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資治通鑑長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續資治通鑑長編》,共九百八十卷,南宋李焘(1115年—1184年)編撰。

《續資治通鑑長編》記載自宋太祖趙匡胤建隆(960年),迄於宋欽宗趙桓靖康(1127年),記北宋九朝168年史事。李燾遍取正史、實錄、政書,“旁采异闻,补实录,正史之阙略;参求真是,破巧说、伪辨之纷纭”,体例仿司马光资治通鉴》,本於“寧失於繁,無失於略”的原則,長編內容異常“翔實”﹐史料丰富,神宗朝每年史事記有九卷,哲宗朝每年史事記有十五卷[註 1],有記載不同者,則旁徵博引,“使眾說咸會於一”,並仿《资治通鉴考異》之法,自撰注文,以存異說。如《長編》卷二〇太平興國四年(979年)記楊繼業事是據路振九國志》之說;但李燾在注文中又引《三朝國史·楊業傳》的記載,別為一說,且云:“今但從《九國志》,更須考之。”李焘“耻读王氏(安石)书”,但在《长编》的正文和注文中也能公正、客观地评价王安石变法,“……曾布云,熙宁三年九月二十五河仓条贯。按此乃是八月二十七日立仓法,旧纪书癸末诏诸仓给受概量者,临时多寡,并缘为奸,刻军食十当三四,其增诸仓役人禄,立勾取重法,由是岁减运粮卒,坐法者五百余人,奸盗以故得不纵,后推及内外吏,吏始重仍法。新纪削去,削去其谀辞可也,如立仓法安可不书。”[1]

李焘在任华阳县主簿时,即有心编撰《续资治通鉴长编》,并开始准备材料。據周密的《癸辛雜識》載,李燾在搜集材料時,“作木廚十枚,每廚作抽替匣二十枚,每替以甲子誌之。凡本年之事,有所聞,必歸此匣,分月日先後次第之,井然有條”,因卷秩龐大,前後分四次上進。加上《舉要》六十八卷,《修換事總目》十卷,《總目》五卷,總計1063卷。孝宗興隆元年(1163年)、乾道四年(1168年)、淳熙元年(1174年),分別奏上書稿。隆兴元年(1163年),李焘第一次奏进十七卷《续资治通鉴长编》,进书状中有说明,“臣尝尽力史学,于本朝故事尤切欣慕。每恨学士大夫,各信所传,不考诸实录、正吏,纷错难言。”乾道四年(1168年),又奏进太祖至英宗五朝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共一百零八卷。淳熙元年(1174年),进书神宗至钦宗四朝。淳熙九年(1182年)全書完成,並稱“臣累次进所谓《续资治通鉴长编》,今重别写进,共九百八十卷计六百册。”。为了这部巨著,李焘“网罗收拾四十年”,“精力几尽此书。”由秘书省抄写,藏于皇家秘室。

南宋学者叶适說:“李氏《续通鉴》,《春秋》之后才有此书”,朱彝尊认为:“宋儒史学以文简为第一,盖自司马君实、欧阳永叔书成,犹有非之者,独文简(李焘)免于讥驳。”《四庫總目提要》說:“淹贯详赡,固读史者考证之林”,但也提到缺點:“虽采摭浩博,或不免虚实并存,疑信未见,未必一一皆衷于至当。不但太宗斧声烛影之事于《湘山野录》考据未明,遂为千古之疑窦”[2]。原本已亡佚,清乾隆修《四庫全書》時,從《永樂大典》中輯出,但缺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部份,宋徽宗、宋欽宗兩朝全缺。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有张金吾用活字排印爱日精庐本。光绪七年(1881年),浙江巡抚谭钟麟秦緗業黃以周等取楊仲良皇宋通鑑長編紀事本末》以補李書之缺,今存五百二十卷。

对本书的研究[编辑]

当代学术研究专著有:

注释[编辑]

  1. ^ 黄廷鉴以此评价很高,认为“其中分注考民划详引他书,而于神、哲之代尤多。”

参考文献[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一四熙宁三年八月癸末
  2.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续资治通鉴长编提要》

參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