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網絡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网络战是一种黑客行为,它通过破坏对方的计算机网络和系统,刺探机密信息达到自身的政治目的。它是信息战的一种形式,但有时被视为等同于常规战争[1]

网络战是在2010年5月出版英文书籍Cyber War中定义为“一个民族国家为渗透另一个国家的计算机或网络进行破坏和扰乱的行为”[2]:6,该书作者是政府安全专家en:Richard A. Clarke经济学人杂志将网络战形容为“第五种作战形式”[3],美国代理国防部长en:William J. Lynn称“按理说,五角大楼已经正式认定网络战为一种新的战胜形式……(它)已经成为陆战、海战、空战以及太空站之外的能够造成威胁的一种新的军事行动”[4]

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宣布美国的数字基础架构是“战略性国家资产”,在2010年5月美国五角大楼成立了由en:Keith B. Alexander将军率领的美国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他也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主管,司令部的任务是保护美国军队网络安全以及攻击其他国家的计算机系统。英国政府在政府通讯指挥部GCHQ,一个类似于美国NSA的机构)的基础上成立了一个网络安全行动中心。然而,美国的网络司令部的成立是为了保护军队,除此之外政府和企业的网络的保护则分别交给了美国国土安全部和一些私人公司。[3]

2010年2月,美国立法委员警告说“电信和网络遭受袭击的威胁显著上升”[5]。根据Lipman报告,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国民经济的很多关键部分,目前正面临来自网络的威胁,包括金融业、交通运输业、制造业、医药、教育以及政府的网络安全威胁,所有的行业的运作现在都依赖于电脑。[5]

经济学人杂志中提到,中国计划在21世纪中叶打赢信息化战争。他们指出,其他国家也同样为信息战筹划,其中包括俄罗斯以色列以及朝鲜。伊朗吹嘘其拥有世界上第二大网军。[3] 美国政府网络安全专家James Gosler担心,美国面临计算机安全专家的严重短缺问题,估计国内现在只有1000名得到有资格的专家,而当前需要2至3万名技术熟练的专家。[6] 2010年7月的Black Hat电脑安全会议上,前国家情报副主任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将军,向数千名与会者发起挑战,找到一种“重塑互联网的安全架构”的方法,同时解释说,“你们要将网络世界视为战略要地”[7](原文是将网络世界视为北德平原(中文内容不全,故链接至英文wiki),北德平原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网络攻击的方法[编辑]

网络战由多种威胁组成。[8]

间谍活动及国家安全漏洞[编辑]

网络间谍活动是通过对互联网、软件或计算机进行非法攻击活动,从个人、竞争对手、团体、政府以及敌人处获取机密信息,从而得到军事、政治或经济优势的行为。未经安全处理的机密信息有可能被拦截甚至修改,使得世界上某处的间谍活动成为可能。见骤雨计划Moonlight Maze。亚历山大将军指出,前不久成立的网络司令部正试图确定商业间谍活动和盗窃知识产权等犯罪活动是否属于破坏国家安全的行为。[9]

蓄意破坏[编辑]

计算机和卫星协助的军事活动都有设备被中断的风险。指令和通信内容可以被拦截或更换。电力、水、燃料、通讯和交通基础设施都可能会受到干扰。据克拉克,民用领域也处于危险之中,并指出,安全漏洞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偷窃信用卡号码,黑客攻击的潜在的目标也包括电网、铁路和股市。[9]

2010年7月中旬,安全专家发现了一种恶意软件程序,已经渗透工厂中的电脑,并已蔓延到世界各地的工厂。纽约时报指出,这次攻击被认为是“第一次针对现在经济的基础——重要的工业基础设施的攻击”。[10]

电力网络[编辑]

美国联邦政府承认,输电系统易受网络战争的影响。[11][12] 美国国土安全部与工业界一同识别漏洞 ,并协助业界提升控制系统网络的安全,联邦政府也努力确保在“智能电网”下一代网络发展过程中的安全[13]2009年4月,据现任和前任国家安全官员,有关中国俄罗斯已渗入美国电力网络,并植入可以破坏该系统的程序的报告浮出水面。[14][15]北美电力可靠性协会(NERC)已发布公告,警告电网没有充分的对网络攻击的防护。[16]中国否认对美国电网的入侵行为。 [17][18]一个对策是切断电网与互联网之间的联系,在电网运行中仅加入droop speed control。[19][20]网络攻击造成的大规模停电事故,可能会破坏经济,打乱军事攻击的节奏,甚至造成全国性的创伤。

霍华德·施密特(Howard Schmidt),美国网络安全的领导者,对前面提到的电网遭入侵的可能性这样评论:[21]

至少是在那些非发达国家中,有可能黑客得到了进入公用事业公司行政工作的电脑系统的权限,而这些电脑与控制设备的网络并不相连。(霍华德)从来没有听说电网本身已经被黑客入侵。

网络战动机[编辑]

军事行为[编辑]

民间行为[编辑]

  • 不公正的商業競爭,例如癱瘓同業競爭對手的網站。
  • 竊取專利或研發中的產品。

私人行为[编辑]

  • 個人恩怨。
  • 竊取個資轉賣牟利。
  • 行動宣傳。例如無差別攻擊,並在對方的電腦裡留下「到此一遊」或其他宣傳特定活動的內容。

政府部门的反应[编辑]

限制网络战条约[编辑]

不同国家的情况[编辑]

美国的网络战[编辑]

美国“Kill switch bill[编辑]

中国[编辑]

韩国[编辑]

俄罗斯[编辑]

网络反间谍[编辑]

争议话题[编辑]

历史[编辑]

国际网络战禁令条款[编辑]

军备控制[编辑]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对网络战的定义中,包括传播有损他国精神、道德和文化的信息。与此相反,美国对网络战的定义则注重于物质上的破坏和经济上的损失,考虑到言论自由而不对政治上的损失加以考虑。这种意见上的分歧导致西方国家不愿签署全球网络军备控制协议。[22]

另见[编辑]

拓展阅读[编辑]

  • Brenner, S. (2009). Cyber Threats: The Emerging Fault Lines of the Nation Stat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385012
  • Carr, Jeffrey. (2010). Inside Cyber Warfare: Mapping the Cyber Underworld. O'Reilly. ISBN 9780596802158
  • Cordesman, Anthony H., Cordesman, Justin G. Cyber-threats, Information Warfare,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Protection, Greenwood Publ. (2002)
  • Janczewski, Lech; Colarik, Andrew M. Cyber Warfare and Cyber Terrorism IGI Global (2008)
  • Ventre, D. (2009). Information Warfare. Wiley - ISTE. ISBN 9781848210943
  • Ventre, D. (2010). Cyberguerre et guerre de l'information. Stratégies, règles, enjeux. Hermes-Lavoisier. ISBN 978-2-7462-3004-0
  • Ventre, D. (Edit.) (2011). Cyberwar and Information Warfare. Wiley - ISTE. 440 pages
  • Ventre, D. (2011). Cyberespace et acteurs du cyberconflit. Hermes-Lavoisier. 288 pages
  • Ventre, D. (2011). Cyberattaque et Cyberdéfense. Hermes-Lavoisier. 336 pages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books-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教科書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關電子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