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弗里德里希·施特林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翰·弗里德里希·施特林泽
Struensee Juel.jpg
任期
1771年3月20日-1772年1月16日
君主 克里斯蒂安七世
繼任 丹麥王储弗雷德里克 (名義上)
尤利安娜·玛利亚王后 (实际上)
个人资料
出生 1737年8月5日(1737-08-05)
普鲁士王国哈勒
逝世 1772年4月28日(34歲)
丹麥王国哥本哈根
配偶
子女 丹麥公主路易丝·奥古斯塔
專業 医生
信仰 虔敬主义,之后改为无神论

约翰·弗里德里希·施特林泽德语Johann Friedrich Struensee,1737年8月5日-1772年4月28日)他是一个具有启蒙思想的德国医生,他成为了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七世的私人医生,丹麦政府的大臣。他以“事实上的统治者”身份掌握了权力后,他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革。他与皇后卡罗琳·玛蒂尔达的不当关系成为了当时一大丑闻,尤其是皇后生下他们的孩子路易丝·奥古斯塔以后。因为他过于激进的改革和密谋的政变,他很快失势并被处死,终身未曾结婚。

教育與早期事業[编辑]

1737年 八月七日他出生在哈勒(Halle an der Saale)并在圣莫里茨受洗,施特林茨是他父亲6个孩子中的第三个,(他父亲亚当,施特林茨是虔信派牧师,出身一个受人尊敬的中产阶级家庭,并且信奉宗教宽容,他的三个儿子上了大学,不过都没有像他一样学神学,2个女儿嫁给了神职人员。

施特林茨1752年8月5日进入哈雷大学学习医学,1757年12月12日毕业,大学中他显露出了启蒙时代思想,它支持社会和政治的批判改良,他成为了一个无神论者,支持克劳德·阿德里安·爱尔维修,以及其他法国唯物主义者的著作[1]

他在1758年和父母搬到阿尔托纳,他很快被聘为公共医生,但他薪水微博,他希望通过私人营业增加收入。

1760年他父母搬到伦茨堡,他父亲成为了第一主管(位置比得上主教)。随后,23岁的施特林茨第一次建立了自己独立生活,他的生活方式大大超出了他的经济能力,但他出众的智慧和优雅的举止,很快使他在更为上游的圈子中闻名起来,并且他开始用他开始对他的时代产生怀疑。

他怀着雄心壮志向丹麦的外交部部长 约翰·哈特维希请愿,他写了许多关于启蒙思想的文章,并且发表了他们中的许多在他的私人期刊《利益和享受》中。

克里斯蒂安七世的醫生[编辑]

在他居住在阿尔托纳的10年中,他交往了一批被迫远离哥本哈根的丹麦贵族,他们中的卡尔·楚兰曹伯爵和勃兰特(Enevold Brandt)是启蒙运动的支持者,兰曹伯爵使他成为克里斯蒂安七世将要进行的欧洲旅行时的医生。

一般认为施特林茨在1768年4月被任命,国王和随从在5月6日出发。在英格兰时,施特林茨被授予剑桥医学博士的名誉学位。

在8个月的旅行中,他得到了国王的信任和喜爱。国王的大臣伯尔尼和财政大臣卡尔.冯.海因里希对他给国王的影响感到满意。他减少了国王使人尴尬的表现,1769年1月,当王庭回到哥本哈根,施特林茨被任命为国王的私人医生,3月他获得了国务委员的荣誉称号。

掌權之路[编辑]

他希望调和国王和王后,起初王后卡罗琳·玛蒂尔达不喜欢他,但她的婚姻十分不幸福,被国王忽视唾弃,施特林茨是为数不多的殷切关怀王后的人,他看起来在尽力地帮她解除困扰,久而久之她开始喜欢这个年轻的医生,并且在1770年春天成了他的情人。他成功的给皇太子接种牛痘更进一步增强了他的影响。

施特林茨和皇太子(佛雷德里克六世)关系密切,并且教授给他启蒙思想,比如卢梭的回归自然,尽管加上了他自己更为确切的解释。他鼓励皇太子自理大部分的事情,他也践行卢梭关于如何使孩子更好地成长的建议,比如让皇太子在冬天只穿着较单薄的衣服使他适应寒冷。

1770年五月他被任命为王室顾问[2]

1770年的夏天,宫廷和政府搬到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9月5日,国王辞退了伯尔尼,18日施特林茨指定他自己做枢密院顾问,来确立他的掌权地位,从此以后的16个月,一般被叫做“施特林茨时代”,年末时候,国王陷入了精神问题,施特林茨成为丹麦实际的统治者。

掌控政府[编辑]

当施特林茨刚刚着手控制国家机器时,他尽力保持低调,但后来他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在第十个月他解散了国家的政务会,一个星期后,他任命自己为matre des requêtes,这使他获得了把国家各部门的报告转交给国王批示的权利,因为国王几乎没有行为能力,施特林茨可以任意的发布他的命令。

接下来施特林茨解雇了所有的部门主管,并取消了挪威总督,施特林茨成为了国家最高权威,掌握国家所有权力近13个月,在1770年12月18日到1772年16个月中,他发布了不少于1069个法案,平均每天3个。

以下是施特林茨改革的主要内容:

  • 废除酷刑[3]
  • 取消不自由的劳动(徭役)[3]
  • 取消出版审查[3]
  • 取消贵族在国家机关执业[3]
  • 废除贵族特权[3]
  • 废除贵族的“不当”收入[3]
  • 取消的皇家宫廷的礼仪规则[3]
  • 取消皇家宫廷的贵族[3]
  • 取消利用国有资金无收益的制造商[3]
  • 取消几个假期[3]
  • 利用赌博和赛马的税收资助护理弃儿[3]
  • 禁止殖民地奴隶贸易[3]
  • 只给有实际成就的人授予封建贵族头衔和纹饰
  • 定罪并处罚贿赂[3]
  • 重新组织了司法机构,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腐败现象[3]
  • 建立国有粮食库,以平衡粮食价格[3]
  • 给农民分配农田[3]
  • 重新组织和裁减军队[3]
  • 大学改革[3]
  • 国有医疗机构改革[3]

其他改革包括废除偷窃罪的死刑等。

施特林茨的做法被批不尊重丹麦和挪威的习俗,把它们当作偏见和欠缺革除并代之以他所欣赏的抽象原则,他甚至不说丹麦语,用德语指导工作,为了确保顺从,他解雇了各部所有参谋人员,没有给任何补偿,然后用他自己的人接替那些职位,他们毫无经验并且几乎对他们所管理的国家一无所知。

起初人民支持他的改革,但后来转而反感,又因为施特林茨废除了审查,使得市面上反对施特林茨的小册子像潮水般多了起来[4]

至少在一定时间里,中产阶级是支持他的,如果他聪明的话,可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敌意和即将到来的混乱,他最惹民众憎恨的做法是他把国王完全抛到一边,实际除了少数宫廷中的人以外,似乎没多少人真正认为国王病了。

他和皇后不当的关系冒犯了被国民敬畏的皇室,而皇后伤风败俗的做法也使王权受到蔑视,人们每天聚集起来兴奋的嘲笑他,国王也开始对环境感到不满,偶尔,他会显示下他的固执,拒绝布兰特或施特林茨的要求。一次,他威胁并无礼的和布兰特打斗起来,打斗中布兰特伤到了国王的脸。

被捕及處決[编辑]

1771年冬天事情变得更差了,11月30日他给他和布兰特自封为贵族,但因为大批解雇政府和军队中的人员,他们把强烈的不满传播被公众。

国王和施特林茨一行人在哥本哈根以北的赫斯霍尔姆宫度过了1771年的夏天,7月7日,王后生下了一个女儿,路易丝·奥古斯塔(普遍认为实际是施特林茨的女儿)为了纪念此事,所有教堂都被安排高唱赞美颂。

11月19日,宫廷搬到腓特烈堡宫。

对施特林茨积累已久的怨念在1771年11月爆发了,卡尔.楚兰曹和其他一帮贵族以太后的名义,密谋政变反对他。太后希望借此剥夺国王的权利,确立他和他儿子未来的权利地位。

宫廷于1772年1月8日返回克里斯蒂安堡皇宫。1月16日,本季的第一个化装舞会在剧院举行。

1772年1月17号早上,勃兰特,施特林茨,王后分别被逮捕在各自的寝宫中。一般认为,施特林茨主要被控告为篡夺王室权力,违反了皇家法律。他以他相当的才能为自己辩护。一开始,他相信反对者不敢对王后下手,他不承认她们有不正当的行为。但王后被当作囚犯一样,带到了卡隆堡宫。

在4月的27或28号,他和勃兰特被宣判,被判先被削去右手,然后砍头,砍了2次都没有砍断[5],第三次他的头才被砍下,卡在杆子上。他的尸体之后被分尸[3]

死刑是施特林茨最坏的预期。相关法律(Kongelov)没有关于国王因为疯癫不适合管理政府时该当如何,所以,施特林茨,作为一个平民挤进了贵族的圈子。他被指控侮辱国王并且篡夺王室权威,违反Kongelov的第2和第26条,他其他的行为,前人,后人都做过,并且没有导致任何后果。国王本人认为施特林茨是个伟大的人,即使在施特林茨死后,1775年国王在國王的簡筆畫上右下角用德语写道:"Ich hätte gern beide gerettet" (I would have liked to have saved them both)我想拯救他们两个,他们,指的是施特林茨和勃兰特[6]

国王的简笔画

參考資料[编辑]

  1. ^ Jonathan Israel, A Revolution of the Min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0, p.76. ISBN 978-0-691-14200-5.
  2. ^ Edvard, Holm, Danmark-Norges Historie, G.E.C. Gads Forlag, 1902, vol. 4, part. 2, p. 27.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Birkner, Gerhard Kay. "Cramer wird doch noch, wie ich hoffe, ein ordentlicher Mensch werden." Cramer, August von Hennings und die "Plöner Aufklärung"// (编) Schütt, Rüdiger (编). Carl Friedrich Cramer. Revolutionär, Professor und Buchhändler. Nordhausen. 2002: 271–302; 286 (German). 
  4. ^ John Christian Laursen, "Luxdorph's Press Freedom Writings: Before the Fall of Struensee in Early 1770s Denmark-Norway", pp. 61–77 in: The European Legacy, vol. 7, no. 1, 2002.
  5. ^ Langen, Ulrik: "Den afmægtige. En biografi om Christian 7." Jyllands-Postens forlag 2008 (Danish biography about king Christian the 7th)
  6. ^ Ulrik Langen, Den afmægtige - En biografi om Christian 7., Jyllands-Postens Forlag, 2008, pp. 450ff. ISBN 978-87-769-20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