冠,1995年。
  • 程長泰/譯,《受害者》,台北市:國立編譯館,1995年。
  • 李桂蜜/譯,《像他這樣一個知識分子》,台北市:時報文化,2003年。

参考资料[编辑]

注釋[编辑]

  1. ^ University of Chicago accolades — National Medal of Arts. Retrieved 2008-03-08.
  2. ^ 孟憲忠《諾貝爾文學獎作家的人生之旅》第218頁

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