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艾拉·費茲潔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艾拉·費茲潔拉
Ella Fitzgerald (1940).jpg
出生 1917年4月25日(1917-04-25)
維吉尼亞州紐波特紐斯
逝世 1996年6月15日(79歲)
加利福尼亞州比佛利山

艾拉·珍·費茲潔拉Ella Jane Fitzgerald,1917年4月25日-1996年6月15日),雅號艾拉夫人Lady Ella,即爵士樂第一夫人,英文First Lady of Song),美國歌手,被公認為20世紀最重要的爵士樂歌手之一,與比莉·荷莉戴(Billie Holiday)和莎拉·沃恩(Sarah Vaughan)齊名。

憑藉著橫跨三個八度音階的歌喉,她以純潔的音色、近乎完美無缺的分節和音准著稱。當中,她的擬聲吟唱(scat singing),更特顯出像喇叭聲一樣的即興表演的才華。她亦被普遍認為是《Great American Songbook》歌曲的最佳演绎者之一。

艾拉曾贏得13個葛萊美獎,並分別被前美國總統列根乔治·H·W·布希頒贈國家藝術勳章總統自由勳章

早年生涯[编辑]

艾拉·珍·費茲潔拉於1917年4月生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紐波特紐斯(Newport News)[1]

她的父母,威廉·費茲潔拉塔比麗斯·(塔比)·費茲潔拉Temperance (Tempie) Fitzgerald)在她出生後不久便分居。結果她跟隨她的母親搬到紐約州楊克斯(Yonkers),與母親的男友約瑟夫·達席爾瓦Joseph Da Silva)一起居住。

艾拉有一位同母異父的妹妹,名法蘭西斯·費茲潔拉Frances Fitzgerald),生於1923年。

在1932年,艾拉的母親因車禍而傷重死亡。母親去世後,她與養父達席爾瓦繼續生活了一段日子,再由塔比的妹妹維吉尼亞(Virginia)收養了她。不久以後,達席爾瓦因心臟病發死亡,她的妹妹法蘭西斯也由維吉尼亞收養。

經過上述一連串的變故,艾拉的學業成績一落千丈,而且時常逃學。後來她更因犯事而被送入感化學校看管。但是,艾拉最後逃離了感化院,並一度無家可歸。

歌唱生涯[编辑]

1934年11月21日,年僅16歲的艾拉於紐約哈林區阿波羅劇院初次登臺演唱。當時她被阿波羅劇院的每周抽獎抽中,獲得機會在該劇院的「業餘者之夜」(Amateur Nights)中表演。起初,她打算在舞台上表演跳舞,但卻遭到當地的一個舞蹈二人組,「愛德華斯姊妹」(Edwards Sisters)的恐嚇,而改為選擇唱歌。在當晚,她模仿其偶像康妮·包斯威爾(Connie Boswell)的風格,唱出了霍依基·卡邁克爾(Hoagy Carmichael)所作的《Judy》和包斯威爾姊妹(Boswell Sisters)的《The Object of My Affections》。

在1935年1月,艾拉在比賽中勝出,有機會與泰尼·布雷德紹(Tiny Bradshaw)合作,在哈林歌劇院作為期七日的表演。艾拉在那裡首次認識樂團領隊兼鼓手奇克·韋克(Chick Webb)。韋克當時雖然已經聘請男歌手查理·林頓(Charlie Linton)加入他的樂團,但他仍給艾拉機會,讓艾拉與他的樂隊在耶魯大學作一次表演。耶魯大學的要求一向很高,但艾拉仍在那裡獲得很大的成功,韋克因此聘請了她,加入他的樂團作巡迴演出,並得到12.50美元的週薪。

艾拉在1935年開始和韋克的樂團在哈林區的索威跳舞廳(Savoy Ballroom)作定期表演,並錄製了不少歌曲,包括《(If You Can't Sing It), You'll Have to Swing It (Mr. Paganini)》和《Love and Kisses》(這是她第一首灌錄的作品)。但是她第一首贏得大眾喝采的歌曲,是在1938年錄製的童謠,《A-Tisket, A-Tasket》。

奇克·韋克在1939年6月16日逝世,他的樂團繼而易名為「艾拉·費茲潔拉與她著名的樂團」(Ella Fitzgerald and her Famous Orchestra),並由艾拉出任樂團領隊。

艾拉·費茲潔拉,卡爾·范韋克滕(Carl Van Vechten)攝於1940年。

費茲潔拉擔任樂團領隊的時間並不長,到了1941年,她重新開展自己的個人獨唱事業。自1941年至1945年,笛卡唱片(Decca Records)的密爾·蓋博勒(Milt Gabler)成為了她的經理人。然而,著名爵士樂經理人諾曼·格蘭茲(Norman Granz)在後來卻認為,這個時期的費茲潔拉的才華未有被善用,因為她在那時唱的歌主要是新奇的歌曲,使她活像一個流行歌手,而非爵士樂歌手。

艾拉曾在格蘭茲的JATP音樂會演出過幾年,隨後在1955年,費茲潔拉離開了笛卡,而她的新經理人,諾曼·格蘭茲,更特地創立了神韻唱片(Verve Records)。

艾拉自1956年至1964年,在神韻一共錄製了八套「歌集」(Songbooks),完完全全地表現出她獨一無異而不規則的音程。這八套歌集除了受到廣泛而熱烈的讚揚外,在商業層面上也是一套非常成功的作品,帶來了十分可觀的收益。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文化也明顯受到到歌集的影響,歌集中每位作曲家和歌詞作者的作品,均代表著美國文化中其中一部份最重要的經典,並普遍被稱為《Great American Songbook》。

下列是八套唱片的名稱,括號內是編曲者的名稱:

費茲潔拉逝世的幾天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法蘭克·里奇(Frank Rich),對她的歌集評論到,費茲潔拉「異乎尋常地表現出一種文化交流,就如貓王一樣,同時期地融和了白人和非裔美國人的心靈,消除了種族歧視的隔閡。在這裡,一位黑人女歌手,把猶太移民創作的通俗音樂發揚光大,送到全國白人基督徒聽眾的耳邊。」費茲潔拉亦曾譴責法蘭·仙納杜拉(Frank Sinatra),指他阻止Capitol Records去重新發行同類的唱片。

艾拉·費茲潔拉另有灌錄兩套唱片,分別特意紀念柯爾·波特和格什溫兄弟。這兩套唱片是《Ella Loves Cole》和《Nice Work If You Can Get It》先後在1972年和1983年發行。艾拉在後期在Pablo Records也有為單一作曲家錄製唱片,名為《Ella Abraça Jobim》,該唱片特別挑選了安東尼奧·卡洛斯·裘賓(Antonio Carlos Jobim)所作的歌曲。

除了灌錄「歌集」和唱片,艾拉透過格蘭茲的籌劃,亦到美國及世界各地作巡迴表演,更進一步奠定她在爵士樂壇的領導地位。

神韻唱片曾發行數輯艾拉在現場表演中錄製的唱片,並得到樂壇的高度評價:《Ella at the Opera House》顯露出典型的JATP風格;《Ella in Rome: The Birthday Concert》則標誌著1950年代爵士樂的經典;《Ella in Berlin: Mack the Knife》至今仍然是艾拉銷量最好的唱片。而1964年的《Ella at Juan-Les-Pins》和1966年的《Ella and Duke at the Cote D'Azur》,則讓聽眾有機會體驗艾拉和其他重要爵士樂手的美妙配搭。

神韻唱片在1963年以3,000,000美元售予米高梅影片公司(Metro-Goldwyn-Mayer,簡稱MGM),但在1967年,MGM未能成功與艾拉續約,結果在其後的五年,艾拉先後轉到數間不同的唱片公司,包括大西洋唱片Capitol RecordsReprise Records。這個時期的艾拉,歌唱風格與以往出現了明顯的改變:《Brighten the Corner》是一套基督教詩歌唱片;《Misty Blue》則受到了美國西部和鄉村音樂的影響;至於《30 by Ella》更是一部很特別的唱片,因為唱片中的每首歌曲都由六首歌曲所拼湊而成。

艾拉在1972年現場錄製的唱片,《Jazz at Santa Monica Civic '72》,為她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成功。這更使格蘭茲繼神韻唱片以後,創立了Pablo Records。艾拉為該唱片公司錄製了大約20隻唱片,期間見證著她的音色開始今不如昔,但是她間中仍為聽眾帶來一鳴驚人的突破。

與爵士樂手的合作[编辑]

費茲潔拉與小號手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結他手喬·帕斯(Joe Pass)和樂團領隊貝西伯爵(Count Basie)及艾靈頓公爵的合作,都是廣為人所知的。

  • 費茲潔拉有時被認為是一位典型的搖擺樂手,而她與貝西伯爵的合作也獲得高度的評價。費茲潔拉早在1957年與貝西合作,錄製《One o'Clock Jump》,但他們在1963年灌錄的唱片《Ella and Basie!》,才是真正的經典。在該唱片中,貝西的樂團完全改頭換面地以搖擺樂的風格示人,歌曲則由新人昆西·琼斯重新編寫,結果,這套唱片使她跳出了以往「歌集」的風格,也使她得以休息,有機會暫停作巡迴演出。費茲潔拉與貝西後來亦在1972年的唱片《Jazz at Santa Monica Civic '72》、1979年的唱片《Digital III at Montreux》、《A Classy Pair》和《A Perfect Match》中碰頭。

費茲潔拉在漫長的歌唱事業中,也一直與不同的爵士樂手合作,並成為了她的「伴奏者」。例如有小號手羅伊·艾卓理吉(Roy Eldridge)和迪西·格里士比(Dizzy Gillespie);結他手赫伯·艾利斯(Herb Ellis);鋼琴手湯米·佛萊那根(Tommy Flanagan)、奧斯卡·彼德森(Oscar Peterson)、路·萊維(Lou Levy)、保羅·史密斯(Paul Smith)、吉米·羅爾斯(Jimmy Rowles)和艾利斯·勒肯斯(Ellis Larkins)等等。這些人都大部份均與費茲潔拉活躍於同一時期,而規模也不是很大。

費茲潔拉與歌手法蘭·仙納杜拉的合作,相信是最為人所共知的。可惜的是,他們二人合作的時間並不長,只有間中在1958年和1959年在電視節目上合作。後來在1967年,他們也有在一個節目上表演安東尼奧·卡洛斯·裘賓的歌曲。在1974年6月,費茲潔拉、仙納杜拉和貝西伯爵在拉斯維加斯凱撒皇宮舉行了一連串的演唱會。這演唱會除了促使仙納杜拉重新復出外,更為他們帶來可觀的收益。同年9月,他們三人再在百老匯舉行音樂會,並在兩個星期的時間內,一共賺得1,000,000美元

參與電視與電影[编辑]

費茲潔拉與佩姬·李(Peggy Lee)曾以演員兼歌手的身份出現在傑克·韋布(Jack Webb)的爵士樂電影。此外,她也有份參與演出巴德·阿博特(Jack Webb)及盧·科斯特洛(Lou Costello)的電影,包括1942年的《Ride 'Em Cowboy》、1958年的St. Louis Blues》和1960年的《Let No Man Write My Epitaph》。

費茲潔拉曾於1980年代的電視劇集《The White Shadow》中客串演出。

費茲潔拉曾經與不少著名歌手參與電視節目,例如有法蘭·仙納杜拉納·京·高(Nat King Cole)、迪恩·馬汀(Dean Martin)和梅爾·托美(Mel Torme)等等。

至於艾拉最有趣而特別的演出,要算在一個於1968年的特備節目中,她與瓊·蘇莎蘭女爵士(Dame Joan Sutherland)和蒂娜·蕭爾(Dinah Shore),一起唱出了吉爾伯特和蘇利文(Gilbert and Sullivan)的喜輕歌劇The Mikado》中,《Three Little Maids》一段的歌曲。

私人生活[编辑]

不少人諷刺艾拉,指她雖然能夠唱出動人而浪漫的歌曲,但現實生活中,這些浪漫的歌辭似乎沒有在她的身上應驗。艾拉自1930年代至1990年代初,經常要到各地巡迴演出,使她難以維繫一段長的感情。

費茲潔拉曾經兩次結婚,但有消息指她曾三次結婚。在1941年,她與班尼·科尼格Benny Kornegay)結婚,但科尼格是位毒販和騙子,結果這段婚姻很快宣告破裂。

費茲潔拉於1947年再次結婚,這次是低音提琴雷·布朗(Ray Brown),兩人於1946年隨迪西·格里士比的樂團巡迴演出時認識的。後來他們收養了法蘭西斯·費茲潔拉的兒子,並在施洗時取名為雷·小布朗Ray Brown, Jr)。可惜在當時,費茲潔拉與布朗都承受來自工作的巨大壓力,最終成為兩人在1952年離婚的一大因素。

在1957年7月,路透社報導費茲潔拉秘密地在奧斯陸與一名年輕的挪威人托爾·埃納爾·拉森Thor Einar Larsen)結婚。報導更指她在奧斯陸購置了一幢物業。然而這則新聞很快便被遺忘,因為拉森後來在瑞典被指控,騙取曾與他訂婚的一位年輕婦人的金錢,而被判當苦役五年。

艾拉晚年備受糖尿病的困擾,除了雙目失明外,她的雙腿更因此在1993年被切除。1996年,艾拉於加利福尼亞州比華利山病逝,享年79歲,她隨後被安葬於加利福尼亞州英格爾伍德(Inglewood, California)的英格爾伍德公園墓園(Inglewood Park Cemetery)。至於她的部份獎項、個人遺物和文件在身後捐贈到史密森尼博物館波士頓大學的圖書館和國會圖書館

其他歌手紀念艾拉的唱片[编辑]

不少爵士樂女歌手,如迪·迪·布里姬沃特(Dee Dee Bridgewater)、佩蒂·奧斯汀(Patti Austin)和安娜·漢普頓·卡勒韋(Ann Hampton Callaway),均曾有唱片紀念費茲潔拉。

費茲潔拉亦成為了歌曲《Ella, elle l'a》的主角,並於1987年由法國歌手法蘭絲·蓋兒(France Gall)所主唱。史提夫·汪达的其中一首代表作,1976年的《Sir Duke》亦有提及費茲潔拉。另外,法蘭·仙納杜拉在1984年的唱片《L.A. Is My Lady》中,錄製了《Mack the Knife》一曲,並模仿艾拉在1960年的唱片《Ella in Berlin: Mack the Knife》的特色,在歌中自創歌詞,借意對曾唱過這首歌的歌手致意,其中,他油然地稱呼費茲潔拉為「艾拉夫人」。

安娜·漢普頓·卡勒韋在1996年灌錄的唱片,《To Ella with Love》,內有14首歌曲,而且全都是艾拉的經典名曲,另外,該唱片亦特寫了小號手溫頓·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

至於布里姬沃特在1997年的唱片《Dear Ella》,焦點則落在曾與艾拉合作的爵士樂手,包括鋼琴手路·萊維、小號手班尼·包威爾(Benny Powell)和艾拉的第二任丈夫,低音提琴手雷·布朗。布里姬沃特的另一唱片,《Live at Yoshi's》,則錄製於1998年4月25日,即艾拉的81歲冥壽。

民謠歌手歐蒂塔(Odetta)在1998年的唱片《To Ella》,則是特別為紀念費茲潔拉而錄製,但唱片中的歌卻與艾拉沒有任何關係。費茲潔拉長期合作的鋼琴手湯米·佛萊那根則在1994年發行了唱片《Lady be Good...For Ella》,佛萊那根在唱片中顯出對艾拉富有熱情的思念。

佩蒂·奧斯汀在2002年的唱片《For Ella》,當中有11首歌均曾經由演繹過,至於唱片中的第12首歌,《Hearing Ella Sing》,更被提名葛莱美奖

在2007年的《We All Love Ella, Celebrating the First Lady of Song》艾拉誕生90週年唱片中,有麥可·布雷(Michael Bublé), Natalie Cole, Chaka Kahn, Gladys Knight, 戴安娜·克瑞儿(Diana Krall), k.d. lang, 拉蒂法女皇, Ledisi, Dianne Reeves, Linda Ronstadt, 和Lizz Wright。

音樂唱片分類目錄[编辑]

請參見艾拉·費茲潔拉的音樂唱片分類目錄

音樂試聽[编辑]

獎掖、褒揚與榮譽[编辑]

國家藝術勳章
總統自由勳章

相關語錄[编辑]

  • "I call her the High Priestess of Song." - 梅爾·托美
  • "I didn't realize our songs were so good until Ella sang them." - 拉·格什溫
  • "She had a vocal range so wide you needed an elevator to go from the top to the bottom. There's nobody to take her place." - 大衛·布林克利
  • "Her artistry brings to mind the words of the maestro, Mr. Toscanini, who said concerning singers, 'Either you're a good musician or you're not.' In terms of musicianship, Ella Fitzgerald was beyond category." - 艾靈頓公爵
  • "She made the mark for all female singers, especially black female singers, in our industry." - 狄昂·華薇克
  • "Her recordings will live forever... she'll sound as modern 200 years from now." - 東尼·班尼特
  • "Play an Ella ballad with a cat in the room, and the animal will invariably go up to the speaker, lie down and purr." - 傑弗里·費特曼 (費茲潔拉的傳記,《First Lady of Song》一書的作者)

艾拉語錄[编辑]

  • "I stole everything I ever heard, but mostly I stole from the horns."
  • "It isn't where you came from, it's where you're going that counts."
  • "Just don't give up trying to do what you really want to do. Where there is love and inspiration, I don't think you can go wrong."
  • "The only thing better than singing is more singing."
  • "Some kids in Italy call me 'Mama Jazz'; I thought that was so cute. As long as they don't call me 'Grandma Jazz.'"
  • "Oh, I have gobs and gobs of ideas, but... well, you dream things like that, and that's what these are, you know—my day dreams."
  • "I sing like I feel."
  • "A lot of singers think all they have to do is exercise their tonsils to get ahead. They refuse to look for new ideas and new outlets, so they fall by the wayside... I'm going to try to find out the new ideas before the others do."
  • "I know I'm no glamour girl, and it's not easy for me to get up in front of a crowd of people. It used to bother me a lot, but now I've got it figured out that God gave me this talent to use, so I just stand there and sing."
  • "Coming through the years, and finding that I not only have just the fans of my day, but the young ones of today—that's what it means, it means it was worth all of it."
  • "Once, when we were playing at the Apollo, Holiday was working a block away at the Harlem Opera House. Some of us went over between shows to catch her, and afterwards we went backstage. I did something then, and I still don't know if it was the right thing to do—I asked her for her autograph."
  • "I guess what everyone wants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is to be loved. And to know that you loved me for my singing is too much for me. Forgive me if I don't have all the words. Maybe I can sing it and you'll understand."

注釋[编辑]

  1. ^ Nicholson, Stuart (1996). Ella Fitzgerald: A Biography of the First Lady of Jazz, London: Indigo.
  2. ^ http://www.google.com/doodles/ella-fitzgeralds-96th-birthday
  • 一直以來,費茲潔拉的出生年份一直被誤以為是出生證明所記載的1918年,至今不少人仍相信這是她的出生年份。但經過本書作者的詳細考證,最終證實了費茲潔拉的出生年份是1917年。

相關參考[编辑]

  1. Johnson, J. Wilfred. Ella Fitzgerald : An Annotated Discography : Including a Complete Discography of Chick Webb. McFarland. 2001. ISBN 0786409061. 
  2. Gourse, Leslie. The Ella Fitzgerald Companion. London: Omnibus Press. 1998. ISBN 071196916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