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赫
全名 Johann Sebastian Bach
出生 1685年3月31日儒略曆3月21日)
神聖羅馬帝國艾森纳赫
逝世 1750年7月28日儒略曆7月17日) 〔65歲〕
神聖羅馬帝國莱比锡
所屬時期/樂派 巴洛克
擅长类型 管风琴曲、其他键盘乐、宗教音乐、协奏曲、其他乐器独奏曲
代表作 平均律钢琴曲集、勃兰登堡协奏曲、戈德堡变奏曲、马太受难曲、大量康塔塔
學生/受影響人物 W.F.巴赫C.P.E.巴赫J·C·F·巴赫

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德语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年3月31日-1750年7月28日),巴洛克時期的德國作曲家,傑出的管風琴小提琴大鍵琴演奏家,同作曲家亨德爾泰勒曼齐名。巴赫被普遍認為是音樂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並被尊稱為「西方‘现代音樂’之父」[來源請求],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來源請求]。在2005年德國電視二台票選最偉大的德國人活動中,他排名第六,僅次於第五偉大的西德總理維利·勃蘭特

巴赫出生于德国中部图林根州小城艾森納赫的一个音樂世家,在有生之年是一位著名的宫廷樂长,在德國萊比錫圣多马教堂度过了最后27年的时间。

尽管他的音乐并没有开创新风格,但他的创作使用了丰富的德国的音乐风格和娴熟的复调技巧。他的音樂集成了巴洛克音乐风格的精华。但由于音乐的风尚迅速转向为洛可可古典主义风格,巴赫的复调音乐音乐被视为陈腐之物,其成就长时间未得到应有的评价,仅仅作为管风琴演奏家而闻名。虽然莫扎特贝多芬等伟大作曲家均对巴赫的作品崇拜有加,但直到浪漫主义时代,作曲家门德尔松莱比锡的图书馆中发现了巴赫的受难曲,并且在其音乐会上演奏,才震惊音乐界。此后门德尔松对他的作品进行了发掘、整理和推广,经过几代音乐家的共同努力,巴赫逐渐获得了今天的崇高地位。

生平[编辑]

童年[编辑]

1685年3月21日(格里历3月31日),巴赫出生在德国艾森纳赫。他的父亲約翰·安布羅休斯·巴赫是镇上的音乐家,教巴赫小提琴羽管键琴叔叔们也是职业音乐家,包揽了从教堂管风琴宫廷作曲家、音乐家的职位。巴赫的叔叔,约翰·克里斯多夫·巴赫(1645年至1693年)教了巴赫关于管风琴演奏艺术。巴赫因此感到自豪,1735年左右,他起草了一份族谱,名為《音乐巴赫家族的起源》。

巴赫的母亲死于1694年,他的父亲也在8个月之后随其母亲而去。10岁的巴赫成为了孤儿,并住进了位于奥尔德鲁夫的長兄约翰·克里斯多夫·巴赫(與叔叔同名,1671–1721)家裡。在这裡,他模仿、学习并演奏音乐;而他哥哥,一个职业教堂管风琴师,也經常用翼琴指導他。

他哥哥讓他接觸的作品有來自當時南德的大作曲家,也有來自北德的作曲家,也有法国人,例如尚-巴蒂斯特·盧利路易斯·馬贊德馬林·馬萊斯,以及意大利人吉洛拉莫·弗列斯可巴迪。年轻的巴赫也许观摩学习了这些作曲家的作品。巴赫的手稿表明了他曾经为他哥哥抄总谱,但是显然他的哥哥禁止他这样做,也许是因为觉得这样浪费了他的时间。

大约14岁的时候,巴赫和一个比他大一些的校友喬治·艾德曼一起被授予合唱奖学金,就读位於吕内堡的名校圣米迦勒学校。在校2年中,他廣泛地接觸了欧洲文化,此外,除了參與学校的无伴奏合唱团外,他也演奏風琴大鍵琴。他学习了法语意大利语,在神学拉丁语历史地理物理學等知識領域打下深厚的根基。他与德国北部的的贵族子弟交往,这些人被送到一些高专业性的学校学习,准备在外交、政治或军队中有所發展。

阿恩施塔特到威瑪(1703-1708年)[编辑]

1703年1月,在从从圣迈克尔毕业,并被拒絕一個位於森格豪森的管风琴師職位後不久,巴赫被約翰·恩斯特公爵聘用,在威瑪一个教堂擔任場地音樂家。他的角色並不十分清楚,但很顯然還包括一些與音樂無關的僕役工作。他在威瑪待了7个月,以优秀的键盘演奏者而出名。于是,巴赫被邀请到阿恩施塔特的圣博尼费斯教堂,為其新完工的管風琴作檢查,並舉辦了啟用音樂會。在这个位于魏玛西南大约40公里的古老小镇,巴赫家族与当地居民建立着良好往来。1703年8月,他接受了在该教堂的风琴师的职位,这个工作体面但并不繁重,而且能得到一份不错的薪水。

良好的环境和对音乐热情的雇主并没有缓解年轻的管风琴师和当局之间的紧张关系。巴赫显然是对合唱团的水平不满,但更严重的是,1705年至1706年,他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拜訪了伟大的风琴师和作曲家迪特里克·布克斯特胡德,並參與他在北德呂貝克聖馬利亞教堂的音樂會。此次拜訪布克斯特胡德的旅行,來回需要各徒步约400公里。这趟超过预期计划时间的旅程,强化了布克斯特胡德對对巴赫早期风格的影响,也顯示了在巴赫心目中布克斯特胡德的重要性。巴赫想成为布克斯特胡德的助手和接班人,但不希望娶他女儿,而这显然是一个條件。

据1705年8月的法庭记录,巴赫曾经被牵扯进一个争执事件:

“J.S.巴赫,新教堂的管风琴手,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个,因为他昨天深夜走路回家时……有六个学生坐在长石上,当他经过镇上的礼堂的时候,学生蓋耶斯巴赫拿着一根木棒跟在他后面,问他(巴赫):为什么巴赫辱骂他(蓋耶斯巴赫)?巴赫回答说没有。但因为没有人能够证明,所以他說話的氣勢有點不足。蓋耶斯巴赫说也许巴赫没有辱骂他,但是巴赫一定侮辱了他的巴松管演奏,侮辱他的巴松管演奏就是侮辱他本人……于是蓋耶斯巴赫打了巴赫。巴赫并没有想到会被袭击,他已经抽出了他的匕首,但蓋耶斯巴赫与他扭打在一起,直到其他的学生赶到,并把他们分开。

1706年巴赫得到了一个在米爾豪森圣布拉乌斯的風琴師职位,並待了好幾年。在那裡顯然有更好的薪酬、更高的地位,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更好的唱诗班。4个月之后,1707年,巴赫成为米尔豪森的布拉希斯基希的管风琴师;同年,和他的第二个堂妹瑪莉亞·芭芭拉·巴赫(Maria Barbara Bach)结婚。他們育有7个孩子,但只有4个活到了成年,包括威廉·弗里德曼·巴哈卡爾·飛利浦·愛馬努埃爾·巴哈,他们後來都成了重要的作曲家。

巴赫提議將圣布拉乌斯的管风琴翻新,雖然費用昂貴,但教堂和米爾豪森市政府都予以核准。作为回报,巴赫为1708年的新地方议会成立开幕儀式精心制作了喜庆的清唱剧上帝是我的國王,BWV71》(Gott ist mein König, BWV 71)。地方议会很高兴巴赫对他们的丰厚回报,在之后的几年里又两次让巴赫指挥演奏它。

身在威瑪[编辑]

巴赫演奏了其清唱剧《上帝是我的国王,BWV71》,同年辞职去接受一个报酬更为丰厚的职位,任魏玛公爵威廉.恩斯特的宫廷管弦乐师;1714年成为乐长。在威瑪巴赫创作了大部分管风琴作品,也首次发现了维瓦尔第的音乐,开始了协奏曲的创作。1717年接受柯登的安哈尔特利奥波德亲王的乐正职位;但其辞职被威廉.恩斯特所阻挠,在免除其义务之前甚至还把其关押在狱中。

柯滕时期[编辑]

柯滕时期是巴赫一生中最为高产和未受干扰的时期,这段时间他创作了许多器乐作品:《勃兰登堡协奏曲》,《键盘小曲集》,《平均律钢琴曲集》(第一卷)和小提琴,大提琴独奏作品等。1720年当他和利奥波德亲王一同出游时,其妻死去,留下他和7个小孩;第二年再婚,娶安娜·玛德莲娜·巴赫(1701-1760)为妻;当亲王利奥波德娶了一个对音乐不感兴趣的女人时,巴赫开始寻找一份新工作。

莱比锡[编辑]

1722年,莱比锡圣乐领唱库瑙逝世时,巴赫申请该职位,莱比锡当局先是把该职位让给了泰勒曼,随后又任命了克里斯托坲.格劳普纳,巴赫在1723年正式任该职。作为教会音乐的指挥,他要督导教会乐手,提供礼拜式中的乐曲;在托马學校任教;在这里他创作了最伟大的宗教作品《马太受难曲》,《约翰受难曲》,《B小调弥撒》和《圣母颂》,宗教剧及大多数的教会清唱剧。1729年他组织了著名的莱比锡大学音乐社,由职业歌手和学生组成,每周举行音乐会。领导该组织一直到1737年,1739-1743年又继续领导。

逝世[编辑]

在生命的最後幾年,巴赫患有白內障,視力逐漸喪失,1749年以當時落後設備進行了眼科手術,幾乎使他完全失明。他的這場疾病原因不明;據說他突然恢復了視力,但卻由於手術後的後遺症於1750年7月28日逝世,享年65歲,死因據當時報紙所刊是因為一場「非常不成功的眼科手術造成的不愉快的後果」,據現在歷史學家推測則是因為腦中風合併肺炎。隨後在萊比錫舉行葬禮。

音乐风格和创作[编辑]

按照巴赫儿子卡尔·菲利普·埃曼努埃尔·巴赫的说法,巴赫在作曲方面是无师自通的。他没上过任何作曲方面的课程。

因为从青年时代起,他就开始研究很多有影响的作曲家的作品并从中學習。这主要經由对音乐的聆听,阅读,抄写,复制,加工,模仿和对作曲媒介,形式,种类的研究。卡尔·菲利普·埃曼努埃尔·巴赫还说:

“虔诚的他以自己额外的努力形成了自己风格……仅仅是模仿其他作品,他在青年时代就已经成了一位了不起的赋格作曲家……经过许多演出……没经过系统性学习的他已经掌握了管弦乐队的訓練和指揮。”

家庭成员[编辑]

1707年,巴赫和他的表妹Maria Barbara Bach结婚,生有7个孩子,4个活到成年:

1720年,Maria去世,巴赫再结良缘,1721年娶了安娜·玛德莲娜·巴赫。生有13个孩子,6个活到成年:

作品[编辑]

巴赫的作品的目录中,使用的BWV,是德文“Bach Werke Verzeichnis”的缩写,意譯即“巴赫作品目录”。这个分类体系由沃尔夫冈-史密德(Wolfgang Schmieder)完成于1950年。此分类法依据是体裁,而非作品的创作年代。

其中较著名的作品有:

音乐风格[编辑]

巴赫的音乐创作受到多方面影响,包括意大利的器乐协奏曲和奏鸣曲,北德管风琴学派的管风琴音乐,新教圣咏,法国的羽管键琴音乐等等,在他的作品中,巴赫将前人的创作成果融汇贯通,并运用不可思议的对位法技术,创造出极为崇高,深邃,丰富的音乐世界,将巴洛克音乐发展到巅峰。

对后世的影响[编辑]

巴赫死后数十年间,仅仅被认为是较次要的作曲家,其作品也多被当成练习曲使用。1829年,门德尔松指挥上演《马太受难曲》,宣告“复兴巴赫”运动的开始。浪漫主义时期的作曲家多推崇巴赫,蕭邦的24首前奏曲與他的晚年作品中對位法的使用、馬勒第五號交響曲最終樂章等,就是受到巴赫的啓發。到了20世纪,由于新古典主义音乐的兴起,巴赫风格在现代音乐创作中的地位大大提升。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阅读建议[编辑]

  1. Baron, Carol K. (2006-06-09). Bach's Changing World: Voices in the Community.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ISBN 1-58046-190-5.
  2. Boyd, Malcolm (2001-01-18). Bac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14222-5. http://www.amazon.com/dp/0195142225.
  3. Eidam, Klaus (2001-07-03). The True Life of J.S. Bach. Basic Books. ISBN 0-465-01861-0. http://www.amazon.com/dp/0465018610.
  4. Geck, Martin (2006-12-04). Johann Sebastian Bach: Life and Work. Harcourt Trade Publishers. ISBN 0-15-100648-2. http://www.amazon.com/dp/0151006482.
  5. Hofstadter, Douglas (1999-02-04). Godel, Escher, Bach: An Eternal Golden Braid. Basic Books. ISBN 0-465-02656-7. http://www.amazon.com/dp/0465026567.
  6. Schweitzer, Albert (1967-06-01). J. S. Bach (Vol 1). Dover Publications. ISBN 0-486-21631-4.
  7. Spitta, Philipp (1997-07-03). Johann Sebastian Bach: His Work and Influence on the Music of Germany, 1685–1750 (Volume II). Dover Publications. ISBN 0-486-27413-6.
  8. Stauffer, George (February 1986). J. S. Bach As Organist: His Instruments, Music, and Performance Practice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ISBN 0-253-33181-1. http://www.amazon.com/dp/0253331811.
  9. Williams, Peter (2007-03-05). J.S. Bach: A Life in Musi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87074-7. http://www.amazon.com/dp/0521870747.
  10. Wolff, Christoph (September 2001). Johann Sebastian Bach: The Learned Musician. W. W. Norton & Company. ISBN 0-393-32256-4. http://www.amazon.com/dp/039332256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