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斯科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伯特·斯科特
Robert Falcon Scott
Scott of the Antarctic crop.jpg
1905年 (36歲)
出生 1868年6月6日(1868-06-06)
英國普利茅斯
逝世 1912年3月29日(43歲)
南極洲罗斯冰架
国籍  英國
职业 海軍軍官極地探險家

罗伯特·法尔肯·斯科特CVORobert Falcon Scott,1868年6月6日-1912年3月29日)是一位英国海军军官极地探险家

早年[编辑]

斯科特1881年加入英国海军,1891年升为上尉。1900年开始进行第一次到南极洲探险,其目标是罗斯海。他发现并命名了爱德华七世半岛。1904年他回到英国。

1908年9月2日他与凯斯琳·布鲁斯结婚,两人有一个儿子彼得。

第二次南極之旅[编辑]

位於紐西蘭基督城的斯科特雕像。

1910年,斯科特從英國出發,重返南极,他这次的目标是要成为第一个到达南地极的人。但他发现这次他有一个竞争者:挪威人羅爾德·亞孟森

准备[编辑]

对于物资的运输,斯科特决定在南极采用狗、小马、拖拉机并辅以人力拖拉的运输方式,但斯科特本人对小马并不了解,他简单的认为沙克尔顿曾经成功使用的小马将同样的表现良好。被派遣到西伯利亚挑选雪橇犬的塞西尔·迈尔斯在当地收到了斯科特的命令,要求他同时采购小马,可迈尔斯是一名训狗专家,他挑选的小马最终被证明质量很差并且不适合南极探险。在迈尔斯采购动物的同时,斯科特在法国和挪威测试了他计划使用的拖拉机,并招募了沙克尔顿探险队中的伯纳德·代作为他的拖拉机专员。

始初[编辑]

被迫使用人力拖行行李的英國探險隊

斯科特的这次探险之旅一开始就伴随着一些问题,最终延误了向南极点进军的日程和为探险所作的准备。在从新西兰去往南极洲的途中,斯科特探险队所乘坐的新大陆号被浮冰困了20天,比其他的船只受困的时间都要长很多,预留的过冬准备时间被迫压缩。在卸货的时候一台拖拉机还掉进海裡。恶劣的天气和不适应南极环境的小马使补给点布置的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探险队的主要补给点——“一吨营地”就因此布置的离预定位置(南纬80°)靠北56公里,掌管小马的劳伦斯·奥茨建议斯科特杀掉一些小马作为肉食补充并将补给点向南设置在南纬80°,但斯科特拒绝了这一建议,据报告称奥茨对斯科特说:“先生,恐怕有一天你会后悔没采纳我的建议。”,完成补给点布置之后返回营地时,斯科特得知阿蒙森的探险队抵达了南极洲并在自己营地以东320公里的鲸湾扎下了营地。斯科特并没有为应对阿蒙森的出现而修改他的探险计划,他在日记中写到“那条合适且明智的路线正等着我们”。

前往南極點[编辑]

斯科特探險隊在南極點;奥茨、斯科特與威尔森(立者),鲍尔斯與埃文斯(坐者),1912年1月18日

斯科特向南極點的遠征開始于1911年11月1日,一支由小马、狗和拖拉机组成的运输队按不同的速度从营地出发,它将最终补给一支4人组成的向南极点冲锋的小队,但远征队裡没人知道斯科特会挑选谁组成这支小队。而对于狗的使用,斯科特在途中向大本营发出了一系列相互矛盾的指令,导致人们不知道是否要为科學考察和返回保护这些狗,斯科特的助手无法理解斯科特的意思,最终在迎接探险队返回时没有使用雪橇狗。 随着探险队的旅程逐步向南,探险队的规模也迅速减小,在1912年1月4日时,只剩下两个4人小队的探险队抵达了南纬87°34',在这里,斯科特宣布了最终冲击南极点的人员(包括斯科特、亨利·鲍尔斯中尉、爱德华·威尔森博士、爱德加·埃文斯海军军士劳伦斯·奥茨陆军上尉),其他三人(泰迪·埃文斯、威廉姆·拉什利和汤姆·克里恩)向北返回营地。五人小队於1912年1月17日到达南极,阿蒙森比他们早到了35天。斯科特的失望和愤怒表达在他的日记中,他写道:“糟糕透顶”、“白日梦终醒”和“老天啊,这里真是个伤心之地”。

最后的旅途[编辑]

史考特日記最後一頁,1912年3月29日

沮丧的斯科特探险队于1912年1月19日踏上返回营地的1300公里的旅途,斯科特在日记中写到:“这次返程恐怕将是十分劳累而且无聊透顶的”。尽管回程中天气恶劣,探险队仍在2月7日之前完成了500公里左右南极点高原部分的旅程,随后的几天探险队沿比尔德摩尔冰川下降,行进了100公里,在这段行进中,埃德加·埃文斯的身体情况严重下降,2月4日埃文斯的一次跌倒使他“行动困难”,2月17日的又一次跌倒后,埃文斯在冰川脚下死去。 这时探险队前面还有670公里的旅途,恶劣天气、冻伤、雪盲、饥饿和劳累消耗着斯科特探险队的毅力,他们挣扎着向北行进。之后奥茨的身体状况因为战时受的老伤而急转直下,奥茨在3月17日早上留下著名的一句話:“我出去转转,可能得一会儿。(I am just going outside and may be some time.)”后走出了营帐走向死亡,他的尸体至今仍未被发现。余下三个人又向前行进了32公里之后,于3月19日在主给养补给点前18公里(越过原计划补给点位置38公里后)扎下了最后的营地。第二天席卷而来的暴风雪阻挡了探险队的脚步,在随后的9天中,探险队消耗了所有的给养。尽管他在3月23日时已停止记录日记,斯科特还是在3月29日写下了他的遗言,他写道:“最后一段,上帝保佑我的伙伴”。斯科特给包括威尔森的母亲、鲍威尔的母亲、他之前指挥官、他自己的母亲和他的妻子写了信,斯科特还写了一封给公众的信,这封信中他对探险行动做了辩护,并将探险的失败归结为恶劣天气和其他不幸,结尾斯科特留下了一段感人至深的话:[1]

我们这么做是冒险的,我们深知这点,运气没有在我们这边,这都是天意,我们没什么可抱怨,只能努力到最后一刻...如果我们得以幸存,我将向世人讲述我的同伴的毅力、进取和勇气,并将以此激励每一个英国人。我们的遗骸和这些潦草的便条也将一定会讲述我们的故事,而且我们富强的祖国会证明,一定会证明,那些支持者我们的人的信心没有被辜负。
(We took risks, we knew we took them; things have come out against us, and therefore we have no cause for complaint, but bow to the will of Providence, determined still to do our best to the last [...] Had we lived, I should have had a tale to tell of the hardihood, endurance, and courage of my companions which would have stirred the heart of every Englishman. These rough notes and our dead bodies must tell the tale, but surely, surely, a great rich country like ours will see that those who are dependent on us are properly provided for.)

——罗伯特·斯科特,《Scott's Message to the Public, L. Huxley, Vol I pp. 605–07》

斯科特的死亡时间推测为1912年3月29日,或之后的一天,8个月以后当救援队发现3人遗体时,斯科特遗体的位置表明他在三人中最后一位死去。他們死時還帶著十多公斤的岩石標本以及阿蒙森探險隊留在南極點的信(阿蒙森因為擔心有可能在歸途遭到不測,在信中請後到的斯科特將信帶回作為證明)。斯科特的部份遺物被回收,但遺體則被保留在南極。

評價[编辑]

斯科特、威尔森與鲍威尔之墓

后人认为斯科特的失败除天气的原因外还有他自己犯的错误。比如他不用极地犬,而一开始用西伯利亚小马,而馬匹較極地犬更難適應低溫酷寒導致了失敗,后来用人力来拖他的行李。此外他没有利用极地人的经验,阿蒙森的探险队中的人都是有丰富的极地经验的。不過即便犯下這些失誤,史考特仍被認為是人類極地探險史上一名悲劇性的英雄人物。

今天位于南地极的阿蒙森-斯科特站是以他和他的竞争者命名的[2]劍橋大學史考特極地研究中心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为纪念他,小行星876(876 Scott)以他的名字命名[3]

参考[编辑]

  1. ^ Scott's Message to the Public, L. Huxley, Vol I pp
  2. ^ ,"Amundsen-Scott South Pole Station"[1],nsf.gov GEO-PLR,retrieved Feb.9,2014.
  3. ^ Lutz D. Schmadel: Dictionary of minor planet names, 5. illustrierte Ausgabe, Springer, ISBN 3-540-00238-3, 2003, S. 91

參考文獻[编辑]

書籍[编辑]

線上[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