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洪特寫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羅洪特寫本的其中一頁

羅洪特寫本(Rohonc Codex)是一本內容不明的神秘書籍,全書共448頁;以當時的發現地哈布斯堡君主國西部都市羅洪特(今奧地利布爾根蘭州上瓦特縣城鎮Rechnitz)命名。

寫本用紙檢測出為約1430年時所製造的威尼斯紙,然而書寫的內容卻可能是在紙張製造很久之後才寫上去的:而相反的也有可能是抄寫於更古老的書本內容,因此仍然無法確定切確的成書時間。

歷史[编辑]

可以確定的是,此書最初的擁有者是19世紀匈牙利貴族Gusztáv Batthyány伯爵;之後他將此書及其他藏書全部捐贈給匈牙利科學院,而這本書直到1838年為止都還是伯爵的私人藏書。

不過,這本書的正確起源不明;Batthyány伯爵家在1743年的藏書目錄內有著「匈牙利語祈禱文・十二開的書本一本」的紀錄,該書的大小和推測的書本頁數和羅洪特寫本的特徵一樣。然而目錄內只有一小段敘述內容,並無法確認是不是羅洪特寫本。

而後於1840年左右,先是由匈牙利學者Ferenc Toldy開始研究寫本內文,而後Hunfalvy Pál、澳大利亞古文學專家Mahl博士分別繼續研究。1884年至1885年,捷克布拉格的大學教授Josef JirečekKonstantin Jireček研究其中的32頁;1885年送往因斯布魯克大學教授Bernhard Jülg處研究,1890年至1892年被匈牙利知名畫家Munkácsy Mihály送往巴黎研究,不過依舊是徒勞無功。

現在寫本保存於匈牙利科學院內,可利用寫本的微縮膠片拷貝來進行研究,但是必須要先獲得特殊的許可。

內容[编辑]

眉月型的屋頂裝飾

羅洪特寫本以十二開的威尼斯紙構成,內頁文字約9-14行;此外還付有類似宗教或是軍事之類的87幅插畫,其中可以看見諸如十字架新月字的圖案,似乎是描寫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們共同生活的場景。

寫本內使用的文字種類比現在已知的任何一種字母系統的總是還要多上約10倍,不過有一部分的記號使用的次數很少;因此也有書中文字並非字母系統,而是類似日語假名一樣是音節文字或是漢字語素文字的推測。此外,由左邊不對稱的段落推斷,文字是由右至左書寫。

文字[编辑]

古匈牙利文字

寫本內書寫的文字和語言都不明,語言推測可能是匈牙利語達基亞語早期羅馬尼亞語欽察語;此外也有以婆羅米文書寫印地語的說法,然而以上推測都沒有證據可以加以證實。

1889年,由Némethi Kálmán整理出寫本的文字一覽;1970年,Gyürk Ottó進行有組織性的研究;得出文字是由右往左,由上往下順序書寫的結論並得知了寫本的頁數順序。1990年代中期,Locsmándi Miklós利用電腦分析文字內容;發現有一個類似羅馬字母i的記號似乎是用來分隔句子,同時似乎也代表著11Locsmándi Miklós還研究類似附加符號的記號,不過並沒有發現規則性;然而寫本內的文字有著類似匈牙利語的語格變化的特徵,因此Locsmándi Miklós認為寫本不是惡作劇或是偽造品。

不過匈牙利學者則多半認為,寫本是特蘭西瓦尼亞系匈牙利骨董商Literáti Nemes Sámuel所偽造的。他除了是匈牙利國立圖書館的共同創設者之一,還是惡名昭彰的贋作作家,甚至還騙過了不少當時有名的學者專家。最先主張Literáti Nemes Sámuel偽造說的是匈牙利歷史學家Szabó Károly於1866年提出,而後1878年Fejérpataky László、1899年Tóth Béla、1930年Pintér Jenő、1973年Csapodi Csaba等人的後繼研究也認同這個說法。

解讀法[编辑]

Nyíri Attila在僅僅研究寫本的其中2頁後,提出了解讀的方法;他先將文字顛倒順序排列,並找出其中類似字母系統的文字。這個時候,同樣的文字就可能發出不同的發音;相反的,不同的文字也可能發出同樣的發音。不過為了拼出有意義的單字,Nyíri Attila亦有將原本文字的順序調整的情況。[1]

以下是Nyíri Attila提出的翻譯。

Eljött az Istened. Száll az Úr. Ó. Vannak a szent angyalok. Azok. Ó
你的神降臨了。主他飛舞著。噢,神聖的天使們就在那裡。天使們啊。噢。

羅馬尼亞語言學者Viorica Enăchiuc則認為寫本是Vlach人欽察人佩切涅格人的對戰紀錄;因此使用的語言應該是世俗拉丁語早期羅馬尼亞語的一種,Viorica Enăchiuc提出的寫本序章的一節翻譯如下。

Solrgco zicjra naprzi olto co sesvil cas
噢,燃燒的太陽啊,無論何時都留下了印記。

其他還有印度Mahesh Kumar Singh的解讀法,他認為寫本最初的24頁都是將印地語直接音譯成匈牙利語,並且是尚未發現的聖經經外書的開頭部分。內容則是以冥想般的方式開始序章,接著敘述耶穌還是孩童時代的事情。

這個說法被刊載在匈牙利的研究雜誌Turán上。[2]

參見[编辑]

  1. ^ Attila Nyíri, Theologiai Szemle, 39 (1996), pp. 91-98.
  2. ^ Turán, 2004/6 = 2005/1, pages 12-4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