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John Wilkes Booth-portrait.jpg
1865年的布斯
别名 J.B. 威尔克斯
出生 1838年5月10日(1838-05-10)
美国马里兰州哈福德县贝莱尔
逝世 1865年4月26日(26歲)
美国弗吉尼亚州皇家港
38°08′19″N 77°13′49″W / 38.1385°N 77.2302°W / 38.1385; -77.2302 (Site of the Garrett Farm where John Wilkes Booth met fatality)
死因 枪伤
墓地 绿山公墓英语Green Mount Cemetery
教育程度 贝莱尔学院
米尔顿男子寄宿学校
圣提摩太堂
职业 演员
活跃时期 1855–1865
知名於 19世纪50-60年代演员生涯
林肯遇刺案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
父母 朱尼厄斯·布鲁特斯·布斯英语Junius Brutus Booth
玛丽·安·福尔摩斯
亲属 埃德温·布斯英语Edwin Booth (二哥)
小朱尼厄斯·布鲁特斯·布斯英语Junius Brutus Booth, Jr. (哥哥)
亚细亚·布斯英语Asia Booth (姐姐)
签名 John Wilkes Booth Signature2.svg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英语John Wilkes Booth,1838年5月10日-1865年4月26日)是美国戏剧演员,他同情南方的邦聯,对南北战争的结局甚为不满。他于1865年4月14日刺杀了林肯总统。在逃脫的過程中被美國國旗絆倒,跳到舞台上時,大叫:「這就是暴君的下場!」(拉丁语Sic semper tyrannis弗吉尼亚州格言[1])當時全場皆驚。之後他逃到一座贮存菸草的仓库躲藏,被包围仓库的士兵波士頓·科貝特開槍擊斃。

早年生活[编辑]

布斯的父母是著名的莎士比亚戏剧演员朱尼厄斯·布鲁特斯·布斯英语Junius Brutus Booth及其未婚妻玛丽·安·福尔摩斯,他们于1821年6月从英国前往美国。夫妇二人在马里兰州哈德福县贝莱尔附近购置一处150英亩(61公顷)的农场。1838年5月10日,约翰·维尔克斯·布斯在农场的四室木屋出生,十个孩子中排行老九,名字根据英国激进政治家约翰·维尔克斯英语John Wilkes命名。朱尼厄斯的妻子阿德莱德·德兰诺伊·布斯因丈夫通奸为由于1851年被准予离婚,福尔摩斯在1851年5月10日过13岁生日时,与约翰合法订婚。

诺拉·悌彤在她的著作《我的血腥想法》,讲述了朱尼厄斯·布鲁特斯·布斯两位担任非法演员的儿子埃德温和约翰的羞耻心和野心,如何最终刺激他们努力变为争名夺利的对手——埃德温成为工会会员,约翰变成亚伯拉罕·林肯的刺客。

1865年的“都铎堂”

同年,布斯的父亲娶了福尔摩斯,并在哈德福县起了用作避暑的“都铎堂英语Tudor Hall (Bel Air, Maryland)”,冬天为避寒则回到巴尔的摩埃克塞特街居住。身为运动健将的布斯因精通马术和击剑而备受人们欢迎。贝莱尔学院校长对这个冷漠的学生评价是“缺乏智慧,不甘受教育,与上课相比,对每天发生往返农场到学校路上事情更为感兴趣”。1850-1851年,布斯就读于贵格会在马里兰州斯帕克斯开办的米尔顿男子寄宿学校,13岁时转至卡顿斯维尔的美国圣公会军校——圣提摩太堂。米尔顿学校的学生能背诵希罗多德、西塞罗和塔西佗等人的经典,圣提摩太堂的学生每天都要穿军装,且须每天操练并遵守严格的纪律。布斯14岁父亲离世后,他离开学校。在米尔顿学校时,布斯遇到了一个吉普赛算命佬,算命佬从布斯的掌纹中看到了布斯那显著的严峻命运,他告诉布斯将成大器,但命不长,注定要英年早逝且死无葬身之地。布斯的姐姐回忆,布斯将算命佬的预言记下并向家人和身边人展示,随后纪念每逢忧郁就探讨凶兆。

正如布斯的姐姐亚细亚·布斯英语Asia Booth1874年回忆录的序言所述,在亚细亚童年时,布斯的家里没人在教会有卓越表现。布斯的母亲是圣公会教徒,父亲是对所有宗教的伟大教会持开放态度的精神自由者。1853年1月23日,14岁布斯在圣提摩太新教圣公会受洗。牧师查理斯·祈理魁表示布斯在以后的生活中会真正成为罗马天主教的皈依者,历史学家康斯坦斯·黑德亦宣称布斯会入主该教。黑德1982年发表在《林肯先驱报》的论文《以亚细亚的信件论对布斯的见解》中,引用了亚细亚献给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布斯的信。亚细亚的回忆录在她死后出版。布斯生平权威、历史学教授特里·奥尔福德指出“亚细亚对布斯的回忆录被公认为是了解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刺客最重要文献”,“没有外人能对布斯动荡的童年有如此深入的了解,或是分享个人对这位富有天赋的演员的独到见解”。

舞台生涯[编辑]

19世纪50年代[编辑]

19世纪60年代[编辑]

商业投资[编辑]

内战时期[编辑]

策划绑架林肯[编辑]

由于1864年美国总统大选英语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1864的日益临近,南部邦联的胜利开始退却,局势开始有利于北方。林肯连胜使得布斯对总统满腔愤怒,被布斯视为南方的麻烦。布斯在战争爆发时向母亲承诺不去参军,但因自己不为南方作战而致信母亲:“我开始把自己看作懦夫,鄙视自身的存在。”他开始制定将绑架到离白宫3英里远的夏宫老兵之家,横渡波托马克河进入里士满的计划。一旦到了南部联盟的手中,林肯将与关押在北方监狱的战俘作交换,让胆大的反对党结束北方战争,或是让北方被迫承认邦联政府。

在整个南北战争期间,南部邦联保持着马里兰州南部的地下网络,尤其在查尔斯和圣玛丽县,藉由地下網路,將招募的新兵偷渡過波多馬克河至維吉尼亞州,並轉送傳遞給邦联特务的訊息,範圍北至加拿大。布斯招募好友塞缪尔·阿诺德和迈克尔·奥拉弗棱为助手。他们经常在邦联支持者麦琪·布兰森位於巴尔的摩北尤托街16号的家中碰头,还在波士顿帕克豪斯酒店與數位知名邦联支持者碰面。

10月,布斯秘密前往当时知名的邦联秘密活动中心蒙特利尔。

刺杀林肯[编辑]

逃亡生涯[编辑]

布斯逃亡路线
印有刺杀林肯三位共犯约翰·苏勒、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和赫罗尔德·大卫照片的宽边悬赏广告

死亡[编辑]

后续[编辑]

布斯的尸体被毯子盖住,绑在百丽平原返程路上一间古老农场的马车内,尸体在那里被带上蒙托克号英语USS Montauk (1962)铁甲舰运到华盛顿海军船坞作尸检。十多位认识布斯的人辨认出尸体是布斯。那些用来确定被打死的男子是布斯的特征中,有左手上布斯名字首字母“JWB”的纹身,及脖子后面的明显疤痕。为找出子弹,第三、四、五根椎骨在尸检过程中被移除,这些椎骨目前仍藏于华盛顿健康和医学国家博物馆英语National Museum of Health and Medicine,尸体当时埋葬在旧监狱的储藏室内,后来在1867年10月1日被转到华盛顿阿森纳区的仓库中。1869年,尸体在归还给布斯的家属前被再次鉴定,家属们将布斯葬于巴尔的摩的祖坟绿山公墓,基督教圣公会牧师弗莱明·詹姆斯主持安葬仪式,有40余人在场。那时,著书学者拉塞尔·匡威英语Russell Conwell在南方同盟州被征服后造访布斯故居,林肯的仇恨还在胸中怒烧,“威尔克斯·布斯遗照的边框印刷者伟大烈士的遗言······用绘画的房子装饰自己。”

涉嫌参与暗杀林肯的其他8人,于1865年6月30日在华盛顿特区军事法庭受审,被判有罪。玛丽·苏拉特英语Mary Surratt、路易斯·鲍威尔、大卫·赫罗尔德和乔治·艾泽洛特在旧兵工厂监狱执行绞刑,塞缪尔·穆德、塞缪尔·阿诺德和迈克尔·奥拉弗棱在佛罗里达州干龟群岛杰弗逊堡被判终身监禁,埃德蒙·隔了被判处六年监禁。1867年奥拉弗棱因黄热病疫情死于狱中,其他人最终于1869年2月被总统安德鲁·约翰逊赦免。

40年后于1909年举办的林肯诞辰一百周年庆祝活动上,一位边境州官员表示刺杀林肯是“邦联退伍军人给市民表达情绪而举办的公共服务,林肯活着的时候重建思想被软化,幸福时代已提前到来。”时隔一个世纪的2005年,古德里奇得出结论,“对于数以百万受影响的人,尤其是南方,林肯遇刺给他们的生活所留下的阴影开始消除。”大多数北方人仍将布斯看作谋杀了北方邦联救世主的疯子或怪物,而在南方,人们不滿布斯,認為他帶來了憤怒北方的報復而非林肯所承諾的和解重建。

布斯逃脱论[编辑]

1907年,菲尼斯·L·贝茨英语Finis L. Bates《布斯逃脱与自杀》一书主张在加勒特农场被击毙的布斯乃是面貌与其相似的人,真正的布斯正在逃脱追捕[2]。照贝茨所说,逃跑后的布斯化名“约翰·圣海伦”,定居于德克萨斯州格伦罗斯帕卢斯河英语Paluxy River,后搬到葛兰博瑞英语Granbury并落下重病,临死前为逃犯刺客的身份而忏悔,病好后继续逃亡,最终1903年以“大卫·E·乔治”的化名自刎俄克拉荷马州伊尼德英语Enid, Oklahoma[3][2][4]。到1913年,该书售出超过7万本,贝茨还在狂欢节杂耍表演上展示“圣海伦”的干尸。

布斯家族墓地绿山公墓里埋葬着约翰的墓地

对此,马里兰历史协会在1913年出版了由时任巴尔的摩市长威廉·M·培根姆的声明,市长曾于1869年2月18日布斯下葬于绿山公墓当天,亲眼目睹布斯尸体在织女殡仪馆被入殓,他还认识一位很了解布斯的年轻人,这个人曾提交过一份其在1869年所见尸体为布斯的宣示证明。其他在殡仪馆能够明确认出这具布斯的尸体的人,包括布斯的母亲、哥哥和姐姐、布斯的牙医以及他在巴尔的摩的熟人。而在此前,《纽约时报》的记者曾在1911年发表详细说明布斯入土时及其出席者的报告。20世纪20年代,又出现了周期复活的谣言,一具标榜是“射杀林肯的男人”的尸体作为狂欢节的宣传手段在全国展出。根据《星期六晚邮报英语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1938年文章,参展商称从贝茨的遗孀手中拿到“海伦”的尸体。

1977年出版的《林肯案真相英语The Lincoln Conspiracy (book)》,主张政府掩盖布斯逃跑真相的阴谋,重燃人们对布斯逃脱论的兴趣,促使圣海伦的干尸在那年于芝加哥再现。这本书销量突破100百万本,还在1977年被拍成故事片《林肯案真相》。1998年出版的《该隐的诅咒:布斯不为人知的故事》,主张布斯逃跑后前往日本避难,最终回到美国。1994年两位历史学家连同几位后人,向法院申请掘尸令,据律师所述,此举以照片叠加分析方式“打算证明或反驳布斯逃跑的理论”。该申请被驳回,据巴尔的摩巡回法院法官约瑟夫H·H·卡普兰所述,作此决定的因素除其他事项外,主要是“请愿者的逃脱论难以使人信服,障眼法理论不可性”。马里兰法院对该申请的特别上诉作出维持原判的裁定,而布斯在家族墓地的墓碑标记没有精确位置。林肯遇刺时11岁的作者弗朗西斯·威尔逊在他1929年关于的布斯的书中写下布斯的墓志铭:“他所承诺的是可怕的、没有金钱利益的契约,但鉴于他全身心投入到自我牺牲的原因,他被认为是至高无上的。”

2010年12月,埃德温·布斯的后裔表示他们获得挖出莎士比亚戏剧演员尸体以采集DNA样本的许可。然而埋葬着埃德温的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奥本山公墓英语Mount Auburn Cemetery代言而布雷·哈维驳斥称,埃德温的家属已于他们联系,要求挖出的是埃德温的尸体,家属们希望得到的DNA样本是属于约翰·威尔克斯的文物,或是国家健康和医学马里兰州博物馆馆藏的椎骨碎片。2013年3月30日,博物馆发言人卡罗尔·约翰逊公布了拒绝家属从椎骨提取DNA的声明。

相关电影[编辑]

2011年,托比·凯贝尔罗伯特·雷德福电影《女同谋英语The Conspirator》中饰演布斯一角。

註解[编辑]

  1. ^ 維吉尼亞州官方介紹網頁
  2. ^ 2.0 2.1 Bates, Finis L.. Escape and Suicide of John Wilkes Booth. Atlanta, Ga.: J. L. Nichols. 1907: 5–6. LCCN 45052628. 
  3.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Sun1931的引用提供文字
  4. ^ Clay Coppedge. Texas Trails: Man of Mystery. Country World News. 2009-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