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同
北京胡同街景

胡同或作衚衕,為中国北方特有稱呼,指狭窄的街道。其中又以北京的胡同最为著名。

起源[编辑]

根据史料记载,胡同一词最初见于元杂剧元代杂曲名家关汉卿的《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的台词。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也有如下对白:“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其中提到的砖塔儿胡同就是今天的砖塔胡同

沈榜所著《宛署杂记》中记载:胡同本元人语。

根据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目前学术界对“胡同”一词含义和来源的解释主要有三种:

  • 水井:在蒙古语突厥语满语中,水井一词的发音与胡同非常接近,在历史上,北京吃水主要依靠水井,因此水井成为居民聚居区的代称进而成为街道的代称,由此产生了胡同一词。
  • 元朝时遗留的名称:蒙古语将城镇称为“浩特”,蒙古人建元朝后,按照自己的习惯,将中原城镇街巷也称为“浩特”,后来“浩特”演化为“火弄”或“弄通”,进而演化成今日的“胡同”和“弄堂”。
  • 胡人大同:认为胡同一词是元朝时政治口号“胡人大统”的简化版。

历史[编辑]

胡同里四合院的街门

胡同的历史和现在的北京城一样久远,现在的北京旧城是以元大都为基础修建的,元大都城共有11座城门,城门内的大街构成了全城主干道。主干道相交形成若干长方形居民居住区,居住区中又有等距离东西走向的若干小巷,这些小巷就被称为胡同,当时规定大街宽24步(约37.2米),小街宽12步(约18.6米),胡同宽六步(约9.3米),胡同、小街和大街构成了完整的的元大都城市街道体系。

明北京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修建的基本沿袭了元大都的格局,内城包括砖塔胡同在内的许多胡同都是元代的遗存。但自明开始,对城市建筑的规范越来越宽松,出现了许多斜街和不规则的街道,明英宗时期开始修建的外城斜街和曲折不标准的胡同就更多了。

历史上的北京以胡同众多而著称,民间有“著名的胡同三千六, 没名的胡同赛牛毛”的说法。元《桥津志》记载元大都有“三百八十四条火巷,二十九条胡同”;明朝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一书中记载,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1170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约有459条;清朝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一书中所列的北京街巷胡同名显示,清朝时北京有街巷胡同2076条,其中直接称为胡同的978条;1944年日本人多田贞一在《北京地名志》记载,当时北京共有3200条胡同;1949年的统计显示北京城区有名字的街巷6074条,其中胡同1330条,街274条,巷111条,道85条,里71条,而习惯上,人们把上面提到的胡同、街、巷、道、里统称为胡同。

现状[编辑]

斗大的拆字是北京最常见的景观之一,随着这些拆字的扩展,北京的胡同四合院也在渐渐消失

由于胡同和北京历史密切的渊源,胡同和四合院被看作是北京平民文化的象征,以胡同遊为主题的北京风情游也逐渐升温。

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胡同和平房区成为危房改造的对象:一方面是居住在旧城区的市民日益感到老式房屋不堪使用,生活不便,另一面是市区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急于利用旧城大片的土地,在来自底层和上层双重的重压之下,北京的胡同正在以每年数十条的速度加速消失,取代胡同的是现代化但没有北京建筑特色的高楼大厦和通衢大道。因此,一些文化人士发出警告:文化的北京正在因为胡同和四合院的消失而消亡,世界城市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明清北京城正濒临彻底消失的边缘。

2004年2月1日,建设部签发《城市紫线管理办法》规定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内的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范围,即紫线范围内,禁止进行违反保护规划的大面积拆除、开发;禁止对历史文化街区传统格局和风貌构成影响的大面积改建;禁止损坏或者拆毁保护规划确定保护的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禁止修建破坏历史文化街区传统风貌的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禁止占用或者破坏保护规划确定保留的园林绿地、河湖水系、道路和古树名木等;禁止其他对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的保护构成破坏性影响的活动。这一管理办法为北京旧城胡同和四合院的保护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

胡同文化[编辑]

在历史上和现实中,胡同都是城市普通市民生息的场所,胡同与北京文化的形成和存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相比于代表皇家文化的紫禁城天坛颐和园,胡同可以说是北京平民文化的代表。青砖灰瓦清水脊几乎已经成为老北京的象征。

胡同的命名[编辑]

北京胡同的名字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旧北京的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民俗,是研究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

北京胡同的命名有很多种类型

中华民国时期开始北京进行了多次胡同名称改造,修改了一些不雅的名称,如蝎虎胡同——协和胡同;王寡妇斜街——王广福斜街;驴市胡同——礼士胡同;狗尾巴胡同——高义伯胡同;劈柴胡同——辟才胡同等。

著名胡同[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