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自由射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卡洛斯·克莱伯指挥的魔弹射手唱片封面

魔弹射手》(Der Freischütz)是德国作曲家韦伯的代表作,全剧共三幕,于1821年6月21日,在柏林皇家歌剧院作首演。

在德国民间传说裡面,Der Freischütz指的是百发百中的射手,因为他拥有神奇的魔弹。歌剧的中文名字《自由射手》是将德文名字拆解翻译过来的,欠准确。而且在剧中,毫无与“自由”沾边的情节,因此译名《魔弹射手》更能表达原意。

作品背景[编辑]

意大利法国歌剧盛行的时代,德国歌劇創作家韦伯继莫扎特之后又一次将德语与歌剧完美的结合展现给世人,他开辟了德国浪漫主义歌剧的道路,也影响了之后瓦格纳的歌剧创作。

《魔彈射手》是浪漫派歌剧的典范,韦伯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来完成这部综合性质的歌剧,他对当时通常的管弦乐配置作了部分改动来配合歌剧的需要,在文字与舞台造型方面也精心打磨。韦伯在这部歌剧中运用的音乐独具特色,用圆号代表猎人,单簧管则代表黑猎人,而给予森林、狼谷的音乐充分体现了民族色彩。歌剧取材于德国文学家约翰·奥古斯特·阿贝尔编著的《德国鬼故事集》,脚本作者是约翰·菲德利希·金德,剧中黑猎人卡斯帕这一角色,是浪漫主义时期所推崇的黑色英雄的典型。

歌剧的序曲十分有名,常常在音乐会上作为单独曲目演奏,其以奏鸣曲形式开始,精炼的提示出全剧的几大主题,管弦乐的运用自如,圆号的出场尤为精彩。第一幕中,射箭比赛失败的马克斯所唱的宣叙调咏叹调〈无法忍受失败的痛苦〉,由带有波希米亚风格的圆舞曲引出,轻快的节拍一转而失,将马克斯的低调放大,开始是结构松散的宣叙调来讲述自己的失败,接着是抒情的咏叹调带出往日欢乐的回忆,表达自己心中的绝望,当中宣叙调与咏叹调反复交替,旋律速度变化,最后单簧管奏出卡斯帕的主题将全曲推向一个高潮,这样一来就暗示出马克斯内心矛盾的产生,为后来他向恶的力量屈服作了铺垫。另外,这一幕中的三重唱及合唱也很有特色,马克斯唱出了沮丧的心情,护林官库诺安慰他,而卡斯帕则心怀阴谋,三种个性由三种曲调表现,相互交织伴着合唱将矛盾冲突推至舞台前。全剧中阿加特有几首十分优美的咏叹调,如第二幕的祈祷歌〈微风轻吹,将我的祷告带上天〉和第三幕的〈即使云层密布,阳光依旧灿烂〉,阿加特这个角色代表着人性中的善一面,属于她的音乐在序曲中及结尾都有出现,表示善终胜恶。第三幕第六景的带有民歌风格的〈猎人大合唱〉,极为雄壮,可以听到熟悉的圆号声勾勒出一片山上森林的自然景色。除此之外,次要角色安琴也有不错的唱段,如第三幕中的〈新娘的脸上不需要眼泪〉等,其音乐色彩轻松活泼。

剧情大纲[编辑]

三十年战争后,波西米亚某庄园主的领地

第一幕[编辑]

一天的射击比赛结束,村民们在森林中的一间酒店为获胜者庆祝,而不幸落败的马克斯(Max,男高音)背对着他们独坐一旁。如果明天的比赛他再输的话,那么他不仅继承不到「森林守护官」这个位置,也无法娶守护官库诺(Kuno,男低音)的女儿阿加特(Agathe,女高音)为妻。受到村民嘲笑的马克斯非常沮丧,而角落裡的另一个猎人卡斯帕(Kaspar,男中音)将一切都看在眼裡。卡斯帕是一个将灵魂卖给魔鬼的坏猎人,为了换回自己的阳寿,现在他正在寻找替死鬼,马克斯的绝望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库诺及其他猎人都鼓励马克斯,但他的心中仍充满了恐惧,他是那么害怕第二天的到来。身后的人们欢欣热闹的跳舞唱歌,马克斯却沉溺于对往昔的回忆,曾经那一片从森林到森林的广阔草原便是他的天地,当他的自由巡游结束后,可爱的阿加特会满面笑容的迎接他,而现在,他将失去这一切。是他的错吗,为什么原本是射箭能手的他今天竟连一箭也没有射中,对此他已无法忍受。同时他还有一种阴冷发毛的感觉,魔鬼萨米尔的阴影正投射在他的面孔上。卡斯帕不怀好意的接近他,一边劝他喝酒,一边向他讲述一个有关「狼谷」的传说,据说那裡的魔鬼萨米尔(Samiel,口白)拥有一种能百发百中的魔弹。卡斯帕表示只要拿到魔弹,那明天的比赛将易如反掌,接着说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正好适合打造魔弹,并约定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同去「狼谷」。起先马克斯有点犹豫,但看到卡斯帕所展示的一支魔弹后被说服了。

第二幕[编辑]

另一边,阿加特与表妹安琴(Annchen,女高音)正在家中,墙上的一幅老祖先的画像突然落下来碰伤了阿加特。把这视为不祥征兆的阿加特闷闷不乐,快乐的安琴劝她勿要自寻烦恼。其实,阿加特的心中确有烦恼,今天森林中的一个隐士(男低音)告诉她在她的身上将要发生可怕的事情,并送她一枝白色的蔷薇花作为护身符,她只希望草原上那轻柔的微风能够将她的祈祷吹上天,求神保佑。

这时马克斯来了,他表示马上要离开,并借口说是要去「狼谷」猎一头雄鹿。阿加特与安琴都阻止他,因为「狼谷」是传说中的鬼魅出没的地方,尤其是深夜。但马克斯决意前往,可能失去爱人的恐惧令他软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他所有的希望都落在那神奇的魔弹上,他必须去。

没有月亮的夜晚,阴森荒凉的「狼谷」死气沉沉。卡斯帕走进一片黑森林,他呼唤起魔鬼萨米尔的名字,要求用马克斯的灵魂换回自己的,还要求七颗魔弹。萨米尔应允了六颗,而第七颗魔弹是无法控制的,这愚弄的报应不是落在马克斯身上便是落在卡斯帕身上。兴高采烈的卡斯帕奋力打造起魔弹来。

马克斯朝着狼谷出发,一路上他的心里非常矛盾,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母亲的亡魂来阻止他,但一想到第二天的比赛和阿加特他又坚定的向前走去。马克斯找到卡斯帕,卡斯帕正在对炼造魔弹的熊熊火焰祝福,妖魅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十分可怕。随着一颗颗魔弹从火中诞生,周围就会发生不同的变化,忽而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忽而妖魔鬼怪、磷光幽幽。最后,所有的魔弹造好了,卡斯帕疯狂的笑起来,他一颗一颗数着,突然,魔鬼萨米尔出现,他取走了惊吓过度昏倒的马克斯的灵魂。

第三幕[编辑]

第二天清晨,阿加特的房间,已经穿上新娘礼服的阿加特为马克斯祈祷,她相信马克斯一定能够在射击比赛中获胜。虽然如此,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感到不安,因为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她自己变成了一只白鸽,被马克斯的枪射中。她担心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希望纵使乌云将天空遮盖,太阳仍然安居在天上,不久将露出云端,将灿烂的光芒照射向大地。安琴进来,看到阿加特愁容满面便安慰她,说在新娘的脸上不需要忧伤的眼神。这时一群村姑进来,她们带来了阿加特的花冠,并向她祝福。阿加特打开装花冠的盒子,裡面装的却是一顶葬礼用的白色花冠,阿加特尖叫着将它扔在地上,周围的姑娘也震惊的呆立着。一会儿后,阿加特恢复了镇定,她拿出前一个晚上神秘隐士送给她的白色蔷薇花交给安琴,安琴取来丝带将花编制成一顶新的花冠。阿加特走到镜子前带上这顶花冠,希望真的如那隐士所说,可以凭此度过一劫。

庄园内的林场,猎人们兴致高昂的在等待比赛开始,对他们来讲,这世上的事情要数打猎最快乐。比赛开始了,所有的一切竟跟阿加特的梦境一模一样,一只白鸽飞过,马克斯拿起枪瞄准,阿加特大声呼叫阻止他。马克斯的手一颤抖,子弹射向了躲藏在树后的卡斯帕。在一片惊讶声中,马克斯急忙赶去照看阿加特,人们都以为马克斯杀死了自己的新娘,为这悲惨的意外而哀悼。但不久,阿加特睁开了眼睛,她身上没有一点伤痕,那是因为她头上的花冠救了她一命。被魔弹射中的卡斯帕在断气前发出诅咒的声音,他诅咒魔鬼将自己玩弄。

面对庄园主的责问,马克斯承认了一切,说自己为了取胜而和魔鬼进行交易,庄园主愤怒的要将马克斯驱逐,但神秘的隐士突然出现,他说服了庄园主给马克斯一年的时间改过自新。众人也为马克斯求情,终于庄园主同意了,马克斯紧紧握住阿加特的手流着眼泪感谢上苍,他发誓永远不再背弃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