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利奥·科塔萨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利奥·科尔塔萨
筆名 胡利奥·丹尼斯
出生 1914年8月26日(1914-08-26)
 比利时布鲁塞尔
逝世 1984年2月2日 (69歲)
 法国巴黎
職業 作家教师翻译家
代表作 跳房子

胡利奥·科尔塔萨西班牙语Julio Cortázar,原名Jules Florencio Cortázar,1914年8月26日-1984年2月12日),阿根廷作家、学者,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的代表人物之一。

生平[编辑]

童年[编辑]

1914年8月26日胡利奥·科塔萨尔生于坐落在布鲁塞尔阿根廷比利时大使馆。很多年之后,他说:“我的出生是旅游和外交的产物。”他的父母,胡利奥·科塔萨尔(Julio Cortázar)和玛丽亚·埃尔米尼亚·德斯科特(María Herminia Descotte) 是阿根廷人。由于阿根廷的中立,科塔萨尔一家得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抵达瑞士,接着又在巴塞罗那生活了一年半。他时常在当地的葛尔公园(Parque Güell)与童伴玩耍,公园里的色彩丰富的陶器制品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科塔萨尔四岁时,他们一家人回到了阿根廷。由于父亲随即抛弃了他们并且再也没有出现,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Banfield同他母亲和唯一的妹妹一起,度过了剩余的童年。那时他住在一间有庭院的房子里,这为他之后的文学创作(Los Venenos, Deshoras)提供了灵感。不过,他的生活并不开心。“(那是一段)充满劳役、感触和悲伤(的日子)。”[1]

科塔萨尔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他在床上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此书籍成了他最大的陪伴。他的母亲悉心的挑选适合他的读物,而她无形中成为了科塔萨尔阅读和写作的启蒙者。要感谢他母亲的是,正是通过她,使他认识了之后一直崇敬一生的人,儒勒·凡尔纳。“我的母亲说我从八岁就开始写作,她一直好好地保存着我那时写的小说,尽管我总是想不顾一切地把它们烧掉。”[2] 他读了不计其数的书,以至于一些医生建议他暂停阅读五到六个月并且多出去晒晒太阳。后来他写的很多短篇小说实际上都是他的自传。比如《角斗士》(Bestiario),《决胜局》(final del juego)等。

逐露锋芒[编辑]

科塔萨尔从1932年开始当老师,并于1935年起在Mariano Acosta师范学校教授文学。这些年间,他开始出没于体育场观看拳击比赛,在那里产生了一系列关于“剔除遭来抵制与愤怒的血腥残酷外表的”拳击的哲学观念。[3] 他很崇拜那些总是冲锋陷阵凭借努力战胜胆怯的人。[4]

一天漫步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街时,科塔萨尔在书店里发现了一本让·可多(Jean Cocteau)的名叫《鸦片》(Opio)的书,副标题是“解毒日记”。这本书对他的一生产生了重要影响。“我感到我那所有的文学生活不可改变的成为了过去……从那天开始我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抱负和不一样的视野来读与写。”[5]

后来,科塔萨尔开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学习哲学与文学专业,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理应用已经有的学位去工作并且帮助母亲了。他于是在玻利维亚区教书接着又去了奇维尔柯伊区(Chivilcoy)。他住在单人膳食公寓里,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来读书与写作。1938年,他用笔名胡利奥·丹尼斯(Julio Denis)发表了一本名为《出现》的诗集。这本诗集当时的印数达到了250册。

在为墨西哥杂志(Plural n°44,1975年5月)接受爱莲娜·波妮亚托斯卡(Elena Poniatowska)参访时他坦诚道:“那是我相当孤独的几年。我是博学的,我所有关于书的信息都是在那几年积累的,但我的经历永远只是文学上的。我依靠着阅读来生活,却不是在真正享受生活。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读了成千上万的书:我不停的研究与翻译。Descubrí a los demás solo muy tarde。”

从1944年开始,科塔萨尔在门多萨(Mendoza)的谷乐大学(Universidad de Cuyo)的哲学与文学系教授法国北欧文学。几个月之后由于佩侬运动(peronismo)与他的教学方针的不一致,他辞去了职务。接着他受雇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书籍公会,进行翻译的工作。1947年左右,他创作了《被侵占的房屋》(Casa tomada)。这是他角斗士系列的第一个短篇故事。他的一个朋友将这个短篇故事寄给了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后者将它刊登在了杂志《布宜诺斯艾利斯编年史》(Anales de Buenos Aires ),由此开始了科塔萨尔和博尔赫斯之间频繁的联系。

不久以后他向该杂志投交了更多的文章,于是发表了《国王》和《天空之门》。科塔萨尔在不同场合表示他正开始写一篇关于爱伦·坡的故事,他说“爱伦教会了我什么才是伟大的文学,什么才叫做短篇故事。”[6] 1948年他获得了英语法语的大众翻译家称号。1950年他完成了《考试》的创作,但是没有一个编辑愿意出版它,因为他们认为其间包含了太多的粗话。1951年,在科塔萨尔37岁的时候,他获得了法国政府颁发给他的十个月的奖学金,因此他搬到了法国巴黎并且在那里定居。该奖学金的内容是研究当代法国小说和诗歌与英语文学的联系。他积累了相当多的翻译经验,翻译了却斯特顿纪德尤瑟纳尔等人的作品。其后科塔萨尔得到了联合国的翻译员工作。

成熟时期[编辑]

1963年版《跳房子》封面

1953年科塔萨尔同阿根廷女翻译欧若拉·贝尔娜德丝(Aurora Bernárdez)结婚。当时她正在巴黎拮据地生活着。波多黎各大学请她翻译了爱伦·坡的所有诗集,而她的翻译也被评论界认为是最好的译本。他们俩一起去意大利生活了一年。

1959年,古巴人民在卡斯特罗的领导下发动革命。“古巴革命……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向我展示……我心中关于政治的空虚感,无用感折磨着我……我把所有政治的话题都写入了文章之中。”[5] 同年科塔萨尔编辑了故事集《神秘武器》,其中收录了他著名的短篇《追踪者》。第二年他与妻子乘船去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在旅途中,他用随身携带的打印机构筑了小说《中奖彩票》(又译《彩票》)。1963年他受美洲之家的邀约访问古巴,担任美洲之家文学奖的评委。他从此一直对拉丁美洲的政治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同年,他的著作《跳房子》(又译《踢石游戏》、《掷钱游戏》)问世。这本书被普遍认为是他的集大成之作,后世将其归入拉丁美洲文学爆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阿根廷文学的经典。

1967年他与立陶宛人乌格涅·卡维丽丝结婚。他的第二位妻子在政治方面给了他很大的影响。科塔萨尔很多的作品权被捐赠出去用来帮助各个国家的政治犯,其中包括阿根廷。“1月2日在革命广场上卡斯特罗切·格瓦拉致敬时,全场三十多万人爆发出一阵长达十分钟的掌声。古巴对于切·格瓦拉的热爱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阿根廷的局外人。”[7] 但是他对于古巴及其革命的热情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1970年11月他到达智利声援萨尔瓦多·阿连德政府,并且探望了他的母亲与朋友。1971年卡塔萨尔与其他作家一起,因为要求卡斯特罗提供艾勃尔托·巴迪亚德(Heberto Padilla)的消息而被前者“驱逐”。 尽管卡斯特罗的所作所为让他的幻想破灭,他仍旧关心着拉丁美洲的政治。1973年科塔萨尔以《曼努埃尔记》获得了美第奇奖(Premio Médicis),他却借此书将版权捐出以帮助阿根廷的政治犯。1974年他成为了设在罗马贝尔钱德洛塞尔第二法庭(Tribunal Bertrand Russell II)的一员,主旨是研究拉丁美洲的政治状况,特别是一些对人权方面的侵犯。

晚年[编辑]

尽管科塔萨尔以短篇故事和散文闻名,但是他也写了为数众多的诗歌。他以Pameos y meopas为名,出版了他的早期的一些诗歌。他还为探戈音乐填过词,给摄影集纂过稿。1980年他和他的第三个妻子,卡尔罗·顿洛普(Carol Dunlop)一起游览了世界各地。最初的几站中包括了波兰,在那里他参加了声援智利的大会,并且表示支持尼加拉瓜革命

1981年8月时,他突然严重胃出血,最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即使在科塔萨尔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刻,他也始终没有放弃他的热情——写作。卡尔罗·顿洛普由于患白血病于1984年11月2日去世。同样的病席卷了科塔萨尔本人,他也于1984年2月12日离开了人世,两人被合葬于蒙特帕尔纳斯公墓(cementerio de Montparnasse)。

评价[编辑]

胡利奥·科塔萨尔的文学创作主要是短篇故事和小说。他的短篇故事语言优美,构思精巧,想象力丰富,人们称他为“短篇故事大师”,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代表。他的小说,特别是《跳房子》一书,更让人们将他与加西亚·马尔克斯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等作家齐名。该书的创新主要在于打破了传统小说的常规,将连续的故事抽离,交由读者自己去组织素材,发展情节,不同的读者读到的都是一本不同的小说。

也有评论认为他作品中的主人公大多苦闷,或是找不着生活方向,或是与未知力量斗争未果(如《被侵占的房间》、《角斗士》。不过这样的人物大多集中在他的早期作品中。

此外,他的作品常常穿插了大量的美术、音乐方面的讯息。

科塔萨尔自己认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对他的影响颇深。

作品[编辑]

  • 《出现》(Presencia),1938
  • 《另一边》(La otra orilla),1945
  • 《国王》(Los Reyes),1949
  • 角斗士》(Bestiario),1951
  • 《决胜局》(Final del Juego),1956
  • 《神秘武器》(Las armas secretas),1959
  • 中奖彩票》(Los premios),1960
  • Historias de cronopios y de famas, 1962
  • 跳房子》(Rayuela),1963
  • 《万火归一》(Todos los fuegos el fuego),1966
  • La vuelta al día en ochenta mundos, 1967
  • El perseguidor y otros cuentos, 1967
  • Buenos Aires, Buenos Aires, 1967
  • 62/modelo para armar, 1968
  • Casa tomada, 1969
  • Último round, 1969
  • Relatos, 1970
  • Viaje alrededor de una mesa, 1970
  • La isla a mediodía y otros relatos, 1971
  • Pameos y meopas, 1971
  • Prosa del observatorio, 1972
  • Libro de Manuel, 1973
  • La casilla de los Morelli, 1973
  • Octaedro, 1974
  • Fantomás contra los vampiros multinacionales, cómic, 1975
  • Estrictamente no profesional, 1976
  • Alguien que anda por ahí, 1977
  • Territorios, 1978
  • Un tal Lucas, 1979
  • Queremos tanto a Glenda, 1980
  • Deshoras, 1982
  • Los autonautas de la cosmopista, 1982
  • Nicaragua tan violentamente dulce, 1983
  • Silvalandia (basado en ilustraciones de Julio Silva), 1984
  • Salvo el crepúsculo, 1985
  • Divertimento, 1986
  • El Examen, 1986
  • Diario de Andrés Fava, 1995
  • Adiós Robinson, 1995

轶事[编辑]

  • 2006年,巴黎女市长为了纪念胡利奥·科塔萨尔,将他的故事《恶魔的口水》所设定的真实场景——圣路易斯岛附近的一个小广场命名为胡利奥·科塔萨尔广场。

出处[编辑]

  1. ^ 给在巴黎的Graciela M. de Sola的信,1963年11月4日
  2. ^ 七日杂志(revista Siete Días),布宜诺斯艾利斯,1973年12月
  3. ^ 对于词语的着迷》(la La fascinación de las palabras)
  4. ^ 《小公牛》(Torito),《决胜局》(Final del Juego)
  5. ^ 5.0 5.1 《对于词语的着迷》( La fascinación de las palabras)
  6. ^ Plural n°44, 墨西哥, 1975年5月
  7. ^ 给Gregory Rabassa的信

参见[编辑]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