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登堡號飛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Z-129兴登堡
莱克湖海军航空总站的兴登堡号
种类 兴登堡级飞艇
制造商 齐柏林公司
建造编号 LZ129
建造时间 1931-36
民用航天器注册号 D-LZ129
首飞 1936年3月4日
所有者以及运营商 齐柏林飞艇运输
服役年份 1936–37年
总飞行数 63
最终命运 1937年5月6号失火坠毁

興登堡號飛船(LZ 129 Hindenburg),航空器註冊編號為D-LZ 129,是一艘德國的大型载客硬式飛船兴登堡级飞艇主导舰船。该系列是世界上最长的飞行器,并且是体积最大的飞艇型号。[1]它由齐柏林公司(Luftschiffbau Zeppelin Gmbh)在腓特烈港博登湖设计并建造。建成后,它由德意志齐柏林飞艇运输(Deutsche Zeppelin Reederei)于1936年3月投入运营。它在第二个飞行季中的第一次跨太平洋飞行于1937年5月6日在新泽西州曼彻斯特镇莱克湖海军航空总站上空尝试降落时烧毁

兴登堡号得名于陆军元帅保罗·冯·兴登堡,他自1925年到他于1934年去世担任德国联邦大总统职位。

设计与建造[编辑]

建造中的兴登堡号

兴登堡号有着杜拉鋁制成的骨骼,其中包括了15个摩天轮似的隔舱,里面被放置了16个巨型棉制气囊。这些隔舱被水平的大梁连在一起。飞艇有着棉质的蒙皮,上面涂有混合反射材料以防气囊收到各种辐射的危害,其中包括了紫外线(可能会破坏袋体)和红外线(可能会造成袋中气体过热)。这些气囊使用了由固特异轮胎公司发明的新方法来制造,该方法使用了多层糊状乳胶涂层,而不是之前使用的肠膜。1937年,齐柏林公司购买了5,000 kg(11,000 lb)从1930年10月失事的英国飞艇R101上拆解下来的杜拉鋁,这些杜拉鋁可能被重新加热并用于兴登堡号的修建中。[2]

餐厅
休息室,背后的墙上印有世界地图

兴登堡号的内部装潢是由Fritz August Breuhaus设计的,他同时还设计过普尔曼车厢,远洋客轮以及德国海军的战舰。[3]位于上层的甲板A包括给乘客居住的小房间,两侧则是面积巨大的公用舱室:包括一个位于左舷的餐厅,一个休息室以及一个位于右舷的写作室。墙上的画作描绘了齐柏林伯爵的南非旅行。而休息室的墙上则印有一幅世界地图。在两个甲板的两侧分布有长方形的倾斜窗户。设计师预计乘客们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公共区域而不是他们狭窄的房间内。[4]

位于下层的甲板B有着洗手间,一个工作人员使用的餐厅以及一个吸烟室。Goodyear Zeppelin公司的美国代表Harold G. Dick[5]回忆道“通往吸烟室的通道经过加压处理,以防止氢气由酒吧进入吸烟室,通道的门上还有一个旋转式空气锁。所有离开吸烟室的乘客都会经过酒吧工作人员的详细检查以防止他们将香烟或烟斗带离吸烟室。"[6][7]

用氢气取代氦气[编辑]

一开始,氦气被选取为飞艇提供浮力,这种气体不会燃烧,因此,它是能够用在飞艇上的最为安全的气体。[8]但是,在建造兴登堡号飞艇的时候,这种气体非常稀有并且极其昂贵,因为它只是美国开发天然气时产生的副产品。 与其相比,氢气能够被任何工业国家很便宜的大量生产,而且因为它比氦气更加轻,因此能够提供更大的浮力。由于氦气极其稀有以及昂贵,美国政府规定使用氦气的飞艇必须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护舱体中的氦气,而这项规定抑制了美国氦气飞艇的运营。[9]

尽管美国通过了1927氦气控制法令禁止了氦气的出口,德国人仍然在设计飞艇时考虑到的是利用氦气来提供升空力,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能够说服美国政府以让其出口氦气。当工程师们意识到国家军需品控制委员会(National Munitions Control Board)不会放开出口控制的时候,他们重新设计兴登堡号以让其能够用氢气升空。[8]尽管氢气能够着火,但除氢气外,没有其他任何一种气体能够提供足够的升力并且能被大量的生产。使用氢气的另一个好处是工程师们能增加兴登堡号的乘客房间来搭载更多的旅客。德国长时间运营客用氢气飞艇而没有出现过受伤或死亡的经验让德国人普遍认为他们已经掌握了安全使用氢气的方法,而兴登堡号在它第一个飞行季的表现似乎证实了这一点。

飞行历史[编辑]

首飞以及实验性的飞行[编辑]

1936年3月的兴登堡号,飞艇的名字尚未被喷涂在船体上。

飞艇于1931年开始建造。五年之后,兴登堡号载着乘客及工作人员共87人在1936年3月4日于腓特烈港开始了它的处女航。齐柏林公司的董事长雨果·埃克纳(Hugo Eckener)担任指挥官,前任第一次世界大战齐柏林指挥官代表德国航空部,而齐柏林公司8艘飞艇的船长以及47名其他的船员和30名造船厂工人则是这趟飞行的旅客。[10]尽管埃克纳在一年之前就选定了“兴登堡”这个名字,[11]但在这艘飞艇前6次试飞中只有它的登记号(D-LZ129)以及用来宣传1936年奥运会奥运五环被印在船体上。当这艘飞艇于第二天下午在它的第二次试飞中飞过慕尼黑时,慕尼黑市长卡尔·费赫尔(Karl Fiehler)通过无线电向埃克纳询问飞艇的名字,而埃克纳回答道“兴登堡”。

兴登堡的文字商标

齐柏林公司董事长的这一次关于飞艇名称的宣告却惹怒了宣传部部长約瑟夫·戈培爾,他马上于隔天召见了埃克纳,并于会议中坦率地提出将这艘飞艇重新命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当埃克纳表明他无意这么做时,戈培爾下令在德国境内,这艘飞艇只能被称为"LZ 129"。同时,他还警告埃克纳他会让这位全球知名的飞艇大亨在德国媒体上变得“默默无闻”(non-person)。[12]尽管红色高1.8米的兴登堡(Hindenburg)名称字母于3周后被印于船体上,但人们并没有为这艘飞艇举行正式的命名仪式。[13]

德意志齐柏林飞艇运输的旗帜

赫尔曼·戈林于1935年3月建立了德意志齐柏林飞艇运输(DZR)来增加纳粹在齐柏林运营中的影响,而兴登堡号正式由这家公司运营的。[14]这家公司由齐柏林公司(飞艇的建造商),帝國航空部(德国的航空部)以及Deutsche Lufthansa A.G.(当时的德国国家航空公司)联合所有,这个公司还于LZ 127齐柏林伯爵号飞艇的最后两年(1935至1937)飞往南美的商业飞行中掌管该飞艇的运营。兴登堡号和它的姊妹飞艇LZ 130齐柏林伯爵II号(于1938年投入使用)是仅有的两艘专为跨大西洋航行而建造的飞艇,但是LZ 130齐柏林伯爵II号在它与1940年被废弃之前从未投入载客运营。

在经历了历时三周,于制造厂起飞的六次实验性飞行之后,兴登堡号已经准备好在公众面前初次亮相了。这是一次全程达6598公里的环德国宣传飞行,与其共同飞行的则是齐柏林伯爵号,这次飞行将从3月26日持续到29日。[15]在这次飞行之后,兴登堡号将于3月31日从洛温塔尔(Löwenthal)附近的腓特烈港机场起飞开始它前往里约热内卢的首次商业载客跨大西洋飞行,这次飞行将持续4天时间。[16]接着,兴登堡号将于5月6日开始它从洛温塔尔(Löwenthal)往返北美十次的载客飞行,[17]所有接下来往返北美以及南美的飞行都从位于法兰克福的机场起飞。[18][19]

在德国的飞行[编辑]

兴登堡号散发的纳粹宣传单

尽管兴登堡号是作为跨大西洋载客、货运以及邮件服务而设计的,但是在国民教育与宣传部的命令下,兴登堡号第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职能则是被帝国航空部(DLZ的共同管理者之一)散发纳粹宣传单的交通工具。[20]1936年3月7日,德意志国的地面部队进入并占领了莱茵兰(位于荷兰,卢森堡,比利时和法国之间的一个区域),而这个区域根据1920年签署的凡尔赛条约属于非军事区,目的是提供一个位于德国和这些周边国家的缓冲区。

为了证明这次违反1925年羅加諾公約军事行动英语Remilitarization of the Rhineland的合理性,[21]希特勒迅速的组织了一次「事后」公决英语German election and referendum, 1936,这次公决被定于3月29日,“让德国民众”批准德国军队对莱茵兰的占领以及组成一个只由纳粹党组成的德意志共和国国民议会英语Reichstag (Weimar Republic)。在这个行动中兴登堡号和齐柏林伯爵号起到了重要的宣传作用。[22]

作为一个公共宣传的策略,戈培爾要求齐柏林公司让这两艘飞船在投票开始前的4天环德国飞行中能够「一前一后的」飞行,并需要同时于3月26日早晨从洛温塔尔(Löwenthal)起飞。[23]尽管那天早上的风况让飞艇的顺利起飞变得异常困难,飞艇的船长恩斯特·萊曼英语Ernst Lehmann依旧坚持按时安全起飞以给纳粹党官员以及在场的媒体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当这艘巨大的飞艇马力全开缓缓升起的时候,它受到了35度侧风的吹袭,这让它垂直尾翼的下部重重的击到地面,并在地面上拖行了一段距离,这在机翼的下部以及连接的船舵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跡。[24][25]

因为不想政治化这两艘飞艇和因为飞行需取消兴登堡号的最终基本耐力测试而反对这次联合飞行的齐柏林公司主席埃克纳激烈的谴责了飞艇船长萊曼:

How could you, Mr. Lehmann, order the ship to be brought out in such windy conditions? You had the best excuse in the world for postponing this idiotic flight; instead, you risk the ship, merely to avoid annoying Mr. Goebbels. Do you call this showing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towards our enterprise?[26]
(翻譯:萊曼先生,你怎么能让飞艇于这种大风天中起飞?你拥有世界上推迟这项白痴飞行最好的借口;但是,你至飞艇的安全于不顾,仅仅是为了不让戈培尔先生懊恼。难道你认为这就是对我们公司的责任感吗?

为了等待兴登堡号而在机场上空盘旋的齐柏林伯爵号需要先独自开始这次宣传性的飞行,而兴登堡号则回到飞艇库修理损毁的部位。对尾翼的修补很快就完成了,而兴登堡号也于数小时后加入了飞行。[27]就像数百万的国人在下面看到的一样,这两艘巨大的飞艇在4天3夜里完成了环德国飞行,撒下大量纳粹传单,扬声器用巨大的音量播放着军乐與口号 ,兴登堡號上临时无线电播音室则向外播送着政治演讲。[28]

首次商业旅客飞行[编辑]

齐柏林乘客领针

在全民公决结束之后(德国政府宣称98.79%投了赞成票)[29],兴登堡号于3月29日回到了洛温塔尔(Löwenthal)准备开始它第一次商业载客飞行,这是一次飞往里约热内卢的跨大西洋飞行,计划于3月31日从洛温塔尔起飞。[30]雨果·埃克纳(Hugo Eckener)并没有成为这次旅行的指挥官,而是成了没有控制权的“监督人”,恩斯特·萊曼英语Ernst Lehmann则成了这次旅行的指挥官。[31]雪上加霜的是埃克纳从一位报道兴登堡号到达里约热内卢的美联社记者那里得知,戈培尔坚持了他曾经在威胁埃克纳时说的话,埃克纳的名字“从此不会出现在德国的报纸和报刊中”而且“任何与他(埃克纳)有关的照片或文章都不能印刷”。[32]这个决定是因为埃克纳反对将兴登堡号和齐柏林伯爵号在德国之行中作政治用途,而且他“拒绝在德意志帝国国会的竞选活动中作为特别嘉宾推荐总理阿道夫·希特勒和他的政策。” [33]戈培尔从没有公开的宣布这个禁令,而且它在一个月之后被安静的取消了。[34]

在兴登堡号第一次南美飞行起飞时,4具戴姆勒-奔驰公司制造的16缸柴油引擎其中的一具发生了活塞销英语Gudgeon pin破裂,尽管在累西腓经过了修理,这具引擎还是不能全功率工作。 回程时,兴登堡号另外一具引擎在摩洛哥附近的黄金海岸英语Gold Coast (region)突然不能工作,飞艇上的工程师们尝试修复引擎但是不成功。仅有两具引擎驱动的兴登堡号可能会坠入撒哈拉沙漠,兴登堡号可能需要在没有地面工作人员和碇泊杆的情况下进行紧急降落,而这可能会导致难以修复的损坏而使飞艇報廢。为了避免这种灾难,飞艇的工作人员提升了飞艇以寻找与飞行方向相反的信风;这种风通常在超過飞艇压力高度以上的海平面1500米处被找到。令人意外的是,工作人员们在海平面1100米处找到了这种风。于是,利用信风,工作人员在从法国处拿到了紧急许可之后将飞艇安全的驶回了德国。这一许可能让飞艇经罗纳河利用一条較短的航线飞往目的地。这次历经9天的飞行在203小时32分的时间内飞行了12,756英里(20,529公里)。[35]所有四个引擎后来都经过了大修,并且在后来的飞行中都没有遇到过什么问题。[36]

1936年跨大西洋飞行季[编辑]

兴登堡号于1936年5月9日到达莱克湖,洛杉矶号英语USS Los Angeles (ZR-3)在右上方停泊。

兴登堡号在这一年完成了17次跨大西洋的往返旅程,而这也是它第一年也是唯一一年全年服务。在这17次旅行中,由10次飞往美国,7次飞往巴西。第一次跨北大西洋乘客飞行载着56名工作人员,50名乘客于5月6日离开腓特烈港,并于5月9日到达莱克湖。往西飞的飞行时间在53至78小时之间,而往东飞的飞行时间在43至61小时之间。最后一次往东飞的旅行于10月10日离开莱克湖;1937年的第一次北大西洋飞行结束于兴登堡空难

在1936年7月,兴登堡号创下了于5天19小时51分钟内完成跨大西洋往返旅行的记录。在注明的乘客中包括了德国重量级拳王马克斯·施梅林英语Max Schmeling,他于1936年6月19日在纽约击败了乔·路易斯之后乘坐兴登堡号返回德国参加英雄式的欢迎会。 [37]在1936年飞行季,兴登堡号共飞行了191,583英里(308,323公里),并搭乘了2798名乘客以及160顿重的货物以及邮件,这激励了齐柏林公司英语Luftschiffbau Zeppelin公司计划扩张它的飞艇舰队以及跨大西洋服务。

据说飞行时飞艇异常平稳,以至于人们能将一支铅笔或者钢笔立于桌子上而它不会倒下。在起飞时,它也非常平稳以至于旅客经常会错过起飞,因为他们以为飞艇还停留在碇泊杆上。往返德国以及美国的单程票是400美金。这让兴登堡号的乘客都是富裕的人们,其中包括公众人物、演艺人士、著名运动员以及工业上的领军人物。[38][39]

193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时候,兴登堡号再次被用于宣传活动,它于8月1日飞过柏林奥林匹克运动场并在座舱处挂有五环旗。当天,它于希特勒宣布奥运会开始后低空飞过满是观众的体育场。[40]

在1936年,兴登堡号上的音乐沙龙处放置有一台博兰斯勒英语Blüthner的铝制三角钢琴,但是在第一年过后这座钢琴被移走以减轻重量。[41]在1936年至1937年的冬天,兴登堡号的结构经历了几处明显的变化。更加大的升力让人们往飞艇上增加了10个额外的客舱,其中九个有两张床位,另外一个则有四张床位,这让飞艇一次能够搭载72名乘客。[42]除此之外,飞艇上还被安装了用于收集雨水的水槽,雨水被收集起来用于充当压艙物英语Buoyancy compensator (aviation):利用雨水来充当压舱物比直接排掉氢气更加经济。

另外一个增加的装置是一个上处于试验阶段的航空器停泊吊架,这个装置与美国海军固特异-齐柏林(Goodyear-Zeppelin)制造的阿克倫號英语USS Akron (ZRS-4)以及梅肯號英语USS Macon (ZRS-5)兩艘飛船上使用的装置类似。它的作用是让海关官员能够在飞艇着陆之前飞向兴登堡号检查乘客们的相关入境证件,同时,它还能预先从飞艇上拿取信件以节省投递时间。在1937年3月11日和4月27日开展了对这个装置的试验,但是由于吊架的不稳定,这个实验不怎么成功;5月初的興登堡號空難也不得不让往后的测试全部取消。[43]

興登堡號空難[编辑]

兴登堡号最后一次飞行上部分被烧毁的邮件

在于3月末完成了1937年飞行季的第一次南美飞行之后,兴登堡号于5月3日晚离开法兰克福飞往莱克湖,这是该飞行季中的第一次往返欧洲与北美的飞行。尽管强烈的逆风延缓了飞行速度,但是从其他的方面看来,飞行一如往常,飞艇于3日后准备降落在莱克湖。[44]

兴登堡号于5月6日的降落被推迟了几个小时以避开越过莱克湖上空的雷暴,在晚上7点左右,兴登堡号已经准备就绪降落于海军航空站。此时,兴登堡号位于海拔200米处,艇长马克思·普拉斯英语Max Pruss掌舵准备降落。在地面的工作人员抓住了于7点21分从艇头抛下来的降落绳4分钟之后,飞艇突然变成一团火球并在30秒多一点的时间内坠落与地面。飞艇上的36名乘客以及61名工作人员中有13名乘客[45]和22名工作人员[46]丧生,地面工作人员中也有一名死亡,这场惨剧中,总共36名人员失去了他们的生命[47][48][49]赫伯特·莫里森英语Herbert Morrison (announcer)在这场事故中的评论成了经典。

从兴登堡号坠毁现场抢救出来的肋板处被火烧焦的硬铝合金

最初的着火点,火源以及最初的燃料至今仍然没有定论。尽管对这件事故发生原因有着许多的推论,但是这场惨剧的原因也从来没有一个决定性的结论。从飞艇中泄露的氢气在与空气混合之后会发生爆炸,甚至在以特定比例混合之后还会发生燃烧。艾迪生·贝恩英语Addison Bain认为飞艇蒙皮使用的材料(例如硝化纤维和薄铝片)在与空气以特定成分混合之后极易着火。[50]这个假说收到的争论很大,并且不为其他的研究者们所接受,[51]因为蒙皮的燃烧速度很慢,而这与实践中火焰的迅速传播不符。[44]除此之外,氢气所产生的火焰已经在之前摧毁了数艘飞艇。[52]硬铝制的兴登堡号框架被抢救出来并运回了德国。在德国,这些材料被回收利用以制造納粹德國空軍所使用的航空器。而齐柏林伯爵号英语LZ 127 Graf Zeppelin以及齐柏林伯爵II号英语LZ 130 Graf Zeppelin II于1940年被废弃解体之后他们的框架也被用于相似用途。[53]

大眾文化[编辑]

1936年的兴登堡号与记者以及摄影师

飞艇规格[编辑]

兴登堡号与最大型固定翼飞机们的比较

数据来源: 航空器:兴登堡号与齐柏林的历史[1]

基本诸元

  • 乘员: 40至61
  • 载客量: 50至72名乘客
  • 长度: 245公尺(803英呎10英吋)
  • 直径: 41.18 [55]公尺(135.1英呎0英吋)
  • 体积: 200,000立方公尺(7,062,000立方英呎)
  • 发动机: 4 × 戴姆勒-奔驰公司DB 602英语Daimler-Benz DB 602型柴油引擎,890千瓦(1,200匹馬力) 每个

性能

  • 最大速度: 135公里/時(85英里/時)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脚注
引用
  1. ^ 1.0 1.1 "Hindenburg Statistics." airships.net, 2009. Retrieved: May 6, 2010.
  2. ^ "R101: the Final Trials and Loss of the Ship." The Airship Heritage Trust.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3. ^ Lehmann 1937, p. 319.
  4. ^ Dick and Robinson 1985, p. 96.
  5. ^ "The Goodyear Zeppelin Company." Ohio History Central.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6. ^ Dick and Robinson 1985, p. 97.
  7. ^ "LZ-129 The Latest Airship," Popular Mechanics, June 1935.
  8. ^ 8.0 8.1 MacGregor, Anne. "The Hindenburg Disaster: Probable Cause" (Documentary film). Moondance Films/Discovery Channel, Broadcast air date: 2001.
  9. ^ Vaeth 2005, p. 38.
  10. ^ Lehmann 1937, p. 323.
  11. ^ "The Airship." British Quarterly Journal, Spring 1935.
  12. ^ Mooney 1972, pp. 77–78.
  13. ^ "Today in History: Hindenburg’s First Flight, March 4, 1936." Airships.net.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14. ^ "Deutsche Zeppelin-Reederei (DZR)". Airships.net.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15. ^ Lehmann 1937, pp. 323–332.
  16. ^ Lehmann 1937, p. 341.
  17. ^ "Hindenburg Begins First U.S. Flight." New York Times, May 7, 1936.
  18. ^ "Hindenburg is off on 2d U.S. Flight." New York Times, May 17, 1936.
  19. ^ "Hindenburg Flight Schedules." Airships.net.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20. ^ "Propaganda 'attack' made by Zeppelins." New York Times, March 29, 1936.
  21. ^ "Belgium Insistent on Locarno Terms." New York Times, March 12, 1936.
  22. ^ "Two Reich Zeppelins on Election Tour." New York Times, March 27, 1936.
  23. ^ "Photograph of the Hindenburg and Graf Zeppelin preparing to depart Löwenthal on Die Deutschlandfahrt." specialcollections.wichita.edu. Retrieved January 11, 2010.
  24. ^ Lehmann 1937, p. 326.
  25. ^ "Photograph by Harold Dick of damaged lower vertical tail fin." specialcollections.wichita.edu. Retrieved January 11, 2010.
  26. ^ Eckener 1958, pp. 150–151.
  27. ^ "Photograph by Harold Dick of temporary repair to lower vertical tail fin." specialcollections.wichita.edu. Retrieved January 11, 2010.
  28. ^ Lehmann 1937, pp. 326–332.
  29. ^ "Hitler gets biggest vote: Many blanks counted in, 542,953 are invalidated." New York Times, March 30, 1936.
  30. ^ Mooney 1972, pp. 82–85.
  31. ^ "Transport: Von Hindenburg to Rio." Time, April 13, 1936.
  32. ^ Mooney 1972, p. 86.
  33. ^ "Eckener Refused Election Plea for Hitler: Name Barred From the Press as a Result." New York Times, April 3, 1936.
  34. ^ "'Eckener's Disgrace Ends: Zeppelin Expert is Victor in Clash with Goebbels." New York Times, April 30, 1936.
  35. ^ "Two Motors Crippled as Zeppelin Lands." New York Times, April 11, 1936.
  36. ^ Lehmann 1937, pp. 341–342.
  37. ^ Berg, Emmett. "Fight of the Century." Humanities, Vol. 25, No. 4, July/August 2004. Retrieved: January 7, 2008.
  38. ^ Grossman, Dan. "Hindenburg’s Maiden Voyage Passenger List." Airships.net. Retrieved: May 9, 2010.
  39. ^ Toland 1972, p. 9.
  40. ^ Birchall 1936
  41. ^ "A History of the Blüthner Piano Company." bluthnerpiano.com. Retrieved: January 7, 2008.
  42. ^ Mooney 1972, p. 95.
  43. ^ Dick and Robinson 1985, pp. 142–145.
  44. ^ 44.0 44.1 "Cause of the Hindenburg Disaster." Aerospaceweb.org. Retrieved January 11, 2010.
  45. ^ Hindenburg Passenger List Airships.net
  46. ^ Hindenburg Crew List Airships.net
  47. ^ Thompson, Craig. "Airship Like a Giant Torch On Darkening Jersey Field: Routine Landing Converted Into Hysterical Scene in Moment's Time—Witnesses Tell of 'Blinding Flash' From Zeppelin." New York Times, May 7, 1937.
  48. ^ "The Hindenburg Disaster." Airships.net.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49. ^ Morrison, Herbert. "Live radio account of arrival and crash of the Hindenburg." Radio Days via OTR.com. Retrieved October 27, 2010.
  50. ^ Bokow, Jacquelyn Cochran. Hydrogen Exonerated in Hindenburg Disaster. National Hydrogen Association. 1997 [January 11,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January 13, 2010). "The NHA's mission is to foster the development of hydrogen technologies and their utilization in industrial, commercial, and consumer applications and promote the role of hydrogen in the energy field." 
  51. ^ Dessler, A.J. The Hindenburg Hydrogen Fire: Fatal Flaws in the Addison Bain Incendiary-Paint Theory. John Dziadecki, Libraries Webmaster, 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 June 3, 2004 [January 13, 2012]. 
  52. ^ Grossman, Dan. Hydrogen Airship Disasters. airships.net. October 2010 [January 13, 2012]. 
  53. ^ Mooney 1972, p. 262.
  54. ^ Davis 1995, pp. 32, 44.
  55. ^ "Zeppelin Museum" site - reconstruction of LZ 129 Hindenburg
参考书目
  • Airships.net LZ-129 Hindenburg
  • Airship Voyages Made Easy (16 page booklet for "Hindenburg" passengers). Friedrichshafen, Germany: Luftschiffbau Zeppelin G.m.b.H. (Deutsche Zeppelin-Reederei), 1937.
  • Archbold, Rick. Hindenburg: An Illustrated History. Toronto: Viking Studio/Madison Press, 1994. ISBN 0-670-85225-2.
  • Birchall, Frederick. "100,000 Hail Hitler; U.S. Athletes Avoid Nazi Salute to Him".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1, 1936, p. 1.
  • Botting, Douglas. Dr. Eckener's Dream Machine: The Great Zeppelin and the Dawn of Air Travel. New York: Henry Holt & Co., 2001. ISBN 0-8050-6458-3.
  • Davis, Stephen. Hammer of the Gods: The Led Zeppelin Saga (LPC). New York: Berkley Boulevard Books, 1995. ISBN 0-425-18213-4.
  • Dick, Harold G. and Douglas H. Robinson. The Golden Age of the Great Passenger Airships Graf Zeppelin & Hindenburg.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ress, 1985. ISBN 1-56098-219-5.
  • Duggan, John. LZ 129 "Hindenburg": The Complete Story. Ickenham, UK: Zeppelin Study Group, 2002. ISBN 0-9514114-8-9.
  • Eckener, Hugo, translated by Douglas Robinson. My Zeppelins. London: Putnam & Co. Ltd., 1958.
  • Hindenburg's Fiery Secret (DVD). Washington, D.C.: National Geographic Video, 2000.
  • Hoehling, A.A. Who Destroyed The Hindenburg?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62. ISBN 0-445-08347-6.
  • Lehmann, Ernst. Zeppelin: The Story of Lighter-than-air Craft. London: Longmans, Green and Co., 1937.
  • Majoor, Mireille. Inside the Hindenburg.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2000. ISBN 03161238662.
  • Mooney, Michael Macdonald. The Hindenburg. New York: Dodd, Mead & Company, 1972. ISBN 0-396-06502-3.
  • Provan, John. LZ-127 "Graf Zeppelin": The story of an Airship, vol. 1 & vol. 2 (Amazon Kindle ebook). Pueblo, Colorado: Luftschiff Zeppelin Collection, 2011.
  • Toland, John. The Great Dirigibles: Their Triumphs and Disasters. Mineola, New York: Dover Publishers, 1972.
  • Vaeth, Joseph Gordon. They Sailed the Skies: U.S. Navy Balloons and the Airship Program.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5. ISBN 978-1-59114-914-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