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龍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牛鶴亭
筆名 臥龍生
出生 1930年5月5日
 中華民國河南鎮平
逝世 1997年3月23日
中華民國 臺灣台北
職業 小說家
體裁 武俠

臥龍生(1930年-1997年),本名牛鶴亭,譜名華皋,鶴亭是他的字,取自《世說新語‧尤悔》中,陸機所言之「華亭鶴唳」[1]及《詩經》「鶴嗚於九皋」[2]河南鎮平人,1930年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南陽縣鎮平鎮。

牛氏為邑之望族,其父牛一珍,為一綢布小商人,其母王氏,生四男一女。牛鶴亭在家中居長,有妹華敏、弟華峰、華興、華勝、侄甥榮茂,皆留居洛陽

高中沒畢業就入伍當兵,1948年隨部隊到臺灣,官拜中尉,1955年受到「孫立人案」的間接牽連,倉皇自軍中退伍,閒來無事,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

生平[编辑]

年少時期[编辑]

牛鶴亭少時即逢抗戰爆發,在戰亂中讀過幾年書。據其自云,出身於小商賈之家,從小嗜讀《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等古典名著及《七俠五義》、《兒女英雄傳》等俠義公案小說。對於「北派五大家」(還珠樓主白羽鄭證因王度廬朱貞木)皆所愛重,尤嗜朱貞木小說筆法[3]、佈局,因之建立了他的武俠審美觀。

1946年,因逢戰亂而從軍,考入青年軍206師,先後參與山西、魯西、洛陽等戰役。1948年隨軍隊來臺,入孫立人所主持的第四軍訓班深造,結業後服務於陸軍第八十軍汽車營。1949年,經過半年的訓練之後,又返回原部隊,當上了少尉排長。後來又經過一次的考試,被選拔為軍隊政務人員,從事部隊文宣工作[4]

那時牛鶴亭接觸到西方翻譯小說,如《金銀島》、《俠隱記》、《基督山恩仇記》等,皆為西洋傳奇名著,以故事曲折離奇取勝。但之後爆發「孫立人案」,讓牛鶴亭的軍旅生涯面臨阻礙,因為曾待過孫立人主持的訓練班而受其牽累,所以在1954年以因公負傷的名義,以中尉階級榮退。退役後,寄寓臺中,面臨生計上的壓力,一開始趁著年輕力壯,以蹬三輪車餬口。當時牛鶴亭還沒有身份證,在等待部隊發放身份證的期間,他迷上了閱讀武俠小說,他覺得其中有些雖然寫得不錯,但也有寫得不好的。之後在朋友的鼓勵下,牛鶴亭以「臥龍生」為筆名,向報社投稿,開始從事武俠小說的創作。

才華初露[编辑]

1957年以少時求學於臥龍書院(原址現為南陽農業學校所在地),並且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意為「臥龍書院之學生」,以處女作《風塵俠隱》嶄露頭角,此書寫到第十集,臥龍生便生病輟筆,而《成功晚報》亦要停刊,此後被出版家看中,由黃玉書代筆續完,交由玉書出版社出版單行本。第二部小說《驚虹一劍震江湖》在台中的《民聲日報》上連載,再一次引起轟動,但前兩部作品均由別人代筆才完成。

第三部小說《飛燕驚龍》為臥龍生真正完成的第一部作品,《飛燕驚龍》在台北《大華晚報》上連載,再一次獲得驚人的成功。而這一次的成功,與前兩次有着根本不同的意義,因為這是在台北,且《大華晚報》的發行量、名氣、影響,均遠非《成功晚報》、《民聲日報》等地方區域性的報紙可比。尤其,《飛燕驚龍》的寫作,臥龍生已由初試進入熟練階段,由摹仿進入自創階段,其成就自比前兩部要大得多。

1959年10月在台灣的《中央日報》連載的第五部武俠小說《玉釵盟》,造成了一股閱讀的風潮。台灣本地以及海外的華文報紙紛紛刊登臥龍生的小說。當時,中央日報還請了一位擅長繪畫人物的畫家李靈伽,替臥龍生的小說繪畫插圖。《玉釵盟》更得到當時的總統蔣介石的喜愛[5],連載期間,臥龍生偶因不適而暫輟,蔣總統亦曾數度致電報社垂詢,以表關切。

《玉釵盟》[6]、《神州豪俠傳》等拍成電視連續劇,《玉釵盟》收視率更高達百分之九十。臥龍生在《飛燕驚龍》中首創的「武林九大門派」,及「江湖大一統」的說法,席捲港臺,影響當代武俠作家極為深遠。晚年因古龍的崛起與金庸的風行,「臥龍生式」的武俠才趨於沒落。

寫作時期[编辑]

在台灣武俠小說界,臥龍生曾獨領風騷被稱為「台灣武俠泰斗」,後來司馬翎諸葛青雲脱穎而出,與臥龍生並稱台灣俠壇「三劍俠」。其後古龍名氣漸大,濟身高手之林,和「三劍俠」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1963年臥龍生娶妻楊雅美,小他二十歲,同屬馬。為宜蘭中學女老師,性格溫和而且思想保守。婚宴當天在台北大利餐廳設宴,有一兒兩女。大兒子長得很像臥龍生,胖篤篤的,笑口常開。二女兒喜愛戲劇,曾進大鵬劇團習京劇。三女兒最精靈,小小年紀就能說故事。當年臥龍生在風月場中玩耍,與古龍是好友。他除了不酗酒,其他玩樂都跟古龍學習。古龍縱情聲色,中年夭折,臥龍生沒因此喪命;但臥龍生心臟病發後,其妻楊雅美離他而去,兩人客客氣氣分了手,雖然依舊是好朋友,但夫妻情份已盡。

一九八八年左右,身強力壯的臥龍生也終於倒下,住進了醫院,經診斷,結論是心力衰竭,病情危重。大夫認為已無多大的治療價值了,甚至謝絕他住院治療。這時,其親友們不知從那兒弄來一種偏方,說是專治此類疑難雜症,對症下藥,可見奇效,臥龍生雖並未抱什麼希望,但不忍傷親友之心,將藥喝下,沒料到居然真的再一次出現了奇跡!他的康復,讓醫生及醫院感到無比驚訝。一年之後,人們在報紙上又看到了臥龍生的新著《袁紫煙》的連載,這一系列竟一直「連續」到一九九四年!1997年2月23日晚間,因心臟宿疾病逝於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年六十九歲。

影視製作[编辑]

隨着臥龍生之名變得家喩戶曉,台灣中華電視公司邀請他做節目製作人。八年期間,以製作電視連續劇為主,如講述一個家族成敗興衰的《洛城兒女》、清代乾隆皇帝逸事的《江南遊》、《長江一條龍》、《諜海風雲》、《諜海奇花》等多部知名電視劇。在電視公司工作期間,臥龍生仍舊在業餘時間寫武俠小說武俠小說,只是數量相對減少,而質量也相對降低,寫作風格也有所改變。

臥龍生也曾投入電影的製作,處女作「俠士、鏢客、殺手」虧蝕了過百萬元台幣。及後撰寫的電影「古寺奇情」,聘請余漢祥為導演,在阿里山姊妹潭的佈景,還一度成為旅遊景點。

作品[编辑]

臥龍生作品長期在報刊上連載,事後集結成書的,約有五十部,是個多產的作家,所擁有的讀者羣不在少數。

但是臥龍生的投資事業虧損累累,弄得晚景淒涼。後來迫於生計,便又重操舊業寫起武俠小說。出版社也常用他的名義出版別人的作品,坊間掛名臥龍生的作品超過一百多部。事實上僅有四十餘部是臥龍生執筆。重要的作品有《飛燕驚龍》、《雙鳳旗》、《玉釵盟》、《天香飆》、《無名簫》、《素手劫》、《絳雪玄霜》及《仙鶴神針》等。

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九四年,臥龍生的武俠小說創作延續了三十六、七年之久,這恐怕是新派武俠小說家中的一項紀錄。而他的最後心願,就是修訂出版自己的作品全集,要從自己的作品中精選出三十部左右加以修改、整理,並蓋上「臥龍生真品」的印章,還臥龍生以其真實面目!

著作權[编辑]

1979年,臥龍生、獨孤紅和東方玉三位作家向春秋出版社提出詐騙著作權的告訴,據臥龍生表示,自1960年開始就委託呂秦書出版他的小說,包含《玉釵盟》、《飛燕驚龍》等二十一部,一千多集。原定條件是再版時出版社要付百分之十的版稅給作家,但二十年來呂秦書表示他們的書很少再版,只有《玉釵盟》、《飛燕驚龍》曾再版一次,但實際上已再版多次,最少侵吞臥龍生七百餘萬元的版稅。後又用白紙向三人要了簽名,私自將三人四十六部小說的版權全部據為己有,三人決定委託律師將著作權爭取回來,而臥龍生的著作權爭議直到他病故之後,都還持續着[7]

作品一覽[编辑]

  • 因臥龍生的作品再版多次,又有出版社盜印問題,最早版本已難收集,再者臥龍生的作品從未修正,所以此依林保淳劉全宗先後整理之年表,對照原始連載期刊、報紙及各版本資料,偽書不計。
  • 原林保淳教授所列《女俠白鳳蝶》、《翠袖青霜》二書僅有預告並未出版,故不列入。《虎穴》一書為黃玉書代筆偽書,亦不列入。
  • 原劉全宗先生所列《女捕頭》一書,臺灣版本掛李涼之名,恐屬偽書,故不列入。

早期[编辑]

  • 風塵俠隱》:處女作,臺南《成功晚報》、《武俠小說旬刊》連載,黃玉書代續。
  • 驚虹一劍震江湖》:臺中《民聲日報》、《武俠小說旬刊》連載,「吾愛紅」偽續。

中期[编辑]

中後期[编辑]

後期[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原文提及「華亭鶴唳」出自〈陸機傳〉,經查閱成語典,應出自《世說新語‧尤悔》:「陸平原河橋敗,為盧志所讒,被誅,臨刑歎曰:『欲聞華亭鶴唳,可復得乎?』」
  2. ^ 語出《詩經.小雅.鶴鳴》:「鶴鳴於九皋,聲聞於野。」
  3. ^ 朱貞木小說廢棄章回小說的分章方式,以文白夾雜的短句取代排偶對仗的回目,其作品最喜說書,動輒獨白數萬言。葉洪生將朱貞木歸類為「奇情推理派」代表人物,稱其小說布局詭異,以推理見長,文筆雋妙而饒富奇氣。惟過於濫情,常以多情俠客周旋於眾女之間的傳奇故事為主,創造出「一床數好」及「群雌倒追男」的新派武俠模式,對其後的武俠小說作品影響甚大,臥龍生的作品也有這類的情形。
    參見葉洪生:〈觀千劍而後識器淺談近代武俠小說之流變〉,《聯合文學》第2卷第11期,(1986年9月),頁13;以及葉洪生:〈武林盟主與九大門派速寫近代武俠小說中之「俠變」〉,《國文天地》第5卷第12期,(1990年5月),頁34。
  4. ^ 參見陳墨:《武俠五大家品賞》,(臺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2001年),頁163-164。
  5. ^ 「據說當時的蔣中正總統對這部武俠小說十分着迷,蔣先生因為年齡和視力的緣故,都由曾任警總副總司仙的王潔負責讀報給他聽,只要臥龍生的稿子一斷,來自士林官邸的關切尌會直達國民黨營的中央日報。」
    黎大康:〈風塵俠隱記〉,《聯合晚報》,1990年10月4日,第15版。
  6. ^ 臥龍生在新聞資料中提到:「臺視周天翔總經理決定以四百萬的經費,拍攝『玉釵盟』這一部電視劇,為此租下了統一片廠,並遠赴阿里山拍攝雲海外景,製作人宮輔基和導播龐宜安為此付出了很大心血,就電視攝製條件而言,這該是一部極具氣魄的製作。」而電視劇就在5月7日開始播放。見臥龍生:〈「玉釵盟」搬上螢幕〉,《中央日報》,1973年5月4日,第7版。
  7. ^ 在1999年,臥龍生病故二年後,最高法院判決《鐵笛神劍》著作權歸臥龍生所有,但《天涯俠侶》、《素手劫》、《天劍絕刀》、《無名簫》、《還情劍》五部仍被判給了真善美出版社。參見林河名〈鐵笛神劍歸臥龍生後人所有〉,《聯合報》,1999年3月20日,第9版。
  8. ^ 盧作霖自《天香飆》45章「重出江湖」接手後,將谷寒香多變的面貌發揮得淋漓盡致,一反原先柔弱的態度,對鍾情自己的鍾一豪極盡所能的利用,沒利用價值後就想趕他走,並善於利用自己與生俱來的容貌優勢,隨著局面時而柔和,時而強悍,表現可圈可點。除此之外,盧作霖將臥龍生所伏暗筆照應得面面俱到,收束也極富巧思,結局呼應主題「玉手染血──造劫武林」。
    參見葉洪生:《葉洪生論劍──武俠小說談藝錄》,(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4年),頁427。
  9. ^ 寫明末兵部尚書孫承宗守土殉國,其子孫士群持「大忠聖劍」為父報仇的故事,篇幅雖不長,但文筆洗鍊,情節跌宕,是難得一見的武俠中篇,但此書並未對外出版。

參考資料[编辑]

  • 《武俠小說談藝錄》:葉洪生,聯經出版,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十五日。
  • 《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葉洪生、林保淳,遠流。
  • 《冷眼看現代武壇——透視四十年來台灣武俠創作的發展與流佈》:葉洪生
  • 《臥龍生坎坷江湖行》:牛哥,中國時報,一九九〇年第十二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