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爾納定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維爾納定律(Verner's law),由卡爾·維爾納於1875年提出,該定律描述了發生在原始日耳曼語(PGmc)中的一次歷史音變,指出了,出現在非重讀音節的末尾的清擦音*f, *þ, *s和*x,經過濁化轉變成了*b, *d, *z和*g。

疑團[编辑]

發現了格林定律以後,在運用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的不規則現象。原始印歐語(PIE)的輕塞音*p, *t, *k按照格林定律本應該在原始日爾曼語中分別轉變成*f, *þ(齒間擦音)和*x(舌根擦音),通常情況下的確是這樣的。但是,在一大批的同源詞中,以其在拉丁語古希臘語梵語、和波羅的語中的形態可斷定其PIE音素是*p, *t, *k,在日爾曼語中卻表現爲濁塞音*b, *đ, *g。

起先,少許的「異常」並未引起過多的關注,學者們更熱心於發現更多「規則」的實例。然而,終究還是有越來越多的語言學家,不再滿足於這些「聽話」子集,而是決心要構建出普遍適用的「無例外」的音變規則體系。

一個由PIE的*t到PGmc的*d的典型例子是*ph₂tēr(「父」,*h₂表示喉音,e上的一橫是長音記號)與*fađēr的對映(而不是預期的*faþēr )。有趣的是,同爲親屬稱謂且結構也相似的PIE:*bʰreh₂tēr(「兄弟」)所對映的PGmc:brōþēr則完全符合格林定律。更有意思的是,我們經常會發現,與PIE:*t對映的*þ和*đ還可以分別出現在同一詞根的不同形態中,如*werþ-(「轉」)字的單數第三人稱過去時爲*warþ,而複數型和過去分詞卻作*wurđ-(加相應的屈折詞尾)。

解答[编辑]

卡爾·維爾納第一個開始去探求,究竟是甚麼因決定了這兩種結果的分配。通過觀察,他發現,這些發生了不按「規則」的濁化的清擦音不會出現在詞首,而且前臨的元音在PIE中都是非重音。在現代日爾曼語中重讀音節多固定在詞首,但是原始的PIE重音位置很多都在希臘語和早期梵語中保留了下來。*ph₂tēr*bʰreh₂tēr之間最要緊的區別就在於,前者的重音在第二音節,後者卻是位於詞首(cf.梵語的pitā́和bhrā́tā)。

類似的,*werþ-和*wurđ-的差異也因重音位詞幹和屈折詞尾(首音節輕讀)的不同而得以解釋。還有其他一些符合維爾納定律的例子,比如:現代德語的ziehen | (ge)zogen(「拉」)< PGmc. *tiux- | *tug- < PIE *déuk- | *duk´-(「引」).

維爾納定律還有一個伴隨產物:即在此規則下,PIE中的s在PGmc的某些詞中轉變成了z。繼而,在斯堪的納維亞語西部日爾曼語支的德語、荷蘭語英語弗里斯蘭語中,z又轉變成了r,維爾納定律解釋了某些屈折變化中/s/和/r/的交替。比如,古英語動詞ceosan(「選」,現代英語作「choose」),複數過去時爲curon過去分詞爲 (ge)coren < *kius- | *kuz- < *ǵéus- | *ǵus-(「嘗,試」)。假如聲母未發生轉變的話,coren的詞形可能會一直保存在英語中(cf. kiesen : gekoren(choose,古語))。但是維爾納的/r/在「were」(現代英語系動詞「是」的複數過去時)中就沒有被磨滅——were < PGmc. *wēz- 與was(「是」的單數過去時)對立。類似的lose(英語lost「丟失」的弱化形)也有一個forlorn與之相配(cf.荷蘭語verliezen : verloren;在德語的對映詞中,/s/已經磨滅,lose對映爲verlieren,forlorn對映verloren)。

維爾納定律的時限[编辑]

日爾曼語言發生了重移至詞首的轉變之後維爾納定律就不再適用了。因為古語的重音位置纔是導致此類濁化的必要條件,從清輔音向相應濁化變體轉變所依賴的環境被重音的移動取消了。然而最近有觀點認為維爾納定律在「後」格林定律時代仍然有效。专家指出,在一定条件下,即使转化方向相反最终结果也有可能是一样的。

意義[编辑]

卡爾·維爾納於1876年在歷史語言探索雜志上發表了題爲Eine Ausnahme der ersten Lautverschiebung(「一個音變特例」)論文中闡述了他的發現。但是早在一年前在他寫給Vilhelm Thomsen(維爾納的朋友和導師)的一封私信中他就已經簡要地講述了這一理論。

維爾納的發現在年青一代比較語言學家——所謂新語法學家——中間激起了極大的熱情。因為它爲新語法學家們所追求的無例外的音變規則("die Ausnahmslosigkeit der Lautgesetze")提供了有力的理論依據。

參見[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