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脫北者
谚文 탈북자
朝鲜汉字 脫北者
文观部式 Talbukja
马-赖式 T'albukcha

脱北者탈북자)又稱逃北者,前稱歸順者귀순자),大韩民国官方稱呼其為北韩离脱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在華語地區稱為北韓難民或者朝鮮難民,是指通过非正常渠道离开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到达别国的朝鲜国民。脫北者本來專指從朝鲜离开到韩国的人,現在泛指所有從朝鲜离开的人。根据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统计,截至2011年底,以难民身份在世界各国生活的脱北者人数为1052人,其中英国603人、德国193人、加拿大64人、荷兰36人、比利时31人、澳大利亚29人、美国25人;另外还有正在申请难民地位的脱北者为490人[1]

逃亡背景[编辑]

脱北者大多指因為生活困苦或渴望自由等理由而逃命的人。

各国脱北者状况[编辑]

在中国的脱北者[编辑]

中国一再发生北韩脱北者闯外国驻华机构

中国大约有11,000到30,000名脱北者[2][3],大多数在中国东北地区。这些人进入中国后,即成为非法移民部分未能去往韩国的在华脱北者方面,女性會与当地朝鲜族人通婚并在当地定居,融入当地;而男性就會在朝鮮族人聚居的地方打工,然而在中國的朝鮮族大多數都會說普通话,在這方面脫北者很容易會被識破。部分人试图冲击韩国驻沈阳领事馆以逃往韩国,但近年中国政府加强了对韩国驻沈阳领事馆的安保,因此脱北者也开辟新的进入韩国的途径:其中之一是去往蒙古国边境,蒙古政府试图保持与南北朝鲜的关系但同情脱北者,然而这条路径需要穿越戈壁沙漠,因此选择的人数不多;还有人去往东南亚国家,例如泰国,在那里脱北者被官方认定为非法移民,并以此罪名在监狱中服刑之后被送往南韓,但实际上他们往往进入泰国边境之后就立即向警方自首。此外也有脫北者選擇逃往日本,雖然日本政府對待脱北者較為友善同時比起其他國家要來得安全許多,但日本與朝鮮之間相隔著非常寬廣的日本海,因此选择的人数也是一樣不多。[原創研究?]

在俄罗斯的脱北者[编辑]

韩国庆熙大学的一份研究表明:粗略估计有10,000名朝鲜人居住在俄罗斯远东地区

在韩国的脱北者[编辑]

1990年-2009年,从朝鲜逃亡到韩国的人数趋势图

截止2011年,在韩国一共生活着2.3万名脱北者,约有70%的脱北者曾向朝鲜的家人输送过钱财,以帮助生活困难的家人,而这些汇款资金大多经中国流入朝鲜[4]。 事实上,韩国并非全数接纳每一名脱北者,至今仍有很多脱北者滞留在泰国、俄罗斯等地。[5]

估計每年到達韩国的脫北者數量[6]

  • 1989年及以前 – 607人
  • 1990年 – 9人
  • 1991年 – 9人
  • 1992年 – 8人
  • 1993年 – 8人
  • 1994年 – 52人
  • 1995年 – 41人
  • 1996年 – 56人
  • 1997年 – 85人
  • 1998年 – 71人
  • 1999年 – 148人
  • 2000年 – 312人
  • 2001年 – 583人
  • 2002年 – 1,138人
  • 2003年 – 1,281人
  • 2004年 – 1,894人
  • 2005年 – 1,383人
  • 2006年 – 2,018人
  • 2007年 – 2,544人
  • 2008年 – 2,809人
  • 2009年 – 2,927人
  • 2010年 – 2,379人
  • 2011年 – 2,737人
  • 2012年 - 1,502人
  • 2013年 - 1,516人

在其它国家的脱北者[编辑]

2008年,泰国政府敦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国[7]

2007年,4名脫北者由海路飄往青森縣深浦港後被救起送往韓國。

2011年,原本要從朝鮮咸鏡北道經海路逃往韓國的9名脫北者因遇上暴風雨決定逃向日本後被救起前往韓國。

有的脫北者潛逃到英國,他們的居住地點多為倫敦的西南區[8]

各國對脫北者的態度[编辑]

朝鮮[编辑]

通过跨过中朝邊境的鸭绿江逃往中国的脫北者,2011年以前只要脱北者过了江,朝方士兵就不再开枪。不过自从金正恩繼位后,就改变策略、强化了专政管制,无论脱北者过不过江一律开枪射杀。在中朝边界上看到脱北者的尸体很常见,这些尸体都是顺水漂流到中国一方,如2013年10月3及4日,在吉林某地的鸭绿江中警察打捞出朝鲜人尸体男性36具、女性20具,其中有5名男孩和2名女孩共7名儿童[9]。只要是脫北者,無論是否成功離開朝鮮,其亲属无论长幼也将被牵连入狱(如送往会宁集中營[10]

2012年7月31日,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表声明称,对金永焕和脱北者出身的新国家党议员赵明哲、自由北韩广播代表金成民、自由北韩运动联合代表朴常鹤威胁称:“即便翻遍整个地球,也不会放过他们。「变节者」是“极其恶劣的民族叛徒”。[11]

韩国[编辑]

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9届会议,關於朝鲜“脱北者”,韩国“敦促所有直接有关国家秉承不驱回的原则,从而避免使这些(‘脱北者’)处于绝望的境地,这样的后果很严重。” [12]

韓國民间团体曾於首爾的中國駐韓大使館前集會,要求中国停止遣返朝鲜难民[13]

中國[编辑]

出于政治上的考量,2012年以前,對於逃到中國的脫北者,中方一直将其看做非法入境者,乃是出於經濟目的(认为他们是“经济移民”)進入中國,否認他們是難民,并不顾韩国等国际社会的反对多次遣返脱北者[14][15][16]

2012年国内主流媒体首次披露一个朝鲜家庭成功脱北的经历。在此之前,其中一张图片曾作为在华脱北者的典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17]

在同年2月17日,韩国部分政府人士和团体举行示威活动以抗议中国政府遣返在东北地区逮捕的几十名朝鲜脱北者,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中断遣返[18]。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国领导人提到的朝鲜人不是难民,而是因经济原因进入中国境内,是非法入境者。中方一贯根据国内法、国际法和人道主义原则,谨慎、妥善处理非法入境朝鲜人问题,符合各方利益和国际惯例。人权理事会不是讨论上述问题的场合。我们反对将这一问题难民化、国际化、政治化。”[19]

2012年4月18日,据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为报复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且未先征询中国方面意见而擅自发射卫星,中国政府已停止了对脱北者的遣返行为。一名中国官员表示,停止遣返脱北者是由于北京当局已经“被自己麻烦的这个邻居惹火了”,因为朝鲜“对其盟友并未给予必要的关注”。[20]4月19日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向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提问,要求证实并介绍中国对待“脱北者”问题政策的改变,刘为民表示“不知情”。[21]

2014年8月12日,据英国天空新闻报道,中国边防武警在中国和老挝边境逮捕了11名脱北者后并没有将他们遣返回朝鲜,而是罕见地将他们全部释放,交给了韩国政府。[22][23]。这一举动也被视作中国调整对脱北者政策的一个标志[22]。这些脱北者大多为二三十岁的年轻女性,包括一名4岁儿童。[24]

日本[编辑]

相較於中國政府抓到脫北者經常遣返回北韓,或是東南亞將脫北者當做偷渡客關押,日本政府對於脫北者的態度要較為友善許多,雖然日本與韓國政府間常就歷史問題相互指責,但一些逃入日本的脫北者通常都會受到妥善的照顧,並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曾有想從海路逃至韓國的脫北者,因為海向不佳而決定逃往日本避難的案例。

對脫北者來說相較於中國政府,日本政府通常會將脫北者交予韓國政府,因而在人身自由和風險方面日本都要比中國安全許多,然而北韓與日本間隔著相對寬廣的日本海,對脫北者來說不論財力還是體力要逃去日本列島都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自由组织[编辑]

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第二款:“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25],朝鲜自由联盟代表苏珊·索尔蒂(Suzanne K Scholte)致函联合国,呼吁采取措施让朝鲜居民了解《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26]

脱北者的亡命路線[编辑]

朝鮮人从东北前往内蒙计划经由戈壁沙漠进入蒙古国

有部分兵士透過在南北韓邊境三八線的衛兵暗中幫助下,直接逃到韩国,但有部分人員越境失敗。為防避士兵潛逃,朝鲜當局在緩衝區埋下大量地雷電網以起到威懾作用。然而,更多人透過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再投奔韩国大使館或其他外國機構的辦事處而得以到達韩国或第三國。另一方面偶爾也有脫北者直接經由海路前往日本或是其他國家後逃向韓國。

  • 逃往中国:朝鲜人穿越鸭绿江,进入辽宁省,东躲西藏,他们的目标是获得帮助前往沈阳並直接衝入韩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寻求去韩国生活。
  • 逃往蒙古国:中国政府官方对待脱北者态度非常不明朗。如果人很少的话,冲击韩国驻沈阳总领事馆难度会非常高,因此部分到达中国的脱北者为了不被遣返会前往蒙古国边境。蒙古政府试图保持与南北朝鲜的关系,但蒙古国政府同情脱北者,只要碰到他們,一定会给予帮助和与韩国交涉。逃往蒙古国危险重重,还要穿过戈壁,如果没有帮助,要独自完成行動便非常困难。
  • 逃往东南亚:东南亚各国将脫北者一律视为非法移民,北逃者将被遣返韩国或者以此罪名在监狱中服刑之后被送往韩国。去泰国的脫北者实际上往往进入泰国边境之后就立即向警方自首。但前往东南亚路途太远,脫北者又没有合法身份,同样危险。
  • 前往日本:日本政府对待脱北者较为友善,同时比起其他国家要来得安全许多。由于水路相对安全,脫北者通过朝鲜咸镜北道進入日本海逃往日本。他们很多都是通过简易船漂流,如果在漂流途中被韩国船只截获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一直漂流,由于朝鲜半岛和日本之间隔着相對遼闊的日本海,漂流时间越长意味着危险越多,食物越少。选择这个办法的人不多。

脱北者對社會的適應[编辑]

很多从朝鲜逃往韩国的人员(脱北者)在韩国的生活并不像他们当初想象的那么顺利。由於長期居住在计划经济體制下,有相当多脱北者仍无法适应市场化的生活。他们不但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还经常受到韩国人排挤。而且他們所說的朝鮮語雖尚能與韓國人交談,但都是帶著明顯的北方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但南北韓長期對立,兩國都不允許自己的國民與另一方的國民進行文化交流,脫北者多數只會寫朝鮮的文化語,而韓國人大多數不會读寫文化語(加上韓國的諺文有許多的外來用語,同時韓國也並沒有像北韓那麼徹底廢除漢字)。因此很多脫北者為了不被韓國人歧視和標籤化,必須要學習韓國的標準諺文和朝鮮語,才可能進一步融入韓國人生活圈中。更令他们烦躁的是,在抵达韩国后,为了防止朝鲜间谍渗入,还要经过韩国相关部门反复严格的审查,而在此期间不能与家人相互见面,对待“脱北者”有较高的警惕性。

另一方面很多脫北者對於韓國的社會動態也出現一定程度的文化衝擊,包括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信用卡付款,網路的發達,和西化的生活方式,年輕人的潮流打扮乃至於韓國情侶當眾的親密舉動(甚至當眾接吻)……無不讓脫北者感到驚訝和尷尬。

2010年4月,韩国表示其破获了朝鲜计划刺杀黄长烨的阴谋,并逮捕了两名冒充“脫北者”的朝鲜间谍。[27]

著名的脫北者[编辑]

姜哲煥

脱北者返回朝鲜[编辑]

脱北者到达韩国因受歧视或缺乏工作技能而生活处境艰难,虽然韩国专门设置了脱北者学校,但韩国地方民众对脱北者有着深刻歧视心理,不少脱北者因其身份而无法找到工作,目前大约80%以上在韩脱北者只能工作于政府提供的临时岗位,生活无法得到保障,有不少脱北者因此想返回朝鲜。据《朝鲜日报》报道,诸如黄长烨、安明哲是脱北者中的特例,而同为脱北者的记者姜哲焕也呼吁希望韩国社会能够对脱北者更多包容。

除了生活原因,一些脱北者表示,曾接到过朝鲜保卫部人员的威胁电话,朝鲜保卫部都以脫北者家属的人身安全来威胁要求脱北者回朝鲜。脱北者一般都不敢公开这些事实,让他们感到很痛苦。韩国统一部人士称,2012年6月重回朝鲜的朴仁淑可能是出于对家人安全的忧虑重返朝鲜的。[來源請求]2012年11月重回朝鲜的金光赫夫妻也很可能受到类似的威胁[28],但相关报道大多是猜测,无可靠依据。

文學与影视作品[编辑]

  • 电影《北逃》(Crossing,又名逃北、十字路口)是根据2007年一个偷渡朝鲜难民的故事改编的韩国电影。本片讲述了朝鲜的一个普通工人,为了给妻子治病铤而走险,偷渡到了中国,经过多次辗转,以冲击外国大使馆的方式被送到韩国,但却与妻儿阴阳两隔的故事。
  • 纪录片《越过天国的国境》(천국의 국경을 넘다),韩国教育放送公社制作,第一部3集,第二部3集,大致上每集讲述一类脱北者。

參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全世界获得难民地位的脱北者达1052人. 联合早报. 2012-06-20. 
  2. ^ '2008 USCRI Refugees Report(China)'. USCRI News (英文). 
  3. ^ '주중한국대사 탈북자 3만명 이하'. 
  4. ^ 脱北者汇款催生朝鲜“隐形富人”. 路透社. 2012年8月2日. 
  5. ^ 泰国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 联合早报网 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2008-03-19 [2010-07-27] (中文(简体)‎). 
  6. ^ 資料來源:大韓民国統一部資料. 
  7. ^ 泰国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 联合早报网 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2008-03-19 [2010-07-27] (中文(简体)‎). 
  8. ^ 脫北者定居 形成倫敦「平壤村」
  9. ^ 脱北者成功跨过鸭禄江仍被开枪打死 画面曝光. 中央日报. 2011-11-09. 
  10. ^ 脱北者眼里的朝鲜集中营. 网易探索. 2012-06-02. 
  11. ^ 北韩:决不放过脱北者和人权运动家. 朝鲜日报. 2012-08-02. 
  12. ^ 张杰,韩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提中国强遣脱北者,人民网布鲁塞尔
  13. ^ 韩国民间团体在中使馆前集会 要求中国停止遣返朝鲜难民,2012-09-06,自由亚洲电台
  14. ^ 脫北者非難民 中國法律尊嚴應得到尊重. 中國評論新聞. 2012-02-29. 
  15. ^ 中国再次遣返脱北者. 联合早报. 2012-03-10. 
  16. ^ 中国加强对脱北者打击力度. 联合早报. 2012-03-25. 
  17. ^ 一个“脱北”家庭的10年. 腾讯. 2012年01月05日. 
  18. ^ 韩国民众抗议中国政府遣返朝鲜脱北者. 环球时报. 2012-02-18. 
  19. ^ 2012年2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举行例行记者会. 2012年02月22日. 
  20. ^ 朝鲜射火箭未知会 中国暂停遣返脱北者,sina.com
  21. ^ 中方回应“因朝鲜射星停止遣返脱北者”,网易新闻
  22. ^ 22.0 22.1 Stone, Mark. Detainee Release Marks China Policy Shift. Yahoo News. 2014-08-13 [2014-08-16]. 
  23. ^ 外媒:中方罕见释放11名朝鲜“脱北者”. 新浪新闻. 2014-08-16 [2014-08-16]. 
  24. ^ 中方释放11名朝鲜“脱北者” _外媒聚焦 _光明网
  25. ^ 世界人权宣言. 新华网. 
  26. ^ 应让朝鲜居民知道《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
  27. ^ 韩国挫败刺杀朝鲜叛国者黄长烨企图. BBC中文网. 20100421 [20100421]. 
  28. ^ 朝鲜脱北夫妻重新回朝 称在韩受排挤. 獨家網. 2012-11-10.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