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藏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Garbhadhatu mandala. The center square represents the young stage of Vairocana Buddha. He is surrounded by eight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clockwise from top: Ratnasambhava, Samantabhadra, Samkusumitaraja, Manjusri, Amitabha, Avalokitesvara, Amoghasiddhi, Maitreya)

胎藏界梵文garbhakosa-dhatu),密宗術語,藏傳佛教稱為行續行怛特羅、或二俱續事二俱瑜伽,以密續大日經》為中心所形成的一個密宗流派。

它與金剛界合稱兩部大法,或兩部純密,形成唐密的主體。在它之前形成的密法則稱為雜密。在中國,此宗在唐朝之後失傳,但傳入日本,在日本茁壯。目前在日本信奉者較多。

藏傳佛教視它為下三部密法中的第二部,修持的人較少。

釋義[编辑]

胎藏界的梵文,源自於梵文字根garbha,有隱藏、包含之意,在密宗之中,意指為佛性、或如來藏。胎藏界以《大日經》「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本,以方便而至究竟」三句義為根本。認為人皆具備如來藏佛性,是一切眾生本有的清淨菩提心,真常不變,胎藏心中;大日如來代表的就是這個本有的清淨菩提心。修行真言密法的目的,就是在於發揚這個清淨菩提心,使自己與大日如來合一。

胎藏界密法,結合了真言咒語,與曼荼羅藏傳佛教宗喀巴認為,行續外在的真言儀軌與內在的禪定修持是同等重要的,所以稱為行續[1]。它與事續不同的地方在於,雖然它也重視咒語儀軌,但是它已經進入理論層次,更為重視般若智慧的層面,因此,它可以被視為是事續的進一步發展[2]

歷史源流[编辑]

胎藏界密法可能源起於南印度如來藏學派,略早於金剛界傳承,後以那爛陀寺為中心,向全印度散播。因玄奘與義淨至求學時,胎藏界密法尚未傳入那爛陀寺,因此它的興起時間,可以推估是在武周至開元之間。

在金剛界傳承興起之後,它吸納了胎藏界成為它的一部份。多數唐密修行者,會同時修行二者,而以金剛界傳承為主。

中國[编辑]

唐開元年間,由善無畏傳入中國,其弟子一行承繼之,作大日經疏。這是胎藏界密法在中國的第一個傳承。

不空三藏至錫蘭學習密法時,在普賢阿闍黎座下,受金剛界與胎藏界兩部灌頂,後傳回中國,形成第二個傳承。因其弟子眾多,唐密以不空傳承為主,也因此形成金剛界與胎藏界兩部密法融合的風格。

日本[编辑]

真言宗[编辑]

空海接受青龍寺惠果阿闍梨的指導,屬於不空三藏的傳承,他之後將將胎藏界與金剛界密法傳入日本。

台密[编辑]

最澄至中國留學,受法於當時天台山修禪寺座主道邃上人,並從越州龍興寺順曉阿闍梨得灌頂並傳胎藏界、金剛界秘法。

弘仁三年,傳教大師最澄親至乙訓寺拜訪空海,以空海為阿闍梨,接受空海的胎藏界和金剛界灌頂。但最澄要求空海授與阿闍梨灌頂時,空海要求他先接受三年修行,拒絕他的請求。最澄要求借閱金剛界理趣經釋》也遭到拒絕。於是最澄以天台宗,結合密宗。又最澄弟子圓仁、徒孫圓珍亦曾入唐,求學密宗,形成台密的傳統。

胎藏界曼荼羅[编辑]

胎藏界曼荼羅的中台八葉院內的佛像,由上方開始順時針方向起,分別為寶幢如來普賢菩薩開敷華王如來文殊菩薩阿彌陀如來彌勒菩薩天鼓雷音如來觀音菩薩,中央為大日如來。日本國寶平安時代初期9世紀繪制的絹本著色《両界曼荼羅圖》現藏於日本京都的東寺
外金剛部院
文殊院


釋迦院






遍知院



中台
八葉院
持明院
虚空藏院
蘇悉地院

胎藏界五佛,位於中台八葉院,即是大日如來寶幢如來開敷華王如來無量壽如來天鼓雷音如來

註解[编辑]

  1. ^ 《密宗道次第廣論》卷二:「若待外事內定等分,非待極多外事,即是行部之機。」「事定等行故名行續。」
  2. ^ 《密宗道次第廣論》卷二:「若內正定與諸外事等分開示立為行續。如《大日經》註云:『此續雖是方便智慧為主之瑜伽續,然為攝受信解外事諸眾生故,開示隨順外事諸行。故共稱事續或二俱續。』又《金剛藏莊嚴續》云:『事二俱瑜伽。』亦說行續為二俱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