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丝·卡维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艾迪丝·卡维尔

艾迪丝·卡维尔
出生 1865年12月4日
英国诺福克郡斯沃兹顿镇,
逝世 1915年10月12日(49歲)
比利时布鲁塞尔斯哈尔贝克国家射击场
敬奉 英国教会
慶節 10月12日(圣公会纪念日)
艾迪丝·卡维尔(前左)、安托万·德佩奇(中)和于克勒内科和外科研究所的护士们。

艾迪丝·路易莎·卡维尔(英语发音:/ˈkævəl/;1865年12月4日–1915年10月12日),英国护士,因平等地救治交战双方的伤兵而闻名,一战中曾帮助约200名协约国士兵逃离被德国占领的比利时而被警方抓捕。随后被军事法庭判犯叛国罪,并处以死刑。尽管国际社会进行了人道干预,但还是被德国行刑队枪杀。对她的屠杀引起了全世界舆论的广泛报道和一致的谴责。

她最著名的话就是:“爱国主义是不够的”,强烈的英国国教信仰促使她帮助所有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无论是德国或是协约国的士兵。报导引述她的话说:“当生命需要挽救时,我就不能停下来”[1]。10月12日被英国圣公会定为她的纪念日,虽然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圣人节”。

当艾迪丝·卡维尔在49岁被杀害时,就已是比利时著名的现代护理先驱了。

早期生活及事业[编辑]

一战爆发前卡维尔与她的两只狗在布鲁塞尔某花园中
卡维尔(坐中间)与她在布鲁塞尔所培训的一群各国护士

1865年12月4日[2],艾迪丝·卡维尔出生在诺维奇市(Norwich)附近的斯沃兹顿镇(Swardeston),是弗雷德里克(Frederick)牧师与索菲亚·路易莎·卡维尔(Louisa Sophia Cavell)四个孩子中的长女,她父亲曾在当地做了45年的牧师[3]。由于家庭收入微薄[2],从小就承担起责任。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家庭保姆(包括1890年一1895年在布鲁塞尔一户家庭中),后在皇家伦敦医院护士长伊娃·拉克斯(Eva Luckes)手下接受了护理培训,先后在索迪治疗养院(Shoreditch)等英国多所医院工作过。1907年卡维尔受安托万·德佩奇(Antoine Depage)医生所聘,到比利时布鲁塞尔伊克塞尔德拉文化街(Rue de la Culture)新成立的“比利时高级护理学校”(或贝肯达医学院)担任护士长[1]。到1910年,卡维尔女士认为护理专业在比利时已有了相当的基础,具备了出版专业杂志的条件,因此推出了《护理》杂志。一年后,她已成为比利时3家医院、24所学校和13所幼儿园的护理培训师[4]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她前住东英格兰诺福克郡探望寡居的母亲,当她回到布鲁塞尔后,她所在的诊所及护理学校已被红十字会接管[5]

一战和死刑判决[编辑]

1914年11月,德国占领布鲁塞尔后,卡维尔开始掩护英军士兵从被占领的比利时潜逃到中立的荷兰[5],隐藏英法伤兵和逃避德军兵役的比利时和法国平民,提供雷金纳德·德·克罗伊(Reginald de Croy)王子在贝利尼(Bellignies)城堡签发的假证件。在那里,他们通过不同的途径被带到卡维尔、路易丝·赛芙(Louis Séverin)等人在布鲁塞尔的住处,向他们提供到荷兰边境的路费和菲利普·巴克(Philippe Baucq)找来的向导[6]。卡维尔这些活动已然触犯了德国军法[7][8],德国当局对她的疑心已越来越重[7]

1915年8月3日卡维尔因遭加斯顿·基恩(Gaston Quien)(此人后来被法国法院以通敌者定罪)[9][10]出卖而被捕入狱,指控罪名是窝藏协约国士兵。她被关进圣吉勒斯(Saint-Gilles)监狱十周,在监禁的前二周中[7],德国警察分别于8月8日、18日和22日对她进行了三次审讯,她承认帮助过约60名英军和15名法军士兵以及大约100名法国和比利时应征人员逃往边境,并曾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隐藏中自己的家中[6]

军事法庭指控她,除比利时青年外,还协助英法士兵穿越边境进入英国。在庭审的前一天她签署了一项声明,承认了自己的罪状。卡维尔宣称那些得到过她帮助而脱身的士兵,在安全抵达英国后还写信来感谢她。这种坦言证实了卡维尔曾经帮助士兵逃住荷兰边境,但也确认了她帮助他们逃往一个正在与德国交战的国家[11]

依据德国军法,该罪行将被判死刑。德国军法第58条规定:“任何意图帮助敌国、或对德军或联军造成危害的、或犯德国刑法第90条所列举罪行之一的,一律按叛国罪处死”[11]。本案涉及上述所提90条中所包含的“护送敌国士兵”[11]。此外,根据德国法律第160条,该刑罚在战争期间,同样适用于外国人。

卡维尔去世后不久发行的宣传邮票.

第一日内瓦公约通常确保了对医务人员的安全保护,但这种保护一旦用来掩护任何交战行为,其保护性将丧失。这一条体现在当时所执行的1906年版公约第7款中[12]。德国当局只是基于德国法律和国家利益在起诉时加以了利用。

英国政府无法为她做出任何帮助。外交和联邦事务部霍勒斯·罗兰(Horace Rowland)先生说:“恐怕只能靠卡维尔女士自己去努力了,我们恐怕无能为力”[13]。主管外交事务的副秘书长罗伯特·塞西尔(Lord Robert Cecil)勋爵说,“我们做的任何表示”,他认为“对她而言都是弊大于利”[13]美国尽管没有加入这场战争,但从中立的立场施加了外交压力。美国驻布鲁塞尔使馆一等秘书休·西蒙斯.吉布森(Hugh S. Gibson)向德国政府明确表示,处死卡维尔将进一步损害德国已经受损的声誉。后来,他曾写道:

我们记得鲁汶(Louvain)的被焚和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同时告诉他[德国行政长官冯·德尔·兰肯],这件谋杀案将与上两起事件一起,将引起所有文明国家的恐惧和厌恶。哈拉齐(Harrach)伯爵在此事及所说的宁可让卑微的士兵受伤,也要看到卡维尔女士被枪毙,他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未“射杀过三~四名英国老妇”等无稽之谈已让他声名扫地[14]

冯·德尔·兰肯(von der Lancken)男爵曾公开表示过,鉴于卡维尔的坦诚以及挽救过如此多的交战双方战士性命,她理应得到宽恕。然而,布鲁塞尔总督冯·绍瓦斯拜克将军(General von Sauberzweig)却下令“在国家利益下”,巴克和卡维尔的死刑应被立即执行[6],阻止了上级部门考虑宽大的机会[15][16]。布鲁塞尔律师萨迪·基尔申(Sadi Kirschen)为卡维尔进行了辩护。在被审判的27人中,卡维尔、巴克(一位30多岁的建筑师)、路易丝·图利耶(Louise Thuliez)、赛芙和珍妮·德·贝尔维尔伯爵夫人(Jeanne de Belleville)等5人被判死刑,在5名死刑者中,只有卡维尔和巴克被枪决,其他三个人则缓刑[6]

许多受误导的人相信,卡维尔并非由于间谍活动,而是因叛国而被捕[17]。她可能已被英国秘密情报局(SIS)招募,转而离开间谍工作是为了帮助协约国士兵逃跑,虽然这一说法并没得到普遍认可[18][19]

羁押期间,审讯卡维尔用的是法语,但会话记录却是德语。这就给了审问者曲解她答词的可能。尽管如此,但她并没有试图为自己作辩护。经德国军政府首长批准,为卡维尔提供了一位辩护人。而卡维尔的助手伊丽莎白·威尔金斯(Elizabeth Wilkins)[7]原先为她挑选的律师遭德国军政府拒绝[16]

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她告诉获准看望并给她圣餐的英国圣公会斯特林·加恩(Stirling Gahan)牧师,“爱国主义是不够的,我不会仇恨和抱怨任何人”[20][21]。这段话后来被镌刻在英国伦敦圣马丁广场(St Martin's Place)她的雕像上,靠近特拉法尔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她与德国路德会监狱牧师保罗·勒·修拉(Paul Le Seur)最后的谈话被记录下来:“请加恩神父转告我的亲人,我相信我的灵魂会得到安息,我很乐意为国而死”。

美国驻比利时大使布兰德·惠特洛克(Brand Whitlock)在病榻上代表卡维尔给比利时总督莫里茨·冯·比辛(Moritz von Bissing)发去了一份正式照会。休·吉布森(Hugh Gibson)、大使馆法律顾问梅特·勒瓦尔(Maitre G. de Leval)、罗德里戈·萨维德拉·文森特(Rodrigo Saavedra y Vinent)和西班牙大使马奎斯·德·比利亚洛瓦尔(2nd Marques de Villalobar)连夜组成了一支呼吁宽容或至少推迟执法的午夜代表团[22],但最终与事无补。1915年10月11日,冯·德尔·兰肯男爵批准了死刑执行令[8]。十六名军人组成两支行刑队,10月12日上午7点,在斯哈尔贝克国家[7]射击场对她和四名比利时男子执行了枪决。有关卡维尔的死刑执行过程有多种说法,但据在卡维尔生命最后几小时内一直陪伴她的勒·修拉牧师的目击记述,八名士兵朝卡维尔开枪,另外八人则执行了巴克的死刑[17]

遵照西班牙大使的指示,比利时妇女立刻在圣吉勒斯(Saint-Gilles)监狱旁掩埋了她的遗体[8]。一战后,她的遗体被运回英国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国葬,然后转送至诺维奇,长眠在生命的绿色中[5]

一战中的宣传作用[编辑]

一战期间不列颠帝国联邦反德海报,其中有艾迪丝·卡维尔的坟墓
卡维尔案 (1919年), 一部有关艾迪丝·卡维尔的美国电影.

在卡维尔死后的几年间,涌现了无数宣传她故事的报刊文章、小册子、图片及书籍。她成为了英国军队征兵的一个宣传标志,并帮助提升了协约国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地位。由于她的性别、她的职业以及面对死亡时的壮烈气概,使她成为了一名大众人物。她的被害,也充分揭露了德国的野蛮行为和道德堕落。

后来发现在卡维尔被枪杀不久后所报道的新闻中,仅部分内容属实。甚至美国《护理杂志》多次描写的卡维尔在被执行死刑前,因拒绝在行刑队面前蒙上眼罩而昏厥摔倒的情节也为虚构。据称,在她不省人事之时,德国指挥官用一把左轮手枪开枪将她打死,许多诸如此类的情节,曾极大地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公愤和普遍的反德情绪。

随着比利时的被侵占以及卢西塔尼亚号(Lusitania)的沉没,英国战时宣传部[23]-威林顿馆(Wellington House)在英国和北美对卡维尔的被杀进行了更加广泛的宣传。

由于英国政府决定利用卡维尔的故事进行宣传,她成为了英国在一战中最突出的女性受害者[24] 。英雄的感召和暴行故事的结合,创作出了英国在一战期间最成功的宣传案例之一[23],也成为战后持久反德情绪的主要因素。

德国的回应[编辑]

与世界其它国家不同,德国政府认为在卡维尔一案上他们已经采取了公平的做法。德国主管外交事务的副部长阿尔弗雷德·齐默尔曼(Alfred Zimmermann)博士(不要与德国外交事务秘书阿瑟·齐默尔曼混淆)在一封代表德国政府向新闻界发表的声明信中说:

确实很遗憾,卡维尔女士必须被处死,但这是必要的。她已受到公正的审判...处死一名妇女无疑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考虑到对一个国家的影响,特别是在战争期间,如果不这样做,那些针对军事安全所犯下的罪行就可因是女性所为而逍遥法外。[25]

在德国人看来,这是负责人遵循德国法律职责所决定的,无需顾及全世界的谴责。如果他们释放了卡维尔,将会激起更多的女性来参与反德行动,因为她们知道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他们的法律不分性别,唯一的例外就是,按惯例女性只有在一个“纤弱”(可能是指“怀孕”)的状况下才不被执行死刑[25]

德国政府还认为,所有被定罪的人都完全明白自己行为的性质,法院特别重视这一点,有几名被告就是在是否清楚自己所犯罪行上存在疑点而被释放[25]。另一方面,死刑犯者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以及所犯罪行会受到的惩罚,因为“许多公告明确指出:协助敌方军队将被判处死刑”[25]

二种形象的艾迪丝·卡维尔[编辑]

一战以前,卡维尔在护理界以外尚不太出名[7]。这也能让英国在对她的政治宣传中可抛弃所有不利的事实,包括卡维尔在受审期间供出连累他人情报的迹象,造就出了两种不同的形象。1915年11月,英国外交部曾就卡维尔供词中所牵涉的其他人发表过一份拒绝声明。

常见的卡维尔形象之一:一名被无情和可耻敌人杀害的无辜者[16]。这一形象将她描绘成一名无辜的间谍,被大量地应用在英国各式宣传物中,如:战时明信片和报纸插图[16]。英国媒体将她的故事当作一种激发战场斗志的手段[16]。这些形象暗示,为中止敌人对英国无辜妇女的屠杀,男人必须立即参军。

卡维尔的第二种形象被描绘成一战中一名严肃、缄默、勇敢,将一生奉献于护理和挽救他人生命的爱国妇女。该形象多见于许多红十字会护士个人经历传记的插图中。德国军队牧师勒·修拉神甫在回忆起她被枪决时说:“我不相信卡维尔女士想成为一名烈士......但她已准备为国而死...卡维尔女士是一名非常勇敢的女性和虔诚的基督徒[7]。在另一段来自英国圣公会的情节中,加恩牧师记得卡维尔说过“我不会害怕或退缩;对于死亡我并不陌生,它不会让我害怕!”[8],这一段话,突出地彰显了她是一名坚忍的杰出女性,也给她带来了比同样情况下的男人更高的声望[16]

纪念[编辑]

墓葬和纪念[编辑]

战后,卡维尔的遗体被运回英国,并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了国葬。1919年5月19日,她的遗体被重新安葬在诺威治大教堂东侧;每年十月仍举行纪念活动。[26]多佛运送她到伦敦的铁路货厢作为纪念保留在肯特至东萨塞克斯郡的铁路上,日常在博迪恩火车站对外开放参观。

随着卡维尔的去世,世界各地设立了很多怀念她的纪念馆,其中第一个出现的是1918年由亚历山德拉王后在靠近诺威治大教堂庭园附近兴建的护士之家,上面刻有她的名字。

英国教会指定每年的10月12日[27]为艾迪丝·卡维尔纪念日,这是对她荣誉的纪念,而不是正式册封

其他荣誉包括:

纪念碑[编辑]

以她的荣誉命名的医疗和护理机构、设施[编辑]

  • 埃塞克斯郡巴塞尔顿地区巴塞尔顿大学医院中的一间病房;
  •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医学院中的一幢建筑物;
  • 伦敦拱门区惠廷顿医院中的一间病房;
  • 伦敦哈克尼区(Hackney)哈默顿医院的侧楼;
  • 加拿大多伦多西区医院的侧楼;
  • 加拿大安大略省贝尔维尔市昆特儿童康复中心的卡维尔大楼;
  • 加拿大温哥华卡维尔花园护理院;1955年至2000年则是艾迪丝·卡维尔医院;
  • 埃克塞特市(Exeter)前迪格比(Digby)医院中的卡维尔病房;
  •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Alberta)莱斯布里奇市(Lethbridge)的艾迪丝·卡维尔护理中心;[33]
  • 新西兰基督城萨姆纳区的艾迪丝·卡维尔之家、医院及村庄(安老社区);
  • 比利时布鲁塞尔首都地区于克勒市(Ukkel) 的艾迪丝·卡维尔医院;
  • 英国彼得伯勒市艾迪丝·卡维尔医院,她曾经在那里接受过教育;
  • 加拿大安大略省贝尔维尔市(Belleville)的艾迪丝·卡维尔地区护理学校;
  • 伦敦斯特里汉姆区的艾迪丝·卡维尔外科手术室;
  • 比利时奥堡(Obourg)的艾迪丝·卡维尔疗养院;
  • 诺威治东英吉利大学,2006年开学时将学校中的护理科大楼命名为艾迪丝·卡维尔大楼(ECB)。[34]

街道[编辑]

学校、房屋和学校建筑[编辑]

其它[编辑]

流行文化[编辑]

电影、戏剧和电视[编辑]

《德军枪杀的妇女》电影海报

音乐[编辑]

  • 《沉默的六月》专辑中的歌曲“世事不可强求”(Que Sera)是 O'Hooley & Tidow来自于伊迪丝·卡维尔死刑的灵感。[43][44]
  • 曼宁在2011年专辑《玛格丽特的孩子们》中的歌曲“艾米·夸特梅因”(Amy Quartermaine)也是基于卡维尔的人生。

同时查看[编辑]

  • 玛塔·哈莉, 荷兰舞蹈家和名妓,被指控为德国间谍,1917年被法国处死。
  • 加布里埃尔·佩蒂特,比利时护士,英国间谍,1916年被德国军队处死。
  • 安德莉·德琼,比利时护士,受艾迪丝·卡维尔启发,二战中帮助战俘出逃。

备注[编辑]

  1. ^ 1.0 1.1 贾德森, 海伦. 艾迪丝·卡维尔. 美国护理杂志. 1941年7月: 第871页. 
  2. ^ 2.0 2.1 昂格尔, 亚伯拉罕. 艾迪丝·卡维尔 HistoryNet.com, 2006年6月12日. 2011年2月7日
  3. ^ 阿道夫·A·霍灵.(1955年4月), "艾迪丝·卡维尔的故事"; 《美国护理杂志》, 第1320页
  4. ^ 柯罗威斯, P. (1996年). 一种强烈的责任感驱使艾迪丝·卡维尔护士庇护德国敌后的协约国士兵. 军事史, 18-21
  5. ^ 5.0 5.1 5.2 大不列颠英雄-2:艾迪丝·卡维尔的死刑. (2007). 英国遗产, 63-64
  6. ^ 6.0 6.1 6.2 6.3 Wikisource-logo.svg 卡维尔, 艾迪丝.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2th. 1922.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阿道夫·A·霍灵. (1957). "卡维尔的故事"; 《美国护理杂志》, 1320-1322
  8. ^ 8.0 8.1 8.2 8.3 斯科维尔,伊莉莎白. (1915年11月). "英雄护士"; 《美国护理杂志》: 118-120
  9. ^ 华盛顿山新闻 1934年2月23日
  10. ^ 棕榈滩每日经济新闻 1936年3月10日
  11. ^ 11.0 11.1 11.2 梅特·勒瓦尔.梅特·勒瓦尔有关艾迪丝·卡维尔的死刑 1915年10月12日 www.firstworldwar.com 2011年2月8日
  12. ^ 改善战时军队伤病员条件的公约. 日内瓦, 1906年7月6日.
  13. ^ 13.0 13.1 诺顿-泰勒, 理查德. 艾迪丝·卡维尔,英国外交的失败. 卫报. 2005年10月11日 [2013年3月5日]. 
  14. ^ 吉布森, 休·西蒙斯.. 一本来自我们在比利时使馆的杂志. 格罗塞特和邓拉普. 1917年. 古腾堡计划电子书-《来自我们驻比利时大使馆的日志》, 休·吉布森著. 2013年5月3日检索
  15. ^ 斯科维尔, 伊丽莎白(1915年11月), "英雄护士";《美国护理杂志》,第120页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休斯, 安妮 - 玛丽·克莱尔(2005). "战争、性别及举国哀悼: 在英国艾迪丝·卡维尔的纪念及死亡意义";《欧洲历史回顾》, 425-444
  17. ^ 17.0 17.1 书评(1958年). 《美国护理杂志》,第940页
  18. ^ 兰金, 尼古拉斯 "欺骗的天才, 如此狡诈地帮助英国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 牛津大学出版, 2008年,第36-37页. 兰金了引述了历史学家和二战英国情报官迈克尔·理查德·丹尼尔·福特发表的声明,也可查看卡维尔已经是英国秘密情报局和军情六处的一员. ISBN 978-0-19--538704-9.
  19. ^ http://www.bbc.co.uk/news/uk-england-25244361 "第一次世界大战:伊迪丝·卡维尔和查尔斯雷亚特'烈士'" ,基利沃森 BBC 新闻, 2014年2月24日
  20. ^ 斯特林·加恩牧师提供的情节[失效連結]
  21. ^ "艾迪丝·卡维尔的枪决",斯特林·加恩回忆录 第六卷(1925年), 第 288-289页America: Great Crises In Our History Told by Its Makers (12 Vols)
  22. ^ Wikisource-logo.svg 亨利·F.克莱因. 卡维尔, 艾迪丝. Encyclopedia Americana. 1920. 
  23. ^ 23.0 23.1 彼得森 1939年, 第61页
  24. ^ 休斯 2005年, 第425页
  25. ^ 25.0 25.1 25.2 25.3 阿尔弗雷德·齐默尔曼. "一种防卫的执行" 纽约时报当代史, no. 3. 第481页. 纽约: 纽约时报公司, 1916年. 访问日期:2013年10月8日.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FjsDAAAAYAAJ.
  26. ^ 艾迪丝·卡维尔护士. 诺威治大教堂. [2010-02-21]. 
  27. ^ 英格兰教会《每日新闻简报》. Churchofengland.org. 2012-10-11 [2013-12-08]. 
  28. ^ Roll-of-honour.com. Roll-of-honour.com. [2013-12-08]. 
  29. ^ 石碑纪录片: WPA 电影资料库, 55654-1片段
  30. ^ 古德温, 多丽丝·卡恩斯. 不一般的日子: 富兰克林和埃莉诺·罗斯福:家门口的二战. 西蒙与舒斯特. 1994年. ISBN 9780671642402. ,来自博客的相关报导我知道什么(2012年3月8日).
  31. ^ 石碑纪录片: 1920年卡维尔护士纪念碑 at British Pathé.
  32. ^ 艾迪丝·卡维尔的塑像:亚历山德拉王后于周二揭幕, 路透社 (编), 《道闸矿工报》 (新南威尔士州,布罗肯山), 1920年3月18日, 33 (9837) [2013年3月4日] 
  33. ^ Chantellegroup.com[失效連結]
  34. ^ Comm.uea.ac.uk[失效連結]
  35. ^ Country, Black. How 1920’s Dudley honoured Nurse Cavell. 黑色国家军号. 2005-01-06 [2013-12-08]. 
  36. ^ BBC 新闻 - 彼得伯勒停车场放弃了历史人物的名字. Bbc.co.uk. 2011-11-01 [2013-12-08]. 
  37. ^ Minneapolisparks.org. Minneapolisparks.org. [2013-12-08]. 
  38. ^ http://www.historic.org.nz/TheRegister/RegisterSearch/RegisterResults.aspx?RID=4371
  39. ^ 艾迪丝·卡维尔 2010年3月2日检索
  40. ^ [1]
  41. ^ 植物: 艾迪丝·卡维尔女士(多花蔷薇,迪瑞特,1917年). Helpmefind.com. [2013-12-08]. 
  42. ^ 发现一座“伊迪丝·卡维尔”的坟墓. Findagrave.com. [2013-12-08]. 
  43. ^ 贝琳达·奥胡莉说:“世事不可强求”旨在刻画“从女性的角度所看到的战争恐怖”并“探讨艾迪丝·卡维尔面对行刑队时可能产生的情感、声音和感觉”。O'Hooley & Tidow. Gayleeds.com. 2010年 [2011年6月11日]. 
  44. ^ O'Hooley & Tidow: unconventional and experimental folk. Musos magazine. February 2011 [11 June 2011].