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上限历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从1981年到2010年的美国债务上限图。

美国债务上限历史是指美国债务上限历史。自从1960年开始,美国债务上限已经上调了共78次,大约每8个月就要上调一次。21世纪以来,美国债务上限的上调频率加快,2001年,美国债务上限已经上调10次,几乎每个月一次,2007年金融危机到2010年年底,美国债务上限上调一共6次,2008年奥巴马上任以来,美国债务上限上调了3次,到2011年8月2日,美国债务上限再次上调,达到79次,美国国家债务达到了14.3万亿美元。[1]

源起[编辑]

美国债务上限赖以生存的基础,一是美元,二是美国债务经济模式。[1]

美元[编辑]

Template:MAin

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美国前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1][2]

美国控制世界绝大多数的资源,包括自然资源人力资源等,自然资源包括石油铁矿石等,这些资源被美国大公司控制,而它们是全球最基础、最重要的资源,这些资源价格以美元计价和结算,超主权货币欧元都无法替代美元的地位。[1]

美国学者安德森·维金说,“美国每获得1美元的GDP,必须借助5美元以上的新债券。”[1]

美国债务经济模式[编辑]

美国债务经济模式指:在世界一体化大宗商品价格以美元计价和结算的前提下,美国必须保持贸易逆差,这是别国为购买大宗商品而获得美元的唯一通道,各国拿到美元之后,还需要通过购买美国政府债务回流到美国本土。[1]

历史[编辑]

2001年[编辑]

2001年,美国总统小布什接替比尔·克林顿主政美国白宫,起初,美国财政状况仍然健康,甚至还有盈余,但是经过小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超级富豪减税、经济衰退,使得盈余被用干净。[1]

2005年[编辑]

2005年1月份,小布什连任美国总统,美国国债总额是7.6万亿美元。[1]

2008年[编辑]

2008年金融危机起,美国和全球的经济急转直下,奥巴马政府敦促国会通过70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1]

2010年[编辑]

2010年2月1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通过了将债务上限从12.4万亿美元提高到14.294万亿美元的法案。5月16日,美国债务上限达到了14.294万亿美元。[1]

2011年[编辑]

2011年8月2日,美国债务上限再次上调,达到79次,美国国家债务达到了14.3万亿美元,美国政府问责局前总审计长、美国彼特·皮特森基金会CEO大卫·沃尔克说,“如果把政府对国民的社保欠账等所有隐性债务全部加一起,那么2007年美国的实际债务总额高达53万亿美元。[1]加上2007年后美国国债6万亿美元的增加量,总共59万亿美元以上”。[1]根据《沈阳晚报》估算,把美国各州政府、市政府、县政府所发行的债券,美国债务总额高达79万亿美元。美国财政支出的每1美元中,就有0.4美元是借来的。[1]

2013年[编辑]

2013年年初,美国债务上限总额16.39万亿美元。10月16日,美国国会批准了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上调总额16.7万亿美元,结束了为期16天的美国联邦政府关门僵局,也防止了违约的出现。

措施[编辑]

美国政府为了甩掉美国债务的包袱,其解决措施是“违约”和“债务重组”,违约目前还没有发生,除富兰克林·罗斯福时期一次技术性违约,“债务重组”是解决方法,但这样导致了世界各国的美元债券大幅度缩水,但是美元的主导地位不会改变。[1]

与各国关系[编辑]

世界各国目前无法改变美国控制资源的事实,无法改变美元的地位,无法改变美国债务经济模式,同时,世界各国又不愿意继续购买美国的债务,不愿意看到美国没完没了的债务积累。[1]

中国大陆[编辑]

政府[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国债最多的持有者,美国每一次违约债务重组,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美国国债大幅度缩水,为了摆脱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的拖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发展战略,包括发展战略新兴产业、新能源产业、环保技术、资源再生和循环利用等,即俗话说的“求增长,保自由”。[1]面对标准普尔把美国信用降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债缩水,引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央行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发改委则把调控通货膨胀视为第一要务。[1]

民间[编辑]

中国大陆民间的群众不断释放出要求当局“减持美债”和“抛售美债”的声音,对于减持美债的呼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响应民间人士呼声的做法是推进“外汇储备多元化”,增持欧债日债,对于抛售美债的呼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为这样的做法不切实际而且风险太大,如果没有大量的美国国债和欧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美谈判、中欧谈判将失去话语权。[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高寒微、于艳. 《债务超高、信用降级、全球股灾,美国到底欠了多少钱?》、《美国国债信用危机,中国如何避免刺骨之痛?》. 《沈阳晚报》. 2011年8月4日: 第8版 (中文(简体)‎). 
  2. ^ 盘点今年货币战:美元是我们的货币 却是你们的问题. 凤凰网. [2010年12月29日]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