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亚岱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翰·亚岱尔
JOHN ADAIR colour corrected.jpg
任期
1831年3月4日-1833年3月3日
前任 约翰·金凯德
繼任 本杰明·哈丁
第八届肯塔基州州长
任期
1820年9月29日-1824年8月24日
副州長 威廉·T·巴里
前任 加布里埃尔·斯劳特
繼任 约瑟夫·德沙
肯塔基州美国参议员
任期
1805年11月8日-1806年11月18日
前任 约翰·布雷肯里奇
繼任 亨利·克莱
个人资料
出生 1757年1月9日(1757-01-09)
南卡罗来纳州切斯特县
逝世 1840年5月19日(83歲)
肯塔基默瑟县
政黨 民主共和党
配偶 凯瑟琳·帕尔默
親屬 托马斯·贝尔·门罗(女婿)
居住地 怀特堂(White Hall)
專業 军人
信仰 新教
簽名 约翰·亚岱尔的簽名
軍事背景
效忠 美国
服役 南卡罗来纳州军队
肯塔基部队
军衔 陆军准将
參戰 美国独立战争
西北印第安战争
1812年战争

约翰·亚岱尔英语John Adair;1757年1月9日-1840年5月19日),美国诗人、军人、政治家,肯塔基州第18任州长,美国议会参议院代表。作为南卡罗莱纳州原住民,他曾加入肯塔基州民兵组织,服役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曾两次遭捕并以战俘身份被英军关押。战争过后,他被选派为南卡罗莱纳州大会代表参与美国宪法的修订。

1786年迁入肯塔基州后,亚岱尔投入到西北印第安战争,1792年,突袭了圣克莱尔堡附近的小海龟迈阿密族酋长。他在两场战役中深得人心,赢得人气,并于1792年以肯塔基州制宪会议代表的身份进入政坛。肯塔基从弗吉尼亚州分离独立后,亚岱尔曾在1793年—1803年间8次竞选州众议会。1802年-1803年间,他被委任为肯塔基州议会的发言人,并于1799年成为州第二次制宪会议代表成员。他晋升如美国参议院,并填补约翰·布雷肯里奇辞职就任美国司法部长后空出的席位,但在随后的选举中,因被牵涉到伯尔叛国案,而未能连任。经过长期打官司后,他被判无罪释放,其控告人詹姆·威尔金森将军被令致歉。但负面消息使他脱离政坛长达10年时间。1812年,亚岱尔投入到战役,带领肯塔基士兵与安德鲁·杰克逊部队展开了持久抗衡,敌军在新奥尔良战役中临阵怯懦,使他重获威名。1817年,他重返州议会,战役中的司令、第二届州长艾萨克·谢尔比,任命他为州民兵队的副将。1820年,肯塔基在1819年大恐慌中遭受重创,亚岱尔以财政纾困当选州长。此间,他的主要成就是创立了联邦银行,而其他许多财政改革被肯塔基州上诉法院指出违背宪法。触犯了新老法院争议。在亚岱尔担任州长的这一届,美国众议院形势不明朗,尔后他未再次竞选。1840年5月9日,他于哈罗兹伯格农场逝世。名为 “亚岱尔”的3个县都以他的名字命名(分别在肯塔基州、密苏里州爱荷华州),同样以此命名的城市还有肯塔基的亚岱尔维市、爱荷华的亚岱尔市。

早年生活[编辑]

约翰·亚岱尔生于1757年1月9日,南卡罗莱纳州切斯特县,是苏格兰移民巴伦·威廉和玛丽(摩尔)·亚岱尔之子。[1][2]他曾就读于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市的学校,并在美国独立战争爆发时进入南卡罗来纳州军队服役。[3]他被指派到朋友爱德华·莱西的军团中,在陆军上将汤马斯·萨姆特的带领下,在殖民者突袭落基山政府军哨所时落败,并在悬崖之战中取得殖民胜利。[4][5]1780年8月16日,英军在康登战役中战胜了殖民者,亚岱尔被转为战俘。[6]在数月的监禁中,他感染上天花,被抓拿者严苛对待。[6]虽然得以最终逃脱,但他因感染上的天花而未获安全,并于3天后被英军陆军上将巴纳斯特列·塔尔顿重新抓获。其后,他通过交换战俘而得以释放。[4] [4]1781年,他被委任为南卡罗来纳州民兵队中尉,投入到卡罗莱纳州最后的主要战役——尤托·斯普林战役中。[4]战后,爱德华·莱西选任为切斯特的州长,亚岱尔接任了他先前的地方执行官一职。他被选任为南卡罗来纳州议会代表参与美国宪法的修订。[5] [3]

1784年,亚岱尔与凯瑟琳·帕尔默结婚。[7]他们一共生了12个孩子,10个是女儿。[7]其中一位与汤马斯·贝尔·门罗成婚,他其后成为亚岱尔的州务卿,被委任为联邦法官。[8]1786年,亚岱尔西迁肯塔基,定居默瑟县。[9]

西北印第安战争[编辑]

1791年,亚岱尔在抗击西北印第安战争中担任队长[9],亚岱尔迅速升迁到少校并被委派到詹姆斯·威金森的队伍中。[2][4] 1792年11月6日,小海龟率领下的一支迈阿密部队与亚岱尔军队短兵相接,他麾下约有100名服役士兵参与了爱荷华州圣克莱尔堡附近的侦探任务。[4]当迈阿密族突袭,亚岱尔命令中尉(之后的肯塔基州长)乔治·马迪森进攻左翼,自己率领25个士兵攻打右翼。[10](亚岱尔意在让一个部下带领部队,但官员在亚岱尔发出命令前已身亡。)[10]机动军逼迫迈阿密族撤退,准许亚岱尔的士兵逃走。[9]他们撤回营地并停止抵抗,迫使迈阿密族撤退。[10]亚岱尔麾下的6名部下被杀,4名失踪,5名身负重伤[10]。受伤的是马迪森以及未来的美国总统扎卡里·泰勒的父亲理查德·泰勒。[10]

觉察到他的胆识和作战能力后,亚岱尔的上级提升他为陆军中校[9]。他被指派到查理斯·斯科特司令部,查理斯最终成为第四届肯塔基州长[2]。1794年,他援助格林维尔堡垒的建设,并向安东尼·韦恩运输物资,直至在鹿寨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后方才终止。[4]

早期政治生涯[编辑]

A man with long, gray, thinning hair wearing a white button-up shirt and a black jacket. He is facing left.
1804年,詹姆斯·加勒德任命亚岱尔维州土地办公室登记员。

因军役而深得人心,1792年,亚岱尔被选为肯塔基州制宪会议代表[11]。州加入联盟时,他被任命为肯塔基议会代表,任职期从1793年至1795年[3]。他在肯塔基军队中仍很活跃。1797年2月25日,他被提升为陆军上将,指挥肯塔基民兵队第2旅。1799年12月16日,他被提升至少将,指挥肯塔基民兵队第2分队。

1798年,亚岱尔重返肯塔基议会任代表[3]。1799年,当肯塔基州人举行另一届制宪会议,为修改第一部宪法的遗缺而投票时,亚岱尔再次被选为代表。[11]大会上,他领导着野心勃勃的政野代表,致力于反对大多数权利限制和在职行政官的任期,特别是立法者。[12]1800年至1803年,他再次被肯塔基议会选上[3]。1800年,作为美国参议院候选人,他被立法机关约翰·布雷肯里奇,这位广为人知刚刚结束制宪议会任期的领导以压倒性的68:13票数落选。[13]1802年,作为州长詹姆·杰勒德更偏爱候选人,亚岱尔以30:14票数压倒老大卫·帕维安斯,接任布雷肯里奇议会发言人一职。[14]他继续担任议会发言人。[3] 1802年,立法机关成立肯塔基亚岱尔县,以这位广受欢迎的发言人的名字命名。[9]

1804年2月,杰勒德提名亚岱尔胜任州国土办公厅登记员。[15]他也是杰勒德向州参议员这一职位推送的第17人。参议员对他的获准,标志着杰勒德与立法机关之间长达两个月之久的任职纠葛最终结束。[15]次年,他成为美国参议院的候选人,但这一职位最终由约翰·布朗 胜任。[16]尽管亨利·克莱支持布朗的重选,但亚岱尔却也得到了菲利克斯·格伦迪的支持。[16]格伦迪指责布朗涉嫌令肯塔基成为西班牙政府下管辖的省,影响他的人气。[16]在6轮投票选举中[16],亚岱尔赢得了相当的人气。克莱则将支持投予巴克纳·司鲁顿,这个颇受青睐的候选人在第7轮投票中击败了亚岱尔。格伦迪对立法机关的影响持续[16],1805年8月,当约翰·布雷肯里奇辞职,接受总统汤马斯·杰弗逊美国司法部长的任命时,亚岱尔填补了这一职位的空缺。[16]

失实的控告[编辑]

1805年,前副总统艾伦·伯尔到访肯塔基,并于8月25日抵达肯塔基弗罗里达市,与前参议员约翰·布朗同住。[17]此行之际,他就将墨西哥州迁入西班牙[17]的种种可能性咨询了多位杰出的政治家,亚岱尔也位列其中。众多参议员认为他此举是为联邦政府,旨在扩大美国对墨西哥的掌权。[9]亚岱尔也相信此事,并在收到前司令詹姆·威金森的信件中得以证实。[9]然而,1806年,伯尔因叛国罪之名被逮捕。政府宣称他实际上意欲在西班牙陆地创建一个新兴、独立的民族。[9]

A man with receding gray hair tied in a braid, wearing a high-collared white shirt and black jacket
艾伦·伯尔与亚岱尔被控叛国,但大陪审团未能起诉他们。

11月11日,哈里·英尼斯展开了调查,亨利·克莱替代伯尔、约瑟夫·汉密尔顿·戴维斯作为检察官[18],最终证实了他的清白。[18]戴维斯请求延期,因为他那在印第安纳州议会任职的关键证人尚未能出庭作证。[18]法庭在11月2日宣布开庭,戴维斯再次申请推迟,这一次是因为另一位证人亚岱尔不能亲临现场。[18]此时,亚岱尔正前往路易斯安那州验收他在那购买到的土地。[7]当抵达新奥尔良市,他就被前司令詹姆斯·威金森令行逮捕,而后就任路易斯安那州境内地方长官。[6]

克莱坚持在亚岱尔缺席的情况下开始审判,次日,戴维斯现身合并控诉叛国的伯尔及其同谋亚岱尔。[18]听闻证词,大陪审团以证据不充分驳回对亚岱尔的起诉,两天后,同理驳回对伯尔的起诉[18]。在大陪审团为亚岱尔辩护后,亚岱尔向联邦法院对威金森提起反起诉。虽然两人间的这场官司跨度长达多年[19],但法院认为威金森并没有充分理由逮捕亚岱尔,责令威金森向亚岱尔提出致歉并赔付2500美元的损失费。[19]亚岱尔被宣告无罪及成功反诉来得颇晚,未能阻止对其政治生涯的损害。因他与伯尔的连谋,在1806年11月,他失去了完整任期参议院的选举。[19]尚未等到他的任期满, 便在1806年11月18日辞职。[3]

1812年战争服役[编辑]

A gray-haired man with a sullen expression wearing a high-collared white shirt, gold vest, and black jacket with gold buttons
艾萨克·谢尔比委任亚岱尔为肯塔基州副州长。

亚岱尔在1812年战争之初再次加入肯塔基民兵队[6]。1813年10月,奥利弗·哈泽德·佩里在伊利湖战役取得胜利后,威廉·亨利·哈里森拜访了肯塔基州长,在独立战争中深得人心的英雄艾萨克·谢尔比,在肯塔基招募军队并加入到侵袭加拿大的战事中。[20]谢尔比向亚岱尔担任他的第一副官。[21]而后,肯塔基州长、美国参议员约翰·J·克里滕登担任谢尔比的第二副官、美国参议院、邮政厅上将威廉·T·巴里担任其秘书。[21]亚岱尔对战役提供了可嘉的贡献,最闻名于世的就是1813年10月5日,泰晤士之战中美国取得了胜利。[22]谢尔比赞赏亚岱尔的贡献,1814年任命他为肯塔基民兵指挥官,给予他陆军准将之列的名誉晋升。

1814年后期,安德烈·杰克森要求从肯塔基起增强他对墨西哥海湾的防御。[20]亚岱尔迅速增加军团,但联邦政府并未给予任何武器及运输。[23]詹姆斯·泰勒,身为州民兵队的军需官,拿出他个人土地抵押得来的$6000购买船只,接运亚岱尔的部下。[23]亚岱尔部下人数颇具争议,不同来源称在700和1500人之间。[20][24]他们中多数没有武器,主要的武装也只是民用步枪。[20][25]亚岱尔的助手约翰·汤马斯,在战争开端就病倒了,留下亚岱尔负责肯塔基所有的战事。[26]

1815年2月7日,亚岱尔前往新奥尔良市,并请求该市领导向军械库借要武器来武装军队。[27]官员同意,但需在从军械库移除武器需向市民保密的情况下进行。[27]武器装载在箱子中,于2月7日晚上运送到亚岱尔的营地。[28]经过亚岱尔建议,储备军被安顿到威廉·卡罗尔田纳西州民兵队麾下。[28]从那他可以迅速巩固遭到英军攻打最严重的美国战线支线。[28]

杰克逊显然没有察觉到亚岱尔的请求,当晚,杰克逊命令约翰·戴维斯上校麾下的400未经武装的肯塔基民兵,前进到新奥尔良去获取武器。而后,在密西西比河西岸,大卫·B·摩根的麾下增加450名民兵。[24][29]当他们抵达新奥尔良,便被告知市内的武器已经装船运给了亚岱尔。[30]市民们收集到的武器,多是各州年久失修的旧步枪,交给大卫的士兵。[30]就在新奥尔良之役开战前数小时,约200名士兵还在那武装,根据摩根命令进行传告。[29]大卫的其余士兵则仍身无武装的返回主营地。[29]

2月8日晨,当英军临近,他们企图通过卡罗尔田纳西攻破美国战线已昭然若揭,亚岱尔带领部下前往支援。[31]美军主战线攻退了英军的袭击,仅有6名美军被杀死,7人受伤。[32]同时,大卫在西岸上的肯塔基民兵,在抵达摩根的营地时,就与英军的第2军队短兵相接。[29]数目众多、武装贫瘠,并且没有防护墙和炮火的有利支撑,他们迅速挫败,被迫撤退。[29]看到肯塔基民兵撤退,摩根的军队士兵也抛弃了他们的胸墙。亚岱尔此后可称他们未开过一枪。[29]见势,英军迅速放弃他们刚攻占的位置,但杰克逊厌憎撤退,不然这将是一场壮观的胜利。[29]

关于安德烈·杰克逊的争议[编辑]

因抵御西岸失利,杰克逊官方报告指责肯塔基民兵队的撤退,肯塔基民兵队情感上认为这淡化了西岸亚岱尔民兵队在保存美国战线实力及挽救胜利上的重要性。[33][34]大卫的部下坚持认为这一报告基于杰克逊对事实的误解,并请求亚岱尔请求法院调查。[35][36]1815年2月,田纳西州少将卡罗尔主持开庭。法院报告发现“鉴于肯塔基民兵队的作战位置、武装匮乏及其他原因,他们的撤退情有可原”,西岸军队的形成实属特殊,500人路易斯安那州军队,仅由3门大炮、一道仅抵抗一条长200码(180米)的战线坚固胸墙组成。而大卫的170人的肯塔基民兵队,武装匮乏,仅由一条小战壕保护,却要预期长达300码(270米)长的抵抗战线。[37]1816年2月10日,肯塔基上将组织通过一项决议,感谢亚岱尔对新奥尔良之役的贡献,及他对杰克逊指控士兵的反抗。[38]

A man with graying, wavy hair wearing a high-collared black military jacket with gold epaulets and buttons
安德烈·杰克逊与亚岱尔搅入新奥尔良之役肯塔基民兵的纠纷中。

杰克逊承认法院的调查,但对杰克逊的报告全盘驳斥,并不是肯塔基民兵和亚岱尔想要的。[36]杰克逊原先密友之一——亚岱尔,迅速在一封公开信中坚持让杰克逊撤回或修正他的官方报告,但杰克逊拒绝了。[36][39]1815年6月,当约翰·汤马斯的秘书H. P.黑尔姆针对官方报告,在法兰克福一家报纸社论上附加“将军”,此事才算作罢。[26]评论阐述大卫的部下在最初报告上称将军是怯懦的,“系属不实报道”。他们的撤退“不仅情有可原,而且绝对正当。” [26]刊登了杰克逊对亚岱尔公开信回应的评论,在肯塔基州内连续刊载。[26] “将军”以约翰·汤马斯为参考,但杰克逊却从未见过他们。[26]黑尔姆称他送了一份更正后的评论给报社,但未得到印刷。[26]

直到1817年2月,杰克逊才看到为回应波士顿报纸对肯塔基民兵队批评而再度发表的评论。[40]随后,他致信至肯塔基编辑,公然批评评论系属伪造。[26]编辑调查后并发表了一份说明,指出汤马斯的评论对杰克逊产生的贡献。[26]他们未再重印杰克逊的信件,认为他故意虚造评论的指责,极具煽动性[40],但迄今被发现为虚假之词。编辑承诺,如他们的撤回未能满足杰克逊,他们将不再刊登关于此事的附加评论。[40]1817年4月,杰克逊的回应暗指亚岱尔有意误传评论,再次称其为伪造,并极有可能是亚岱尔自身编撰的。[41]亚岱尔相信杰克逊在评论中提及的“伪造的菜、披着真正西班牙式的外衣”,是露骨地宣称了他参与到伯尔阴谋。[42]为了显示并不意在针对肯塔基民兵,杰克逊还暗示并没有追加报告肯塔基民兵队在战事中的不光彩行为。[43]这封信将辩论曝露在聚光灯下,引发亚岱尔继续针对反抗大卫军队、反驳杰克逊同谋指控进行回应。[22][44]在他1817年5月的回应中,他再次提及在新奥尔良对肯塔基民兵队的反抗、许多关于杰克逊的指控都是毫无意义且不真实的。[45]他断然否认共谋,并谴责杰克逊的指控没有足够的证据。[46]亚岱尔针对杰克逊言及西班牙的回应中,认为杰克逊也收到了伯尔的牵连。[46]

无法对亚岱尔所称的罪行提供足够的证据,杰克逊为共谋的可能性提供了间接证据。[47]其后,他在和切洛基的条约协议中做出回应,于1813年9月3日刊发,运用复杂的时间和空间算数,指出在新奥尔良之役中亚岱尔率领的人数仅有他所说的一半。[46]他又进一步指出亚岱尔曾命令其他旅去新奥尔良去拿武器,在知情的情况下,还派戴维斯前往新奥尔良市去获取武装。[48]并非亚岱尔做出了不明智的命令,或是他的主力军并没有声称的人数那么多。[48]他承诺这是他最后一次就此事陈述。[49] 1817年10月29日,亚岱尔就回应的延迟,说道因为他在等一份永远不会收到的新奥尔良文件。[49]其中,他引用了杰克逊副官的信中之词,杰克逊本人在过去来往的信件中也曾引用,以展现杰克逊也曾认识到汤马斯于1815年评论的文章的存在,但拒绝借机反驳他们。[50]他还针对麾下人数一事反驳,坚持称人数近1000人,并质问杰克逊缘何至今都未曾挑战。[50]最后,他澄清他不仅在杰克逊的命令下到新奥尔良取回了武器,还骑着杰克逊的战马到那去达成交易。[51]传统认为这封信促使亚岱尔或杰克逊挑起决斗,但在旁观后都避开冲突。这一事情的书面证据并不存在。[52][note 1]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最终缓解,1828年,当杰克逊的妻子瑞切尔逝世时,亚岱尔亲赴安慰。[53]亚岱尔还曾参加杰克逊1824、1828、1832年间的总统大选。[53]这几次投票过程中,杰克逊对手还在肯塔基将其信件编辑成竞选小册子以反对他。[54]

肯塔基州长[编辑]

A man with receding, red, curly hair wearing a white shirt and tie and black jacket
约瑟夫·德萨,1820年亚岱尔州长竞选的对手。

亚岱尔参加了1812年战争,在与杰克逊的通信中恢复了声誉。他一直担任民兵指挥官,直到1817年,选民让他重返州参议院。[3]尽管未参与竞选,但他仍被提名为应届参议院的发言人 ,支持者来自政党议员,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与杰克逊的通信。[54]

1819年大恐慌余波中,美国经历了历史上第一次金融危机,政治根源在于债务减免。[55]1817年,联邦政府创建了美国第二银行,严格的信贷政策严重冲击着肯塔基债务人阶级。[19]在任州长加布里埃尔·斯洛福特为该州的债务人青睐的措施进行游说,特别针对美国银行路易斯维尔市和列克星敦市分行的苛捐杂税。[56]第二党系方兴未艾,但围绕减免债务问题仍出现两大反对派系。[57]第一个被称为救助党或救助派,主要由土地投机商组成,他们通过信贷购买大批地块,却因为经融危机而无法偿还,这一派系青睐对债务人更多有利的立法。[56]对立的则是反救助党或反救助派,主要由州贵族组成,多是土地投机商的债权人,他们需要坚持不受政府干扰的条约。[55]他们称没有政府干预能有效援助债务人,现在这样仅仅延长经济萧条。[55]

亚岱尔是明确的救助派领导,他的知名度得以不断加强主要源于与杰克逊漫长的公开辩论。[57] 1820年的州长竞选上,他当选肯塔基三个民主共和党的行政长官。[58]亚岱尔获得了20,493票。紧跟其后的美国参议员威廉·罗根获得19,497票,富有经验的约瑟夫·德萨收到12,419票,陆军上校安东尼·布特勒仅获得9,567票。[59]债务减免措施的支持者赢得了联合国大会议会的多数投票。[58]

债务减免[编辑]

肯塔基历史学家洛厄尔·H·哈里森认为亚岱尔实施的最重要的措施,是在1820年创办了联邦银行。[11]这家银行大量贷款,并大量发行纸币。[11]虽然联邦银行发行的纸币迅速低于标准值,拒绝接受这些贬值票据的债权人为追回债务需等上两年。[58]为激励民众对贬值纸币的信心,亚岱尔强制令州所有官员接受联邦银行发行的纸币作为他们的工资。[60]

肯塔基州的其他银行,大多坚持保守的银行业务。[58]这使他们持有的票面价值紧邻标准值,提供更低效的贷款,这激怒了救助派。1822年12月,他们取消了银行章程。[58]亚岱尔监督了债务监禁的废除,严格反赌立法。[61]立委也免除强行拍卖物品,认为都是生活的必要条件——马、犁、锄、斧。[58]

肯塔基州上诉法院,州终审法院,驳回了要求保持两年索回财物的法律,因其违背合同的义务。[11]与此同时,美国最高法院就格林·V·比德尔的案件下达决定,坚持认为肯塔基区弗吉尼亚颁发的土地所有权,在肯塔基变为独立州前,较那些肯塔基州成立后颁发的具有相对优先权,如果二者产生冲突。[62]1823年,亚岱尔传讯立法机关公开抨击了这一决定。[63]得到亚岱尔讯息的鼓舞,救助党力求从长凳上移除州上诉法院的三大法官,詹姆斯·克拉克,这位下级法院法官曾发布过类似的裁决。[58]对手在移除的请求未能获得三分之二的票数时,法官得以幸免。[58]

亚岱尔的其他事迹[编辑]

亚岱尔敦促立法委员建立一个公立学校系统。作为回应,联合国大会通过创立了州“文学基金”,接收联邦银行积累的一半净利。[64]基金有效、适当地为每个州的县设立“通识教育体系”。[65]在混乱的经济环境中,立法委员通过投票借用文学基金优先支付其他事项,主要是内部改进的建设。[66]

A man with dark, curly hair wearing a white shirt and black jacket
威廉·T·巴里,亚岱尔任期的副州长。

亚岱尔的副州长威廉姆·T·巴里、亚岱尔前辈的秘书约翰·博普,领导授权此行的6人委员会研究建立公立学校体系。[64]1822年12月,巴里的报告递送至立法机构,获约翰·亚当、汤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等杰出人物的称赞。[64][65]立委会成员阿莫斯·肯达尔的著作,批评了增地学院的理念,认为其在州内流行,但在州外富裕的城镇却行不通。[66]它还总结了仅文学基金不足以创办公立学校。[66]报告介绍,基金仅对那些为公立学校体系盈利而征税的县有效。[66]立法委员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这个报告,肯塔基历史学家汤马斯·D·克拉克称:“这是美国教育史上一个臭名昭著的谬误。”

亚岱尔赞同密苏里妥协在确保通过肯塔基立法委员有所帮助。[6]他提倡监狱改革、改善精神病治疗。[11]他还监督内部改进方案的实施,包括改善俄亥俄河航运。[11]

晚年生活及逝世[编辑]

巴里通过州宪法寻求临近的改选,亚岱尔在州长任期满之后,辞职前往默瑟县的农场。[11]回归到私生活不久,他开始抱怨联邦银行票面价值过低,仅值标准的一半,并请求立法机关补救这一现状。[60]一名前救助派议员对前救助立法副作用的抱怨,引起了反救助派成员的讽刺。[60]

亚岱尔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813年,他以杰克逊的民主党人的身份参选美国众议院。[3]第22届国会期间,他任职于军事委员会[67]那一届他只做过一次演讲,尤未可闻,以至于没有人知道他提倡的职位。[9]议会报告推测是与装备联邦军队的马背相关。[9]1833年,他未角逐重选,永久地离开了公众生活。[3] 1840年5月19日,他于哈罗兹堡逝世,并葬于怀特堂(White Hall)的庭院中。[22]1872年,他的遗产由州政府送至法兰克福公墓,联邦还在他的墓葬处设立标识。除肯塔基的亚岱尔县,密苏里的亚岱尔县、爱荷华的亚岱尔县以外,肯塔基亚岱尔维镇、爱荷华的亚岱尔镇,皆为纪念他而命名。[68][69]

注释[编辑]

  1. ^ Historian Zachariah Frederick Smith gives a detailed account of this tradition that he claims was told to him by a descendant of Adair's cousin. See Smith, pp. 113–114

参考资料[编辑]

  1. ^ Harrison in The Kentucky Encyclopedia, p. 1
  2. ^ 2.0 2.1 2.2 Smith, p. 168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Adair, John". Biographical Direc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Fredricksen, p. 2
  5. ^ 5.0 5.1 Scoggins, p. 150
  6. ^ 6.0 6.1 6.2 6.3 6.4 Hall, p. 1
  7. ^ 7.0 7.1 7.2 Bussey, p. 26
  8. ^ Morton, p. 13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John Adair". Dictionary of American Biography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Collins, p. 16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Harrison in The Kentucky Encyclopedia, p. 2
  12. ^ Harrison and Klotter, p. 77
  13. ^ Harrison in John Breckinridge: Jeffersonian Republican, p. 110
  14. ^ Everman, p. 69
  15. ^ 15.0 15.1 Everman, p. 78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Remini, p. 37
  17. ^ 17.0 17.1 Harrison and Klotter, p. 85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Harrison and Klotter, p. 8
  19. ^ 19.0 19.1 19.2 19.3 Bussey, p. 27
  20. ^ 20.0 20.1 20.2 20.3 Heidler and Heidler, p. 1
  21. ^ 21.0 21.1 Young, p. 42
  22. ^ 22.0 22.1 22.2 Powell, p. 26
  23. ^ 23.0 23.1 Harrison and Klotter, p. 93
  24. ^ 24.0 24.1 Harrison and Klotter, p. 94
  25. ^ Niles' Weekly Register (February 4, 1815). vol. 7, p. 361: "It appears that the steam-boat Enterprize, and a keel boat, passed Louisville, Ky. about the 28th of December, with arms and various stores for New Orleans, and we fear it is so that gen. Adair's men are without arms. However Jackson's fertile genius make them useful, or, perhaps, partially supply them."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Gillig, p. 185
  27. ^ 27.0 27.1 Smith, p. 73
  28. ^ 28.0 28.1 28.2 Smith, p. 74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Gillig, p. 182
  30. ^ 30.0 30.1 Smith, p. 98
  31. ^ Smith, p. 77
  32. ^ Gillig, p. 178
  33. ^ Smith, p. 106
  34. ^ Gillig, p. 179
  35. ^ Smith, p. 109
  36. ^ 36.0 36.1 36.2 Gillig, p. 184
  37. ^ Smith, pp. 109–110
  38. ^ Young, p. 126
  39. ^ Smith, pp. 111–112
  40. ^ 40.0 40.1 40.2 Gillig, p. 186
  41. ^ Gillig, pp. 187–188
  42. ^ Gillig, p. 191
  43. ^ Gillig, p. 189
  44. ^ Gillig, p. 190
  45. ^ Gillig, pp. 191–192
  46. ^ 46.0 46.1 46.2 Gillig, p. 192
  47. ^ Gillig, pp. 192–193
  48. ^ 48.0 48.1 Gillig, p. 194
  49. ^ 49.0 49.1 Gillig, p. 195
  50. ^ 50.0 50.1 Gillig, p. 196
  51. ^ Gillig, p. 197
  52. ^ Gillig, p. 199
  53. ^ 53.0 53.1 Gillig, p. 201
  54. ^ 54.0 54.1 Gillig, p. 180
  55. ^ 55.0 55.1 55.2 Doutrich, p. 15
  56. ^ 56.0 56.1 Doutrich, p. 14
  57. ^ 57.0 57.1 Doutrich, p. 23
  58. ^ 58.0 58.1 58.2 58.3 58.4 58.5 58.6 58.7 Harrison and Klotter, p. 110
  59. ^ Young, p. 127
  60. ^ 60.0 60.1 60.2 Stickles, p. 72
  61. ^ "Kentucky Governor John Adair". 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
  62. ^ Stickles, pp. 44–45
  63. ^ Stickles, p. 34
  64. ^ 64.0 64.1 64.2 Harrison and Klotter, p. 149
  65. ^ 65.0 65.1 Ellis, p. 16
  66. ^ 66.0 66.1 66.2 66.3 Ellis, p. 17
  67. ^ Smith, p. 170
  68. ^ Gannett, p. 16
  69. ^ Euntaek, "Jesse James"

参考文献[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議會席位
前任:
约翰·布雷肯里奇
美國肯塔基州(第3梯次)參議員
1805–1806
繼任:
亨利·克莱
官衔
前任:
加布里埃尔·斯劳特
肯塔基州州长
1820–24
繼任:
约瑟夫·德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