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莎·帕克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羅莎·帕克斯
Rosaparks.jpg
1955年的羅莎·帕克斯與背景中的馬丁·路德·金
出生 1913年2月4日(1913-02-04)
美國阿拉巴馬州塔斯基吉
逝世 2005年10月24日(92歲)
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
家乡 塔斯基吉,亚拉巴马州
国籍 American
职业 民权运动者
知名於 聯合抵制蒙哥馬利公車運動
配偶 雷蒙德·帕克斯 (1932–1977)
签名 Rosa Parks Signature.svg

羅莎·路易絲·麥考利·帕克斯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1913年2月4日-2005年10月24日)是一位美國黑人民權行動主義者,美國國會後來稱她為「現代民權運動之母」、“现代民权运动之母”。".[1]她的生日2月4日和被捕当日12月1日都成为罗莎·帕克斯节,在加州和俄亥俄州定期纪念。

當年實施吉姆克勞法,有白人與黑人分開座位的規定,在1955年12月1日,公車司機詹姆斯·F·布萊克因白人座位已滿所以命令帕克斯將其使用的「黑人座位」讓位給一名白人乘客,但因帕克斯拒絕聽從司機命令而遭受警方逮捕。帕克斯不是第一个反对公车隔离政策的人。其他人,包括1946年的艾琳·摩根,1955年的莎拉·路易斯·凯斯,以及几个月前在蒙哥马利被捕的“布劳德诉盖尔”案件成员。 当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组织者看到她在法庭上的斗争时,相信帕克斯是用 公民不服从来对抗阿拉巴马隔离法案最合适的人选,虽然她最终在法庭上失败,而“布劳德诉盖尔”则获得成功。[2][3]帕克斯的反抗,以及蒙哥马利公车抵制成为现代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的重要标志。她成为国际反种族隔离的标志人物。她与其它民权运动领袖,如协会地方分会主席埃德加·尼克松,牧师馬丁·路德·金一道合作,组织活动。

此时,帕克斯是蒙哥马利地方协会的秘书。她曾在高地民间学校就读,后者是田纳西培训工人维权和种族平等运动者的中心。她扮演着“厌倦屈服”的普通市民的角色,虽然她在日后获得众多荣誉,但是在当时备受打压;她在当地百货楼做女裁缝,遭到了解聘。

最后,她来到了底特律,暂时从事着类似的工作。从1965年到1988年,她成为非裔美国众议院约翰·科尼尔斯的秘书和接待。退休后,帕克斯出版了自传,平静地生活。晚年,帕克斯患上了痴呆症

帕克斯获得众多荣誉。2005年,她在国会圆形大厅就寝。

早年[编辑]

1913年2月4日,羅莎·帕克斯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塔斯基吉Tuskegee, Alabama,名為羅莎·路易絲·麥考利(Rosa Louise McCauley)。雙親名為詹姆斯·麥考利和李奥娜·爱德华兹,分別是木匠和老師,她有美國黑人切羅基-克里克en)裔,和蘇格蘭-愛爾蘭裔的血統。羅莎·帕克斯的祖母是蘇格蘭-愛爾蘭人

年幼時,羅莎·帕克斯罹患慢性扁桃腺炎,深受身體狀況所苦。當父母分居時,她和母親一起搬到Pine Level,恰好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外圍。在農場和外祖父母、母親、與弟弟Sylvester住在一起,并在那里长大,後來在非裔的循道宗新教聖公會開始她的終身會員身份。

十一歲前,她的母親讓她在家自學。此后,她進入蒙哥馬利的女子工業學校,上學術與職業的課程。帕克斯繼續到一所由阿拉巴馬州黑人教師大學創立,提供中等教育的實驗學校,但為了照顧她的祖母,其後是她的母親,在她們雙雙病倒後,她不得不退學。

在二十世纪初,前邦联州颁布新法,有效剥夺了黑人选举权,在阿拉巴马州,贫穷的白人也丧失了权利。在民主党控制南方立法院时,吉姆·克劳法巩固了白人至上权,种族隔离政策在公共场所被执行,包括公共交通等。公车公司在汽车座位上执行这一法案。对南方黑人学生而言,公车上学是不可能的,黑人教育费用也常常亏缺。

帕克斯回忆起在松树路上小学经历,校车将白人学生们送往新学校,而黑人学生则步行上学:

每天,我看到公车来来去去...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命;我们无从选择,被迫认命。公车使我第一次认识到世界有黑白两部分。[4]

虽然,帕克斯的自传记录了很多白人的慈悲,但是她无法对社会上的种族主义视而不见。当三K党扫荡街头时,帕克斯回忆起祖父端着枪守在门口。[5]蒙哥马利工业学校是由北方白人为黑人学生赞助的,却被其它白人烧了两次。

1932年,罗莎·帕克斯与理发师雷蒙德·帕克斯结婚。雷蒙德是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成员,当时正为斯克茨伯勒男孩筹募善款打官司,他们被错误控强奸两名白人妇女。帕克斯从事各种职业,包括家庭主妇到医院助理。在丈夫的支持下,她在1933年完成了高中学业,当时,只有7%的非裔美国人能做得到。虽然受到吉姆·克劳法的限制,她依然在三次尝试后注册投票。

1943年12月,帕克斯成为民权运动中担任积极角色,并加入了有色人种协进会,当选秘书。她日后说道:“我是那里唯一的女性,他们需要一名秘书,我过于羞涩,难以推辞。”[6]直到1957年她继续担任秘书。她为当地有色人种协进会领导人E·D·尼克松工作,虽然后者曾说:“妇女应该呆在厨房里。”[7]当她问道“那么,我怎么样?”他回答道“我需要一名秘书,你很不错。”[7]

1944年,阿拉巴马州阿布维尔的蕾西·泰勒遭到轮奸,罗莎·帕克斯作为秘书调查此案。帕克斯和其它民权运动人组织了“为蕾西·泰勒夫人争取平等公正委员会”,《芝加哥卫报》称之为“十年来为争取平等公正声势最浩大的运动。”[8]

虽然,罗莎从未参加共产党,但是她和丈夫的确参加了斯克茨伯勒案件会议,这是共产党所递交的著名案件。[9]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帕克斯和她的丈夫成为选民联盟的成员。在1944年后,她曾在麦克斯维尔空军基地短期工作,虽然地点位于蒙哥马利,但是因其是联邦政府所有而禁止种族隔离。她乘坐整合电车上下班。在自传中,帕克斯写道:“你可以说麦克斯维尔开了我的眼睛。”帕克斯在克里夫德和弗吉尼亚·杜尔夫妇那里做家仆和裁缝。这对白人夫妇持自由主义立场,成为她的朋友。他们鼓励,并最后在1955年夏天赞助帕克斯去高地民间学校就读,这是一所为工人权利和种族平等培养积极分子的学校。

在1955年8月,黑人青年埃米特·提尔在密西西比探亲访友时因与白人妇女调情而被残忍谋杀。[10]1955年11月27日,罗莎·帕克斯在蒙哥马利参加集会,集会讨论了相关案件,以及近期运动人士乔治·W·李和拉马尔·史密斯被害案件。主要演讲人是黑人T·R·M·霍华德,他是来自密西西比的民权运动领袖,是黑人地区领袖协会的头目。[11]集会就黑人争取权益应该采取何种方式做了相关讨论。

帕克斯和抵制蒙哥马利公车运动[编辑]

座位图,1955年12月1日。

蒙哥马利公车:法律和盛行习俗[编辑]

1900年,蒙哥马利市出台法令,在公车上依种族进行隔离。司乘人员负责执行该法案。根据法案,当汽车人满、别无它位时,乘客无需起立让座。随着时间的推移,习惯上当白人专座占满时,司机会要求黑人起立让座。

蒙哥马利公车的前四排座位是保留给白人的。“有色人种”区间通常在汽车最后,虽然黑人占了乘车人员的75%。区部并非固定不变,而是根据标示的变动而变动。当白人区间满员时,黑人可以坐在中间部位;如果有白人需要座位的话,黑人就必须起立让座,甚至是下车。当同排有白人乘客时,黑人不得列席。司机可以移动“有色人种”标示,或是将其移除。如果白人在前方就坐的话,黑人就必须在车前付款,从后门上车,就坐。

多年来,黑人社区对不公表示抱怨。帕克斯称:“我对公车的抗争并不是从被捕时开始的...我已经在蒙哥马利跋涉多年了。”[12]

1943年的一天,帕克斯乘车并支付车票。她想座位走去,但是司机詹姆斯·F·布莱克要求她遵守规章,下车再从后门上车。帕克斯下车,但她还没来得急上车时,布莱克驱车离去,将站在雨中的帕克斯弃之不顾。[13]

她拒绝让座[编辑]

罗莎·帕克斯乘车处。

1955年12月1日星期四晚上六点钟左右,帕克斯忙了一整天后在克利夫兰街上车。她买了车票,坐在“有色人种”区的第一排空座里,与白人专区接壤。最初,她没有注意到公车司机就是先前的詹姆斯·F·布莱克,后者在1943年曾经把她抛弃在雨中。随着汽车开动,所有的白人专区都坐满了人。汽车开到了第三站帝国剧院,有几个白人乘客上了车。

第2857公车,现在亨利·福特博物馆

布莱克注意到两个或三个乘客依然站立,而前方的白人专区已经满员。他将“有色人种”标示挪到帕克斯身后,要求四名黑人让出汽车中间的座位,以便为白人腾出地方。多年后,帕克斯回忆道:“当白人司机朝我们走来,挥手要我们起立让座,我感到决心的力量好像寒冬夜晚的棉被一样包裹着我。”[14]

根据帕克斯所述,布莱克说:“你们最好别自找麻烦,把作为给我。”[15]他们中的三个人服从了。帕克斯说:“司机想让我们四个人起立。最开始我们没有动,但他说:‘把座位给我。’其它三个人动了,但我没有。”[16]坐在她旁边的黑人起立让座。[17]

帕克斯移动了,但是坐到了靠窗户的座位上;她没有起身去坐有色人种专区。[17]布莱克说:“你为什么不起立?”帕克斯回答道:“我不认为自己应该起立。”布莱克叫警察来逮捕帕克斯。1987年,公共电视节目《眼看奖品》谈及民权运动时,帕克斯回忆道:“当他看见我依然坐着,他问我是否要起立,我回到‘不,我不起。’他说:‘好,如果你不起立,我就叫警察逮捕你。’我说:‘那你就这么做吧。’”[18]

罗莎·帕克斯被捕

警方报告,1955年12月1日,第1页
警方报告,1955年12月1日,第2页

在被捕后数月,帕克斯在1956年接受了西奥克兰悉尼·罗杰斯的广播采访,称她决定:“作为人类和公民,我彻底知道了自己有什么权利了。”[19]

在她的自传《我的故事》中,她说:

人们总是说我不让座是因为我累了,但这不是真相。我不是身体上疲劳,也不是工作一天后比以往更累。我也不老,虽然人们有我老年时的照片。我才42岁。不是,我累了,仅仅是因为我对屈服感到厌倦。[20]

当帕克斯拒绝让座后,警察将她带走。她回忆道自己问:“你为什么推我?”他说:“我不知道,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你被捕了。”[21]他日后说道:“我只知道,我被捕了,这是我乘车最屈辱的一次了...”[16]

帕克斯被控违反蒙哥马利城市隔离法第六章第十一款,[22]虽然技术上她没有占据白人专座;她依然处在有色人种专区。[23]蒙哥马利有色人种协进会主席普尔曼·波特斯工会领导人埃德加·尼克松和他的朋友克里夫德·杜尔在第二天晚上将帕克斯赎出监狱。[24]

联合抵制蒙哥马利公车运动[编辑]

乔·安·罗宾逊是阿拉巴马州立大学教授,是妇女政治协会的成员(WPC),尼克松与她商讨有关帕克斯的案情。罗宾逊认为应该抓住机会,花了整晚时间油印了35,000多份传单,呼吁公车抵制。妇女政治协会是第一个正式支持抵制的组织。

1955年12月4日星期日,联合抵制蒙哥马利公车运动在当地所有黑人教堂公布,《蒙哥马利建议人》也在头版头条里帮助消息散步。在教堂集会的当晚,所有人一致决定继续抵制,直到他们能获得所期望的尊重,黑人司机得到雇佣,公车中间的座位可以先到先得。

第二天,帕克斯被控扰乱社会秩序,违背当地法令。庭审持续了30分钟。帕克斯被判有罪,被处以$10罚款,外加$4庭审费,[16]帕克斯不服,正式对种族隔离的合法性进行挑战。在1992年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林恩·尼瑞的采访中,帕克斯回忆道:

我不愿意被欺负,我付了车票,不想失去座位。这是时势... 让我有机会能表达得到这种待遇是什么感觉。我没想到会被逮捕。我还有很多事情可做,而不是待在监狱里。但当我必须面对选择时,我没有犹豫,因为我感到我们已经忍了太久了。我们越是屈服,这种待遇就越多,压迫也就越多。[15]

在帕克斯受审当天 — 1955年12月5日 — 妇女政治协会发出了35,000份传单。上面写着:

“我们...请求所有黑人在周一不要乘坐公车,抗议逮捕和审判... 一天不上学是可以承受的。如果你上班,请打车或走路。但是,孩子和大人们,请不要在周一乘坐公车。请不要在周一乘坐公车。”[25]

当日,天降大雨,但是黑人社区坚持抵制。很多人拼车,有的坐黑人自己的出租车,付公车的车票钱,即10美分。剩下的40,000名黑人步行上班,有的甚至走了20英里(32公里)。

晚年[编辑]

被捕后,帕克斯成为民权运动的标志性人物,但是她为此付出了高昂代价。由于经济上的制裁,她失去了百货楼的工作。他的丈夫也因此被迫辞职。帕克斯四处游行,对此事进行演讲。

1957年,雷蒙德和罗莎离开蒙哥马利,前往弗吉尼亚汉普顿;这是由于她找不到工作。对于金和其它蒙哥马利领袖关于民权运动斗争的主张,她也表示无法认同。在汉普顿,她在汉普顿学院的招待所里找到服务员的工作,后者是历史著名的黑人大学。

之后,

当年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是帕克斯人生损失最惨重、最痛苦的时期。她的家人患病;她和丈夫的胃溃疡已经多年,需要医护救治。在他们年过六旬时,她的兄长西尔维斯特、丈夫和母亲被检查患有癌症。有时,帕克斯一天要跑三家医院。虽然她声名远扬,常常演讲,帕克斯并不是个富婆。她将大多数钱捐给了民权运动,靠工资和丈夫的津贴生活。看病开销和事假加重了她的经济负担,使她不得不接受教会和支持者的资助。

去世和葬礼[编辑]

图片[编辑]

參見[编辑]

引述[编辑]

  1. ^ Pub.L. 106–26, accessed 13 November 2011. The quoted passages can be seen by clicking through to the text or PDF.
  2. ^ González, Juan; Goodman, Amy. The Other Rosa Parks: Now 73, Claudette Colvin Was First to Refuse Giving Up Seat on Montgomery Bus. Democracy Now!. Pacifica Radio. March 29, 2013: 25 minutes in [April 18, 2013]. NPR. 
  3. ^ Taylor Branch. PARTING THE WATERS: America in the King Years. Simon & Schuster. 1988 [February 5, 2013]. 
  4. ^ The Story Behind the Bus. Rosa Parks Bus. The Henry Ford. [2008-07-01]. 
  5. ^ Congressional Record Volume 141, Number 176 (Wednesday, November 8, 1995) citing Walt Harrington, "A Person Who Wanted To Be Free", The Washington Post Magazine , 8 October 1995
  6. ^ Feeney, Mark. Rosa Parks, civil rights icon, dead at 92. Boston Globe. October 25, 2005 [2009-07-31]. 
  7. ^ 7.0 7.1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lddD_IFIJisC&pg=PA97&lpg=PA97&dq=ed+nixon+%22nowhere+but+in+the+kitchen%22&source=bl&ots=VHOHsaZU3c&sig=8r-MfrbKvvgVpnOP2F-3ber-oWk&hl=en&sa=X&ei=vDEOU6WcE6iN1AH--4CgBg&ved=0CCwQ6AEwAg#v=onepage&q=ed%20nixon%20%22nowhere%20but%20in%20the%20kitchen%22&f=false
  8. ^ McGuire, Danielle. Opinion: It's time to free Rosa Parks from the bus. CNN. December 1, 2012 [2012-12-22]. 
  9. ^ How 'Communism' Brought Racial Equality To The South. 
  10. ^ "Justice Department to Investigate 1955 Emmett Till Murder",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May 2004, accessed May 27, 2007. R. Alexander Acosta, 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for the Civil Rights Division, states, "This brutal murder and grotesque miscarriage of justice outraged a nation and helped galvanize support for the modern American civil rights movement."
  11. ^ David T. Beito and Linda Royster Beito, Black Maverick: T. R. M. Howard's Fight for Civil Rights and Economic Power (Urban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09), pp. 138-39.
  1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NYT2的引用提供文字
  13. ^ Woo, Elaine. She Set Wheels of Justice in Motion. Los Angeles Times. 2005-10-25 [22 July 2011]. 
  14. ^ Williams, Donnie; Wayne Greenhaw. The Thunder of Angels: The Montgomery Bus Boycott and the People who Broke the Back of Jim Crow. Chicago Review Press. 2005: 48. ISBN 1-55652-590-7. 
  15. ^ 15.0 15.1 "Parks Recalls Bus Boycott, Excerpts from an interview with Lynn Neary", National Public Radio, 1992, linked at "Civil Rights Icon Rosa Parks Dies", NPR, October 25, 2005. Retrieved July 4, 2008.
  16. ^ 16.0 16.1 16.2 "Civil rights icon Rosa Parks dies at 92", CNN, October 25, 2005. Retrieved July 4, 2008.
  17. ^ 17.0 17.1 Audio interview of Parks linked from "Civil Rights Icon Rosa Parks Dies", National Public Radio, October 25, 2005. Retrieved July 4, 2008.
  18. ^ Williams, Juan. Eyes on the Prize: America's Civil Rights Years, 1954-1965. Penguin Books. 2002: 66. ISBN 0-14-009653-1. 
  19. ^ Marsh, Charles. The Beloved Community: How Faith Shapes Social Justice from the Civil Rights to Today. Basic Books. 2006: 21. ISBN 0-465-04416-6. 
  20. ^ Parks, Rosa; James Haskins. Rosa Parks: My Story. Dial Books. 1992: 116. ISBN 0-8037-0673-1. 
  21. ^ Rosa Parks Interview (video and text of interview), Academy of Achievement, 2 June 1995, accessed 13 November 2011.
  22. ^ Wright, Roberta Hughes. The Birth of the Montgomery Bus Boycott. Charro Press. 1991: 27. ISBN 0-9629468-0-X. 
  23. ^ Hawken, Paul. Blessed Unrest: How the Largest Movement in the World Came Into Being, and Why No One Saw it Coming. Viking. 2007: 79. ISBN 0-670-03852-0. 
  24. ^ Burns, Stewart. Daybreak of Freedom: The Montgomery Bus Boycott. UNC Press. 1997: 9. ISBN 0-8078-4661-9. 
  25. ^ Rita Dove, "Heroes and Icons: Rosa Parks: Her simple act of protest galvanized America's civil rights revolution", Time, June 14, 1999. Retrieved July 4, 2008.

更多阅读[编辑]

  • Editorial. 1974. "Two decades later." New York Times (May 17): 38. ("Within a year of Brown, Rosa Parks, a tired seamstress in Montgomery, Alabama, was, like Homer Plessy sixty years earlier, arrested for her refusal to move to the back of the bus.")
  • Barnes, Catherine A. Journey from Jim Crow: The Desegregation of Southern Transit,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3.
  • Rosa Parks with James Haskins, Rosa Parks: My Story New York: Scholastic Inc., 1992. ISBN 0-590-46538-4
  • Brinkley, Douglas. Rosa Parks: A Life, Penguin Books, October 25, 2005. ISBN 0-14-303600-9

外部链接[编辑]

收聽本條目
有声条目/幫助
媒體播放器播放/瀏覽器播放
有聲維基百科
2005-11-29{{{3}}}版,[[{{{4}}}]]。錄音不會自动更新。
多媒体和采访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