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清代學者像傳》中的納蘭性德像


大清通议大夫一等侍卫
族裔 滿洲
旗籍 满洲正黄旗
原名 成德
字號 字容若,号楞伽山人
出生 順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
1655年1月19日(1655-01-19)
京師
逝世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
1685年7月1日(30歲)
京師
墓葬 西皂甲屯纳兰祖坟
配偶 卢氏(卢兴祖女)
官氏
親屬 (父)納蘭明珠,(母)爱新觉罗氏(阿濟格女)
出身
  • 康熙十五年丙辰科進士出身

纳兰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納喇氏,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1],字容若,号飲水楞伽山人,室名通志堂淥水亭珊瑚閣鴛鴦館繡佛齋[2]满洲正黃旗人,清朝政治人物、词人、學者。

生平[编辑]

纳兰性德生于腊月,母爱新觉罗氏,為阿濟格之女,父亲納蘭明珠历任内务府总管、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纳兰性德十七岁进太学,十八岁中举,十九岁会试中试,因患寒疾,没有参加殿试。二十二岁即康熙十五年(1676年)補殿試[3],中二甲第七名,賜进士出身。康熙爱其才,又因他是八旗子弟,上代又与皇室沾亲,與康熙長子胤禔生母惠妃也有親戚關係,所以被康熙留在身边,授予三等侍卫的官职,后晋升为一等侍卫,多次随康熙出巡,并奉旨出使梭龙(其方位学界尚存分歧),考察沙俄侵边情况。[2]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患急病去世,年仅三十岁(虛齡三十一),死后葬于西皂甲屯纳兰祖坟(今北京海淀区上庄皂甲屯)。《清史稿》有传。[4]

家庭[编辑]

禹之鼎作《納蘭容若像》

纳兰性德十九岁时(約1674年)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为妻,夫妻十分恩爱。可惜好景不长,才过了三年多的时间,卢氏就因难产而去世。纳兰性德为她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悼亡词。又过了三年多,他续娶官氏为继室。两人感情也不错。纳兰性德在扈驾至辽东五台山江南一带巡视及赴梭龙侦察的行役途中所写的一些思家的作品,显然是为官氏所作的。纳兰性德的子女人数、名字,由于记载年代和史料来源有别,虚实难辩,甚至自相矛盾,很久以来无法弄清。据现有材料,研究者大致认同纳兰共有三子,长子富格,次子富尔敦,三子富森,女数人,其孙名瞻岱。其中一个女儿嫁给了年羹尧

纳兰性德一生,一共两位红粉知己,一个是原配夫人卢氏,另一个是南方汉家才女沈婉[5]

成就與作品[编辑]

山一程
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
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
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
故園無此聲

纳兰性德善骑射,好读书,经史百家无所不窥,夏承焘《词人纳兰容若手简前言》称:“他是满族中一位最早笃好汉文学而卓有成绩的文人。”纳兰能诗善赋,尤工词,虽长于钟鸣鼎食之家,且“密迩天子左右,人以为贵近臣无如容若者”(《通志堂集》卷19附录),然其词境凄清哀婉,多幽怨之情。他自己在《与梁药亭书》中曾写道:“仆少知操觚,即爱《花间》致语”。从他的某些作品中,可以看到《花间集》的风味。
纳兰性德是清初著名大词人,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清词三大家”。[5]
二十四岁时,纳兰性德把自己的词作编选成集,名为《侧帽词》,康熙十七年(1678年)又委托顾贞观在吴中刊成 《饮水词》,取自宋朝岳珂《桯史·记龙眠海会图》“至于有法无法,有相无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2]惜此两本词集今皆不见传本。后有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2首,编辑一处,名为《纳兰词》(道光十二年汪元治结铁纲齐本和光绪六年许增榆园本),今存词一共348首。[5]

纳兰性德去世后,他的师友徐乾学顾贞观严绳孙秦松龄等人为其编成《通志堂集》二十卷,包括赋一卷,、词、、《渌水亭杂识》各四卷,杂文一卷,附录二卷。其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法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知识。此外,他还编刊过《大易集义粹言》、《词韵正略》、《今词初集》、《通志堂经解》等书。 纳兰性德真正被主流社会所认同是由于和徐乾学一同编著的大型入学丛书《通志堂经解》,而不是因为他的词,词只是“艳科小道”,并非正途。

《通志堂经解》一书,本为徐乾学所辑,同官纳兰成德慕之,央友与徐关说,言此书卷帙浩繁,锓工颇费,愿出赀镌印,署其姓名。徐曰:“但愿传薪于后学,岂吝纤芥之浮名?”慨然允诺。阅者知为纳兰氏,不知出徐氏手也。[6]

书法作品

纳兰性德手简真迹,被中国纳兰性德研究界奉为“国宝”,今藏上海图书馆。手简共三十六通。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被证实的纳兰性德手稿遗墨,价值极高。 

有一幅对联,署名纳兰成德,应是改名之前所书。被专家认定为真迹,可能是纳兰容若唯一传世的大幅书法作品。

评价[编辑]

顾贞观:容若天资超逸,悠然尘外,所为乐府小令,婉丽凄清,使读者哀乐不知所主,如听中宵梵呗,先凄惋而后喜悦。[7]
顾贞观:容若词一种凄忱处,令人不能卒读,人言愁,我始欲愁。[8]
陈维崧:饮水词哀感顽艳,得南唐二主之遗。[9]
周之琦:纳兰容若,南唐李重光后身也。予谓重光天籁也,恐非人力所能及。容若长调多不协律,小令则格高韵远,极缠绵婉约之致,能使残唐坠绪,绝而复续,第其品格,殆叔原、方回之亚乎?[10]
况周颐:容若承平少年,乌衣公子,天分绝高。适承元、明词敝,甚欲推尊斯道,一洗雕虫篆刻之讥。独惜享年不永,力量未充,未能胜起衰之任。其所为词,纯任性灵,纤尘不染,甘受和,白受采,进于沉着浑至何难矣。[11]
王国维: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12]

诗词名句[编辑]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爲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當時只道是尋常

纳兰性德与妻子卢氏墓志铭[编辑]

皇清通议大夫一等侍卫佐领纳兰君墓志铭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教习庶吉士昆山徐乾学撰文
经筵讲官都察院左都御史泽州陈廷敬篆盖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读学士钱塘高士奇书丹
呜呼!始容若之丧而余哭恸也。今其弃余也数月矣,余每一念至,未尝不悲来填膺也。呜呼!岂直师友之情乎哉。余阅世将老矣,从吾游者亦众矣,如容若之天姿之纯粹、识见之高明、学问之淹通、才力之强敏 ,殆未有过之者也。天不假之年,余固抱丧予之痛,而闻其丧者,识与不识皆哀而出涕也,又何以得此于人哉!太傅公失其爱子,至今每退朝,望子舍必哭,哭已,皇皇焉如冀其复者,亦岂寻常父子之情也。至尊每为太傅劝节哀,太傅愈益悲不自胜。余间过相慰则执余手而泣曰:惟君知我子,惠邀君言以掩诸幽,使我子虽死犹生也。余奚忍以不文为辞。顾余之知容若,自壬子秋榜后始,迄今十三四年耳。后容若入侍中,禁廷严密,其言论梗概有非外臣所得而知者。太傅属痛悼未能殚述,则是余之所得而言者,其于容若之生平又不过什之二三而已。呜呼!是重可悲也。容若,姓纳兰氏,初名成德,后避东宫嫌名,改曰性德。年十七补诸生,贡入太学。余弟立斋为祭酒,深器重之,谓余曰:司马公贤子非常人也。明年,举顺天乡试,余忝主司,宴于京兆府,偕诸举人青袍拜堂下,举止闲雅。越三日,谒余邸舍,谈经史源委及文体正变,老师宿儒有所不及。明年会试中式将廷对,患寒疾,太傅曰:吾子年少,其少俟之。于是益肆力经济之学,熟读通鉴及古人文辞,三年而学大成。岁丙辰应殿试,条对凯切,书法遒逸,读卷执事各官咸叹异焉。名在二甲赐进士出身。闭门埽轨,萧然若寒素,客或诣者辄避匿。拥书数千卷,弹琴咏诗自娱悦而已。未几,太傅入秉钧,容若选授三等侍卫,出入扈从,服劳惟谨,上眷注异于他侍卫。久之,晋二等,寻晋一等。上之幸海子、沙河、西山、汤泉及畿辅、五台、口外、盛京、乌刺及登东岱、幸阙里、省江南,未尝不从。先后赐金牌、彩缎、上尊御馔、袍帽、鞍马、弧矢、字帖、佩刀、香扇之属甚夥。是岁万寿节,上亲书唐贾至《早期》七言律赐之。月余,令赋《乾清门应制诗》,译御制《松赋》,皆称旨,于是外庭佥言,上知其有文武才,非久且迁擢矣。呜呼,孰意其七日不汗死耶!容若既得疾,上使中官侍卫及御医日数辈络绎至第诊治。于是上将出关避暑,命以疾增减报,日再三,疾亟,亲处方药赐之,未及进而殁,上为之震悼,中使赐奠,恤典有加焉。容若尝奉使觇梭龙诸羌,其殁后旬日,适诸羌输款,上于行在遣官使拊其几筵哭而告之,以其尝有劳于是役也。于此亦足以知上所以属任之者非一日矣。呜呼,容若之当官任职,其事可得而纪者,止于是矣。余滋以其孝友忠顺之性,殷勤固结,书所不能尽之言,言所不能传之意,虽若可仿佛其一二而终莫能而悉也为可惜也。容若性至孝,太傅尝偶恙,日侍左右,衣不解带,颜色黝黑,及愈乃复初。太傅及夫人加餐辄色喜,以告所亲。友爱幼弟,弟或出,必遣亲近傔仆护之,反必往视,以为常。其在上前,进反曲折有常度。性耐劳苦,严寒执热,直庐顿次,不敢乞休沐自逸,类非绮襦纨者所能堪也。自幼聪敏,读书一再过即不忘。善为诗,在童子已句出惊人,久之益工,得开元、大历间丰格。尤喜为词,自唐、五代以来诸名家词皆有选本,以洪武韵改并联属名《词韵正略》。所著《侧帽集》后更名《饮水集》者,皆词也。好观北宋之作,不喜南渡诸家,而清新秀隽,自然超逸,海内名为词者皆归之,他论著尚多。其书法摹褚河南,临本禊帖,间出入于黄庭内景经。当入对口殿廷,数千言立就,点画落纸无一笔非古人者。荐绅以不得上第入词馆,为容若叹息。及被恩命,引而置之珥貂之行,而后知上之所以造就之者,别有在也。容若数岁即善骑射,自在环卫,益便习,发无不中,其扈跸时,毡帐内雕弓书卷,错杂左右,日则校猎,夜必读书,书声与他人鼾声相和。间以意制器,多巧倕所不能。于书画评鉴最精。其料事屡中,不肯轻与人谋,谋必竭其肺腑。尝读赵松雪自写照诗有感,即绘小像仿其衣冠,坐客或期许过当,弗应也。余谓之曰:尔何酷类王逸少?容若心独喜。所论古时人物,尝言王茂弘蘭阇蘭阇,心术难问;娄师德唾面自干,大无廉耻,其识见多此类。间尝与之言往圣昔贤修身立行及于民物之大端,前代兴亡理乱所在,未尝不慨然以思。读书至古今家国之故,忧危明盛,持盈守谦、格人先正之遗戒,有动于中未尝不形于色也。呜呼,岂非大雅之所谓亦世克生者耶;而竟止于斯也。夫岂徒吾党之不幸哉!君之先世有叶赫之地,自明初内附中国,讳星根达尔汉,君始祖也,六传至讳杨吉努,君高祖考也。有子三人,第三子讳金台什,君曾祖考也。女弟为太祖高皇帝后,生太宗文皇帝。太祖高皇帝举大事而叶赫为明外捍,数遣使谕,不听,因加兵克叶赫,金台什死焉。卒以旧恩存其世祀。其次子即今太傅公之考,讳倪迓韩,君祖考也。君太傅之长子,母觉罗氏,一品夫人。渊源令绪,本崇积厚,发闻滋大,若不可圉。配卢氏,两广总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盧兴祖之女,赠淑人,先君卒;继室官氏,光禄大夫少保一等公朴尔普女,封淑人;男子子二人,福哥、永寿,遗腹子一人;女子子一人,皆幼。君生于顺治十一年十二月戊辰,卒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已丑,年三十有一。君所交游皆一时儁异,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若无锡严绳孙、顾贞观、秦松龄、秀水朱彝尊,慈溪姜宸英尤所契厚,吴江吴兆骞久徙绝塞,君闻其才,力赎而还之。坎坷失职之士走京师,生馆死殡,于赀财无所计惜,以故君之丧,哭之者皆出涕,为挽辞者数十百人,有生平未识面者。其于余绸缪笃挚,数年之中,殆日以余之休戚为休戚也,故余之痛尤深,既为诗以器之,应太傅之命而又为之铭。铭曰:
天实生才,蕴崇胚胎,将象贤而奕世也而靳与之年,谓之何哉。使功绪不显于旗常、德泽不究于黎庶,岂其有物焉为之灾,惟其所树立亦足以不死矣,亦又奚哀!


皇清纳腊室卢氏墓志铭
赐进士出身候补内阁中书舍人平湖叶舒崇撰
夫人卢氏,奉天人,其先永平人也。毓瑞医闾,形胜桃花之岛,溯源营室,家声孤竹之城。父兴祖,总督两广、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树节五羊、申威百粤,珠江波静,冠赐高蝉,铜柱勋崇,门施行马。传唯礼义,城南韦杜之家;训有诗书,江右潘杨之族。夫人生而婉娈,性本端庄,贞气天情,恭容礼典。明珰珮月,即如淑女之章;晓镜临春,自有夫人之法。幼承母训,娴彼七襄;长读父书,佐其四德。高门妙拣,首闻敬仲之占;快婿难求,独坦右军之腹。年十八,归余同年生成德,姓纳腊氏,字容若。乌衣门巷,百两迎归;龙藻文章,三星并咏。夫人职首供甘,义均主鬯,二南苹藻,无愧公宫;三日羹汤,便谙姑性。人称克孝,郑袤之壶攸彰;敬必如宾,冀缺之型不坠。宜尔家室,箴盥惟仪,浣我衣裳,纮綖是务。洵无訾于中馈,自不忝于大家。无何玉号麒麟,生由天上;因之调分凰凤,响绝人间。霜露忽侵,年龄不永。非无仙酒,谁传延寿之杯;欲觅神香,竟乏返魂之术。呜呼哀哉!康熙十六年五月三十日卒,春秋二十有一。生一子海亮。容若身居华阀,达类前修,青眼难期,红尘置合;夫人境非挽鹿,自契同心,遇辟游鱼,岂殊比目。抗情尘表,则视有浮云;抚操闺中,则志存流水。于其没也,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今以十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葬于玉河皂荚屯之祖茔。木有相思,似类杜原之兆;石曾作镜,何年华表之归。睹云气而俳徊,怅神光之离合。呜呼哀哉!铭曰:
江名鸭绿,塞号卢龙。桃花春涨,榆叶秋丛。灵钟胜地,祥毓女宗。高门冠冕,无族鼎钟。
羊城建节,麟阁敉功。诞生令淑,秀外惠中。华标彩蕣,茂映赪桐。曰嫔君子,夭矫犹龙。
纶扉闻礼,学海耽躬。同心黾勉,有婉其容。柔性仰事,怡声外恭。移卣奉御,执匜敬共。
苹蘩精白,刀尺女红。鸳机支石,蚕月提笼。孝思不匮,俭德可风。闺房知己,琴瑟嘉通。
产同瑜珥,兆类罴熊。乃膺沉痼,弥月告凶。翠屏昼冷,画翟晨空。凤萧声杳,鸾镜尘封。
哀旄路转,挽曲涂穷。荒原漠漠,雨峡蒙蒙。千秋黄壤,百世青松。


参考资料[编辑]

  1. ^ 徐乾学撰,《通议大夫一等侍卫进士纳兰君墓志铭》:“容若姓纳兰氏,初名成德,后避东宫嫌名,改曰性德。”
  2. ^ 2.0 2.1 2.2 纳兰性德. 《饮水词笺校》.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年: 第1页. ISBN 978-7-101-07710-0. 
  3. ^ 《清史稿》作“康熙十四年成进士”,误,据进士题名碑改。
  4. ^ 《清史稿·列传二百七十一》
  5. ^ 5.0 5.1 5.2 《纳兰性德:传奇一生抒“词”意》. 蒋益文. 华夏文化网. 
  6. ^ 《谏书稀庵笔记》. 清 陈恒庆. 
  7. ^ 顾贞观,《纳兰词·原序》,道光十二年汪元治结铁网斋刻。
  8. ^ 顾贞观,《纳兰词评》,清朝榆园本。
  9. ^ 陈维崧,《纳兰词评》,清朝榆园本。
  10. ^ 周之琦,《箧中词》。
  11. ^ 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五。
  12. ^ 王国维,《人间词话》,上卷。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