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外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梵蒂冈城国

梵蒂冈政府與政治
系列條目



其他国家·图集
政治主题

圣座作為一個主權實體,在國際法上普遍承認其派遣使節與接受使節駐結的權利。要注意的是雖然教宗梵蒂岡城國的國家元首,但是圣座和各國建立外交關係時(如交換使節),並非以梵蒂岡城國的政權身分,而是以圣座這個主權實體的身分,事實上在教皇國滅亡(1870年)到圣座與義大利政府簽定《拉特朗條約》成立梵蒂岡城國(1929年)的五十九年期間,圣座依然和許多國家通使邦交[1]

圣座的外交工作由教廷國務院負責。

簡史[编辑]

中世紀開始羅馬主教領地就被視為一个主權實體。453年就有派遣教宗代表(Apocrisiarius)由理主教(Julianus, bishop of Cos)前往君士坦丁堡面見皇帝的例子[2],然而這些派遣並非長駐大使[1][3]。11世紀時,圣座開始頻繁的派遣短期或長駐性的代表於各國。[4]在十五世紀,羅馬教宗所派遣的長駐大使得到歐洲各國的承認。第一個長駐的羅馬教宗使團在1500年時成立於威尼斯。[5]但在17世紀下半叶,受到西發里亞和約影響,圣座的外交開始被保皇黨法蘭西主義的打擊。在拿破崙時代,正常運作的教廷大使甚至一度僅存二個。然而在同一時間普魯士成為第一個遣使往圣座的基督新教國家。在1815年維也納會議後,圣座外交的低迷情形一度恢復,在會議中訂立了教廷大使所享有的特權——擔任出使國之使節團首席[1]

雖然在1870年後,教宗國已經因為義大利王國併吞了其領土而亡國,然而直到在1929年教廷與義大利政府簽訂《拉特朗條約》,梵蒂岡城國建立前,圣座作為一個國際法人卻依然和各國保持通使關係,包括奧匈帝國等國家,這些期間和教廷有邦交的國家總數幾乎增加了一倍(從16國增加到27國)。[6] [1]

雙邊關係[编辑]

圣座外交分布圖
  邦交國
  其他關連
  无正式往来

教廷,作為一個非主權實體的狀態和充分的國際法主體,是在15世紀開始建立正式的國與國外交關係,這時教廷是以管理教宗國的有領土的主權國家。然而在1870年至1929年,從義大利王國吞併教宗國領土到簽訂拉特朗條約梵蒂岡城國建立的期間,羅馬教廷處於毫無領土的狀態,在此期間一些國家停止了外交關係,但也有國家保留和圣座的邦交,也有增加新的邦交國。外交關係沒有因為教宗國亡國而消失。[1]

教廷目前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共有一百八十個主權國家,主權實體馬爾他騎士團和跨國組織歐盟[7]大部份國家駐梵諦岡的代表機構都座落在羅馬市轄區裡,也包括義大利使館,這形成了駐外使館設在自己國內的有趣案例。

教廷也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建立了非邦交的特殊往來。在與越南政府通過協議後,也派任了非常駐的宗座代表。[8] 也和阿富汗汶萊索馬利亞阿曼沙特阿拉伯等國保持了非外交的官方往來。[9]

教廷另外藉由不具外交官員身分及權限的宗座代表和地方天主教會團體維持關係。主要是在:汶萊科摩羅老撾毛里塔尼亞緬甸索馬利亞越南耶路撒冷巴勒斯坦領土太平洋地區(紐埃、圖瓦盧)、阿拉伯半島(阿曼、沙特阿拉伯外籍人士社群)、荷屬安的列斯群島科索沃和西撒哈拉宗座監牧區。

教廷和以下國家無正式往來:不丹馬爾地夫(限制宗教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教廷因主教任命起爭執),朝鮮(政府管制宗教),和一些未被普遍承認的國家

教廷共有180個外交使團,其中73個是非常駐當地的,因此共有106個具體的駐外使團,其中一些不僅駐於一地,同時也駐於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

教廷是中華民國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但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教廷撤回駐節於中華民國的大使而只派代辦

在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建立正式關係的國家有獨立不久的蒙特內哥羅(2006年)、阿拉伯聯合酋長國(2007年)、博茨瓦納(2008年)、俄羅斯聯邦(2009年)和馬來西亞(2011年)、南苏丹(2013)。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

  • Cardinale, Hyginus Eugene (1976). The Holy See and the International Order. Colin Smythe (Gerrards Cross). ISBN 0-900675-60-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