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我希腊语Ego英语Self),是一個人類個體,對於其自身整體的存在,所產生的一種自覺意識。通常人類個體會認為他們自身是一個連續性、整合、不可分、而且具備獨特的自我。對於哲學家與心理學家來說,這是一個長期受到關注的課題。這也是各宗教,如佛教,所長期關注的一個主題。

自我,基于意识,有两个意义:其一,自我作为人有意识的人格,和本我、超我并列;其二,自我具有自意识我的反思视角,可以自我意识,了解我的所有人格,及至意识作为我的本质。

哲學上的自我[编辑]

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意思: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法語原文Je pense, donc je suis.),法國哲學家笛卡兒哲學命題。

確切的說是,我思考,所以意識到了我的存在。

意思是認為當我在懷疑一切時,卻不能懷疑那個正在懷疑著的「我」的存在。因為這個「懷疑」本身是一種思想活動。而這個正在思想著、懷疑著的「我」的本質也是一種思想活動。這裡的「我」並非指的是身心結合的我,是指獨立存在的心靈。

心理學上的自我[编辑]

自我(ego)是針對與個人同環境的關係,有關的所有心理機能的術語。弗洛伊德認為,自我在生命最初的六或八個月便開始形成,到二或三歲時便已建立得很好。當然,大部分的變化與成長在這以後都出現了。自我的機能包括:知覺、學習、記憶、判斷、自我察覺和語言技能。自我對來自環境的要求做出反應,並幫助個人在環境中有效地發揮作用。自我也對本我和超我的要求作出反應,並幫助滿足個人需要、達到理想和規範的標準,並建立健康的情緒平衡。

自我根據現實原則(reality principle)來運轉。在這一原則下,自我一直等到能夠發現,一個可為社會所接受的表達或滿足形式時,才去滿足本我衝動,以此來保護個人。在自我中,原始過 程思維變得服從於一個更以現實為取向的過程,稱做次級過程思維(secondary process thought)。當自我成熟時,這一過程便開始發揮了支配作用。次級過程思維是當我們談論思維時通常所指的一類邏輯、序列思維。它允許人們做出計劃和行動以便與環境打交道,並且允許人們以個人和社會可接受的方式獲得滿足。它使人們延遲滿足。它透過審查計劃能否真正作用幫助人們檢驗計劃。後面的這種過程叫現實檢驗(reality testing)。

宗教上的自我[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