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约翰·沙利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約翰·沙利文
John Sullivan
GeneralJohnSullivanByTenney.jpg
任期
1786年6月7日-1788年6月5日
前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繼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任期
1789年1月22日-1790年6月5日
前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繼任 乔赛亚·巴特利特
个人资料
出生 1740年2月17日(1740-02-17)
新罕布什爾殖民地英语Province of New Hampshire薩默斯沃思
逝世 1795年1月23日(54歲)
新罕布什爾州杜倫英语Durham, New Hampshire
政黨 聯邦黨
專業 律師
軍人
政要
簽名 约翰·沙利文的簽名
軍事背景
效忠 美國 美國
服役 大陸軍
服役时間 大陸軍:1775-1779年
军衔 少將
參戰 美國獨立戰爭

約翰·沙利文英语John Sullivan,1740年2月17日-1795年1月23日),愛爾蘭律師大陸議會議員,美國獨立戰爭時期大陸軍少將,第3任及第5任新罕布什爾州州長,1789年至1795年新罕布什爾州美國聯邦法官

沙利文在美國獨立戰爭深得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信任,並在長島會戰特倫頓戰役白蘭地酒戰役等主要戰事擔當指揮官。他也在1779年被華盛頓派往遠征俄亥俄谷地北美原住民部落,成功摧毀多座易洛魁聯盟的村莊。不過沙利文在戰爭中經常遭逢挫敗,再加上他性格好辯,使他開罪了不少大陸議會政要,最終導致他在1779年辭去軍職。沙利文後來再次獲選為大陸議會議員,但他又收受了法國大使的資金而捲入醜聞。戰後沙利文促使新罕布什爾州支持美國制憲會議,先後兩次出任州長,並在晚年獲華盛頓總統任命為新罕布什爾州美國聯邦法官。

早年[编辑]

沙利文在生於1740年新罕布什爾殖民地英语Province of New Hampshire薩默斯沃思,父母是愛爾蘭裔移民,在1737年移居北美。[1]沙利文的早年生活不詳。他在父親指導下獲得良好教育,然後在1750年代跟隨山謬·利弗摩爾英语Samuel Livermore學習法律,並在1760年左右成為執業律師。沙利文也協助弟弟詹姆士·沙利文英语James Sullivan (governor)學習法律,而詹姆士日後更成為第七任麻薩諸塞州州長。1760年沙利文結婚後移居杜倫鎮英语Durham, New Hampshire,逐漸累積一定房產,並在1762年獲任命為新罕布什爾州的民兵少校。[2]

沙利文在1760年代如何看待英國的增稅政策以及殖民地的反抗,已經沒有充足的文獻考究,但他在1774年公開反對英國政府任命新罕布什爾殖民地的大法官,指責此舉侵害殖民者的權利,政治立場已經傾向反抗一方。[3]沙利文在波士頓茶葉事件後反對《強制法案》,並且被新罕布什爾地方議會選派參與第一屆大陸會議。他在議會上大力支持麻薩諸塞灣殖民地英语Province of Massachusetts Bay、以約翰·亞當斯等人為首的激進派系,並在會後遊說新罕布什爾市民罷買英國貨品。[4]沙利文與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在1774年12月分別率領民突襲威廉與瑪麗堡英语Fort William and Mary,奪取該處的英軍火藥武器,避免遭到英軍收繳。[5]他們兩人在1775年一同代表新罕布什爾參與第二屆大陸會議,而美國獨立戰爭則在同年4月列星頓和康科德戰役後正式爆發。[6]

美國獨立戰爭[编辑]

加拿大、紐約及新澤西州戰事[编辑]

沙利文在1775年6月獲大陸議會任命為大陸軍准將。當時沙利文幾乎沒有軍事經驗,在年資上也比同州的約翰·史塔克為低,故此他的任命很大程度是出自政治考慮。[7]沙利文隨後趕到波士頓加入喬治·華盛頓麾下,並參與波士頓之圍。他在1776年4月被華盛頓派往提康德羅加堡,支援遠征加拿大失敗的大陸軍兵,並接替因天花病死的約翰·湯馬士英语John Thomas (general)准將。當時沙利文指揮了大陸軍敗兵退回紐約州,認為議會應該任命自己為加拿大方面軍隊的總司令,不料議會卻選擇了霍雷肖·蓋茨出任。沙利文憤而向菲力·斯凱勒稱自己打算向費城辭職,但最後在約翰·漢考克等人挽留下打消主意,而議會不久也派他到紐約市協助華盛頓作戰。[8]

沙利文在1776年8月的長島會戰暫代生病的彌敦內爾·格連指揮部隊,並且奮勇作戰,但他卻被黑森僱傭兵俘虜,而隨後發生的事件更令到沙利文與議會之間出現裂痕。[9]當時北美英軍總司令威廉·何奧厚待沙利文和斯特靈勳爵兩名戰俘,然後將沙利文假釋,但又要求他向大陸議會傳話。何奧聲稱英國政府已經授權他與理查德·何奧處理所有殖民地事務,而他們兩兄弟也願意與大陸議會尋求和解;但礙於身份所限,他們不能承認議會的權威,故此所有議員只能以個人身份出席和解會議。[10]

沙利文沒有察覺到事態敏感,而欣然接納,並在9月到費城報訊,觸怒多名議會代表。當時議會普遍認為何奧只是想藉機分化議會,但沙利文卻心甘情願擔當何奧的傀儡。約翰·亞當斯私下向本傑明·魯殊英语Benjamin Rush透露,他恨不得長島會戰第一枚發射的子彈就打中沙利文的腦袋,更形容沙利文是隻何奧派來的假鴨子圈套英语Duck decoy (model),引誘美國人放棄獨立。議會最終同意將沙利文及斯特靈勳爵進行戰俘交換,但表明英國必須承認議會為美國的合法代表機構,而何奧也只能與議會授權的人士舉行和談。英美雙方最後在9月11日舉行斯塔滕島和議,但沒有取得任何成果。[11]

沙利文在9月底重返華盛頓麾下,先後參與沛爾岬之戰白原戰役,然後調往查理斯·李英语Charles Lee (general)麾下守備哈德遜河高地。後來華盛頓向新澤西州賓夕法尼亞州敗走,但李卻諸加拖延。12月12日李遭到伯納斯特·塔爾頓俘虜,沙利文隨即接過指揮,率軍趕往南方。他的部隊及時增援華盛頓,隨即參與特倫頓戰役阿孫平克溪戰役普林斯頓戰役,立下重要戰功。[12]

爭議纏身與辭職[编辑]

紐約州紀念沙利文遠征的石碑。

踏入1777年,沙利文加倍爭取獨立指揮職位。他不滿阿瑟·聖克萊獲任命鎮守提康德羅加堡,招致支持聖克萊的賓夕法尼亞派系敵視。後來法國軍官菲利浦·杜·庫德賴英语Philippe Charles Tronson du Coudray獲議會任命為少將,沙利文又與格連及亨利·諾克斯一同向大陸議會請辭抗議,令到議會處境非常尷尬,而事件最終因庫德賴意外溺斃才告一段落。[13]

1777年費城戰役期間,沙利文在數場戰事中遭遇挫敗,令他招致更多攻擊。他在8月斯塔騰島戰役成功突襲英軍,卻在撤退時有超過200人被俘。由於被俘者不少來自馬利蘭州塞繆爾·蔡斯喬治·雷德英语George Read (U.S. statesman)更要求議會禁止沙利文指揮馬利蘭及特拉華州的士兵,暗示他應該辭去軍職,只是最終未有成事。1777年9月白蘭地酒戰役,沙利文又被多名部下指責未能看守北方多個淺灘,致使何奧成功突擊大陸軍的側翼;北卡羅萊納州的議員湯馬士·伯克英语Thomas Burke (North Carolina)更認為沙利民疏忽職守。[14]雖然白蘭地酒之敗與華盛頓的部署失當有更大關係,且沙利文在隨後的聽證會也獲判無罪,但這些批評已經傷害到沙利文的名聲。華盛頓在10月的日耳曼鎮戰役更選擇與沙利文一同出征,以免他受到不必要的批評。[15]

沙利文在1778年終於爭取到獨立指揮作戰的機會。他在7月率軍發動羅德島戰役英语Battle of Rhode Island,但大陸軍卻與法國海軍欠缺協調,再加上颶風吹襲,致使圍城戰失敗告終。沙利文憤而公開指責法國海軍上將德斯坦伯爵英语Charles Hector, comte d'Estaing,令到新近建立的美法同盟蒙上陰影,使他捲入更多爭議。[16]1779年,華盛頓派沙利文遠征俄亥俄谷地北美原住民部落,削弱親英及中立的易洛魁聯盟勢力。沙利文謹慎地準備軍隊,並在補給艱難的情況下摧毀多座易洛魁聯盟的村莊,終於在軍事上取得成就,可是他在籌措補給時又多次批評議會的戰爭委員會(Board of War)。委員會隨即向議會投訴沙利文作出不實指控,而沙利文則在11月以健康為由向議會請辭,並且被議會大比數接納。 [17]

重返議會[编辑]

沙利文雖然在議會開罪不少人物,但他在新罕布什爾州仍有隆重聲望。他在1780年恢復健康後重操律師故業,但州議會卻在他反對之下,選派他再次擔任大陸議會議員。[18]

沙利文上任後即要處理新罕布什爾贈地英语New Hampshire Grants的去留問題。紐約州和新罕布什爾州早在獨立戰爭爆發前,已經在爭奪該片土地的管轄權,但居住在當地的佛蒙特居民卻打算爭取獨立,並且在1777年成立佛蒙特共和國。雖然佛蒙特在戰爭之初支持革命,但英國在薩拉托加戰役落敗後,開始拉攏佛蒙特加入英屬的加拿大,令到局勢更加複雜。[18]當時議會正為兩州重新劃定邊界,並討論佛蒙特的獨立問題。沙利文堅持紐約州的疆界不能囊括贈地範圍,並指新罕布什爾州寧願接納佛蒙特為獨立州分。[19]此外,沙利文也嘗試改善大陸軍的補給系統,以及挽救日益惡化的財政問題。這些問題在他任期內都沒有解決。[20]

沙利文在議會任期內也捲入與法國通敵的醜聞。當時法國政府正在大陸議會安插勢力,以影響日後英美談判停火的邊界協議內容。當法國大使路澤恩英语Anne-César, Chevalier de la Luzerne得悉沙利文陷入財政困難時,便主動向沙利文「借貸」約68堅尼周轉。法國方面沒有期望沙利文會清還借款,而沙利文的發言立場也一直傾向法國一方,並時常與路澤恩商討時政。在多名親法議員的支持下,大陸議會選派了約翰·傑伊本傑明·富蘭克林亨利·勞倫斯英语Henry Laurens前往巴黎會合約翰·亞當斯,與英國商討停戰,最終達成1783年巴黎條約[21]沙利文在1781年8月任期結束前回到新罕布什爾州,並且不尋求連任。[22]

戰後[编辑]

沙利民在1782年至1786年間出任新罕布什爾州檢察官,並參與該州的憲法制訂。[23]他在1785年參選新罕布什爾州州長落敗(該職位當時仍稱「總統」),但隨即獲選為新罕布什爾州下議院議長。[24]沙利文隨後在1786年的州長選舉獲勝,促使新罕布什爾州支持美國制憲會議通過聯邦主義傾向的《美國憲法》。[25]雖然沙利文在會議中途的1788年州長選舉連任失敗,但他仍參與了後來的制憲及修正案事宜。[26]

1789年,沙利文在州長選舉再次獲勝,成為第五任新罕布什爾州州長,但他的健康已經開始惡化,故此沒有在1790年尋求連任。華盛頓就任美國總統後在1789年任命沙利文為新罕布什爾州美國聯邦法官,但沙利文在1792年後便因生病而未再上庭。1795年1月23日沙利文在家鄉杜倫英语Durham, New Hampshire病逝。[27]

註釋[编辑]

  1. ^ Whittemore(1961年),第1-3页
  2. ^ Whittemore(1961年),第3-6页
  3. ^ Whittemore(1961年),第7-8页
  4. ^ Whittemore(1961年),第8-13页
  5. ^ Whittemore(1961年),第13-14页
  6. ^ Whittemore(1961年),第13-17页
  7. ^ Whittemore(1961年),第19页
  8. ^ Whittemore(1961年),第24-27页
  9. ^ Whittemore(1961年),第32-40页
  10. ^ Whittemore(1961年),第40-41页
  11. ^ Whittemore(1961年),第41-43页
  12. ^ Whittemore(1961年),第43-50页
  13. ^ Whittemore(1961年),第51-53页
  14. ^ Whittemore(1961年),第54-67页
  15. ^ Whittemore(1961年),第67-81页
  16. ^ Whittemore(1961年),第82-109页
  17. ^ Whittemore(1961年),第149-152页
  18. ^ 18.0 18.1 Whittemore(1961年),第153-154页
  19. ^ Whittemore(1961年),第156-160页
  20. ^ Whittemore(1961年),第160-164页
  21. ^ Whittemore(1961年),第165-177页
  22. ^ Whittemore(1961年),第178-179页
  23. ^ Whittemore(1961年),第182-183页
  24. ^ Whittemore(1961年),第192-194页
  25. ^ Whittemore(1961年),第196-215页
  26. ^ Whittemore(1961年),第215-220页
  27. ^ Whittemore(1961年),第221-226页

參考資料[编辑]

  • Whittemore, Charles P., A General of the Revolution: John Sullivan of New Hampshire, New York and Lond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1 (English) 
前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新罕布什爾州州長
1786年-1788年
繼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前任:
約翰·蘭登英语John Langdon (politician)
新罕布什爾州州長
1789年-1790年
繼任:
乔赛亚·巴特利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