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慕路斯与雷穆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罗穆卢斯和瑞摩斯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慕路斯
罗马国王
在位 前753年4月23日—前717年
出生 前771年
阿尔巴隆加
去世 前717年
罗马市
前任
繼任 陸馬·龐培留斯
父親 玛尔斯
母親 雷亚·西尔维亚

罗慕路斯Romulus,约前771年出生[1],约前717年逝世)与雷穆斯Remus,约前771年出生,约前753年逝世)是罗马神话罗马市的奠基人。在罗马神话中他们是一对双生子。他们的母亲是女祭司雷亚·西尔维亚,他们的父亲是战神玛尔斯。按照普魯塔克蒂托·李维等的传统罗马历史记载罗穆卢斯是罗马王政时代的首位国王。

兄弟俩人后来因为就谁获得当地神的支持应该给新建的城市命名的问题而发生争执,甚至爆发战斗,结果罗穆卢斯将瑞摩斯杀死。此后罗穆卢斯还创立了罗马军团羅馬元老院。通过抢劫附近的萨宾人的妇女他为新建的城市增加了人口,由此将罗马人与萨宾人融合为一个民族。罗穆卢斯成为古罗马最大的征服者,将大量地区及其居民纳入罗马的统治范围。

罗穆卢斯死后他被提升为象征罗马人的神奎利努斯。大多数人认为罗穆卢斯和瑞摩斯是传说人物,他们是从罗马这个名字引申出来得,而罗马原来可能是“河流”的意思。但是也有一些学者认为罗穆卢斯的确是一个历史人物。这个理论的原因之一是1988年在罗马市帕拉蒂尼山北坡发现的“罗穆卢斯墙”(Murus Romuli[2]

罗穆卢斯和瑞摩斯是最著名的故事和传说中被野兽抚养大的孩子。

罗马市建立前[编辑]

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祖父努米托及其兄弟阿穆利乌斯是从特洛伊逃出来的埃涅阿斯的后代。他们的父亲死后努米特成为阿尔巴朗格的国王,而阿穆利乌斯则获得了王家宝藏,其中包括埃涅阿斯带来的特洛伊的金子。

由于阿穆利乌斯拥有宝藏,因此他的权力也更大。最后他将努米特推翻,自己篡位为国王。但是他怕努米特的女儿雷亚·西尔维亚会生出孩子来有朝一日推翻他,因此他逼迫雷亚·西尔维亚成为一个维斯塔贞女。維斯塔贞女是維斯塔的女祭司,她们必须是处女,而且发誓不与男人发生关系。

一天晚上,战神玛尔斯来到西尔维亚所在的維斯塔庙里强奸了她。一种说法是玛尔斯化成强奸了西尔维亚。西尔维亚生下了两个异常健壮和美丽的双胞胎男孩:罗穆卢斯和瑞摩斯。阿穆利乌斯因此非常生气,他下令将西尔维亚活埋(这是对违反了其誓言的維斯塔贞女的处罚),将双胞胎抛弃到郊外。另一种说法是阿穆利乌斯下令将西尔维亚和她产的双胞胎一起丢入台伯河

被派去杀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仆人不愿杀这弟兄俩,因此将他们的摇篮放在台伯河畔。河涨水时稳稳地将摇篮带走了。

在奥斯蒂亚发现的一座神坛,上面显示着罗穆卢斯和瑞摩斯被发现的过程。今天这个神坛保存在玛西摩宫

台伯河的河神保护罗穆卢斯和瑞摩斯,最后将他们的摇篮引导到维拉布鲁姆沼泽的一颗榕树下,因此在罗马榕树拥有很高的象征性意义。随后河神将双胞胎带到帕拉蒂尼山上,在一颗榕树下一条母狼饲养了兄弟俩。还有一只啄木鸟餵他们吃。狼和啄木鸟均是玛尔斯的圣兽。由于拉丁语中狼(Lupa)还有妓女或者狼神的女祭司的意思,因此也有人认为实际上所谓的狼是人。

后来阿穆利乌斯的一名牧羊人浮士德勒发现了兄弟俩并将他们带回家。浮士德勒和他的妻子阿卡·劳伦缇雅将他们带大。

另一个传说说海格立斯将阿卡·拉伦缇亚嫁给了找到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法斯土路思。两人当时已经有12个儿子。后来其中一个死后罗穆卢斯取代了他。他与剩下的11个兄弟一起设立了阿尔瓦尔兄弟会。阿尔瓦尔兄弟会将阿卡·拉伦缇亚看作是生长女神,而奎利努斯的祭司则以罗穆卢斯(后来被提升为神奎利努斯)的身份为他的继母(作为女神)完成了火化的仪式。

有人认为罗穆卢斯和瑞摩斯是被狼抚养大的说法是在传说流传过程中的一个误解。实际上阿卡·拉伦缇亚不朽的名字为lupa(狼、妓女)(李维,奥维德)。随着宗教实践的更改,过去的传统往往被后来的记载误解、故事的意义被改变。新的传统掩盖了过去的神话传统。一些学者认为这个传说的意义更改可能发生于罗马市逐渐从一个母系女神的神话传统发展为一个父系的男神神话的过程中。古老的传说在新的宗教的眼中可能显得不道德,因此被改变了。

另一个说法是抚养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女神是阿卡·拉伦缇亚,她的丈夫则是一个狼和畜牧神卢波库斯。卢波库斯在罗马神话中是使得羊群繁殖、防止狼来侵犯它们的神。

在罗马神话中阿卡·拉伦缇亚有许多名字,或者许多神被看作是从她衍生出来的,或者其来源与她有关。

总而言之,还在他们童年时罗穆卢斯和瑞摩斯就已经通过他们的美貌和高个显示出他们高贵的出生。他们非常男子汉、聪明、勇敢和大胆。但是罗穆卢斯是两人中比较聪明和更有政治头脑的。在他与邻居讨论牧场和狩猎的过程中他就显示出他是一个发布命令的人,而不是一个遵守命令的人。

传说他们受穷人和其他牧人的热爱,但是反感国王的军官和官吏。他们狩猎、反抗强盗、抓贼盗、为蒙受冤枉的人伸冤。因此他们的声望在拉提姆越来越大。

罗穆卢斯和瑞摩斯18岁时努米特和阿穆利乌斯手下的牧人之间发生争吵。一些努米特手下的牧人将阿穆利乌斯的牛赶走了。这使得阿穆利乌斯的牧人很生气。罗穆卢斯和瑞摩斯聚集了阿穆利乌斯的牧人,找到和杀死了努米特的牧人,寻回了丢失的牛。而且通过他们的勇气他们还使许多努米特手下能干的人和奴隶参加了他们,这使得努米特非常发怒。

罗穆卢斯是一个很敬神的人,因此他经常向神獻祭。就在他向神獻祭的时候努米特手下的牧人袭击了瑞摩斯和他的一些朋友。双方均有许多伤亡,最后瑞摩斯被俘虏。牧人们将他带到努米特那里要求惩罚他。但是努米特没有惩罚瑞摩斯,因为瑞摩斯是阿穆利乌斯的人,而阿穆利乌斯是国王,努米特怕得罪阿穆利乌斯,因此他先到阿穆利乌斯那里要求正义。而阿尔巴隆加的人也很同情努米特,他们认为努米特是蒙受了损失了。因此阿穆利乌斯下令将瑞摩斯交给努米特,让他随意惩罚瑞摩斯。

努米特将瑞摩斯待到家里,他被这个年轻人强壮的躯干和高雅的形象吸引住了。在听了瑞摩斯的所作所为和他的美德后他问瑞摩斯,他是怎么出生的和真正的身份。当瑞摩斯告诉努米特他们被狼养大,在台伯河畔被人找到时,努米特通过瑞摩斯的年龄猜测他可能是雷亚的儿子。

罗穆卢斯从他的獻祭回来后法斯土路思告诉他他的兄弟被抓的事,并让他去救瑞摩斯。罗穆卢斯立刻开始聚集一支军队来向阿尔巴隆加进发。而法斯土路思也立刻带上他找到罗穆卢斯和瑞摩斯时的摇篮到阿尔巴隆加。但是在城门口守卫拦住了他,而恰巧这个守卫正是当年将兄弟俩放在河边的那个仆人。他认出了这个摇篮,知道法斯土路思说的是真话。他立刻将法斯土路思带到阿穆利乌斯前审问。法斯土路思承认罗穆卢斯和瑞摩斯还活着,但是说谎说他们住在离阿尔巴隆加很远的牧人那里。

阿穆利乌斯又气又怕,他派努米特的一个朋友去刺探努米特是否得到了双胞胎还活着的消息。这个人进入努米特的房子的时候正好看到努米特拥抱瑞摩斯,由此证实了瑞摩斯是他的孙子。这个朋友劝努米特和瑞摩斯立即行动,因为罗穆卢斯正带着仇恨和惧怕阿穆利乌斯的人要进攻阿尔巴隆加。瑞摩斯马上召集了市民在市内暴动,而罗穆卢斯也从外部攻入。阿穆利乌斯完全没有准备,也没有任何保护自己的措施。他因此被抓并被处死。

建立罗马[编辑]

阿穆利乌斯死后市内的情况逐渐稳定,市民要求罗穆卢斯和瑞摩斯做国王,但是他们拒绝了,因为他们的祖父还在世,他们决定只要他们的祖父在世他们就不在市内生活。这样努米特重获其国王的地位,他们又在向他们的母亲雷亚·西尔维亚致敬后移居到帕拉蒂尼山上建立了自己的城市。不过在他们离开阿尔巴隆加之前他们还带走了所有的难民和逃走的奴隶,以及所有想要重新起步的人。

罗穆卢斯和瑞摩斯到达帕拉蒂尼山后两人开始争吵在哪里建城。罗穆卢斯想在帕拉蒂尼山上建城,而瑞摩斯则建议在更有战略地位的和比较容易防守的阿文庭山上建城。他们决定通过观鸟和看神的意志来解决这场争论。他们每人在自己想建城的地方坐下。据普魯塔克说瑞摩斯看到了六只鹫,罗穆卢斯看到了12只鹫(鹫被看作是他们的父亲玛尔斯的圣鸟)。

附注:也有的文献称他们看到的不是鹫,而是鹰,这与许多罗马标志和徽章使用鹰相符。

瑞摩斯对罗穆卢斯的胜利非常生气。当罗穆卢斯于前753年4月21日开始挖沟建他的城墙时瑞摩斯破坏了部分工程,阻碍了其它工程。最后瑞摩斯跳过壕沟,这是一个坏征兆,因为它表示城市的城墙容易被攻破。因此罗穆卢斯杀死了瑞摩斯。在此后的战斗中法斯土路思也被杀。战后罗穆卢斯埋葬了瑞摩斯和法斯土路思,然后他继续建城。他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这座城市为罗马,并成为其第一任国王。

城市建成后罗穆卢斯将市内能够作战的居民分为以3000步兵和300骑兵组成的团,他称这样的一个组织为“军团”。市内其他的人成为市民。从市民中他选出100名最高贵的作为城市的议会,他称这些人为城市贵族Patricius),他们的议会为罗马元老院。Patricius这个词最早是“父亲”的意思。罗穆卢斯这样称呼他们不仅因为他们没有私生子,而是合法儿子的父亲,而且因为他打算让市内的富人和贵人像父亲照顾他们的儿子那样照顾穷人。

罗穆卢斯传播出了罗马是所有愿意开始一个新生活的人的避难所的名声,因此罗马吸引了许多逃难的人以及凶手、犯人和逃跑的奴隶。很快罗马就扩展到羅馬七座山丘的五座上了。但是罗穆卢斯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他的城市里聚集了许多外来人,但是只有少数有妻子。因此罗穆卢斯决定他必须将妇女迁移到罗马来。

因此他举办了一个巨大的宴会,并邀请邻近的萨宾人部落作为宾客参加。许多萨宾人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他们的女儿。罗穆卢斯计划绑架萨宾人妇女,将她们带回罗马。萨宾人来到时罗穆卢斯坐在他的元老之间,穿着绛红色的斗篷。作为抢劫的暗号是他站起来,将他的斗篷折叠起来,然后再抖开披上。他的手下人都带着剑,许多人不停地注视着他。当他的信号发出后他的贵族们拔除他们的剑,呼喊着冲进来,俘获了萨宾人的女儿,但是允许男人逃离。约700名萨宾人妇女被俘和被带回罗马。后世有许多名为《抢夺萨宾妇女》的作品。

对萨宾人的战争[编辑]

虽然萨宾人人数众多,而且好战,但是由于他们的女儿们被罗马人俘虏了,因此他们不敢轻易向罗马宣战。他们派出了一名大使,仅要求罗马将他们的女儿们送回,对他的行为道歉,并公开表示两个民族将友好共存。但是罗穆卢斯不肯送回他劫掠的妇女们,相反地要求萨宾人同意她们与罗马人结婚。因此双方决定准备作战。

罗穆卢斯将他劫掠的丰富的战利品奉献给朱比特神庙,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画

就在萨宾人还在做战争准备的时候一些其它城市的人联盟进攻罗马。但是在战斗中他们被击败,他们向罗穆卢斯投降,他们的领域被罗马占领,其中的居民迁居到罗马。罗穆卢斯将新占领的领域分给罗马的公民。只有被劫掠的女孩的父母的土地没有被没收,他们可以保存他们原有的土地。

这更激怒了萨宾人。他们指令提突斯·塔提乌斯为所有萨宾人的最高指挥官,向罗马进军。但是罗马不易攻占,尤其是在卡匹托爾山上的堡垒难以攻克。但是堡垒指挥官的女儿塔彼安被萨宾人护臂上的金子打动了。她与萨宾人表示愿意为萨宾人打开城门,代价是萨宾人将他们左臂上戴的所有东西都给她。塔提乌斯同意了这个要求。因此在夜里塔彼安打开了堡垒的一扇门。塔提乌斯进入堡垒后就将他左臂上的护臂以及他左手持的盾丢给了塔彼安,并命令他手下的人都这样做。结果塔彼安被那许多护臂和盾给砸死。

萨宾人占领了卡匹托爾山后罗穆卢斯向他们挑战,要他们在战场上与他决一雌雄。塔提乌斯大胆地同意了。萨宾人走下卡匹托爾山,在山间的沼泽地上与罗马人开战。后来这个地方变成了罗马广场。萨宾人很快就使得罗马人不断退却,最后罗马人一直退到了帕拉蒂尼山的墙脚下。有些罗马人已经开始逃跑。这时罗穆卢斯向朱庇特祈祷,很快罗马人又占上风,后来罗穆卢斯祈祷的地方建造了一座朱庇特神庙。罗穆卢斯率领罗马人将萨宾人一直赶到后来維斯塔神庙的地方。

萨宾妇女,雅克-路易·大卫画

就在罗马人和萨宾人打算继续作战时,被劫走的萨宾人的女孩从罗马市内冲出来,冲过步兵的行列和死尸。她们奔向她们的丈夫和父亲兄弟,有些还抱着小孩。两军被这个景象惊呆了。他们为妇女们让位。萨宾妇女们恳求她们的罗马人丈夫和萨宾人父亲和兄弟接受对方,组成同一个民族。两军均被感动。他们达成协议,双方的首领开会。最后决定罗穆卢斯和塔提乌斯同为罗马国王,而罗马人则包括过去的罗马人和新加入的萨宾人。

罗马扩张了一倍。在罗马市内原来的罗马人住在帕拉蒂尼山上,而萨宾人则住在奎里爾諾山上。卡匹托爾山被选为政府和管理中心。萨宾人也选出了100名城市贵族加入元老院。军团的人数也加倍,从3000名步兵和300名骑兵增加为6000名步兵和600名骑兵。罗马人和萨宾人的文化也混合到了一起。萨宾人采纳了罗马年历,而罗马人则采纳了萨宾人的盔甲和他们的长盾。

罗马建城后[编辑]

罗穆卢斯和塔提乌斯共同执政五年后塔提乌斯被外国大使刺杀,罗穆卢斯成为罗马的唯一国王。他引入了禁止通奸和杀人的法律。他不仅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也是城市的最高法官。他对多起案件的判决被保留在罗马,而且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一个人对他的判决中提出任何质疑。

罗穆卢斯将罗马人分为三个部落:拉丁人Ramnes)、萨宾人(Tities)和伊特拉斯坎人Luceres,这三个族合为罗马人。每个部落有一位保民官。保民官在民政、宗教和军事中代表其部落。在市内他们管理部落内的事物,代表其部落对神牺牲,在战时他们是军队的指挥官。

此后他又建立了羅馬會議Comitia Curiata),为此他将每个部落分为10个胞族(curia)。每个胞族有其自己的名字,这些名字是按照罗穆卢斯及其帮手劫掠的30名萨宾人妇女起的。

每个胞族分10个氏族(gentes),氏族的名字是罗马的姓氏的来源。在罗马会议上每个胞族对罗穆卢斯或者元老院提出的议题进行内部投票。每个氏族有一票。获得多数票的意见代表着整个胞族在会议上投票。这是现代选举团制度的原型。

罗穆卢斯还建立了一支自己的卫队,它由300名最佳的骑兵组成,其指挥官是拉丁部落的保民官。这位保民官的地位高于其他保民官。在罗穆卢斯外出时他有指挥军队和召集罗马会议的权利。

从建立罗马开始到他逝世为止的20多年中罗穆卢斯不断征战和扩大罗马的地域。他征服了许多周边的伊特拉斯坎人城市,在拉提姆、托斯卡纳翁布里亚阿布鲁佐获得很多地盘。虽然他偶尔会在一场战役中被击败,但是他从未失去过一场战争。

在他最后一次对伊特拉斯坎人作战后,他的祖父和阿尔巴隆加的国王努米特逝世了。阿尔巴隆加的人自愿请罗穆卢斯做他们的国王,因为他作为努米特的孙子是合理的继承人。罗穆卢斯接受这个王位,但是将阿尔巴隆加的统治交给了市民,这使得他在阿尔巴隆加的声望更加扩大了。每年罗穆卢斯任命一位阿尔巴隆加人自己选出来的人作为总督。

在他晚年罗穆卢斯变得越来越脱离元老院了。虽然这理论上合法,但是他违反了传统。元老院因此失去其势力,在城市管理的过程中无话可说了。只有在罗穆卢斯召集他们的时候元老院才开会,而会上也只是元老们听取他的命令。很快元老们就发现他们比一般人唯一的优惠是他们比一般人较早地听到罗穆卢斯发布的命令。罗穆卢斯将他征服的土地分给他手下的士兵,根本不顾市内贵族的愿望,因此市内的贵族觉得罗穆卢斯侵犯了元老院的权利。虽然元老们越来越恨他,但是他们也非常怕他,没有人敢公开反对他或者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逝世或者升天[编辑]

罗穆卢斯死于他统治的第38年,假如他不是被元老院谋杀的话,那么他是超自然地消失了。

一天罗穆卢斯和所有的人在戰神廣場上,突然飓风大作,天空一片黑暗,众人皆逃走。大风过后罗马人回到原处,但是却无法找到罗穆卢斯。在别处也无法找到他。就在大家纷纷议论时一名元老站起来叫大家静下来。

他说他看到罗穆卢斯升天了。罗穆卢斯叫他告诉大家他将活在众神之间,并希望罗马人将他当作奎利努斯神。因此罗马人在那名元老说罗穆卢斯升天的地方建了一座神庙。为了纪念罗穆卢斯这座山被称为奎里爾諾山,在此后许多时间里罗马人在这里崇拜罗穆卢斯,他们的城市的建造者和第一位国王。

普魯塔克在记载这个事件时持一定的怀疑:

“罗马建城后第37年,在七月的第五天,罗穆卢斯在山羊沼泽当着元老院和罗马人民公开牺牲。突然天空变暗,一层厚云、狂风和大雨降落;百姓恐吓四散逃离;在一层旋风中罗穆卢斯消失了,他的身躯,不论死活没有再被发现。许多人怀疑城市贵族,在百姓中有流言说他们对国王的统治厌倦了,对后来罗穆卢斯对他们的姿态不满,因此谋杀了他,隐藏了他的尸体,这样他们可以获得权力,自己统治。城市贵族试图通过将罗穆卢斯提升为神来打散这个流言,说他没有死,而是被传递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了。其中一人发誓说他看到罗穆卢斯全身披甲被带到了天堂,听到他升天时叫他们此后使用奎利努斯这个名称来信奉他。”

李维也报道了这个故事:

“当一些人开始说罗穆卢斯成为神了时,哭声开始减弱。最后所有的人都崇拜他为神和神的儿子,向他祈祷,希望他永远保护自己的孩子,对他们大方。但是即使在这个重大场合下我依然相信一些持不同政见者暗中依然坚持国王被元老们绑架和分尸。虽然这个故事不是非常明确,但它对罗穆卢斯的伟大的赞美并不重要,我们还是将他的结尾的另一个版本掩盖掉吧。而且,我们必须赞扬一个叫做尤利乌斯·普罗库鲁斯的人合适的行动。据说这个人性格豪放,他对众人说:‘罗穆卢斯,我们的城市的父亲,在今天早上升天了。他向我显现。我恐惧地和崇敬地站在他面前,祈祷他的允许,看着他没有罪孽的面庞。他说:走,告诉罗马人按照天堂的意愿,我的罗马会成为世界的首都。让他们学习成为士兵。让他们知道,教诲他们的孩子,在地球上没有任何势力可以阻挡罗马的军队。他说完这些后被携带上天了。’”

作为奎利努斯罗穆卢斯加入朱比特和玛尔斯成为“三大神”。奎利努斯一般被描写为一名长胡须的战士,不论是在穿着宗教衣饰还是穿着战斗盔甲的情况下均持一长矛,因此他被看作是一名战神和罗马人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被看作是罗马本身的神体。奎利努斯获得了一名自己的大祭司,掌管对他的崇拜和仪式。罗马人自称为“奎利泰斯”(Quirites)来纪念他。罗穆卢斯死后陸馬·龐培留斯成为其继承人,罗马的第二位国王。

傳統形象[编辑]

古代对罗马双胞胎的形象一般遵循一定的标记(symbolic)传统去描繪,根据一直流傳下來的传说,他们被表现为一个牧人和母狼在榕树下带着的双胞胎,树上有一或两只鸟(代表李維普魯塔克),或者两个牧人和母狼带着双胞胎在洞里。後者很少有榕树,没有任何鸟(哈利卡納蘇斯的狄奧尼修斯的版本)。

此外还有狼带两个小的双胞胎的银币。

7世纪初制作的盎格鲁-萨克森的弗朗克斯盒上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图像非常不寻常。这里不是一条狼,而是两条狼,不是一颗树或者山洞,而是一个树林,此外不是一或两个打手势的牧人,而是四个跪着的战士。根据盒上的铭文(“远离家乡”)这里显示的双胞胎类似卡托斯和普勒克斯,是旅行者的助手。罗马战神的后代是远离家乡走上征途的人的帮手。雕刻的人将他们转移到日耳曼人的圣林中,又添加了沃登的狼来伴随他们。因此这幅画是一个军队首领的护身符。

前任:
罗马国王
前753年前717年
繼任:
陸馬·龐培留斯

参考资料[编辑]

  • 约10年,李维,罗马早期历史
  • 约100年,普魯塔克,罗穆卢斯陸馬·龐培留斯Camillus
  • 约前40年,西塞罗,共和国,第六卷
  • 约20年,哈利卡尔那索斯的狄奥尼西奥斯,罗马历史,第一卷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罗穆卢斯和瑞摩斯的准确出生日不详,一些古代作家如普魯塔克记载说罗穆卢斯前717年逝世时54岁。假如这个记载准确的话则罗穆卢斯和雷姆斯是在前771年出生的,他们建立罗马时18岁。
  2. ^ Carandini. La nascita di Roma. Dèi, lari, eroi e uomini all'alba di una civiltà (Torino: Einaudi, 1997) and Carandini. Remo e Romolo. Dai rioni dei Quiriti alla città dei Romani (775/750 - 700/675 a. C. circa) (Torino: Einaudi,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