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简称 NAACP
创立时间 1909年2月12日
目的 "To ensure the political, educational, social, and economic equality of rights of all persons and to eliminate racial hatred and racial discrimination."
总部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1]
成员 300,000[2]
总裁/CEO Benjamin Jealous
预算 $27,624,433[3]
网站 naacp.org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英语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是美国的一个非裔美国人民权组织,始于1909年[4]。该组织的目标是保证每个人的政治、社会、教育和经济权利,并消除种族仇视和种族歧视[5]。组织的名称始终保留着曾经的习惯性用词,“有色人种”。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每年会颁发形象奖给在艺术和娱乐方面获得成就的非裔美国人,颁发斯平加恩奖章(Spingarn Medal)给在任何领域有卓越贡献的非裔美国人。

黑人运动的背景[编辑]

黑人问题是长期困扰美国政府的一大难题。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曾这样预言:“在威胁美国未来的一切灾难中,最可怕的灾难是黑人在这个国土上的出现。一些观察家虽然出发点不同,但他们在考察美国目前的困境和未来危险的原因是,几乎总是归结于这一主要事实。”[6]。 事实上,由于垄断资产阶级的控制力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达到巅峰,其阶级统治也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高潮,南北战争以来黑人来之不易的政治、民主权利随之 而去。同时,白人工人在内的下层白人劳动群众受白人沙文主义的影响,没有与黑人团结战斗在一起,而黑人运动领袖们的改良主义路线也助长了这种变化。[7]。1896年,来自美国南方的牧师托马斯·迪克森(Thomas Dixon,1864-1943) 在《周六晚邮》中的文章《布克·华盛顿与尼格罗人(Booker T. Washington and the Negro)》中这样说道:“任何种类的教育,无论是工业化的、古典的还是宗教气息强烈的,都不可能让一个黑人达到与白人相提并论的程度,毕竟几个世纪的 隔离进化后黑人作为一个人种已经与白人产生了明显的鸿沟。”[8]而这只不过是白人对黑人的种族主义歧视态度的一个表现。根据受达尔文进化论影响的流派的观点,黑人是“退化种族(degenerated race)”,天性邪恶、与犯罪和疾病为伍,是无能力进行自我进化的人种。

面对这种情况,一些黑人知识分子,比如布克·塔利亚费罗·华盛顿开 始用各种著作表达反抗。1901年,华盛顿出版自传《超越奴役(Up from Slavery)》,强调黑人应该通过自身的进步取得白人的理解。他要求黑人支持者注意节约、保持清洁、维护道德,赢得了很多进步白人改革家的尊敬。华盛 顿通过接近中产阶级的商人支持者于1900年建立了全美黑人商人联盟(National Negro Business League),在黑人社区中倡导工业教育[9],他在亚拉巴马州的塔斯克基师范学校(Tuskegee Normal School)长期担任校长,在任期间通过个人影响力从时任标准石油总裁亨利·罗杰(Henry Roger)和西尔斯-罗 巴克公司(Sears, Roebuck and Company)主席朱里亚斯·罗森瓦尔德(Julius Rosenwald)处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捐款,在至少15个国家建设了4977所学校、217所教师公寓和163处商店。罗森瓦尔德基金会对黑人教育的 支持一直持续了下去,1940年基金会出资赞助了塔斯克基学院的黑人飞行员训练项目,它们组成的第332战斗机大队是美国在二战中唯一参战的黑人军队(参 见塔斯克基飞行员

与尼亚加拉运动的关联[编辑]

但布克·华盛顿只代表了一种温和改良派的声音。在发表亚特兰大演说后,他在白人中收到了热烈的赞扬,但在黑人中却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其中以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为 首的激进派提出了尤其尖锐的批评,称亚特兰大演说为“亚特兰大妥协方案”。杜波依斯这样评价:布克·华盛顿要求“黑人民族至少在现阶段必须放弃三样东西: 第一,政治权利;第二,对各种公民权的坚持;第三,让青年一代黑人受更高的教育”。与布克·华盛顿相比,杜波依斯的斗争策略更激进。1899年他出版了专 著《费城的黑人(Philadelphia Negro)》,讨论了黑人对费城政治生活的贡献,描述了黑人多方面的商业活动,从而否定了种族主义中黑人的固有形象。1901年他又出版了《黑人的灵魂 (The Souls of Black Folk)》,指出“20世纪的问题是肤色界限的问题”[10]

与 布克·华盛顿不同的是,他不接受占主导地位的白人社会价值观。他认为,黑人将永远在非洲传统和被同化为美国人的渴望之间承受压力与煎熬;植根于黑人民歌、 宗教、音乐和历史中的精神激励要比工业教育更重要。正是这本书标志着美国黑人首次明确提出美国黑人文化是黑人集体力量的源泉,是值得保存的遗产,从而唤醒 和激发了黑人的独立自主的族群意识。1905年7月11-13日,杜波依斯与玛丽·怀特·奥文顿英语Mary White Ovington威廉·因格利什·沃林英语William English Walling奥斯瓦尔德·加里森·维拉德英语Oswald Garrison Villard等 一些白人社会活动家在纽约州水牛城(或译布法罗,Buffalo)举行会议,庆贺美国黑人在过去的十年中取得的紧张,特别是在提高文化水平、提高家庭生活 水平、控制犯罪、发展文艺方面的进展。在所发表的《政策宣言》中,它们坚决抗议强加于黑人的种种暴行,要求在选举权、公民自由、谋生机会、教育、法院、民 意、卫生、劳动关系、抗议运动、肤色界限、军事、“黑人专车”、压迫、教会、股东宣传工作、援助和责任等方面或提出要求、或表示感谢、或提出威胁。[11]但 是,由于部分观点过于激进,引起了当时赫赫有名的布克·华盛顿等一批温和派黑人民权运动领袖的反对,群众基础本就不算稳固的尼亚加拉运动很快就因缺乏固定 工作人员和经费而宣告失败,仅仅持续了4年。但它为争取黑人权利进行了大量工作,其纲领一直是20世纪以来黑人运动位置奋斗的目标,并在60年代的民权运 动中基本实现了。[12]

斯普林菲尔德事件[编辑]

1908年8月14日,在伊利诺伊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市爆发了一场严重的种族暴乱,在短短的48小时内造成了7人死亡、数百人被迫离开家园,40幢房屋和24间店铺被毁。

斯 普林菲尔德当时拥有大约5万人口,失业率极低,因此社会环境相对较好。当时,这个因矿业开采而取得巨大成功的城镇正打算重建一块因此前的社会问题而成为一 片废墟的地区,结果被一群来自北方的革命派抓住了机会。这些革命派中不仅有黑人,还有白人的参与,他们的创举是打破白人和黑人之间的隔膜,立志要让非裔美 国人强大起来,能够终结所有针对他们的不公平、不正义的现象。

事情的起因是一名名叫梅布尔·哈拉姆(Mabel Hallam)的年轻白人女子对自己的男友不忠,因而遭到了他的毒打。当被人问起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原因时她因不愿承认自己的劈腿而嫁祸于一名黑人,称这 位名叫乔治·理查德森(George Richardson)的门卫强奸了她。到了8月14日这天,《伊利诺伊州邮报(Illinois State Journal)》 把哈拉姆的谎话放到了头版头条,称这名女子被“一个黑人从床上拎起来凌辱”。这么一来,这个原本平静得昏昏欲睡的城市就进入了战争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下。

由 于斯普林菲尔德整座城市沸沸扬扬地热炒的都是这件因种族歧视而编出来的性犯罪案件,就有白人暴徒想把刚被逮捕的理查德森从监狱中劫出,以私刑处死。他们同 时想杀死的还有乔·詹姆斯(Joe James)。 这个来自斯普林菲尔德郊区的黑人被指控于一个月前谋杀了铁路工程师克勒基·巴拉德(Clergy Ballard)。

当天晚些时候,一群人聚集在市中心的监狱门前要求警方将这两名黑人交给他们,而事实上警方已经从后门将他们送上了车,带到了安全的地方。民众发现之后,立即将已经空了的汽车烧毁,并且将把车借给警方的餐馆烧毁。然而这,仅仅是一系列暴动的开始。

上 千名愤怒的白人带着满腔怒火满大街搜索黑人,几乎要把他们从斯普林菲尔德赶尽杀绝。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莱维区(Levee),这里是全市最大的黑人商业 区。虽然法律规定黑人只能在白人手下工作,但有些情况下黑人也会经商,挣到一点小钱,比他们的白人邻居都要富一点。大约有20家黑人或犹太人的店铺找到了 焚烧,他们的住处随后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仅有的例外发生在门前贴上白纸时,因为这是有白人居住的标记。黑人斯科特·伯顿(Scott Burton)开了一家理发店,他不愿束手就擒地放弃自己的店,于是被乱枪打死,满是弹孔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市政府腐败的官员之前曾经推测,斯普林菲 尔德的穷人和黑人大多集中居住在酒吧和妓院扎堆的地方。久而久之,这片地区就被称作恶地巴德兰兹(the Badlands)。

尽管伊利 诺伊州州长召来国民卫队暂时控制了局势,但15日的午夜刚过,暴徒又出现了,他们向巴德兰兹进发,杀害了已经上了年纪的黑人哈里森·韦斯特 (Harrison West)。他们随后包围了威廉·多内甘(William Donnegan)的家。多内甘已经80岁了,是个白皮肤的黑人(这说明他有黑人以外的血统),家境殷实,年轻时是个鞋匠,还曾经给林肯总统做过鞋,是总 统的朋友。暴徒把他从家里拖出来,割开了他的喉咙,然后把这老人的尸体吊在当地学校的一棵树上。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一系列的暴行之后,只有一个暴徒受到了 审判,还是因为盗窃罪,结果在牢里关了30天就给放出来了。

NAACP的成立[编辑]

记 者沃林在报道这一事件,以及全国范围内黑人的遭遇时写道,“有谁体会到了他们境遇的艰难?又有谁知道,将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为他们撑腰、给他们支援?”奥 文顿是沃林的一名读者,她当时正在调查纽约州黑人的住房、医疗和工作情况,她调查的亲身经历让她相信,“废奴主义者的精神必将复兴”。于是,她邀请沃林和 亨利·莫斯科维茨博士Henry Moskowitz在1909年初聚会讨论这一话题。后来,在1914年,奥文顿追述道:“成立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的决定事实上是那时候定下来的。 1909年2月12日,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100周年诞辰,NAACP诞生在纽约的一间公寓里,很遗憾的是第一次会议并没有会议记录。”一同签署了决议的有: W.E.B. Du Bois William English Walling Mary White Ovington Oswald Garrison Villard Ida B. Wells-Barnett Mary Church Terrell Joel and Arthur Spingarn Josephine Ruffin Mary Talbert Inez Milholland Jane Addams Florence Kelley Sophonisba Breckinridge John Haynes Holmes Mary McLeod Bethune George Henry White Charles Edward Russell John Dewey William Dean Howells Lillian Wald Charles Darrow Lincoln Steffens Ray Stannard Baker Fanny Garrison Villard

NAACP的抗争史[编辑]

1915年抵制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编辑]

1865年4月18日,造成617000人死亡的美国内战宣告结束。同年,在田纳西州的普拉斯基(Pulaski)镇,6名南方邦联军的退伍军人,约翰·莱斯特 (John Lester)、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詹姆斯·克罗(James Crowe)、卡尔文·琼斯(Calvin Jones),理查德·里德(Richard Reed)和弗兰克·麦克科德(Frank McCord)发起成立了一个“俱乐部”,在经过普拉斯基镇法官的同意之后,这个名为“Ku Klux Klan”,简称3K党的组织就正式成立了。随后的几年中,这个组织发展得极其迅速,而且出手也越来越凶狠。1867年内森·贝德福德·弗雷斯特 (Nathan Bedford Forrest)成为协会领导。他也曾是南方邦联军军人,而且因为带领手下屠杀手无寸铁的北方联邦军的黑人战俘而被控犯有战争罪行。

3K党一般骑着马行动,在南方的广大地域内攻击黑人和一些白人。他们的行为主要有三种目的:一是重新镇压内战结束后地位上升的非裔美国人;二是破坏联邦军的胜利给黑人 带来的投票权;三是伤害协助黑人争取权利的白人,特别是共和党人。1868年大选年,3K党制造了大约2000起针对南部旧邦联地区的暗杀候选人事件。到 了1871年,无法再容忍肆无忌惮的3K党行为的美国国会通过了《暴力法案(the Force Act)》,正式以立法的方式禁止因为种族原因而使用恐怖手段、暴力手段和贿赂阻止美国公民参加投票。3K党的行动总算是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但到了1905年,北卡罗来纳州的托马斯·迪克森牧师却旧事重提,而且轻轻地忽略了所有3K党的恶劣行径,创作了一本以历史为蓝本,但又“不拘于史实”的小说 《Clansman: An Historical Romance of the Ku Klux Klan》。这本小说在1915年被搬上了大银幕,题为《一个国家的诞生》(Birth of a nation)。

1915年3月3日,这部以南北战争为背景的电影在时代广场边的自由剧院首映,尽管这部电影本身带有极强的种族歧视色彩、完全扭曲了黑人和3K党双方的形象,制作方还是花大成本在时 代广场拉起了巨幅海报、请真人在现场穿着3K党的服装骑在马背上造势,结果电影的首映非常成功。时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观影后评论道:“这就像带着灵感创作历史。我唯一的遗憾是这全都是最真实的事实。”威尔逊本人在担任普林斯顿校长期间就极力排斥黑人学生入学。 NAACP 出版了一本47页的小册子,标题就叫《为反对<一个国家的诞生>而战》,把这部时长3小时的电影抨击为“3英里长的胡扯”。在杜波依斯等人的 努力下,NAACP虽然没能在全国范围内封锁这部影片,但至少让这部电影在芝加哥、丹佛、圣路易斯、匹兹堡和堪萨斯城的放映计划被迫取消。可惜的是,在刚 刚因种族问题而出现的创伤还没有恢复的南方,这部电影却成为了招募3K党新成员的工具。3K党的成员很快就突破了600万人,这几乎是美国全国有选举权男性的四分之一了。

废除私刑[编辑]

虽然成立仅仅10年,在1919年NAACP还是成功地引起了全国上下的注意,自此青史留名。他们发动了一场整理1889-1918 年间美国所有私刑事件的运动。这次运动收集了目击证人的证词、从《芝加哥论坛报》上和塔斯基吉学院找到的统计数据,并最终得出了一部从深度和广度上都史无 前例的报告。据NAACP统计,在这30年间大约有3224名男子被以私刑处决,其中2522人是黑人,另外702人是白人。 被处决的女性有61人,50名黑人11名女性。这些数据有力地驳斥了关于私刑是用来保护美国南方的白人女子免受黑人男子的垂涎的说法。大多数所谓的“强奸 案”都是虚假的。

根据塔斯基吉学院统计,在1882到1951年间,被私刑处决的人中41%犯下了重罪、19.2%是强奸罪、6.1%是 强奸未遂、4.9%是抢劫罪和盗窃罪、1.8%是因为冒犯了白人,22.7%是因为五花八门的罪名,比如“与白人争辩”、“企图登记投票”、“不受欢 迎”、“自卫”、“作不利于白人的证词”、“向白人女子求婚”、“从窗中偷窥”等等,真是千奇百怪。事实上,私刑处决不过是将虐待狂的表演作为一种政治工 具和心理上的福利,同时又肩负着压迫投票权、经济发展、体制保证、法律进程、社会融合、避免所有美国公民共同参与到社会中的“重任”。

1916 年发生了一件非常臭名昭著的野蛮私刑处决事件,被处决的是德克萨斯州的杰塞·华盛顿(Jesse Washington)。当时雇农华盛顿只有17岁,在精神上有点缺陷。他的乡民们都指称他将自己的女雇主先奸后杀。在开庭审讯时,只有500个座位的法 庭挤进了1500人,另有2000人等候在外,有些人甚至在开庭审判的前一天就来排队了。审判的过程堪称闹剧,12名陪审员中有一人甚至是重罪在身的缓刑 犯;验尸报告显示死者身上根本就没有性犯罪的痕迹,但在持续仅仅几分钟的讨论之后就草草地做出了有罪的裁定。

法官刚刚把判决塞进公文袋, 民众就涌入法庭,把杰塞·华盛顿拖下楼梯,锁在一辆车上拖行了一英里,直到锁链断裂。然后,人们就聚拢来围观,看着有人阉割他、砍断他的手指、捅了他25 刀、用铲子砖头大棒之类殴打他,然后把他浸在油里、当着10000多人的面活活烧死。这一系列暴行就在市长办公室的窗口下进行,而警长本人甚至参与到了这 “活动”当中。

1892年,《孟菲斯自由论坛报(Memphis Free Speech)》主编和依达·B·威尔斯(Ida Bell Wells-Barnett,1862-1931) 的三个黑人朋友托马斯·莫斯(Thomas Moss)、加尔文·麦克道威尔(Calvin McDowell)和亨利·斯图尔特(Henry Stewart)因所经营的杂货店生意兴隆而遭到了白人的嫉恨,最终被诬告强奸妇女,投入监狱后又被暴民拖出,杀死在铁路调车场内。这件事给了威尔斯很大 的刺激,加上1884年她在乘车时被售票员从白人从法律规定不能存在的白人专车上拖了下去的惨痛经历,促使她走上了直面种族歧视、特别是动用私刑的道路。

威尔斯并不是NAACP的成员,但她的斗争成果是由一名NAACP成员玛丽·B·塔尔伯特继承的。塔尔伯特是NAACP元老之一,1922年她发动了反私刑十字军运动(the Anti-Lynching Crusaders)。这次运动最初是想要揭示妇女也遭受了私刑这一事实,但结果却发现1889到1922年间的3465名被处以私刑的人中只有六分之一 被指控犯有强奸罪。这一运动随后继续发展,引起了越来越多人对于妇女遭受私刑的注意,也成为NAACP接受资助的主要部门,所得资金应用到了为联邦立法禁 止私刑所做的努力中。NAACP方面由密苏里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列昂尼达斯·C·戴尔(Leonidas C. Dyer)提出法案,要求联邦政府处理为数众多的被南部各州人为忽视的私刑案件。

与之前的16个反私刑法案不同,这一法案成功地于1922年1月26日在众议院获得了通过,但因南方各州的共同反对而在参议员被否决。不过这一法案能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已是史无前例的创举,极大地激励了民众反对私刑的呼声。

禁 止私刑的事业仍在继续,另一名NAACP成员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将工作继续了下去。怀特按种族来算是黑人,但他的肤色是白色的,因此得以顺利地调查41件私刑事件和8次暴动。调查结果公布在了《每日新闻 报》、《芝加哥卫报》和NAACP的官方出版物《危机》上。这一次,通过来自纽约哈林区的国会众议员约瑟夫·A·加瓦干(Joseph A. Gavagan)的努力让法案有一次通过了众议院这一关,可惜科罗拉多州参议员爱德华·P·科斯蒂根(Edward P. Costigan)和纽约州参议员罗伯特·F·瓦格纳(Robert F. Wagner)的联名法案并未能使得法案成功通过。

20世纪 50至60年代的民权运动高峰期,NAACP继续着自己的努力,涌现出了梅德加·艾维尔斯(Medgar Evers)这位领袖。他在1954年成为NAACP密西西比州分部第一书记,时年37岁。他也调查了不少私刑事件,但他最主要的功绩是关于WLBT的斗 争。WLBT是当地的一家电台,拒绝播报任何与民权运动的新闻并声称这是“技术问题”。艾维尔斯认为,WLBT和一些其他电台的行为都违反了FCC的规 定,不是在为全社会服务而是迎合少数种族隔离论者的口味。在1963年5月20日,艾维尔斯成功地现身WLBT,参与到了节目录制中,这标志着这一次斗争 的胜利。随后的6月12日,艾维尔斯从一次会议上回家,在他在密西西比州的家门口被人从背后一枪狙杀,年仅37岁。而暗杀他的杀手拜伦·德·拉·贝克维斯 (Byron de la Beckwith)直到1994年才被证明有罪,这距离艾维尔斯被害已经整整30年。

关于私刑的斗争一直持续到2009年。2009年10月29日下午,第一位非裔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马修·谢泼德(Matthew Shepard)和小詹姆斯·拜尔德(James Byrd, Jr.)的阻止仇恨所致犯罪法案Matthew Shepard and James Byrd, Jr. Hate Crimes Prevention Act上签了字,标志着反对私刑的所有努力终于以立法的形式得到了确认和回报。

在 签字仪式上奥巴马说:“对所有助推这一天到来的社会活动家、活动组织者和人们,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的宣传和行动,推动和抗议,才赢得了这场胜利。你们都清 楚,我们必须坚持打击犯罪,打击那些不仅伤害肉体,还伤害灵魂、不仅造成伤害,但灌输恐惧的犯罪。如果我们不能从不公正的法律和暴力行径中保护宪法赋予人 民的权利,那么这些基本权利就什么也不是了。现在你们就能理解这部法律将多么重要,而且一直会那么重要。因此,通过这部法律我们将保护你们免受任何针对你 们的肤色、你们的信仰、你们的籍贯的犯罪。到最后,我们要保护你们免受任何针对你们的性别、残疾、性别认同、性取向的犯罪。”

改良司法界[编辑]

自成立之日起,NAACP就面临着一个和私刑同样严重的问题,即所谓“法律私刑”。在美国的司法界,处理有关案件时都会偏袒白人,腐败的法官会在审理的程序和最终判决上上下其手,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与直接的私刑几乎不相上下。

NAACP 处理的第一件法律事件是关于平克·富兰克林(Pink Franklin)的。富兰克林是一个黑人雇农,1910年的一天,警方于凌晨3点闯入他家中,企图因一个民事诉讼而逮捕他,他在本能的自卫中失手造成警 察受伤,而最后这名受伤的警察“殉职”了,富兰克林自然就被告上了法庭。

在那之前,NAACP一直靠一个名叫宪法联盟的组织(the Constitution League)处理法律问题,但这次NAACP的领导层发现,宪法联盟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法律依靠。组织的共同创始人维拉德接手了这个案件。他向布克·华盛 顿征询意见,后者通过熟人成功地得到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总统的应允,总统将会为这位囚犯辩护。在总统出面努力后,富兰克林的死刑判决被改为终身监禁。在富兰克林案后,维拉德成功地说服NAACP执行委员会建立了一个专门为几乎没有公民权的黑人处理法律事务的部门。

1931年,NAACP遇上了建立这个部门以来最大的法律考验。NAACP需要为来自亚拉巴马州斯 科茨伯勒(Scottsboro, Alabama)、又被误控强奸的9个未受教育、没有工作的男孩辩护。他们的案件处理从1931年一直持续到1937年,在他们被捕后仅仅几周他们就接受 了审问。审讯都仅仅持续了几个小时,就做出了判决。9人中8人被处死,一个13岁的男孩被处以终身监禁。NAACP法律援助基金正式介入,他们请来了著名 的纽约律师克拉伦斯·达罗Clarence Darrow和亚瑟·加菲尔德·海斯Arthur Garfield Hays,此举引来了全国的震动;另外,活动部向法援部捐了1000美元资金。1937年10月10日和11月7日联邦高等法院两次开庭之后,法庭裁决,之后的犯罪嫌疑人必须得到应有的法律援助,也不能再有任何人因为种族问题而被陪审团排除在外。

1992年,警方的暴力手段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洛杉矶警方殴打了罗德尼·金(Rodney King),随后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暴乱。NAACP召开了一系列的听证会,讨论在诺福克迈阿密休斯顿圣路易斯洛杉矶印第安纳波利斯的警方向黑人肆意动用暴力的问题。NAACP领导本杰明·胡克斯Benjamin Hooks会见了加州时任州长皮特·威尔逊Pete Wilson、洛杉矶市长托马斯·布拉德利(Thomas Bradley)和当地政府部门,而不是仅仅与本地的NAACP分支机构取得联系。他们在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领导了一场要求改革的游行,作为对洛杉矶的民众的支持。

2008 年,NAACP开始作出新的努力,提出了“智能安全”(Smart & Safe)计划来打击犯罪,一个以快速反应系统(Rapid Report System ,RRS)为核心的创新型解决方案。RRS可以让人民发送即时文本、电子邮件或视频报道警方的不当行为,帮助公共安全部门的官员废除那些不合适的、给予警 方过多权利的政策。


反对军中歧视[编辑]

美国于 1917年参加到了一战中,但军中白人和黑人的待遇完全不同。在1919年9月29日进攻法国塞绍小镇(Sechault)的过程中,由黑人组成的第 369步兵团在没有得到先前许诺的侧翼掩护的条件下英勇作战,救出了法军第161步兵团,得到了“哈林区来的地狱战士”(Harlem Hellfighters)的称号,他们是最早得到法国最高等级的Guerre十字勋章的美国军人,但也是遭受最多憎恨的部队,因为他们是黑人,而他们的 美国兄弟部队又把种族歧视带到了欧洲。 虽然成立仅仅8年,但NAACP还是成功地发动了一场斗争,并且成功地为黑人赢得了被任命为军官这一应有的 权利。一战中共有600名黑人被委任为军官。随着NAACP斗争的深入,到1940年二战开始时,黑人蜂拥地挤进征兵站,因为他们觉得拥有为祖国而战的这 份权利来得如此不易。在50万人的陆军中总共只有4700名黑人,这还是所有战斗部队和后勤部队的总和。在美国海军、美国空军、装甲部队、信号部队中都从 未出现过黑人的身影。实际投入战场后,黑人部队的任务往往是挖战壕、筑路、做饭等等,而待遇又差得离谱,连医护兵提供的血浆都是黑白隔离的。 1940年,在NAACP的努力下,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给丈夫写了一封信,促使总统决定与黑人民权运动领袖们就二战爆发以来黑人在军队中的待遇问题进行一次会谈,

今日[编辑]

到了2009年,NAACP建立已经整整100周年。2009年02月12日,作为全国最大的以社区为基础,志愿者为主导的民权和人权组织,全国有色人种进步 协会庆祝了它100岁的生日。在一个月之前的1月20日,该组织和世界看到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成为第一位宣誓就任美国总统非洲裔美国人。1965 年投票权法案的生效仅仅40年后就选出了一位黑人总统,这不仅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历程中,即便在美国历史上,也代表着不朽的时刻。

虽然这一成就标志着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保障选民和民选官员的非裔美国人的政治参与的承诺已经实现,但它并不代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工作的顶峰。消除偏见,并确保所有公民权利和人权的工作将一以贯之。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现任主席本杰明·T·杰洛斯认为,在取得很多成就的同时,仍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 他 说:“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在毫不畏惧地以一个坚定的步伐向前迈进。我们的胜利不仅属于我们自己。白人天主教徒,是那些针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的第二大受害群 体。我们反对歧视,帮助我们国家的所有被剥夺权利的成员打开锁着的门,并突破不平等的障碍。但旅程还没有结束。一般黑人的失业率是美国白人的两倍。教育质 量的差别依旧存在。在我们的社区,健康差距是众所周知的。”

现在面对第二个百年,NAACP的首要任务是:

  • 建立安全社区,敦促创造警务标准,支持在所有社区的有效执法的目标。
  • 提升教育水平,以确保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得到高质量的教育。
  • 敦促统一的联邦措施,以确保经济政策(特别是救助和刺激资金)管理的方式不违反重要的公民权利和人权。
  • 建立立即暂停取消抵押品赎回权。
  • 采用提供卫生保健的政策,减少无保险者的医疗保健差距。

参考资料[编辑]

  1. ^ Contact Us.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ovember 17, 2009]. [失效連結]
  2. ^ naacp.org, 4 August 2011, "NAACP Passes Resolution Supporting Strong Clean Air Act". Accessed 8 December 2011.
  3. ^ Charitynavigator.org
  4. ^ Kwame Anthony Appiah, Henry Louis Gates, Jr., eds. Africana: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African and African American Experience, in articles "Civil Rights Movement" by Patricia Sullivan (pp 441-455) and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by Kate Tuttle (pp 1,388-1,391). ISBN 0-465-00071-1.
  5. ^ NAACP - Our Mission. [2008-09-05]. [失效連結]
  6. ^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1988年,第396页。 ISBN: 9787100011105.
  7. ^ 赵喜儒《论19世纪末期美国黑人政治地位变化的原因》,原载《阴山学刊: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3期第58-63页ISSN:1004-1869
  8. ^ ”…no amount of education of any kind, industrial, classical or religious, can make a Negro a white man or bridge the chasm of centuries which separate him from the white man in the evolution of human nature.”-Booker T. Washington and the Negro, p. 1 Saturday Evening Post, 1905.8.19
  9. ^ 人民教育出版社 陈其《黑人族群意识的萌芽与生长(20世纪初至20世纪40年代)——美国黑人社会地位演进系列(二)》 [1]
  10. ^ Out of many, by John Mack Faragher, Mari Jo Buhle, Daniel J. Czitrom, Susan H. Armitage, Pearson Education, 6th Revised Edition in 2008, P.674 ISBN: 0136149553
  11. ^ [2]
  12. ^ 北京大学历史系杨立文《论美国黑人继续遭受种族歧视的症结及其出路》,原载《美国研究》1994年第二期 [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