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一世 (普鲁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腓特烈一世
腓特烈一世
在位 勃兰登堡选侯:
1688年4月29日—1713年2月25日
普鲁士公爵:
1688年4月29日—1701年1月18日
普鲁士“裡的”国王:
1701年1月18日—1713年2月25日
王朝 霍亨索伦王朝
双亲 父亲:腓特烈·威廉“大选侯”
母亲:奥兰治-拿骚的路易丝·亨利埃特公主
出生 1657年7月11日
普鲁士公国柯尼斯堡
去世 1713年2月25日
普鲁士普鲁士王国柏林

腓特烈一世Friedrich I,1657年7月11日-1713年2月25日),全名腓特烈·威廉·冯·霍亨索伦Friedrich Wilhelm von Hohenzollern),普鲁士的第一位国王(1701年至1713年在位),得到国王的称号前为勃兰登堡选帝侯普鲁士公爵

早年生活[编辑]

腓特烈一世是勃蘭登堡大选侯腓特烈·威廉与第一任妻子奥兰治-拿骚的路易丝·亨利埃特之子,1657年7月11日生於柯尼斯堡(今俄羅斯加里寧格勒)。路易丝·亨利埃特是联省共和国执政奥兰治亲王腓特烈·亨利的大女儿。1688年,大选侯去世,腓特烈继承了勃兰登堡选帝侯兼普鲁士公爵之位,称腓特烈三世。

得到国王的称号[编辑]

1701年前,霍亨索伦家族的领土分为勃兰登堡普鲁士两部分,勃兰登堡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选侯国,普鲁士是波兰的一个公国。而腓特烈一生的精力在于寻求成为国王,但是根据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律,神圣罗马帝国内除了一般由皇帝兼任的罗马人民的国王波希米亚国王以外不能有别的国王。

腓特烈一世为了实现升级为国王的愿望,建立了庞大而精良的军队和宫廷机构。他加入反法的奧格斯堡同盟,联合奥地利英国荷兰等国对抗法国路易十四。在反法的大同盟戰爭(1688-1697年)中,普鲁士军队表现出色;他還在1688年力挺荷蘭執政威廉三世西征英國,把自己出名的軍隊總司令紹姆貝格調撥在威廉帳下(位列第二指揮),全力援助威廉三世發動「光榮革命」。

1701年,皇帝利奥波德一世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陷入孤立的境地,腓特烈一世第一个与皇帝结盟并派出援军。作为回报,皇帝在一份秘密协约中答应授予其国王的称号。1701年1月18日,腓特烈一世在柯尼斯堡加冕為王,稱腓特烈一世。

腓特烈一世的称号是普鲁士“裡的”国王(König in Preußen)而不是勃兰登堡国王,也不是普鲁士“之”国王(König von Preußen),因为第一:神圣罗马帝国内除了一般由皇帝兼任的罗马人民的国王和波希米亚国王以外不能有别的国王,而勃兰登堡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第二:普鲁士仍有一部分(西普鲁士)是波兰领土。

称王之後,腓特烈一世積極參加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繼續擴大領土。他相继獲得林根默爾斯上蓋爾登諾伊堡等地,此外還買得泰克倫堡奎德林堡,為普魯士爭奪歐洲霸權打下基礎。

用人治國[编辑]

埃伯哈德·唐克尔曼,他是腓特烈一世的家庭教師兼前期宰相,也是個偉大的政治家。此圖為1690年畫

腓特烈一世即位之初,在宰相埃伯哈德·唐克尔曼(Eberhard Danckelmann)幫助下,領地逐渐擺脫神圣罗马帝国的控制。唐克爾曼精明能幹、勵精圖治,在掌政期間(1688-1697年)大力促進貿易、工業、藝術、科學的進步,並增設重要的學院與大學。但是唐克爾曼勤儉治國、不苟言笑的喀爾文派作風,卻日漸受到腓特烈一世的厭惡,加上唐克爾曼不但和選侯夫人發生衝突,據說他還反對腓特烈一世獲取普魯士國王的稱號;於是在腓特烈一世把他當作1697年里斯維克和約的代罪羔羊(和約結束了大同盟戰爭,但是勃蘭登堡卻一無所獲,引來埋怨聲浪),在同年解除他的首相職位。

之後腓特烈一世的作風轉向奢華揮霍與王室排場,更不利的是在1702-1710年重用爭議極高的「三W」大臣:Wartenberg、Wittgenstein和Wartensleben,這三位大臣壟斷國政,替國王奢華的開銷尋找財源,因此開征各種新式苛稅;同時卻屢次傳出三人的貪腐事件與金融醜聞,引起公眾強烈的不滿。到1710年因為破產危機已迫在眉睫,國王表示自己被三人欺瞞,才讓儉樸的王儲腓特烈·威廉一世以民意為後盾,把三人趕下政壇、代父理政。從此腓特烈·威廉一世以父親為戒,勵行儉樸吝嗇的財政措施,並在1713年腓特烈一世死後繼位,成為著名的「士兵王」、「乞丐王」。

評價[编辑]

因為腓特烈一世晚年的失政,後代有些人因此認為他是個優柔寡斷、愛慕虛榮的愚者,並把他死後遺留的龐大債務與財政管理不善,歸咎於此。但事實上腓特烈的奢華揮霍,才是財務問題的主因;而且他負面的愚者形象,是在其孫腓特烈大帝極為刻薄的主觀立場之下,刻意塑造的結果。譬如腓特烈大帝稱祖父為「貪財王」(也作「傭兵王」the mercenary King)、「處理小事時精明、處理大事時愚笨」;但事實上,腓特烈一世以國王稱號和王者風範,收取民心、團結領地,對霍亨索倫家族有不可磨滅的巨大貢獻。[1]

其他成就[编辑]

值得一提的是,1702年英王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無嗣過世後,雖然其遺囑把奧蘭治親王傳給同族的侄輩兼教子——約翰·威廉·弗里索(John William Friso),但腓特烈一世身為威廉三世的表弟,認為依據荷蘭的繼承慣例,自己才是威廉的合法繼承人,加上他一直是威廉三世的忠實支持者,於是在1702年宣布繼承表哥威廉,自稱「奧蘭治親王」,並出兵占領奧蘭治親王的封建領地。之後在1713年他雖然把這些領地和法王路易十四的部分領土作交換,但是獲得路易十四對他「奧蘭治親王」的承認,他並分割自己其他領地,作為新「奧蘭治親王」的封地。從此普魯士王一直享有「新教領袖」奧蘭治親王的英雄頭銜,直到1918年後代的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二次大戰末被推翻為止。(參見威廉三世條目)

在王后汉诺威公主索菲·夏洛特的影响下,腓特烈一世对艺术表现出强烈兴趣,任命知名的施呂特爾建築師,建造夏洛滕堡宮等王宮、軍械庫。他鼓励发展科学和艺术,在位时,柏林创建了哈雷大學(1694年)、藝術學校(1696年)和柏林科學院基金會(1701年)等機構。普鲁士的经济文化得到长足进步,逐步擺脫神圣罗马帝国的影响。這些文藝建設讓柏林被譽為「施普雷河畔的雅典」。

腓特烈一世跟隨流行,模仿路易十四而生活奢侈,節儉的王太子经常反对他的浪费,繼位後將其父的奢華作風稱作「世上最瘋狂的排場」。

腓特烈一世于1713年2月25日在柏林去世,终年55岁,安葬于柏林大教堂

柏林大教堂中腓特烈一世的金棺

婚姻和子女[编辑]

腓特烈一世一生共结婚三次,有二子一女:

  • 长女路易丝·多萝西娅·索菲Luise Dorothea Sophie,1680年—1705年),1700年与黑森-卡塞尔伯爵世子、未来的瑞典国王和黑森-卡塞尔伯爵腓特烈一世结婚,没有子嗣。
  • 长子腓特烈·奥古斯特Friedrich August,1685年10月6日—1686年1月31日),早夭。
  • 次子腓特烈·威廉Friedrich Wilhelm,1688年8月14日—1740年5月31日),普鲁士“裡的”国王、勃兰登堡选侯。

註釋[编辑]

  1. ^ 腓特烈大帝認為祖父追求國王頭銜並展現王室奢華的行為,是虛榮心造成的愚行,「國王的名號只是個沒有實質意義的榮銜」……;但現代學者開始反駁這種論調,如賽巴斯提夫·哈夫納就認為腓特烈大帝的批判流於膚淺。哈夫納讚揚國王名號的積極作用,並對腓特烈一世做出許多正面評價,譬如強調國王的名號,讓霍亨索倫各領地的人民歡欣鼓舞而團結起來,所謂「在1700年前後,國王頭銜是一個宛如魔咒的字眼(其情況正類似今日『民主』這個用語一般)」;他也批評過往學者對腓特烈一世的評價不公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德)賽巴斯提安·哈夫納著,周全譯,《不含傳說的普魯士》
  • (英)佩里·安德森著,劉北成、龔曉庄譯,《絕對主義國家的系譜》
  • (英)瑪格麗特·謝南著、王瓊淑譯,《普魯士的興起》
前任:
腓特烈·威廉
普鲁士公爵
1688年—1701年
繼任:
得到国王的称号
勃兰登堡选帝侯
1688年—1713年
繼任:
腓特烈·威廉一世
前任:
首任
普鲁士“裡的”国王
1701年—17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