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我希腊语Ego英语Self),是一個人類,對於其自身個體存在、人格特質、社會形象,所產生的一種認知意識意象。通常[谁?]人類個體會認為他們自身是一個連續性、整合、不可分、而且具備獨特的自我[來源請求],對自己的意象、人格特質會持有的整體知覺態度。對於作家、文學家、哲學家與心理學家,甚至是宗教(佛教),長期關注的課題。

宗教上[编辑]

文學上[编辑]

意象,寫的時候常常會說:「這詩表達的意象很飽滿」、「詩,最重要的是意象[1]。 意象可以說是一種畫面(想像裡的,真實或虛構皆存在),我們對自己的意象也就是腦海裡,我們呈現的畫面[2]。 舉例來說,一個人上台自我介紹時,腦海裡覺得自己表現得很差勁(實際上並沒有),這種意象則會影響到自己的自我概念;一個人學會彈吉他覺得自己彈起來很帥氣(實際上也沒有),不過這種意象很可能會促進他的成長、信心。

哲學上[编辑]

唯我論認為,自我是唯一可以被肯定的事物。

笛卡兒曾提出一個哲學命題我思故我在拉丁语Cogito ergo sum)。

當我在懷疑一切時,卻不能懷疑那個正在懷疑著的「我」的存在。 因為這個「懷疑」本身是一種思想活動。而這個正在思想著、懷疑著的「我」的本質也是一種思想活動[3]

仔細來說,可以以真假值來判斷或驗證這句話: 如果我懷疑我的思想是假,但我「正在懷疑我的思想」這個思想便是真; 如果我以為我真的在思考,我相信我思考是真的,那即使思考是假,「我相信我的思考」卻是真的了。 [4]

心理學上[编辑]

自我,基于意识,有两个層面:其一,自我作为人有意识的人格,和本我、超我并列;其二,自我具有自意识我的反思视角,可以自我意识,了解我的所有人格,及至意识作为我的本质[來源請求]

佛洛伊德將心理的我分為三個層次,分別為本我、自我与超我

自我(ego)是針對與個人同環境的關係,有關的所有心理機能的術語[來源請求]。弗洛伊德認為,自我在生命最初的六或八個月便開始形成,到二或三歲時便已建立得很好。當然,大部分的變化與成長在這以後都出現了。自我的機能包括:知覺學習記憶判斷自我察覺語言技能

自我對環境的限制、壓力做出反應,幫助個人在環境中適應;[來源請求]自我也對本我超我的要求作出反應,滿足個人需要、達到理想、標準,並平衡情緒。[來源請求]


自我根據現實原則(reality principle)[來源請求]來運轉。

在這一原則下,自我不斷測試、尋找一個滿足本我的形式,如何被社會所接受,以此來平衡個人跟環境的關係。 在自我中,本能的欲望可以折衷為被社會接受的行為,這個思想過程,稱做次級過程思維(secondary process thought)。當自我成熟時,次級過程思維便開始發揮了支配作用

次級過程思維是當我們談論思維時通常所指的一類邏輯、序列思維。 它負責管理人們做出的計劃和行動,然後與現實環境模擬比對,以滿足個人在社會的需求。 它使人們可以忍住慾火。 它透過檢驗機制來幫助人們完成自己原始的渴望(等需求)。

次級過程思維的這個管理、檢驗過程稱為:現實檢驗(reality testing)。

參考文獻[编辑]

  1. ^ 台灣現代詩美學- 台灣現代詩理論與批評
  2. ^ 辭章意象論 作者/陳滿銘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
  3. ^ 知識與方法一笛卡兒《規則》之研究 國立臺灣大學/哲學研究所/79/碩士 研究生:王仁宏
  4. ^ 「自我」與「世界」—《笛卡兒的沉思》與《歐洲科學危機與先驗現象學》中的「生活世界」南華大學/哲學系碩士班/97/碩士研究生:張雨涵 指導教授:孫雲平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