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柬埔寨过渡时期权力机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联合国柬埔寨权力机构
Kâmpŭchea
Autorité provisoire des Nations unies au Cambodge
联合国保护国

1992年-1993年
國旗 國徽
Cambodia位置图
柬埔寨在东南亚的位置
首都 金边
常用語言 高棉语
政体 保护国
安理会特别代表 明石康
歷史
 - 安理会 745号决议 1992年6月30日
 - 解體 1993年5月20日
貨幣 柬埔寨瑞尔

联合国柬埔寨权力机构
组织类型 管治,维和
标准简称 UNTAC
现状 结束于1993年[1]
成立时地 1992年2月28日[2]
官方网站 UNTAC Website
上级机构 联合国安理会
Angkor1866.jpg
柬埔寨历史系列条目
扶南
约1世纪–550
真腊
约6世纪–802
高棉帝国
802–1431



竹里木
洛韦
斯雷桑多英语Srey Santhor District
乌栋
暹罗越南统治
18世纪-19世纪
法国统治时期
1867-1953

日本占领时期
1941-1945
柬埔寨王国
1953-1970
高棉共和国
1970-1975

柬王国民联政府
民主柬埔寨
1976-1979
柬埔寨人民共和国
1979-1993

联柬权力机构
柬埔寨王国
1993至今

联合国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联柬权力机构英文: 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是在1992-93年期间存在于柬埔寨联合国维和行动。这也是联合国第一次接手管理一个独立的国家,组织和运行选举(而不是监督或观察),并且有自己的电台、监狱和在国家層面负责促进和保障人权

历史[编辑]

联柬机构是1992年在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745号决议英语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745,与柬埔寨国,即事实上的柬埔寨政府订立协议后成立的一個機構。目的是落实1991年10月签订于巴黎签订的柬埔寨和平协定[2]。联柬机构是多年来柬埔寨紧张外交局面的产物。

明石康和澳军中将约翰·桑德森英语John Sanderson是联柬机构军事部分的领导。联柬机构拥有15900名士兵、3600名警察、2000名平民和450名联合国志愿者以及当地征聘的工作人员和口译。整个运营成本超过15亿美元,主要集中在外籍人士的薪金。[3]提供军事观察员,警察或军队参加的国家分别为:[4] 阿尔及利亚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孟加拉国比利时文莱保加利亚喀麦隆加拿大中国智利法国德国加纳印度印尼爱尔兰日本马来西亚荷兰新西兰巴基斯坦菲律宾波兰俄罗斯塞内加尔泰国突尼斯英国新加坡美国乌拉圭

目标[编辑]

联柬机构的目标是恢复被数十年的内战冷战破坏的和平和文人政府,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及制定新宪法,并使国家康复。它在柬埔寨政府的外交、国防、财政、治安和信息等各个方面行使“监督”或“观察或控制”权,并进行监督核查外国军队撤离和返回;驻扎、缴械和遣散柬埔寨的各战斗派别,没收武器和军用物资的仓库,促进和保护人权,监督军事安全和维持法律秩序,遣返和重新安置难民和流离失所者,协助扫雷和建立排雷和地雷意识的培训计划,修复重要基础设施,并协助经济重建和发展等。

缴械[编辑]

澳大利亚维和士兵的臂章
1993年,一个联柬机构的维和士兵

尽管联柬机构宣称其管治的有效性和被国际社会作为一个成功例子而赞扬,联柬机构还是在红色高棉缴械问题失败了。同时,却有效地使韩桑林政权的民兵放下了武器。这种不公使红色高棉领土不减反增,并引起了政治暴力。[5]韩桑林政权的军事领导人非常愤怒,称联柬机构极其苛刻的裁减柬埔寨军队英语Kampuche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但是面对红色高棉却无计可施。[6]

1993年选举[编辑]

超过400万柬埔寨人(约90%的合格选民)参加1993年5月的选举,即使红色高棉的势力从来没有真正解除武装或复员,并禁止一些人参加选举。拉那烈奉辛比克党获得45.5%票数,随后是洪森柬埔寨人民党和佛教自由民主党。奉辛比克党随即与曾参加选举的其他各方组成联盟。代表各方120名成员的国会着手起草和批准新宪法,从而建立多党制的自由民主的君主立宪制的框架。新宪法于1993年9月24日颁布。宪法规定了国际公认的广泛人权。前国王西哈努克亲王登基成为新国王。拉那烈和洪森分别成为柬埔寨王国政府的第一和第二总理。[7]

联柬机构的影响[编辑]

西哈努克关于联柬机构表现的看法有许多保留,大量的外国军队的存在导致一些柬埔寨妇女被虐待,增加卖淫[8]和传播艾滋病,这导致柬埔寨成为亚洲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3]柬埔寨国家的妓女人数从1991年的约6000名上升至1992年联柬机构到来后的超过20000。到了1995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柬埔寨有50000-90000人受艾滋病影响的。[9]

审判红色高棉领导人[编辑]

2004年10月4日,柬埔寨国民议会批准了一项协议,与联合国建立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来审判应为红色高棉犯下的暴行负责的红色高棉高级领导人。捐助国承诺三年承担法庭预算中的4300万美元,而柬埔寨政府的承担1330万美元。

首次审判于2007年进行,但是多数红色高棉成员已经去世或者患上疾病。[10]

统计[编辑]

  • 时间:1992年3月 - 1993年9月
  • 人员:约22,000名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
  • 死亡人数:78(4名军事观察员,41名其他军事人员,14名民警,5名国际文职人员和14名当地工作人员)。
  • 支出:16.2亿美元(先遣团和联柬机构总额)[11]

参见[编辑]

备注[编辑]

  1. ^ 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 (UNTAC) - Mandate
  2. ^ 2.0 2.1 联合国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745 S-RES-745(1992) on 28 February 1992 (retrieved 2008-04-09)
  3. ^ 3.0 3.1 Cambodia. Lonely Planet
  4. ^ UN Medals - UNTAC
  5. ^ Margaret Slocomb,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Kampuchea, 1979-1989: The revolution after Pol Pot ISBN 978-974-9575-34-5
  6. ^ Benny Widyono, Dancing in Shadows: Sihanouk, the Khmer Rouge, and the United Nations in Cambodia, ISBN 0-7425-5553-4 - ISBN 978-0-7425-5553-2
  7. ^ UNTAC
  8. ^ Milton Osborne, Sihanouk, Prince of Light, Prince of Darkness. Silkworm 1994
  9. ^ Soizick Crochet, Le Cambodge, Karthala, Paris 1997, ISBN 2-86537-722-9
  10. ^ UNTAC
  11. ^ 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 (UNTAC) - Facts and Figures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