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士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庚子辛亥忠烈像赞》之聂士成像

聂士成(1836年-1900年),功亭忠节, 安徽合肥北鄉(今崗集鄉聶祠堂)人,淮军名將。

生平[编辑]

生於合肥北鄉崗集三十鋪村聶祠堂郢一農家。武童出身,其母有烈女之風,七十歲時仍能練武。後隨淮軍袁甲三攻打捻軍。改隸淮軍,任把總,平定太平軍、捻軍有功,授予「力勇巴圖魯」勇名,與王孝祺章高元並稱「淮軍後起三名將」。

光緒十年(1884年)爆發中法战争,聶士成奉命率軍赴台,授山西太原鎮總兵。1894年甲午战争,聶士成隨提督葉志超援朝,駐軍牙山。於遼東大高嶺一帶,擊斃日軍將領富剛三造,取得清军为数不多的几场胜利,以功授直隸提督馬關條約簽訂後,清政府改革陸軍軍制訓練新軍,北洋陸軍改為武衛軍,聶士成所部為馬步軍三十營,駐紮蘆臺,按德國軍法操練,並提拔当时的张作霖

1900年,義和團運動在山東等地迅速發展,聶士成力主鎮壓。4月,義和團破壞保定鐵路,5月30日,聶奉命保護蘆保京津鐵路。義和團燒毀黃村鐵路,聶軍小隊前往阻止,被義和團迎擊,傷數十人。之後義和團三千人毀廊坊鐵軌,聶士成率軍前往,遭義和團襲擊,聶軍還擊殺死義和團五百人。[1]當時掌政之端王載漪、大學士剛毅等人下旨嚴責士成。直隸總督裕祿命聶士成回蘆台,聶士成率軍回天津。當時天津有義和團二萬多人,常擊殺武衛軍士兵,聶士成不敢反抗,但聶軍與義和團的仇隙更深。軍機大臣榮祿害怕聶軍嘩變,冩信安慰聶士成,稱武衛軍軍服西化,容易被誤會。聶士成回信稱:「拳匪害民,必貽禍國家。某為直隸提督,境內有匪,不能剿,如職任何?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辭。」[2]

6月,聶士成率所部守衛天津楊村一帶,與義和團一起阻擊欲入京拯救使館區的八國聯軍先遣隊,清軍與聯軍互有死傷,而義和團則被聶士成派上前線,遭聯軍機槍掃射,撤回時又遭聶軍機槍掃射,死傷慘重。由於京津鐵路已被義和團破壞、八國聯軍先遣隊不擅陸戰、聶軍裝備精良(配有德製重機槍),聯軍無法前進只能後撤,清廷稱此役為廊坊大捷。但裕祿將之歸功並大賞於義和團,而聶軍則分文無賞。[3]

7月9日,日军偷袭聂士成背后,聂士成身穿朝服骑在马上、目标过大,被日军击毙。[4]聶士成在城西八里台中炮陣亡后。義和團本要戮聶屍,因聯軍追至才幸免。清廷朝議賜恤,載漪、剛毅力阻,後來清廷下詔稱聶士成“誤國喪身,實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2]

纪念[编辑]

1905年清政府於天津八里台以南(今天津市南開區紫金山路與卫津南路交叉口)立碑纪念,碑高2.4米,花崗石砌築基座。碑正面刻“聂忠节公殉难处”,两侧立柱上刻“勇烈贯长虹,想当年马革裹尸,一片丹心忍作怒涛飞海上;精诚留碧血,看今日虫沙历劫,三军白骨悲歌乐府战城南”,横额为“生气凛然”。

1984年复立时,碑文仅留“聂忠节公殉难处”七字

2000年是其为国捐躯100周年,天津市政府在原聂公碑所在地树立了一座高4.18米的聂忠节公横刀跃马铜像以示缅怀,底座镌刻赞诗一首:将军驱骑刀光寒,一跃桥头此生瞻。聂公当年激扬处,多少青松配雨寒。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